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嘎啦脸上一点疯癫的表情也没有了,这个时候却换上了自信的笑容“你刚才也说过了,这是我的地头,你觉得,你能这么轻易的把我带走吗?”

  “你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现在吓唬我也没用了,贡嘎啦,你现在是不是特想做一个普通人,做一个幕后大老板,花不完的钱,还可以逃避法律制裁,我明确的告诉你吧,那是不可能的,你手上那么多鲜血,你得还,朱柯也好,张超也罢,所有人都是被你套在里面的棋子,我得给朱柯报个仇,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么。”

  “是么?”贡嘎啦嘴角挂着笑容“哦,对了,宁孩,我一直忘记问了,你和盛会到底是多大的仇?这么不择手段的想要往上摸,我看你也没有想要搞掉我的意思,是想从我这里接着往上摸啊,我是头一次见你们这么不要命的鬼儿!”

  提到盛会的时候,宁孩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愤怒,但是随即就笑了起来“你想要知道吗?那你告诉我你的上层是谁,你都藏这么深,那他不得藏得更深!只要你告诉我了,我就告诉你,咱们两个交换怎么样?这样一来咱俩都省心,我努力了十多年,才仅仅挖到你这一层,还是真的运气使然,我在想如果在往上挖,得多累!”

  正说着呢,兴盛茶馆外面,已经有几个社会小平头,叼着烟,冲着这边的车子过来了,显然,车子从这边停了这么久,已经引起来了那边的注意,看着几个人往过走,宁孩从司机手里面接过枪,对准了贡嘎啦,眼神也变得严肃“我知道我说的不是全都对的,但是最起码也对了一多半儿,剩下的对我来说,都不重要,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努力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你了,这就是我想要的,阿帆,开车!”

  司机名字叫阿帆,他听着宁孩这么说,嘴角微微上扬,随即发动了车子,那边的几个人正往过走呢,看见这边的车子行驶离开了,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外面确实有些冷,也没有想太多,几个人随即转身就离开了……

  #~看O正w3版章☆2节上*H酷匠Bz网7

  十二月的时候,已经是属于旅游淡季了,尤其是这两天大雪纷飞的,天气冷的吓人,一般人都不愿意出门,所以八角胡同这边几乎已经没有人来了,在八角胡同的办事处,曹彬彬,豆子,雪橇三傻,还有万孝辉,一行人都坐在这里,至于贡嘎啦昨天晚上失踪的事情,他们也没有人在意,反正这个疯疯癫癫的喇嘛,向来神出鬼没的,丢了倒也没事,这要是给贡嘎啦知道曹彬彬他们的想法,肯定就骂街了。

  曹彬彬自己坐在凳子边上,看着李林山递过来的文件,上面一行一行的,都是犯罪以后的量刑标准,曹彬彬开始的时候想找个两年零九个月的罪行,毕竟王赢还在里面呢,结果这玩意不好控制,现在正琢磨应该要犯哪个罪呢,这场景有些奇葩,一群人从边给曹彬彬出谋划策的,曹彬彬也是琢磨了半天,伸手一指“就是他吧!”

  李林山看了眼曹彬彬,随即点了点头“彬哥,你可想好了,这真不是闹着玩的,而且”

  “啥玩意啊,都这个时候了,你问我想没想好,你觉得我和你闹呢?”曹彬彬倒也直接,一拍李林山“少废话,准备人,开始!”曹彬彬站了起来,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其实如果说不怕,不纠结,那是不可能的,谁愿意坐牢啊,曹彬彬脸上表现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其实他昨天晚上,整整一晚上,都没有睡着觉,一想着自己要进监狱了,想着监狱里面的生活他就痛苦,好几次他是真的差点要改变主意的,整个人纠结的一塌糊涂,其实这就是正常人的正常反应,谁愿意好好的去那个地方,可是后来想到了王赢,想着他可能面对的那些事情,曹彬彬自己就呆不住了,衡量了好久,也是再三的考虑了好久,曹彬彬最后还是给自己下了决心,反正是一晚上没睡着。

  他走到了办事处门口的时候,转头,看了眼房间里面的人“那个什么,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我不在的时候,你们把银子的家业打理好了,别到时候他出来了,一看,狼王集团都没了,那两个大股东不要再信了,他们不可信,第二个事情,那就是我进去以后,如果你们连我都联系不到的话,那记着,就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了,这个事情就到这了,别到时候我进去了,再被盖住了,你们在有人进去,那样的话,都被盖住了,那可就是真的麻烦了,尤其是你们三个,听见了没有?”

