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先想办法知道到底是谁给王赢带消息出来的,咱们得必须先把这个事情处理好,绝对不能让监狱里面的王赢,如果一直让他传消息出来的话,那估计用不了多久,你的身份也要彻底暴漏了,绝对不能让他和外界有任何的联系,至于王璐佳那边,你别担心,你也别着急,我会去处理的!别慌!”

  “都这个时候了,没个不慌,宁爷,如果让他们找到王璐佳了,那王璐佳的性格,一定会和她父亲争吵的,她肯定是恨王赢,但是她本性善良,你也知道,而且她对王赢还有感情,她要阻止她父亲的话,那只要阻力一没有了,狼王集团很快就能把王赢从里面活动出来,到时候王赢一出来了,等于咱们这么长时间,就已经白忙活了!”

  豆子是真的着急了,可是他却发现,宁孩并没有那么的着急,他哪儿知道,宁孩已经把太岁挖到了,对于宁孩来说,干掉盛会,可比拿回来一个公司要重要的多,但是毕竟也是自己的公司,在宁孩的思维意识里面,被王赢就这么拿走了,脸面上面也是很挂不住了,他是一定要给王赢教训,好好的收拾王赢,并且打服了王赢的。

  “放心吧,王璐佳做不了他父亲的主,最主要的,咱们手上还有她的视频,我就不信一个女孩子不在乎这些,更何况她身份背景特殊,她的家庭背景,也肯定不允许她出现这样的视频流通的,你在这稳住,该怎么样还怎么样,你记着,要想尽一切办法,查到是谁给王赢带消息出来的,去查查最近王赢的号子有没有谁出来了,至于王璐佳那边我去处理,我即刻就起程去W市,公司的事情,反正我是一定要拿回来的,如果最后实在拿不到公司,那就毁了公司,我要让王赢知道,我宁孩的东西,不是他想要就能要,他想拿就能拿的!我定要关他三年,让他付出代价!”说到这的时候,宁孩突然之间愤怒了不少!其实宁孩现在也是真的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他现在也是真正的什么事情都敢做了,原因很简单,他反正也是天天缩手缩脚的,盛会抓到他不会放过他,所以他更不会在意得罪王璐佳的家族势力了,光着脚的永远不怕穿鞋的,他现在就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但是意外的发现了太岁,还是很让他开心的……

  古城监狱,医疗室的病房,王赢躺在床上,经过这两天的休息,脸色看起来好了一些,尽管是这样,他整个人的身体依旧是很虚弱的,在王赢的边上,一个狱警和王希贺两个人还在交流,狱警盯着病床上面的王赢“差不多就行了,他还得回去干活。”

  “现在不是干活不干活的事情,你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太虚弱了,需要静养!”

  “不用静养!”狱警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王希贺,顺便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就放心,出一个证明,然后我们把他领回去就行了,放心吧,一切事情和你都没关系的。”

  “怎么就和我没关系了,我可不管那么多,我和你说好了,这个证明我肯定是不开,这个病人你们也知道不是普通的病人,他身后错综复杂的关系那么多,狼王集团你们也是都知道的,他还是很受新闻媒体关注的人物,如果他死在监狱里面,我看你们到时候怎么处理,我和你说,就他这身体状况,回到号子里面,不出三天,彻底完蛋,搞不好就一命呜呼了,到时候所有的锅,你们自己扛,我也说过了,我劝阻过,是你们不听的,一切的一切公众压力,你们都要自己承担啊,别到时候带上我!”

  王希贺这话说的有水平,更是暗中所指,还把事情的关键都说了,这一下,对面的狱警有些犹豫了,他听着王希贺这些话,皱着眉头,一脸的纠结,王希贺也是明白他啥意思,连忙压低了声音,鬼鬼祟祟的,也都是老江湖了,啥都明白“这么玩真的要玩大的,让他缓几天,要么禁不起折腾了,真的出人命了,都不好交代!”

