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小七自从进了监狱以后,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外号,那就马能打,之所以叫马能打,全是用拳头打出来的,至于伴随着马能打之后呢,唐奔也有了一个新的外号,叫唐能挨,唐能挨和马能打,已经成为了号子里面一对儿新的关键人物,唐能挨基本上自从来了监狱以后,除了开始把自己的笼头教育了,剩下的只要是集体活动,都得挨打,总会有各个大哥找上来,唐能挨的抗击打能力就是好,虽然不能打,但是能挨也是一种境界,换成一般人,成天被人这么揍,早都揍死了,马能打也是真的厉害,也算是从监狱里面给自己打下了一片天,现在很多被马能打打过的人,事后也都知道了,自己之前打错了人,那个人并不是王赢,但是监狱里面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大家的联系的也少,这么多笼头,想要一下全都通知到,也是不可能的。

  平时还好,所以一有集体活动的时候,唐能挨为了不挨打,不被误会,索性就只能找地方藏着了,马能打也没辙,他得护着自己这大兄弟,这不,这会这两个又多窝在角落了,抽着烟,聊着天,把这集体活动熬过去了,也就没事了。

  俩人躲得够隐秘的了,这个时候,突然之间边上有个男子开口“王赢!”说实话,现在唐能挨只要听见这两个字了,心里面就发颤,马能打听见这两个字了,就下意识的进入了战斗模式,这哥俩一下就站了起来,看见了对面,还站着两个人。

  “叫你爷爷干嘛?”唐能挨知道躲不过去了,往后退了一步,马能打都要动手了。

  这个时候,对面的男子突然之间开口“不对,你不是王赢!”这个男子话音刚落,对面的马小七已经上手了,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杯子和梅志康。

  马能打和唐能挨现在只要听见王赢的名字,两个人就是直接先上手的,反正也是先下手为强么,但是他们自然不知道,梅志康和杯子与王赢的关系了。

  所以当梅志康和杯子一听唐能挨说话,认出来了唐能挨不是王赢的时候,这哥俩都已经上手了,梅志康都没有反应过来了,脸上就被挨了一拳,还伴随着唐能挨的口号“没错,就是你爷爷我,还长着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贱人脸!”

  梅志康和杯子是什么人,这两个人上来就动手,把这俩人也给惹恼了,都来不及解释了,梅志康上去照着唐能挨就是一脚,这一下给唐能挨踹的飞了出去,伴随着一声惨叫,另瓦一边马小七一看自己兄弟被踹飞了,过去照着梅志康就是一拳,梅志康抬手一挡,马小七随即一个转身胳膊肘就磕到了梅志康的脸上,伴随着抬腿一膝盖,双手一抱梅志康的脖颈,脚下又是一个使绊儿,这一下,还一个灵巧的转身,躲过去了杯子的一脚,随即他用力一甩梅志康,梅志康整个人“咣”的一声,就被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梅志康这边刚一倒地,马小七从边上就感觉到一阵寒意,他猛的一转头。

  杯子手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刀片,照着马小七的脖颈招呼下来了,这一下是真的奔着要马小七命去的,马小七也是感觉到了,这孙子下手是真狠,根本没有估计,躲是躲不开了,情况十分危急,他上去伸手就护住了自己的脖颈,护住自己脖颈的同时,刀片直接划开了他的手背,一道很深的口子,马小七一咬牙,另一只手上去就抓住了杯子的手腕,自己往前一冲,一拳就抡倒了杯子的脸上,一个转身,照着杯子又是一胳膊肘,他背过身,伸手一抗杯子,用力一个过肩摔,直接就把杯子重重的给绕倒了地上。

  杯子落地之后,手上的刀片也掉落了下来,马小七看了眼自己的手背,当即就急眼了,刚要往前冲呢,突然之间就就听见了另外一边自己熟悉的声音“小七!”这一声是唐能挨叫的,马小七这个时候才连忙转头,在唐能挨的边上,梅志康已经把他控制住了。

  梅志康也是一个大汉,一只手就这样卡在唐能挨的脖颈处,唐能挨也不敢动了,这不是最主要的,是杯子倒地之后,在杯子的伸手,至少站着二三十口子人,这些人气势汹汹的站在那里,杯子起身以后“杯爷!”所有人都统一的叫吼了起来。

  其实杯子和里面的这些人,大多没有什么联系,但是杯子在古城的名号响亮,这么多年了,老地主手下第一人,那在古城做过的惊天动地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尤其是老地主走了以后,自己一个人带着横扫所有反抗自己的下属的时候,下手那个狠毒凶残,震惊四座,能活到现在也是奇迹,而且当初当过杯子下属的不少人,现在也都在这里,最起码也都是个笼头,狱霸什么的,所以杯子进来,可比王赢进来的时候舒服多了,杯子从进来以后就开始打听王赢的下落,索性监狱里面实在是太大了,而且上面还是有意为之的,杯子和王赢他们距离的太远,他想要找到王赢,那实在是不可能。

