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日子就过了一个多星期,说实话,尽管这代价有些大,一百万只坚持了七天,但是这个黑心大夫王希贺,也是真的够帮忙的,也正是他的调理,让王赢的身体恢复的挺快,当然了,不会是完全的恢复,第八天的时候,王希贺不值班了,新来的大夫对王赢进行了一个简单的检查,王赢就被重新带回到了牢房。

  再次回到号子里面的时候,看见这里面的那些熟悉的面孔,王赢回到了自己的床铺边上,他坐在那里的时候,抬头看了眼边上的景帅,景帅皱着眉头,叼着一支烟,很快,山仔一行人就开始把衣服什么的往过扔了,这点人一个星期,几乎都没有换过衣服什么的,全都等着王赢再洗,东西羁押的很多,全都往边上扔。

  。?看L正版`i章+c节;上酷U¤匠6M网i)

  王赢靠在一侧,笑呵呵的看着这些人,山仔坐在边上,顺手搂住了王赢,一股子高高在上的样子“银子啊,说真的,这段时间你没在,真的是想死我们了,号子里面的所有兄弟都觉得,你不在,我们根本没有办法生活了,是不是,兄弟们!”

  山仔带着嘲笑的表情,监狱里面的所有人都一起拍手叫好,像是在欢迎王赢一样,每个人的脸上都透漏着嘲笑与鄙视,这就像是学生时代,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人,在班级里面一直受欺负,当然了,这个欺负受的,可比学生时代那会,强多了。

  王赢看着周围的人呢,山仔这个时候照着王赢就是一个嘴巴,挺用力的,但是嘴角还挂着笑容“还从这坐着干啥,赶紧去啊,他妈的,你这鳖孙!”

  王赢点了点头,还对着山仔挂着笑容,起身就到了边上,自己蹲在那就开始洗……

  后半夜的时候,景帅走到了王赢的边上,扯开裤子,就开始尿尿,一边尿,一边看了眼边上的王赢,这很明显,王赢这一晚上是肯定睡不了了,得一直洗衣服了。

  王赢看出来了景帅有话想说,随即点了点头,景帅顺势蹲在了茅坑边上,王赢往前也踏了一步,景帅眯着眼,声音特别的低“前天的时候有人找我了,问我和你的关系是不是很好,我把你臭骂了一顿,后来他告诉我小心点,让我和你保持距离,如果在离你离得近,那他也保不了我了,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一直在给我递烟的人,也是没少拿我的好处,所以对我会有提醒,他的位置不是很高,但是他说了这样的话。”

  王赢眯着眼,一眼不发,只是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清楚了,随即景帅又给自己点着了烟,一边抽烟,一边拉屎,继续说道“但是他取消了我最近的探视权,也就是说,最近不可以任何人来见我了,而且不光是我,还有我身边,和我关系近一点的所有人,探视权也暂时都被取消了,他特意提醒了我一句,让我不要帮你往出传消息,否则的话,谁也保不了我,我得死在这里,他和我聊天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在调查什么”

  听到这的时候,王赢心里面一惊,猛然之间一抬头,随即景帅说道“你是不是把消息已经传出去了,是通过医生那边传出去的?他们好像已经知道了,而且很不喜欢你能把消息传出去的样子,只不过他们应该还没想到是医生给你传出去的,应该还在号子里面调查,据我所知,从你进来以后,号子里面的所有和外面亲人见过面的,都被叫出去咨询了一遍,银子,你在外面接头的人,叛变了,否则的话,消息不会这么轻易的传进来的,搞不好你现在出去的时候,外面的公司都已经不属于你了。”

  听到这,王赢猛地一抬头,瞅着景帅,随即没有等景帅说话,他上去一拳就卯到了景帅的脸上,景帅这一下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哎呦”了一声,整个人差点掉进坑里面。

  “放你妈的屁!”王赢从边上大吼了一声,一下就蹿了起来,照着景帅的脸上又是一脚,他是真的用力了,这一拳一脚,景帅倒在地上,往边上吐了一口,都是血水。

  他屁股还没有擦,一个劲儿的着急擦屁股,王赢疯狂的蹿了上去“放你妈屁!”他一边叫骂,一边不停的抬腿照着景帅就开踹,非常非常的用力,景帅一直想擦屁股,但是还没有办法擦,从地上趴着就跑,毕竟总不能自己直接提上裤子,那样的话,那裤子上面不全是屎么,景帅呲牙咧嘴的惨叫,一边往前爬,一边大声叫骂“救命!”

