“他就是摸清了这个道理,所以这么长时间,一来不敢和咱们发生争执,二来,他不停的和上层建筑的人套关系,自己发展的也是越来越好,自己的根基也是越来越深,要知道,谁都不会是永远当官的,一批一批的退休,老市长他们退休以后,咱们李家就没有真正可以帮忙的人了,如果到了那个时候,形势就不一样了,知道吗,夏宏盛现在交往的都是现在手上掌权的,我虽然也结交了一些人,但是和夏宏盛结交的人相比起来,双方基本上可以持平了,只要双方持平,夏宏盛对咱们下手,你上面双方的人抵消的话,那咱们拿什么和夏宏盛斗啊,更别提他身后还有个深不见底的灰血。”

  ..酷3z匠'网首◎}发#

  “夏宏盛爱他的妻子,这么多年,他自己把夏芸拉扯大,从始至终,没有再娶,你说是为什么,没有别的原因,因为他在隐忍,他想要给自己的妻子报仇,报仇的人选只有两个,一个是李战,另一个,就是我。”

  李沙漠的父亲笑呵呵的指着自己“老市长也是看透了这一切,也是为咱们着想,所以给咱们指引了一条明路,那就是你与王璐佳的婚事,如果你和市委书记家成了千金,那就算是吓死夏宏盛,他也不敢对咱们老李家下手,因为他的关系再硬,也硬不过咱们两个家族,所以我才逼迫你,让你和王璐佳结婚,我知道你不爱她,这是我造的孽,你是我的儿子,你现在等于是在为我偿还,如果你不娶王璐佳,那以后咱们老李家,迟早会面对夏宏盛的疯狂摧残报复,他忍了这么多年了,不会善罢甘休的。”

  说到这的时候,李沙漠的父亲叹了口气“夏宏盛这么多年一定也没有闲着,他迟早会杀回来的,我害怕他对你做些什么,整个W市,也只有他敢对你下手了,所以说,孩子,如果真的扛不住了,去找你战叔,让他回来和夏宏盛打擂台,让你岳父在上面给你扛着,别的什么都别怕,一定比你自己这么强撑着,要强!”

  李沙漠听着自己的父亲说完这些,整个人都迷茫了,好一会儿的功夫,他一脸压抑的开口“爸,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些?”

  “因为我不想让你过早的承受这些压力,承受这些属于我的仇恨,可是现在。”

  说到这,李沙漠的父亲“咳咳,咳咳咳”的咳嗽了起来,咳嗽之后,自己手上也是满手的鲜血,李沙漠从边上一下就急眼了“爸!”他冲了过去……

  在李沙漠父亲的别墅外围,从小区门口的位置,就停着一辆奥迪车,紧密的观察着所有进入小区的车辆,在别墅外面,前后左右,十来个人,已经把别墅周围都给围拢起来了,周围根本没有一点可乘之机,然后,在别墅的房顶,还站着两个男子,这两个男子膀大腰圆,是标准的俄罗斯大兵,一人带着一副夜视仪,居高临下,谨慎的看着周围,所有人都是清一色的黑色西服,然后在周边的几条小区内马路边上,都停着车子,车子里面也都坐着人,阿帆是总指挥,正门口停着一辆宾利轿车,张国栋是司机。

  这防卫基本上可以说是滴水不漏,这个时候,正门口的大门一把就被人给推开了,李沙漠抱着自己的父亲“来人,快点来人!!”李沙漠这边直接大吼了起来。

  门口的人一看见自己老板这么激动的出来了,也都迎了上去,门口一瞬间有些混乱,就在这个时候,从不远处的树丛内部,一个和这批人打扮的一模一样的身影出现了,他耳朵上面带着一个耳机,听见了里面自己妻子的声音“东北四十五,西南十五,好机会,三秒!”在老远处的一幢三十多层的建筑物楼顶。

  刘敏和曹彬彬一行人都站在房顶处,这里有一个特质的望远镜,刚好可以看见李沙漠家楼顶,站着的这两个俄罗斯大兵的方位,这么好的机会是他们没有想到的,伟哥已经在树丛里面藏了好几个小时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进去,与刘敏都在交流,他们本来都打算今天强行救人了,结果今天刚好发现李沙漠带着王璐佳回自己父亲家里面,而且刚才通过窃听器,还听见父子俩那么多的对话,加上李沙漠的父亲突然出事。

  现在是难得的好机会,门口的人因为李沙漠父亲的事情,混乱了,注意力不集中,顶层的两个俄罗斯大兵,也刚好巡逻站到了别的位置,这有一个角度,是两个人共同的盲区,刚才刘敏说的那个角度,就是这两个人的盲区。

  伟哥一听这个,一咬牙,往前猛的蹿了两步,从侧面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一下就冲进了人群,他混在人群当中,李沙漠是真的着急了,去驾驶的位置处,一把就把张国栋拉了下去“你守着王璐佳,在这陪着我妈,我去送我爸爸去医院!”

  李沙漠自己上车,径直就发动了车子,伟哥混在人群当中,抬头看着那两个俄罗斯大兵,另外一边,李沙漠刚一动,身后两车人也都跟着动了,张国栋站在原地,看着李沙漠他们行驶离开,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抬头看着周围“各就各位,都别乱动了!”

