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璐佳是咱们家的救命稻草,现在的社会太现实,必须娶王璐佳,咱们才能攀上他们家的关系,攀上了他们家的关系,咱们才能安枕无忧,可是王璐佳是什么家庭,你不成为人中龙凤,人家家怎么才能看上你啊!是不是?所以我必须要打造你!”

  李沙漠这个时候抬头,既然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他更要开口了“那为什么就一定要娶王璐佳呢?不娶王璐佳,咱们一样不愁吃穿,不娶她,咱们公司一样可以上市,为什么就一定要娶她呢?就因为老市长给咱们家搭线了,就一定要娶她吗?我不爱她。”

  李沙漠说道后面的时候,自己心里面也有些郁闷了,本来就是自己的父亲理解错了,夏宏盛根本就没有找自己的麻烦呢,现在却扯到这里了,他说的就是心里话,既然父子俩都已经说道这个份儿上了,那就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了。

  “是啊,问题就在这里啊,就算不娶她一样可以,为什么老市长要给咱们家搭线呢?”

  李沙漠的父亲笑了起来“这个事情,就是咱们老李家的恩怨了,这里面涉及到夏宏盛,也涉及到灰血,是你老子我年轻时候的事情,现在轮到你了!”

  “夏宏盛!”李沙漠喃喃自语的开口,之后抬头看了眼自己的父亲,他没有说话。

  李沙漠的父亲把烟掐灭,眼睛里面有些血丝,使劲咳嗽了两声,随即说道。

  “其实我和夏宏盛的事情,我本来是想着能守一辈子这个秘密是最好的,可是现在看来,想要一直守下去这个秘密,也是不可能的,他迟早会报复咱们老李家,就像我被迫让你和王璐佳结婚也是一样的,我只是想更好的守住咱们老李家,守住你。”

  ¤酷o匠y网*首‘(发

  “可是我清楚夏宏盛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知道你不告诉我,是怕我多心,但是现在你身边的这些情况,让我不想也知道,一定是夏宏盛要对你动手了,我不知道他在隐匿了这么长时间以后,又拿到了什么底牌,但是在很久之前,夏宏盛就已经跟很多上层建筑的人关系很好了,他对咱们动手,就只是时间的问题。”

  李沙漠的父亲一边说,一边笑,他头顶的白发好像一瞬间,又多了不少,他坐直了身体,缓缓的喝了一口茶,好像一瞬间,又回到了很久很久之前。

  “至于我和夏宏盛的渊源,那起源很久了,最早的时候,咱们老李家起家之出,夏宏盛那会刚来古城没多久,根基不稳,咱们和夏宏盛的矛盾,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那会我也是年轻气盛,谁也不服,我有一个拜把子的兄弟,叫李战,李战和夏宏盛两个人那个时候都是混道儿上面的,靠着那个发家的,只不过夏宏盛所在的组织和李战所在的组织不是一个组织,这两个组织本来就有些矛盾,明争暗斗的不错,那个时候李战也是想要从W市扎根,夏宏盛也想从W市扎根,两个人其实就是两个组织,派过来,从W市博弈的棋子,我和李战从小是从一个胡同长大的,后来他突然之间就失踪了好几年,后来他又回到了这里,毕竟李战是这里土生土长的,而且那会咱们家势力已经挺大了,所以李战想从这里成事,第一个来找到我了,李战家和咱们家的关系极好,只不过他们家是属于中道没落,咱们家算是半个暴发户,我俩从小就能玩到一起去,那会夏宏盛是个叼啊,别说他了,他带着的宁孩和老五都是两个小鸡毛蛋子。”

  “夏宏盛起家起的挺难的,咱们和他的矛盾,就是那个时候起来的,李战开始就是一个地主的意思,上来就搞夏宏盛,身后的所有物力财力,已经关系,基本上都是咱们家给办的,我就是要挺李战,李战起初把夏宏盛搞到最难过的时候,夏宏盛只剩下了老五和宁孩两个人,而且从他的组织里面拿出来了那一笔钱,已经全都被套住了。”

  “那会夏宏盛就已经是彻底要完蛋的架势了,咱们和李战对付他,就像是痛打落水狗一样!”李沙漠的父亲笑了起来,脸上还是闪过了一丝自豪“经济和上层建筑,都是我在搞,下面是李战在搞,李战有钱有人,势力发展的越来越大。”

  “夏宏盛起初是被打跑了的,但是再后来的时候,灰血就来了,你别小看这个灰血,在夏宏盛他们的那个组织内,灰血的位置,绝对不低于夏宏盛,而且也正是灰血带来的人和钱,把已经搞得没有出头之日的夏宏盛,给救活了!”

  “前一段时间,你打压孙琪展的时候,把孙琪展打压到什么地步了?当初我们打压夏宏盛,比你打压孙琪展,只强不弱,而且下面的阴狠招数用的多了,那会社会治安可没有闲着这么好,夏宏盛的命都差点丢了,知道夏芸为什么没有母亲吗?”

