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孩的嘴角依旧挂着笑容“你知道吗,一个人,往往最缺少什么,就最炫耀什么,他最想要掩饰什么,他就会越暴漏出来什么,其实视频里面根本没有你的那一段,我不知道你去了,我是诈你的,你怎么这么不禁诈,就这样就暴漏了,你要是强调说你没去过,很多事情,我还真的不敢确认呢,可是你就这样都招了啊。”

  “我唬你的。”宁孩笑呵呵的看着贡嘎啦“我是根据刚才你说的那些话,突然之间想到了一些可能,所以我就唬你一下,然后呢,没想到你还真的中招了,哈哈哈哈!”

  *最L新3#章节.上酷;匠$K网8

  宁孩上下打量着贡嘎啦“其实我很早以前就想闹清楚你这个疯疯癫癫的喇嘛的老底了,所以对于你的事情,我了解的颇多,每天神出鬼没的,看起来疯疯癫癫,但是你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有目的的,你并不疯,也不傻,你的外表,一切都是迷惑人的。”

  “刚才你和我交谈当中,提了好几次太岁,我都没有提太岁,你提太岁做什么啊?”

  宁孩笑呵呵的看着贡嘎啦“你这样没完没了的提太岁,唯一的原因,那就是你害怕我把你和太岁想到一起去,其实你要是不那么总是提太岁,我真的不去想,可是你这么一提,我还真的就想到你了,而且,现在我还真的就确认了,很多事情,我突然之间,一下都想明白了,贡嘎啦你知道我钻研盛会钻研了多久,钻研太岁,钻研了多久吗?”

  “从我十八岁的时候,就开始钻研这些了,一直到现在,十几年了,你今天真的不该来找我,我现在一瞬间,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连城一根线了,哈哈哈哈!”坐在车上的宁孩笑了起来“贡嘎啦,好歹堂堂太岁,为何如此的不禁诈,这样一看,你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也只是一个凡人,只要是凡人就会犯错,这么多年了,终于让我抓到机会了,贡嘎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宁孩疯狂的笑了起来,表情十分狰狞,伸手一指贡嘎啦“太岁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你就是太岁,太岁就是你!”

  “你现在所表现出来的自己,完全都是为了迷惑大家的,迷惑所有人的,其实这本不是本来的你,你的表演天赋真的很好,否则的话,你也不会让我找了这么久!”

  这个时候贡嘎啦,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疯疯癫癫的样子,整个人的气势也完全的不一样了,身材也没有佝偻了,本来脸上的那些猥琐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镇定,平静!若是这个时候看见贡嘎啦了,和之前那个贡嘎啦,是真的简直判若两人。

  他嘴角微微上扬,一股子大哥的气势“哦,把多少线索连成线了,说给我听听。”

  “太岁和王赢的父母肯定是认识的,而且不光认识,太岁与王赢的父母之间,关系应该还不错,据说,王赢的父母,曾经救过太岁,但是王赢的父母在盛会呆了那么久,是当初和盛会打天下的人,知道盛会的秘密太多了,后来两个人因为有了王赢,离开了盛会,一直在隐居,他们两个人隐居隐的挺好的,是谁找到的他们两个人?”

  “那就是太岁,太岁接了上面的命令,务必要把王赢的父母找出来,必须要在王赢的父母在他们的控制之中,以免王赢的父母到时候出卖生活高层的核心机密,因为盛会的所有高层,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淀,洗牌,已经都藏于暗处了,而且关系错综复杂,这也正是为什么就算上面想铲除盛会,也没有那么容易的原因。”

  “王赢的父母显然知道所有生活的高层人物,就算这些高层藏匿好了,到时候他的父母这里出问题,一样可以把他们揪出来,所以盛会的龙头更要找到王赢的父母。”

  “太岁是接手这个任务的人,但是绝对不是唯一接手这个任务的人,肯定还会有别的分舵龙头,也要寻找王赢的父母,毕竟国家这么大,疆域辽阔,一个人完成不了,所以盛会龙头的势力,应该是把整个国家划分了好几块,然后每个人有每个人负责的区域,地毯式的撒网,找人,我记着很早之前,夏宏盛也接到过类似这样找人的命令,不过没有持续太久,就不用我们找了,为啥不用找了,是因为你已经找到了,而且不仅找到了,你还隐瞒了盛会龙头,并没有报上去,相反的,更在不停的铺眼线!”