  张国栋心里面清楚,李沙漠这么多人就是防着曹彬彬他们几个的,不能让王璐佳和曹彬彬他们几个人有任何的联系,这是张国栋的职责,招呼着周围的人,自己转身就往房间里面走,走到门口的时候,整个小区,突然之间陷入了一片黑暗,小区居然断电,当然了,这断电是刘敏他们很早之前就安排的,只不过那会是为了强攻救人,现在这会,临时改变了策略,让伟哥先潜伏进去,与王璐佳交流。

  就在断电的这一瞬间,是人眼力最差的时候,因为在光与暗的交汇时候,所有人都是需要几秒的时间来适应的,就在这一瞬间的功夫,伟哥灵巧的从两个人中间的位置,纵身一跃,蹿进了房间,到了客厅里面,伟哥又是往前跑了两步,上去就抓住了边上的楼梯护栏,一手撑着护栏,整个人就蹿了上去,紧跟着一个灵巧的往前一扑,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翻身,从一楼就到了二楼,他顺势推开了一个房间,自己就进去了,跟着他转身就钻到了房间里面的床底下,伟哥气喘吁吁的,调整着自己的状态。

  大概一个多小时以后,房间的大门被推开了,伟哥躺在床下,听见了两个女子的声音,一个女子就一直不停的再哭,这是李沙漠的母亲没错了,另外一边的王璐佳,一个劲儿的也在安慰自己的婆婆“妈,你别哭了,妈,到底怎么回事,你哭什么啊。”

  李沙漠的母亲趴在床上,痛哭流涕,根本不管王璐佳怎么劝说,李沙漠虽然现在这么对待王璐佳,但是王璐佳和李沙漠的母亲,依旧像是看待自己的亲妈妈一样,她本性还是善良的,她从边上安慰了好久好久,看自己的婆婆慢慢停止了哭泣。

  “妈,别哭了,到底怎么回事,爸怎么突然之间就吐血了?”李沙漠的母亲这个时候包住了王璐佳,声音都哽咽了,好半天才说出来了一句话。

  “他,他的日子不多了,前些日子体检,体检,胃癌,还是晚期的,他才多大啊。”

  说到这的时候,李沙漠的母亲哭的更伤心了,王璐佳一听这个,也觉得像是做梦一样“真的假的,爸才五十多岁,怎么可能得那个病呢?不可能啊!”

  可是说完她就后悔了,谁会拿这样的事情来开玩笑呢,果然,这一下,李沙漠的母亲哭泣的声音更大了,伟哥躺在床下,听着这一对儿母女的对话,李沙漠的父亲居然胃癌晚期了,这是没有多少活路了,怪不得李沙漠的父亲今天晚上把自己家里面的所有事情,都全盘托出告诉了李沙漠了呢,这是害怕到时候没机会和自己儿子说了。

  看着自己的婆婆哭成这个样子,王璐佳也是有些激动,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抱着自己的婆婆,李沙漠的母亲也是太过于哀伤了,哭着哭着,突然之间眼前一黑,整个人直接晕厥了过去“妈!妈!”王璐佳从边上焦急的吼了起来。

  很快,张国栋,还有医生都进来了,房间里面很是混乱,伟哥就躲在床下,前后折腾了十几分钟,大夫从边上叹了口气“没事,就是晕厥过去了,放心吧!太太需要静养”

  “哦,这样啊。”张国栋一边说,一边就和大夫两个人就出去了,简单的交流了一会儿,王璐佳坐在床边上,心里面还是有些不能接受自己公公得了绝症的消息,虽然李沙漠对她不怎么样,但是自己的公公婆婆,对待自己确实也是和自己亲生女儿一样,这让原本善良的王璐佳,心里面更不是滋味了,从边上竟也哭了起来。

  几分钟以后,房间的大门被推开了,张国栋进来了,他进来之后,也没有说话,只是站在了边上,看着王璐佳哭泣,十来分钟,他一动不动的,王璐佳也是有些生气了。

  “你能不能别在房间里面了,我再我自己婆婆这里,难道也不可以吗?”

  “我是奉命行事,我需要保护嫂子的安全,希望嫂子也不要难为我了,我就一办事的”

  “你真是李沙漠养的好狗!”王璐佳嘲讽的声音传出“别说保护,监视就是监视好了”

  张国栋撇了撇嘴,没在说话,王璐佳也是有些累了,看着自己昏睡过去的婆婆,靠在边上,自言自语了起来“妈,如果爸走了,你再一蹶不振了,那这个家现在对我来说,就是真的折磨,真的生不如死了,你要好好的,保重好自己的身体。”

  “嫂子,您说话注意一些,如果阿姨醒了,不小心听到了,我觉得您不好解释!”

  “住嘴!我怎么说话还用你教吗!”王璐佳一下就站了起来,转身冲着张国栋就扑了过去,呲牙咧嘴的,整个人很是疯狂,张国栋是真的不惯着王璐佳,上去一脚就给王璐佳踹了一个跟头,王璐佳这一下摔倒在地上,她想往起爬,但是这一下没有爬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