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不是我不帮你,是现在真的太危险了,你不会来这里,就是和我说这个的?”

  “六十万。”王赢深呼吸了一口气“再给你六十万,你和他开口就行,他一定会给你,这些钱是你十年都赚不到的,这些钱不仅可以改变你,还可以改变你的家庭。”

  “不行,绝对不能再做这样的事情了,你再上面的关注度太高,现在不是钱的事情了,我已经帮了你一次了,他们开始调查我了,那会要不是我有个兄弟,很相信我,和我聊天的时候无意之间透漏了一些,估计我就已经被查出来了,兄弟,你饶了我吧!我知道你肯定不是故意的,但是你身边那些人里面,有内鬼啊,要么怎么会有人查我。”

  说到这的时候,王希贺看了王赢一眼,这个时候王赢的眼神,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整个人身上带着一股子霸气,他与王赢对视的时候,居然会下意识的躲闪,躺在病床上面的王赢,从王希贺的眼神当中,也是感觉到了他这次的坚决,显然,上次事情上面的力度不小,让王希贺也感到了害怕,王赢想到这,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我这么和你说吧,王希贺,你这次,是帮我也得帮我,不帮我,也得帮我,你帮我的话,你拿钱,你还有机会,如果不帮我的话,那你就准备坐牢吧,你已经拿了我一百万,那是板上定钉的事情,你躲不掉的。”王赢这话一说完,王希贺从边上当即就急眼了,他抓着王赢的手,也是明显的用力了不少。

  “王赢!”王希贺闷吼一声,气的自己的身体都有些颤抖“你他妈的是想死了!”

  “我现在就是破命一条,而且在这地方,已经让这些人快给我整死了,我没得选,你要是不帮我,我就拉着你垫背!”王赢字字句句清晰,言语之中透漏着坚决。

  王希贺这一下都不知道怎么说了,他愤怒的看着王赢伸手指着他,几次想开口,但是却不知道说什么,他是真的火了,王赢不在看他的眼睛,随即说道“我现在是在保护你,我已经至少和十几个人说过了,让他们出去帮我传消息,他们都喜欢钱一定会去做的,你再他们中间帮我传递消息,不会查到你的,他们肯定不会掩饰,你掩饰好了就是了,去找万孝辉,电话我给你,记着,你就和他说两件事,第一件事,那就是他们身边有内鬼,要小心!第二件事,那就是和张启鹏,曹彬彬,他们整合好所有的这些日子去找他们要钱的人,把钱都给了他们,然后告诉万孝辉,跟好了这些人,这些人都是我们号子里面的人的家属,告诉他,让他好好的照顾这些人,一个都别漏。”

  说道最后面的时候,王赢甚至有些咬牙切齿的,王希贺看着王赢,陷入了沉默,他没能想到王赢关键时刻能这么狠,现在自己明显的是没有别的办法了,王赢的算盘也打得好,号子里面那些人,只要去狼王集团拿钱的,那万孝辉肯定都招呼好了他们,招呼好了他们,以后在号子里面,王赢的日子必然会好过很多。

  “如果万孝辉就是那个内鬼,那我是不是就直接死了?”眼看着自己没有什么可选择的余地了,王希贺从边上直接笑了起来“王赢啊,王赢,真的没看出来,你这个人这么擅长过河拆桥,为达目的真的是不择手段啊,你真可以的。”

  “抱歉,我没的选,我只是想要活着离开这里,我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的,我没辙,而且我是真的已经尽可能的,帮你消除嫌疑了,这次你会安全很多。”

  王希贺冷笑了一声,没在说话,刚好这个时候,外面的狱警也进来了“怎么样了?”

  “没事,可以继续劳作!”王希贺说完之后,看了眼王赢,自己转身就离开了,王赢听见这句话,倒也无所谓,他睁开眼睛,看着走过来的两个狱警,尽管已经身心疲惫,他一咬牙,还是坐直了身体,看着这两个狱警嘲笑的眼神,跟着离开。

  王希贺站在边上,一股子满满的被要挟的感觉,可是他也是真的没有办法,在想着王赢,这个看起来如此柔弱的人,在说话办事的时候,那股子没有人性的疯狂,让他打心里面甚至有些忌惮这个人了,他能感受到,王赢说的出来,就能做的出来……

  当天夜里,王希贺下班,坐在单位的通勤班车,回到家里面之后,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这个纠结,前前后后的思索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一咬牙,带上了假发,帽子,胡子,所有的伪装都准备好了“喂,万孝辉吗,是王赢让我找你的,你再给我准备一百万,我要给你在提供一个消息!你要自己出来,一定不能带着边上的别人,因为你周围的人里面,有内鬼……”王希贺故意把数字也提高了,也是生气了,觉得这钱已经到了,不拿白不拿的地步了,索性还多要点,反正王赢在监狱……

  一个多小时以后,在一家小饭店门口,天寒地冻的,大马路上面已经空无一人了,万孝辉站在一家烧烤店门口,他叼着烟,皱着眉头,心里面有些不爽,电话里面的那个人已经让他前前后后换了三次地方了,这一次,又没有看见人,这个时候,电话又响起来了,万孝辉拿起来电话,有些不耐烦了“你到底还有没有完了!”