  说到这的时候,李沙漠猛的一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难道是你干的?”他一脸惊愕。

  “干肯定不是我干的,但是我是有责任的,夏芸的母亲在刚产下夏芸的时候,夏宏盛和李战两伙人又打了起来,后来给李战逼急了,带着人半夜围堵夏宏盛,那一天晚上大雨倾盆,我亲眼看见夏芸的母亲,为了救夏宏盛,扑倒了夏宏盛的身边,因为有人在暗处冲着夏宏盛放黑枪,我当时是在现场的,和李战两个人是在一起的,放黑枪是李战安排的人,这个事情事先我都不知道,夏芸的母亲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离开人世的,这个帐,就算在了我和李战的头上,其实我是真的不知情的,但是你和夏宏盛说这些是没用的,因为我们两个人都是夏宏盛在这个城市的死敌。”

  “灰血来到这个城市之后,直接改变了所有的走向,他自己本身就很厉害,加上带来的人和钱,当然了,这里面还有枪,也正是因为李战的黑枪之后,把双方的争斗等级上升了,这两方人开始了大规模的枪战,那段时间我和你母亲天天都不敢出门,只要一出门,基本上和你现在差不多,前后都是人,都是李战安排的人。”

  “两方人越闹越大,而且自从灰血来了以后,夏宏盛身边来的人越来越多,这就侧面的验证了两方势力的较量,虽然夏宏盛在这里没有搞过李战,但是夏宏盛身后的组织,势力要比李战身后的组织强大,李战身后的人只给了李战两次增员,但是在另外一边的夏宏盛那里,数不清的人都来增员了,其实后来我们才清楚,夏宏盛没有那么大的面子叫来那么多人增员,来帮忙的,基本上都是看着灰血的面子来的。”

  “那一段时间W市基本上就是天翻地覆的,我和你母亲后来都被迫离开了W市,去国外避难了,本来是想带着李战一起走的,结果李战不走,那会刚好也是赶上了严打,因为两伙人天天打,已经闹的W市鸡犬不宁了,你爷爷把我和你妈妈安排出国了,从国外呆了两年,至于李战,也被打垮了,直带着几个心腹,离开了W市,这才把W市所有的生意彻底给了夏宏盛,后面的事情是你爷爷出面的,还找了当时的高层,这高层不是别人,正是老市长,他和你爷爷的关系很好,那个时候产生的友情,不容易。”

  “李战被夏宏盛打垮的时候,李战也是和夏宏盛玩命了,搞得场景很大,也正是因为那个事情,好多人都被抓了,也正是你爷爷的关系,帮着咱们把李战以及夏宏盛身边的很多嫡系,都给送进了监狱,当然了,李战进监狱没有多久,就被活动出来了,但是夏宏盛的人,现在还都再监狱里面,都没有活动出来呢,那次对于夏宏盛的创伤也是挺致命的,有跟他起家的一批人,还被警方的特种部队给围了,因为里面的人抵抗袭警,被全歼了,那对于夏宏盛的打击,是很致命的,那会要不是夏宏盛及时认怂,而且他身后的组织往上托人,老市长那会甚至就把夏宏盛一起给办了,这是后话,那会本来也是真的想要办夏宏盛的,就是因为那个灰血,这是老市长的原话,夏宏盛能摸到的顶端有限,但是灰血摸到的顶端比夏宏盛管用,老市长也是感受到了上面的压力,所以没办法,给夏宏盛留了一命,不然夏宏盛都走不到现在了。”

  “另外,李战出来以后,去新西兰找了我一次,对我表示了歉意,毕竟把我也搅和进来了,后来自己就离开了,走的时候,他给我留了一个联系方式,他说他还有一条命,是我的,如果夏宏盛追过来,那他这条命,和夏宏盛相抵,他有这个本事。”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李战,但是这个电话,我知道那是一定能打通的,因为我了解他。”李沙漠的父亲,从边上拿出来了一张字条,放在了李沙漠的面前“现在我把这个字条给你,如果到了最后,实在危急了,给你战叔打电话,就说你是我儿子”

  李沙漠拿着手上的字条,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一瞬间,整个人都陷入了迷茫,李沙漠的父亲无奈的笑了笑,继续开口“夏宏盛是一个心机很深,很能隐忍的人,他那会知道老市长家和咱们老李家的关系,也是忌惮上面的人,对他下手,所以他打败了李战之后,和咱们家保持着绝对的距离,不来招惹咱们,他在发展自己,稳固自己,然后,他也明白了一个道理,任何组织,任何帮派,在官方的眼里面,都是渣渣,只要上面的人要动手,你下面不管多大的组织,帮派,也可以轻易的把你干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