  王赢可不管那么多,冲过去按着地上的景帅就招呼,非常的用力,很快,景帅的嘶吼声音,把边上的所有人都吵醒了,大家起身的时候,看见王赢正在打景帅,也都愣住了,一来两个人平时关系还算是走的最近的,二来,王赢自从进了号子,这是第一次打人,怎么打的是景帅,景帅也是急眼了,心里面就差骂街了,看着周围的人也都看着,随即从边上大声叫骂了起来“给我打他!我出两盒烟!谁打给谁!”

  话音刚落,周围一群人都冲了出来,冲着那边的王赢就招呼,王赢什么都不管,按着地上的景帅,一顿暴揍,在那群人冲过来之前,王赢上去一拳刚好打到了景帅的嘴上,景帅“啊”的一声,一颗牙齿都被打掉了,景帅这一下是真的急眼了。

  “王赢,我草你祖宗!”景帅满口鲜血的伸手一指王赢,王赢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侧面一个人冲上来一脚就把王赢给踹倒了,随即周围一群人奔着王赢就扑上去。

  王赢这一下已经没有任何的反抗了,这么多人,吹牛逼呢,想反抗也反抗不了,边上的景帅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身的屎,臭了吧唧的,也是急眼了,冲到了自己的床铺边上,拿出来两条香烟,伸手一指“给我打!给我打!”一边吼,他一边就开始扯香烟“打死他!!!凡是动手的我都给!!”景帅也是真的急眼了。

  怒气冲冲的,山仔从边上看了景帅一眼,一脸嫌弃的捂着自己的鼻子,也冲进了人群,监狱里面就是这样,不光是他们,连笼头都过来了,看了眼景帅手里面的烟,拿着烟也冲进了人群,王赢的抗击打能力已经提高了不是一星半点了,抱头蜷缩身体,一看就知道是专业的,景帅气喘吁吁的,看着那边被打倒在地上的王赢,对王赢再也没有好感了,满满愤怒,整个人觉得都是莫名其妙的,他妈的,自己好心好意的告诉他这些,他怎么能这样,他是承受不了了么,还是面对不了现实了,总之,景帅也是真的火了,看着周围的人群把王赢埋没,他还是伸手指着“给我打!打!不要停!”

  这一夜,王赢没有被打死真的是幸运了,但是他学的聪明了,假装晕倒,不吭声,也是有人害怕真的打出人命,尤其是已经满身是血的王赢,有人去喊狱警,狱警过来的时候,看见王赢被打的那个样子,也有些吓人,连忙送到了医护室,在医护室,大夫给王赢简单的清理了一下伤口,都没有让王赢休息一点,直接就把他送回了牢房。

  王赢回到牢房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他一瘸一拐的,这一次在进来,所有人看他的眼神更是愤怒了,王赢瞅着那边的景帅,景帅带头从地上就把鞋子拎了起来,照着王赢就甩“看几把什么看!傻逼!”景帅明显的也是真的生气了,捂着自己的嘴,周围不少人都冲着王赢扔鞋,王赢嘴角挂着笑容,整张脸几乎都被打成了猪头,身上到处青紫青紫的痕迹,淤着血,王赢也不说话,回到了床边,马上又要开始一天的劳作了,他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景帅起身,愤怒的冲到王赢边上,冲着王赢就是一脚,这一脚,又给王赢踹倒到了床边上,山仔从边上“呵呵”一笑,冲着王赢就吐了一口。

  这一口痰吐到了王赢身上,王赢自己顺手一划拉,已经形成了习惯,笼头从边上开口了“行了,赶紧收拾一下,别晚了,你他妈动作快点!”他指着王赢。

  王赢看了眼周围的人,自己又开始给所有人收拾被褥,只不过,这一次,他又恢复到了那种思考的状态,景帅的那一番话算是彻底的点醒了王赢,王赢心里面清楚,王希贺肯定不会那么相信自己,然后去送消息的时候,一定是非常非常的小心,不会让人看出来他的样貌的,毕竟他也是一个公职人员,这样明显的贪污受贿,除非他疯了。

  但是王赢才把消息传出去没几天,监狱内部也出现了一个调查风气,都在调查王赢,都在想是谁把消息传出去了,王赢好不容易和王希贺打成的默契,他需要靠在王希贺给自己再把消息传出去,所以他一定要保护住王希贺,包括景帅,也是一样的,他动手打景帅,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景帅,因为号子里面的人都知道,景帅和王赢走的算是近的,这样一来,上面的人就不会调查景帅了。

  可是这里面最关键的问题,那就是曹彬彬身边一定是出现内鬼了,王赢绝对不相信曹彬彬会背叛自己,不管自己,但是现在既然事情已经发出了,那到底是谁,他心里面对于曹彬彬太了解了,曹彬彬想要挖到这个内鬼,简直不可能,这可怎么办,王赢想到了宁孩,一定是宁孩在曹彬彬身边安放了内鬼,而且位置肯定极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