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一听这个,连忙就要推辞,曹彬彬从边上直接就不乐意了,脸拉了下来“豆子,你什么意思?”他这一来,豆子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叹了口气,无奈的点了点头。

  “行了,哈哈哈,你们就好好的把公司打理好就是了,我去找王璐佳,求她放人。”说到这的时候,曹彬彬跟着开口“你们都是有头有脸的,如果低三下四的去求一个女人,估计你们谁也不好做,我曹彬彬这么多年没脸没皮的,还是我来吧,只要王璐佳松口了,上面的人不在盖着这张网了,咱们能见到银子就好了。”

  曹彬彬的话,说的边上的人都有些难受,心里面有些不舒服,曹彬彬这个时候,把手伸了出来“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了,我带着金氏兄弟,我们四个一会儿就起程,要过年了,就算过年前把我弟弟捞不出来,我也得让他从监狱里面过个好年!”

  说完之后,曹彬彬起身,豆子从边上摇了摇头“我觉得王璐佳不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首先第一点她不缺钱,第二点,她家里面那么大势力,最后,她还那么恨王赢!”

  “没关系,不管用什么手段,我一定要说服王璐佳,一定要搞定她!”曹彬彬点了点头,一脸的开心,冲着雪橇三傻伸手示意了一下,雪橇三傻都起身了,这三个人跟着曹彬彬可是形影不离的,几个人刚要往出走,大门被推开了,万孝辉裹着一件很厚的羽绒服回来了,他进了房间,看着房间里面的人“彬彬,你要干嘛去?”

  “豆子查出来王璐佳的身份背景了,我要去找王璐佳聊聊,看看怎么让他放过王赢!”

  万孝辉上下打量着曹彬彬,眼神很怪,随即又抬头看着房间里面剩下的人,此时此刻,他看着所有人的表情,都充满着怀疑,他本来也是一个藏不住事情的人,但是大家也偶读看出来了他的表情怪异了,没等别人说话呢,万孝辉就从边上开口“那还不简单,直接把她绑了就完了,然后她什么时候放过王赢,咱们什么时候放过它。”

  “绝对不能这样。”豆子从边上开口“如果这样的话,那一定要出问题的,她家太硬”

  万孝辉这个时候就把目光看向了豆子,一脸怀疑的表情,上下打量着豆子,另外一边张启鹏也从边上摇头“我觉得豆子说的对,绝对不能把矛盾在扩大化了!”

  万孝辉把目光又盯向了边上的张启鹏,张启鹏皱着眉头,觉得万孝辉看着自己的眼神也很怪,当然了,他问心无愧,万孝辉自然不会和人说有内鬼的事情,只是怀疑,反过来,张启鹏心里面也已经清楚了内鬼的事情,他也很从聪明的选择了没说,但是他怀疑的还是刘越以及孙琪展的父亲,之所以怀疑他们,是下意识的排外心里,在他的心里面,他和曹彬彬万孝辉他们也是一起的,刘越和孙琪展的父亲,也是外人。

  “我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曹彬彬一脸的压抑,看起来整个人心情也是十分低落。

  大家一听曹彬彬这么说,也都瞅着曹彬彬了,都是一脸的好奇,以为曹彬彬能说出来什么,果然,片刻之后,他伸手一指自己,一脸自恋的表情“自古以来,美女难过帅哥关,我只能使用三十六计之彬彬美男计了,我一定可以搞定她的!哈哈哈哈哈!”曹彬彬说完之后,从边上很是夸张的就笑了起来,他这样一笑,边上的雪橇三傻也跟着都笑了,一边笑,一边鼓掌,给曹彬彬加油助威“彬彬哥最帅!”“彬彬哥英俊潇洒,威武不凡!”“彬彬哥一定没有问题的!”

  “抬爱,抬爱,三位抬爱我了!”曹彬彬也是真的一点不谦虚,和雪橇三傻演起来了。

  要说这里面,万孝辉唯一一个绝对不会去怀疑的人,那就是得瑟彬了,看着得瑟彬的样子,万孝辉叹了口气“不管用什么方式,要尽快的把银子救出来,时间晚了,他就活不下去了,他现在身上几乎没有好地方,晒得皮肤黝黑,骨瘦如柴,听说身体也是越来越不好了,天天挨打,要干很多重活,吃饭都要连鸡蛋皮一起吃,在号子里面也是最受欺负的那个,还有很多笼头狱警瞄着他,如果这样下去,王赢活着出不来,他已经进了两次医护室了,生活过的惨目忍睹,不一定还能扛多久了!”

  万孝辉听见的都是王希贺的描述,王希贺是故意的,站在一个王赢狱友的角度上面,来给万孝辉描述的悲惨的王赢,他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让万孝辉他们就算是去想,也想不到他的头上,但是这一番话是把这里的所有人都给说蒙了,几乎是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全都一脸惊愕的看着万孝辉“你怎么知道的?”