  谁也不敢拿他怎么样,相反的,还有很多人,拿杯子都当成偶像,虽然不能说所有人都是这样,但是至少有一部分是这样的,只要提起来杯子,基本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算不拿他当偶像的人,或者不把他当回事的人,也知道这么一个人不能随便惹,不好欺负,省的再给自己找麻烦,更何况,杯子也不是那种能受气的。

  以前在外面杯子和老地主手下小弟辈分的人,现在在这里面都有当笼头的,这就是杯子的江湖地位,都是用自己这么多年,脑袋挂在裤腰带上面,换回来的,这些人,都认杯子,哪怕就算是有人交代过,如何针对杯子的事情,这些人也大多不会听,这就是江湖地位,马小七一听这些人这么一喊,自己心里面一愣。

  往后退了一步,随即下意识的开口“我操,这又是什么人,这次怎么这么多?”显然,这次比之前几次的规模都大,而且让他一次性和这么多人打的话,累死他他也打不过啊,尤其是另外一边,梅志康还控制住了唐能挨,在梅志康的边上还站着几个人。

  双方很是混乱,这个时候,外面口哨的声音响起,大批大批的狱警也冲了进来,杯子盯着马小七,一脸的愤怒,显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人上来就动手。

  按道理说狱警都来了,这边就不应该这样了,可是杯子就是杯子,才不管那么多,伸手招呼了一下“给我打!”他身后一批人先是犹豫了一下,随即杯子第一个就冲上去了,他可不管那么多,他现在也是真的生气了,他这一动,后面的人瞬间全都扑了上去,直接就把马小七给埋没了,这么多人,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马小七给淹死了啊。

  场面直接就失控了,狱警也是头一次看见这样失控的场面,但是狱警也都是古城的,也都听过杯子的名号,从这个人进来,大家就都注意着他呢,果然,杯子不负众望,一定会让他们头疼死的,马小七腹背受敌,打倒了几个人之后,直接就被打倒在了地上,他从地上开始打滚儿,连着翻滚了两下,浑身上下到处都是拳头。

  在人群之中,一道寒光飘过,他亲眼看见一把匕首居然出现了,而且奔着他脖颈处划过来了,他看见杯子那凶残的眼神,要说杯子打肯定是单挑不过马小七的,但是如果要说比狠,杯子绝对是数一数二的,这么多年都是这样,不说话,不逼逼,上来就干,而且是往死干,这一下给马小七吓着了,一个特别不协调的侧身,杯子的匕首顺着他脖颈不到一厘米的地方划过去,随即杯子一按马小七,上去又是一下,马小七一抬胳膊,匕首就扎进了自己的胳膊,马小七一咬牙,上去抓住了杯子的手腕。

  剩下的人招呼着他更狠了,但是他根本顾及不上,因为他也是实战经验很丰富的人,别的人都是要打他,是要揍他,但是杯子是要他的命,他也是听见杯爷的时候,才想到了,这个人应该就是杯子,可是马小七也是有一股子傲劲儿的,你丫爱谁谁,但是现在不得不说,他是真的有点怕了,这杯子只真的要他命。

  R酷(匠网BR正"C版首。发w/

  索性狱警到的快,如果在晚一点,马小七就真的扛不住了,就算是这样,匕首也是扎进了他的上臂,他亲眼看见电棍一直电着杯子,杯子都没有松手,愣是想要弄死自己的时候那个狠劲儿,那个让所有人看着都凉到心底的狠劲儿,电的杯子最后都吐白沫了,杯子还是一脸的凶残,马小七这还是头一次看见有人能这样,果然名不虚传。

  其实有些时候也就是命,这边打的火热,就在另外不远处的一个角落,王赢自己蜷缩着身体,窝在那边,他心里面和明镜一样,肯定还会有别的笼头想要收拾自己,所以为了安全,王赢每每参加公众活动的时候,都会把自己弄的很埋汰,加上他现在本来就很颓废,精神萎靡,比之前黑了不知道多少,脸上也经常肿着,所以他不想引起来大家的注意,那边打的火热,他听见了,有人喊杯爷,他也听见了,可是当他听见的时候,警察都来了,王赢自己窝在这里,没敢动,如果这个时候他冲过去,找到杯子的话,肯定就不会是这样的结果了,可是他并没有,只是想要躲过公众的目光,以免被更多的人发现自己,更多的人来对付自己,他想活下去。

  杯子也是,本来找王赢,莫名其妙的碰见了马能打和唐能挨,俩人上来二话不说就动手,杯子已经很多年没有碰见过敢上来二话不说就对自己动手的人了,当时愤怒的就想要他的命,这样正是顺了有些人的心意,所以杯子从看守所转到监狱,才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他直接就被关进了禁闭室,上面的人也是知道杯子的江湖地位,在这里面很受尊敬,还会容易引来更多不必要的争斗,所以也是想好了,要关杯子单间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