  “抱歉,哥们,这个事情不能怪我,是你们自己内部的问题,我必须要小心,你现在往亨通街上面走,那边有一家杨国福麻辣烫,把车子停在那个麻辣烫门口!”

  万孝辉叹了口气,为了王赢,他也是豁出去了,把电话一挂,又上了车子,随即发动了车子,在另外一边,一幢高楼的楼顶,这么高的地方,自然更冷了,楼顶上面站着一个人,手上拿着夜视仪,看着万孝辉上了车,发动了车子,随即他站在上面,连忙看着万孝辉的周围,有没有别的人跟着,这个人不是别人,正式王希贺,这要是论反侦查能力,这个侦察兵出身的王希贺,也绝对是有一把刷子了,他确认了万孝辉真的是一个人了,他这才起身连忙走到了天台边上,拉开门就下去了……

  另外一边,在古城八角胡同,曹彬彬,还有雪橇三傻,连着豆子,以及张启鹏,一行人,都聚集在了八角胡同办事处,但是刘越却没有来,所有的人都豆子安排人通知的,他唯独没有通知刘越和孙琪展父亲,对于这两个人,再坐的所有人,除了豆子以外,也是真的没有人知道刘越和孙琪展的父亲,与王赢之间的关系了,在他们这些人看来,甚至刘越和孙琪展的父亲,两个人都是外人,很多事情,他们都不愿意与这两个人说,刘越还好点,毕竟是一个女子,至于孙琪展的父亲,每天几乎都很少露面,加上豆子的有意的挑唆,让豆子,曹彬彬以及万孝辉这几个没大脑的人很反感他们两个。

  但是豆子聪明就聪明在这,让曹彬彬他们反感,自己却在张启鹏这些人的面前,与刘越他们的关系走的很近,而且很多事情都互相帮助考虑的也很周全,这都是套路……

  豆子手上拿着一份文件“这就是王璐佳的家庭背景了,王璐佳的父亲,是W市的市委书记,现在咱们古城的市委书记,是原来王璐佳父亲的秘书,关系就是这样的,至于银子和王璐佳的事情,应该就是王璐佳的父亲给安排的,这是全部资料了!”

  豆子把资料摆放在了桌子上面,曹彬彬一脸的感激,连忙拍了拍豆子“豆子,真的,这些日子全靠你了,要不是你,这些资料也没有这么容易查出来!”

  曹彬彬一边说,一边拿起来文件,仔细的看了看,里面王璐佳的家庭住址,还有生活规律,生活习性,平时几点外出,和谁在一起,全都调查的清清楚楚的,就连身边的好友的资料,都调查的一清二楚,细致入微,曹彬彬上下瞅着这资料,点了点头。

  “我说就差王璐佳的三围了,你把她三围再一说,那一切就完美了!”曹彬彬一脸的开心,不过开心之后,随即变得就郁闷了不少“你说这女人也真是,好歹曾经是睡在一张床上的伴侣,谁也没有拿着枪逼着她和银子一起睡,那就算是两个人不合适,分开了,她也不至于这么整银子吧,这一转眼,都要过年了,妈个比的,我大兄弟还得在监狱里面过年了!这么长时间,连个女人都没有,别再让人捅了,那多悲催!”

  “这个世界上,最毒妇人心,一个女人狠起来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而且绝对比男人要可怕的多的多,现在银子好不容易把消息透漏出来了,那咱们就得想办法了。”

  豆子看着曹彬彬“我现在就是不敢轻举妄动,要是和王璐佳直接说,怕引起来她的反感,所以我在想用什么办法去说,而且,我打算自己亲自去说!”

  酷@i匠◎网0R正版&首√发…+

  “开什么玩笑!你亲自去说!公司怎么办!公司现在每天这么多事,这么多工地,这么多项目,你必须在,你可不能去!”曹彬彬连忙开口“这是我弟弟的公司,我可不想他出来的时候,公司都没有了,你老实的呆着,你不能去!”

  “那我去就是了!”张启鹏从边上跟着接话“我认识她的时间也长了,我去和她好好说说,求她放过银子哥就是了,这么长时间了,银子哥肯定也没少受苦了!”

  “你也不能去,你和张昕雨两个人不能去,还是那样,你们都别去,我去,公司离了你们谁都不能正常运转了,只有离开我才可以!”曹彬彬从边上难得的严肃了不少。

  “我出去以后,先让豆子代替我就是了,到时候一切事情,你们一起商量着来就好!”

  今天的十更答谢更也更新完毕,怎么说呢,满满的感动,感谢所有支持六六的兄弟姐妹,感谢给六六打赏的兄弟姐妹,好人一生平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纯银耳坠说:

今天的十更答谢更也更新完毕,怎么说呢,满满的感动,感谢所有支持六六的兄弟姐妹,感谢给六六打赏的兄弟姐妹,好人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