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到了王赢的边上,上去就把王赢的裤子给扯下来了,跟着,他一拍王赢的屁股,伸手居然直接捅进了王赢的肛门,王赢一咬牙,很痛,男子“哈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上去一呼王赢,一巴掌就把王赢给呼到到了地上,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笼头。

  边上的所有人都笑了起来,满屋子戏虐的声音,王赢知道,对于自己人生,新的摧残,又开始了,这一次,他想要故技重施,估计都没有那么容易了。

  笼头从地上把王赢提了起来,上去照着王赢就是两个嘴巴,冲着王赢就吐了一口,口水吐了王赢一脸,跟着,他用力一甩,把王赢整个人都给甩了出去,王赢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笼头一脸贱笑的走到了王赢的边上,他站在王赢身边,上去就把自己的裤子给脱下来了,他很是直接,一脸淫荡的看着王赢,就在笼头的身后,还有几个人也都站起来了,就在这一群人,要对王赢施暴的时候,王赢深呼吸了一口气,脸上又变成了一脸的卑微,他趴在地上“哥,我有钱,我给钱。”

  笼头一听这个,看着王赢,笑呵呵的开口“我知道你是谁,我也知道你有钱,但是不好意思,这里你有钱不好使,知道吗?在这个号子,只有我是好使的。”

  笼头伸手一指自己“老子这一辈子基本上就要在这里度过了,所以你那些钱对我没用,来,跪好了。”男子嘴角挂着淫荡的笑容,奔着王赢就过去了。

  王赢这一下是真的慌了“我给你钱,我”王赢还想继续说话的时候,周围好几个人一下都冲了上去,直接就把王赢给按住了,笼头慢慢的走到了王赢的边上,他摸着王赢的脸,就像是摸着一个女人一样,满脸的色眯眯“小样儿,今天你是说啥都没用了。”

  王赢被按得死死的,起初他还挣扎了两下,这一下,王赢也不挣扎了,他平静了不少,被按着跪在这里,声音十分的低沉“哥,别按着我了,我认了,你来吧。”

  笼头“哈哈哈”的大笑一声,冲着边上的人使了一个眼色,随即他往前走了一步,王赢抬头,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凶残,周围那么多人围着王赢,笑着。

  紧跟着,就听见“啊!!!”的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周围的人群瞬间都看傻了,王赢手上出现了景帅刚才递给他的那个刀片,王赢这也是真的没辙了,如果这次屈从了这个人,那以后他在这里的生活简直没有办法想象了,所以他已经豁出去了。

  王赢本就心狠手黑,这一下干净利落,周围的人一下都看傻了,王赢瞅了眼这个男子,二话不说,往前一扑,上去刀片就要奔着这个人的脖颈去了,王赢这一扑,就是要顺势干掉他的样子,结果那个男子地上一个翻身,刀片划到了他的后背,男子又是一声惨叫,王赢一看没划到,咬牙往前还想招呼,周围的人群都动了。

  上去一脚踹翻了王赢,王赢被踹了好几个跟头,手上的刀片也掉落在了边上,牢房里面满满的嘶吼的声音,笼头的一帮下属也都急眼了,冲到王赢边上,上去照着王赢就开始暴揍,王赢被打倒在地上,看着周围这些人对自己疯狂的殴打,他已经没有疼痛的感觉了,嘴角还漏出来了了无所谓的笑容,说实话,活的真累,如果能这样一次性的被打死,对于王赢来说,那都是一种解脱,他躺在地上,慢慢的没有了知觉……

  等着王赢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在了医护室,边上的王希贺嘴角挂着冷笑“这样都没有打死你,你的命是真的够大的。”随即王希贺笑了起来“你只能呆两天,回去以后,你要面对的事情,你自己想吧。”

  王赢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我有底线,如果他们真的在触碰我的底线,那我只能玩命了,他们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都把我控制在一个地方。”王赢没在说话。

  王希贺叹了口气,看着王赢这个样子“现在这个情况,如果你在回去的话,那横竖死路一条了,那里面没有一个你能吓唬住的角色,你自己做好准备吧。”

  王赢没说话,还是闭着眼,王希贺从边上给他处理伤口“还有个办法,你想办法进禁闭室,你那个朋友,杯子已经进去了,十五天,那地方连拉屎撒尿都得是按规定时间的,肯定会很痛苦,不知道你能不能承受,杯子现在就在里面,等他出来的时候,肯定要先来我这里做一个检查,这是监狱的规定,我告诉他你的情况,然后让他想办法”

  K酷(;匠A网$永h久I@免《m费F看(C小b说ow

  王希贺说到这的时候,叹了口气“就这十五天的时间,你再里面的时候,如果外面的杯子给你处理不好,你再回到那个号子里面的时候,就是你结束生命的开始。”