  曹彬彬抬头瞅着雪橇三傻“我不在你们边上的时候,自己记着照顾好自己,别整的一天天这么大人了,什么都不会做。”曹彬彬的眼神流露出一丝留恋,雪橇三傻眼圈都红了,哥三低着头,身体慢慢的都有些抽泣,满满的伤感离别。

  他往前走了两步,还是有些不放心,又转头又看了眼豆子“那个什么,豆子啊,公司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你别忘记一会儿去见见刘越还有孙经理,我和他们约好了,他们那关得过,否则的话,你再上面还是没有办法运转公司的。”

  “说实话,我真不喜欢这两个外来户,真是服气,不知道银子是怎么想的,对了,听说你们前几天吵起来了,是因为什么吵起来的啊?”

  “不喜欢也跌走面子上的事情,行了,不用管他们,肯定银子也是很相信他们的,说实话,我也不喜欢他们,我不就挪用点公款吗,一个劲儿的点拨我,操,提起来我就来气,没事,他们愿意干啥干啥,咱们面子上面过得去就行了,反正大家平时也不沟通交流,他们好好的把控着财政吧!”曹彬彬想到这里,也很生气。

  豆子从边上一看曹彬彬生气了,也连忙开口“不过既然银子信他们,那就肯定没问题,咱们还是和他们保持友好的关系就行了,我觉得咱们以后有事情,应该叫他们商量。”

  “放屁,不用他们商量!我太不喜欢那个女人的那股子劲儿了!”其实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插曲,曹彬彬挪用公款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就被刘越发现了,自然是豆子他们的暗中的事情,按照刘越的性子,肯定不会惯着曹彬彬,所以找到了曹彬彬,一顿臭骂。

  曹彬彬也知道王赢肯定信任他,但是被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老娘们这样揪着骂,也是觉得脸面无光,差点就和刘越打起来,要不是因为看见刘越从边上把水果刀抄起来要和他单挑了,估计他就真的上手打刘越了,不过还好,被雪橇三傻给拉开了。

  雪橇三傻都知道不打女人了,其实刘越的性格脾气就是那样,他觉得曹彬彬欺骗了自己,所以就直接去曹彬彬的办公室了,也没有给曹彬彬面子。

  也正是因为这点事,两个人其实心里面已经产生了一些芥蒂了,刘越到无所谓,反正她就是要给王赢守住财政,一切按照标准来,以后会严格的盯着曹彬彬。

  曹彬彬也是对她的印象差到了极点,连着孙琪展的父亲也包括在内,干脆直接以后什么事情,都不和刘越说,都是他们自己在商量了,刘越自然也不会管曹彬彬什么。

  但是大家也都知道不能彻底撕破脸,谁也不理谁,各做好各的就行了,大家不交流就是了,反正肯定都是银子很信任的人,其实王赢也是。

  他安排这些事情的时候,都是单独安排的,曹彬彬也是真的不知道刘越是谁,也不知道那个老头是谁,不知道他们和孙琪展的关系,更不知道孙琪展和王赢的关系。

  这个事情在后面确实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这是王赢自己的失误,当然,是后话。

  曹彬彬打开了房间门,看着外面的皑皑白雪,心中无尽感慨,又转过头“四哥,你可悠着点,别再做什么事情那么冲动了,现在是法治社会,银子说的对,你别把自己在送进去了,还有你记着你答应我的,帮我照顾我那三个傻兄弟!但是你别带着他们在冲动起来,在全都进了监狱,一定要记着啊!”

  “行了,别婆婆妈妈的了!”万孝辉噎了曹彬彬一句,曹彬彬撇了撇嘴,低着头,自言自语了起来“银子啊,当哥哥的为了你也是真的够拼了!”

  曹彬彬又深呼吸了一口气,像是再给自己打气一样,抬头刚要走,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个人带着围脖和帽子,还带着口罩,裹着厚厚的羽绒服,耳朵上面还带着耳套,几乎能漏出来的地方,只有一双眼睛,他挡住了曹彬彬的去路。

  曹彬彬也是心里面有些压抑,他发现他并不认识面前的这个人,他看着面前的这个人,面前的这个人看着他,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瞪了好一会儿“谁是曹彬彬?”

  “不是我说你,你连八角胡同彬彬哥你都不认识,你还敢来八角胡同?”曹彬彬那副表情就跟是真的谁不认识他,就是多大的罪恶一样“你好好看看本帅!像我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男人,难道古城真的很多吗?躲开,好狗不挡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