  王希贺这也是软硬兼施,虽然是个黑心大夫,但是他毕竟是拿了曹彬彬一百万的好处,这一百万他拿在手里面也烫手,所以对待王赢的态度,肯定也是不一样了。

  这狱警深呼吸了一口气,一看王希贺也是明白人,随即点头“尽量快点,让他少从这里住几天,想办法让他早点出院!”他说完之后,拍了拍王希贺的肩膀,指了指头顶。

  王希贺“嗯”了一声,告别了这个狱警,王希贺转身回到了王赢的边上,看着病床上面躺着的王赢,又看了看周围,随即他转身从自己的包里面,拿出来了一个饭盒,饭盒里面是排骨,还有鸡腿,都是清一色的肉,最下面是米饭“这本来是我的饭,你这身子骨,必须要好好补补了,不补充的话,早晚饿死,为了你,我也就牺牲一下了,我就不吃饭了。”王希贺一边说,一边把盒饭递给了王赢。

  王赢自己都记不得,自己已经多久没有见过这样的饭菜了,他本来已经非常的虚弱,可是当看见王希贺递过来饭菜的时候,自己整个人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上去一把就抓住了王希贺的饭盒,此刻的王赢,要多没出息,就有多没出息,拿饭盒的时候,还有一半儿撒到了地上,王希贺一下就躲开了“我操,你慢点,都撒了!”

  王赢手一只手还带着手铐,另一只手,输液呢,王赢也不管那么多,他自己上来用手抓着就吃,狼吞虎咽的,吃了没有两口,就给噎住了,王希贺从边上连忙递给王赢一碗汤,这碗汤,也是王希贺特意给王赢熬得,其实这黑心大夫还算是真的可以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做的还算是不错,其实说实话,也确实是这王希贺的功劳,否则的话,王赢估计都熬不过这个坎儿了,要是在按照那狱警的意思,把王赢在带回去的话,王希贺不阻止,那王赢再回去,肯定就活不下去了,八成就是死路一条了。

  他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住了,是而且透支很大,王希贺也是真的在帮王赢认真的调理身体,可以说,要不是王希贺,那王赢在监狱里面都活不过三个月了,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王希贺看着眼前的王赢,狼吞虎咽的吃完了一切,把饭盆都舔了,舔的干干净净,随即下床,顺手就抓起来了床下掉在地上的吃的。

  “别吃那个了,都脏了,你别着急,以后每天都有好吃好喝的,我王希贺做人有原则”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不可能把你从这里留太多时间的,但是我一定会让你在我这里的这段时间,尽量,最可能,最大限度的给你调理你的身体,我和你说,回去以后你要注意,你是属于重点照顾对象!”王希贺叹了口气。

  王赢哪儿还估计的上和王希贺说话,也不理他,从地上抓着地上的吃的也在吃,伸手抓的输液管上都已经从手背出来了,手背上面都是血迹,地上的东西他都拿起来了,要不是嘴够不到的话,他肯定把地上的都舔了,这个时候的王赢,看起来就像是一条狗一样,要多惨,就有多惨,他做梦也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样一天,可是现在他已经默默的承受了,王希贺从边上叹了口气,好歹也是堂堂狼王集团董事长,现在落到这一步,他无奈的从边上拿起来饭盒,又递给王赢水“好好的喝点水,休息一下,调整调整!你没有几天的时间,尽可能的恢复自己!”

  王赢躺在床上,瞪着大眼睛,想着自己刚才的一切的一切,他的眼圈红了,泪水情不自禁的从眼角滑落,王希贺都看在眼里,现实啊,这就是现实,关于王赢的报道他也看的够多的了,他又看着王赢刚才从地上使劲捡起来米饭吃的样子,想着他甚至连骨头都要吃的样子,手铐晃悠着床“咯吱,咯吱”的响,再看躺在这里的王赢,王希贺知道王赢自己心里面也不好受,毕竟拿了人家一百万,这笔巨款从天而降,他又起身,走到了王赢的边上,开始给王赢擦了擦手上的血迹,液体的积压都已经让他的手背鼓了一个大包了,而且输液管回血回的严重,王赢现在好像都不知道疼痛了一样,王希贺把液体给王赢换到了另外一只手上,看着王赢又平静的躺了下来。

  酷do匠Wt网正M版首》发

  王希贺谈叹了口气“以后每天都有吃的,估计能持续一个星期左右,这一个星期都是我值班,估计等着换班了,你就要回到监狱了,这几天,趁着能吃点好的,好好吃,还有就是,你应该有两个伙伴,一个叫梅志康,另一个叫杯子的,也都被抓起来了,我是听那个叫万孝辉的说的,他们应该过不了多久,也会被关进来。”

  王赢目若呆鸡,瞪着天花板,他知道,消息一定是传达了,王希贺也拿到钱了,否则的话,他对自己的态度也不会是这个样子,可是现在他什么话都不想说,因为他现在已经是处于一种无能为力的状态了,他在里面,操控不了外面,剩下的情况,就只能看曹彬彬他们怎么处理了,想到这,他缓缓的又闭上了眼睛,其实这个时候,王赢心里面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要活着离开监狱,绝对不能就这样就完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