  “至于怎么进禁闭室,你来袭击我一下,然后我强烈要求你进禁闭室,也是可以的,毕竟我是内部人士,刚好还能划清楚一下咱们两个的界限,我觉得他们已经开始怀疑我了!”王希贺看了眼王赢,在王赢边上不远处,刚好有一把手术刀,王希贺现在也是真的没辙了,他能感觉到已经有人在暗中调查他了,只不过没有证据,他也是着急,想要和王赢撇清关系,所以也只能先这样,除此下策了!把自己都豁出去了。

  王赢这个时候突然之间睁开了眼睛,他从边上顺手就拿起来了手术刀,那边的狱警刚好也是过来了,王赢突然之间一拿手术刀,冲着王希贺的小臂上面,一下就招呼上去了,王希贺“哎呦!”的一声惨叫!狱警冲过来拿起来电棍照着王赢伸手就开电。

  随即本来就身体极其柔弱,瞬间就被电的晕厥了过去,口吐白沫,王希贺倒在地上,痛苦的大吼,外面又有狱警冲进来了,看着已经被电晕过去的王赢……

  三天之后,王赢直接就从医护室被关进了禁闭室,禁闭室漆黑一片,躺几乎都躺不直,连一个窗户都没有,潮湿的一塌糊涂,王赢蜷缩着自己的身体,就躲在这漆黑的禁闭室,说实话,他自己能扛到现在,真的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一般人,如果遇见这样的事情,也绝对坚持不到现在了,天气好冷,眼看着就要过年了,王赢一股子无能无力的挫折感,他的眼圈红了,咬了咬嘴唇,一瞬间,他甚至又想到了自杀,如果不是景帅的刀片,在监狱里面,或许他已经成为了那些人的玩物,王赢这么长时间,所有能承受的苦难,几乎已经完全都承受了,他现在很是压抑,要说不难过,是不可能的,泪水慢慢的从王赢的眼眶流出,哭了好久好久,他自己都累了,任何人遇见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大老爷们,也会压抑难过的,只不过这里只有他一个人,陪伴他的只有孤独,所以他没有那么的逞强而已,他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

  他开始用自己的脑袋磕碰边上的墙壁“咣,咣,咣”的声音,鲜血又流了出来,他的眼前血红一片,他倒在了地上,看着鲜血从自己的眼前不停的滑落,他的心理防线,近乎已经彻底崩溃了,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想着就这样,一下睡过去,也挺好……

  其实王希贺也是好心,本来觉得可以帮王赢一把,结果他不知道的,那就是杯子从禁闭室一出来,都没有让他回到牢房,直接就把他关到了私人单间去了,自己一个人一个牢房,上面的人也清楚,杯子在监狱里面这些社会小哥的心中分量太重,而且杯子和王赢的关系太近,所以必须要控制好杯子,加上对王希贺也有些怀疑,所以也没有从他这里做任何的检查,这一下王希贺也是真的有些无语了,王赢这是倒霉到家了,一切只能靠他自己了,没有人知道王赢这十五天,是从禁闭室里面熬过来的。

  当他一步一步的再次踏进牢房的时候,看见的,是牢房里面,满满的愤怒的眼神,笼头还没有回来,估计还在外面住院,但是里面的人,显然都看着王赢,极其的愤怒。

  王赢面无表情,刚进了牢房,一群人就围了上来,对准王赢又是一顿暴揍,王赢再次的被打进了厕所,一群人往他身上吐,给他身上尿,王赢都不做任何的反抗,在他的心里面,只要不被他们当成玩物,真的捅了,他就全都忍了。

  当然了,他自己也不清楚,他当初弄的笼头这一下,给这里面的很多人都造成了阴影,所以大家欺负他收拾他是一码事,要是谁在掏出来自己的大弟想兑王赢,也都害怕,在他们的眼里,王赢连一条狗都不如,上次那王赢的疯狂,他们也都看见了,如果被一条狗弄了大弟,心里面也都有些忌惮,谁没事干,愿意拿自己的大弟做赌注的,那是男人的命根子啊,所以这一次,这一群人打王赢,骂王赢,晚上轮流有人看着王赢,只让他跪在那里,王赢都忍了,随便他们怎么来就是了。

  王赢现在就是觉得,现在没有什么自己受不了的了,自己也要把什么都承受,还有就是,自己一定要活下去,一定不能白白的承受这么多,他所有的一切,也都寄希望于外面,万孝辉,曹彬彬他们一伙人,他了解王璐佳,如果王璐佳的性格,自己还救过她的命,知道了自己现在这个样子,那王璐佳一定会救自己的,只要他父亲不在插手了,那王赢哪怕从监狱里面呆三年,都不会像现在这样难熬,说正经的,也是王赢的毅力,这真的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坚持这么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