  “我再监狱里面有些下属,这是他们给我传回来的消息。”万孝辉这么说,还真的是合情合理,但是房间气氛明显的不一样了,听见这话,都有些着急了,他盯着万孝辉,还要说话呢,房间外面“咣!”的一声大门被狠狠摔上的声音,曹彬彬已经冲了出去,身后的雪橇三傻也赶忙从后面跟上了,曹彬彬是真急了。

  也是真的巧,曹彬彬跑到外面的停车场,刚要上车,一个身影连忙走到了曹彬彬的面前,他看着曹彬彬,思索了一下“请问,您是叫曹彬彬吗?”

  “哦?你认识本帅?”曹彬彬先是会心一笑,随即连忙摇头“不行不行,现在没有别的时间,我要先去办正经事了,等我回来在来拜访我吧。

  {$酷(o匠)网9唯x一Q正_版》,、`其他`都是$9盗Wv版Sj

  “王赢让我来找你的,让我传一个消息给你,说你会给我十万块钱……”

  十几分钟以后,万孝辉出现在了自己的车子边上,他拿着自己的手机,看着曹彬彬。

  “突然之间这么着急的叫我出来干嘛?”万孝辉上下打量着神情严肃的曹彬彬。

  “四哥,正经说,我现在不知道自己还能相信谁了,我必须去救银子了,可是。”

  万孝辉一听曹彬彬这么说,随即开口“是不是刚才也有人过来找你要十万块钱了?”

  听着万孝辉这么一说,草彬彬随即点了点头“对,没错,那看来你也知道了!我这要走,心里面走的都不踏实,你说银子说的到底会是谁?”

  “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时候指望他已经不行了,只有我们自己想办法了,然后就是以后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小心一点了,看来内鬼藏得很深,层面很高。”

  “知道这些事情的人,就咱们这些人,除了咱们,还能有谁?”曹彬彬突然之间开口“莫非是刘越,还有孙经理他们两个人?不过不应该啊,咱们之间的事情,几乎都瞒着他们呢,他们两个也都不知情,可是不是他们的话,那能是谁,咱俩肯定不可能,那豆子也不会,这么长时间,公司的所有运营都是豆子在操作,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咱们服务的,而且王璐佳这边的所有资料,也全都是豆子给查出来的,豆子是咱们这几个人当中最辛苦的了,那你说,张启鹏张昕雨会不会有问题?”

  “我觉得他们不会有问题,这两个孩子本性善良,而且他们的命等于都是王赢救出来的,他们应该不会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你说会不会是咱们之中的谁,被人监控了,然后咱们自己这群中间,本来就没有什么人有别的心思,但是咱们自己人的身边,有些人有别的心思,然后这样呢?可是那王赢是怎么发现的呢?”

  曹彬彬抓了抓自己的脑袋“我也不知道,算了,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我要先去找王璐佳,这里面内鬼的事情,就交给你了,王璐佳那边的事情交给我,四哥,这是银子用命换来的狼王集团,咱们俩必须给他守好了,家里面的事情就全靠你了!”

  “王璐佳那边的事情也未必好处理,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和我说就是了”

  “现在只能靠咱们俩了,你和豆子守好家,我去搞定王璐佳,记着,不要和任何人说我去王璐佳那里的事情了,只有咱们这圈儿人知道就好了。”

  “但是这种事情想要瞒住刘越和那个孙经理是不可能的,而且公司现在进行任何一个项目的流程,你也都清楚,你要是这样走了,那接下来公司项目流程怎么进行?怎么着,真的让豆子接替你的位置吗?那刘越他们会认豆子吗?”

  “豆子自己也不想接替我的这个位置,他害怕别人多想,自己也是避嫌!名义上还是我!”曹彬彬从边上开口“这个我和豆子早就商量过了,现在基本上所有的大项目,都签署的差不多了,我给豆子签署了几个授权文件,能跳过他们财务部门的,就直接跳过财务部门,前面有一些项目的资金回笼,直接就让资金回笼到你的卡上!”

  “到时候咱们再用资金的时候,从你的卡上往出挪,这样就能跳过他们两个掌控的财务部门了,当然了,这样的项目不会太多,现在基本上都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没有什么遗留的项目了,如果实在数额巨大的,跳不过去了,那就先放着,和他们说说,他们愿意干就干,不愿意的话,就拉到,让豆子把所有的手续都弄好,等着我回来了,直接就是签字走流程的事情,应该也用不了多久,反正最近几个项目的资金回笼都会回到你这里的,你拿好钱,豆子说的没错,财务是一个公司最重要的部分,咱们到也不是要架空他们,只要咱们自己不用做什么都要得到他们两个的许可就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