  宁孩依旧挂着笑容“为什么你知道的事情这么多,包括王赢差点死掉的时候,你都能赶回来救他一命,那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你贡嘎啦有数不清的眼线,古城也好,W市也好,还有王赢家的那座城市也罢,都是你太岁的地盘,盛会龙头对于你们的要求,肯定也是让你们再你们的地盘上,要保持所有事情都能第一时间知晓的状态!”

  “只不过你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平时用贡嘎啦的身份行走江湖,不会有人把一个疯疯癫癫的喇嘛,和古城老龙头太岁,想到一起去的,这就是你最善于的伪装,最好的掩人耳目的打扮,你的眼线多的狠,而且,就算是你这个身份出现在你的下属面前,他们也不会相信,你就是太岁的,是你的眼线最先的发现了王赢的父母,所以你才会出现在王赢的身边,我毕竟也在生活生活了很多年,在很久很久以前,夏宏盛和我聊起来过他的老大,也就是你,那天他喝多了,说太岁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一方面要顶住上面的压力,另一方面,还要守住自己的老朋友,偿还恩情,大家都不好过!”

  “这个所谓的老朋友,应该就是王赢的父母了,你们都在盛会很多年,而且都是跟着盛会起家的人,那会你或许还不如王赢的父母位置高,或许他们救过你的命,或许如何,反正肯定是救过你,你欠他们人情,所以你发现了王赢的父母之后,你并没有着急动手,只是一直把这个事情拖着,你想着把事情能拖一天是一天。”

  “所以你就以贡嘎啦的身份,每天藏在王赢父母,以及王赢的身边,你现在和以前一定还是有些变化的,我敢打赌,王赢的父母一定也是亲眼见过你,但是没有把你认出来,你八成变化也是挺大的,你一直藏着这个消息,假装没有找到人,然后还一直在你的地盘守着他们,你害怕他们跑到别的地盘去,被别的分舵的老大发现,你藏得好,她们也是真的一直没有发现,所以持续了很多年,也正是因为这么多年都找不到人,盛会的龙头肯定也是心里面不开心的,一定是偷偷的让别的分舵的舵主,互相找,或者说,互相帮忙了,你的地方都是你的人,这些人只认你太岁,你的上层的话他们都不会听,所以你不让他们说,他们一定就不会说的,但是王赢的父母,在后面,一定是暴漏了,他们暴漏之后,你就没有办法替他们遮掩了,如果我想的不错,后面是应该是科娃的人,发现了王赢的父母,所以科娃才回去抓人的。”

  “那个时候王赢还在上学,你贡嘎啦也知道,瞒不住了,但是王赢的父母是什么人,那行走江湖的时候也是赫赫有名,我们刚进盛会的时候,也是听说过的,科娃儿想把他们带走,那是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所以在王赢的家里面,科娃儿就与王赢的父母发生了争执,我为什么说你一定是去了现场了呢,那就是我猜的,我通过这一点点的线索,整合到一起,诈了你一下,因为你做的很多事情,都让大家没有办法理解,但是你做这个事情,一定是有原因的,而且,你之前一直在提太岁,试图再把太岁和你划分的更远的行为,引起来了我的注意,所以我赌了一把,赌你当时一定去现场了。”

  “因为情况很明显,王赢的父母既然那么坚定的不会在回去,和科娃两个人在王赢家里面的时候,就发生了打斗,那他们两个不会轻易离开的,可是最后没办法,还是离开了,不仅离开了,还是和科娃很友好的离开了。”

  “你说他们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友好了呢,那就是达成协议了,他们父亲俩如果说要有牵绊的话,那唯一的牵绊,就是王赢了,科娃儿一定会利用王赢来威胁他们,让他们跟着科娃儿回盛会,你应该也出现了,和王赢的父母做了交流,你们的关系显然是很好的,你也不想他们和科娃儿动武,因为和科娃儿动武的话,那他们一定没有好下场的,尤其是科娃儿肯定不会自己一个人去,还会带着不少人藏在暗处。”

  “至于你们是怎么协商的,我就不清楚了,但是你再那个时候,是一定答应了王赢的父母,要照顾保护好王赢的,所以你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帮助王赢,不算这次,我记着再之前,在王赢学校里面的时候,公羊他们过去对付王赢,也是你突然之间出现,帮助的王赢,我说的没错吧,还有这次,王赢快死了,也是你把他救活的,之后你本来可以离开的,可是你却没有走,你还是在帮助王赢,看起来你是在吃喝玩乐,每天跟在曹彬彬他们,其实那都是你为了掩人耳目所做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