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嘎啦这一下是真的有些生气了,他还是很维护王赢的“王赢那小孩,我是从小看到大的,对于他,我是太过于了解了,这小子心狠手黑笑面虎,但是这些都是对敌人的,但是他这个人,是非常义气的,否则他现在进去了,他身边的这些人,也不是想着如何救他了,都是应该想着如何瓜分公司了,王赢对待身边的所有兄弟都没的说,前提是你是他的朋友,你对他坦诚,哪怕是曹彬彬那样的,什么都不会的废物,成天就是吃喝嫖赌抽,给他惹事的,王赢对他也从来没有过二话,向来不管曹彬彬惹了什么,他照单全收,因为曹彬彬是他的兄弟,曹彬彬对他坦诚。”

  “至于你和他的事情,那是因为你一直就居心不良,你想搞他,他要是不反过来搞你的话,就得被你搞死,王赢这孩子对于他父母,肯定是有遗传的,他光明磊落,仗义的一笔,也没有那么多的贪欲,对待兄两肋插刀,但是该心狠手黑的时候,一定是心狠手黑,不留情面,这样做是对的,你比他强不到哪儿去,你们俩是玩了一场游戏,你玩输了而已,你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不过对于王赢这些年的成长,我很欣慰,你也看见了,他绝对是一个好大哥,讲义气,有脑子,有人拥护,是不是?宁孩,反过来你想想你自己,要是你进去了,外面会不会有人还这么拥护你!”

  “其实你的事情我也听过不少,你和王赢很多地方还是蛮想相似的,我想这也是因为你比较欣赏他的原因吧,你看,你还有没有什么别的道理可说了?”

  贡嘎啦这一番话,也是把宁孩说的哑口无言,说白了,就是理亏,没有别的办法,宁孩从边上两手一摊,靠在边上,炒凉皮也吃完了,随即从边上把烟点着,他盯着贡嘎啦“公司是我的,不管如何,我是一定要拿回来的,王赢他和我玩游戏,第一场我输了,公司给他了,但是现在第二场,我要赢回来,王赢已经进了监狱了,那是对于他的惩罚,公司也必须物归原主,别的,说什么都没有用!”宁孩眼神变得犀利。

  “这就是我想说的,然后,谁敢挡在我的面前,我就干掉谁,谁妨碍我,我就铲除谁”

  “你吓死宝宝了!”贡嘎啦换上了一脸的玩世不恭“嘿嘿”的一笑“古城是太岁的老巢,只要我把你带到盛会那里,那你就彻底完蛋了,你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身为盛会的叛徒,通缉令上面的人,自己不跑不说,居然还跑到古城,暗中操手,藏在暗处,与盛会接着对着干,张超他们的事情,都是你再背后捣鬼的,王赢在前面冲锋陷阵的,你想把太岁逼出来,这次老五的事情,也是你捣鬼的,你让老五和梅志康他们同归于尽,从头到脚,你都是想要把太岁逼出来,不是吗?现在太岁心里面肯定也明白,所以对你肯定也是恨之入骨的,这么多年了,谁敢这么挑战过太岁的权威?我觉得,我要把你交道盛会的话,你肯定生不如死的,盛会那么多酷刑,那么多手段,能玩死你!哎呀呀,我想起来就害怕呀,哈哈哈!”贡嘎啦随即坐直了身体“要不要谈一谈呢?”

  “告诉我王赢的事情是怎么回事,我就考虑放过你,然后我们好去救王赢,如果不行的话,那就鱼死网破,至于豆子,到底是不是你的人,不是你说的算,我会盯着看的,我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居心不良的人!”

  “谈啊,你说谈就谈!”宁孩随即说道“不过我有别的筹码和你谈,咱们一对一!”

  d最新章节上%酷匠网_,

  “你还有什么和我谈的啊,少废话了,走,走走!看来你是不见黄河不死心了!”贡嘎啦从边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宁孩的边上,顺手一拽宁孩的手腕,这一下看起来漫不经心,但是抓到手腕上面的力度,只有宁孩自己能感受到,就像是手铐一样,紧紧的拷再了自己的手上,这贡嘎啦的手劲儿可是真不小,宁孩抬头又看了眼贡嘎啦,猛然之间,发现贡嘎啦的眼神当中,透漏着一股子凶残。

  贡嘎啦显然不想在和宁孩废话了,用力一拉,把宁孩从座位上面就给拉了起来,宁孩用力想挣扎一下,但是却没有挣扎开,贡嘎啦拉着宁孩就走,哼唧着小曲儿,一边哼唧,一边开口“别和我扯那没用的,也把你那些阴谋诡计给我收起来,今天要么告诉我王赢的事情,然后我放了你,要么我就把你送到老五他们的据点,告诉他们你是宁孩,我贡嘎啦不是吹,我盯上你,抓到你,就算天兵天将下来了,你也跑不了!”

  贡嘎啦“嘿嘿”的又笑了笑,上下打量着宁孩,撇了撇嘴,这大冷天的,贡嘎啦是真的拉着宁孩再走,边上连一辆出租车都不好打,他连续拦了好几辆,终于一辆车停下来了,车门打开,贡嘎啦一推宁孩,两个人就坐到了车上。

  “去兴盛茶馆!”出租车司机师傅,随即就发动了车子,兴盛茶馆是老五他们的一个据点,现在老五虽然被抓了,但是老五的那些下属还在,老五手上的那些赌场也好,游戏厅也罢,每天都是从兴盛茶馆这边结账的,这都是公开的秘密了。

  坐在车上,贡嘎啦的手也没有放下来,他是生怕宁孩跑掉了,宁孩也感觉出来了,这贡嘎啦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是要真的把自己送过去,如果自己露面的话,被老五那些下属抓住,送到太岁那里,那自己这一辈子就完了,就再也没有机会出来了。

  要说他内心不害怕,那也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刚才贡嘎啦的眼神当中吗,都已经流露出了杀意了,只不过他隐藏的很好,从头到脚也一直是那么的稳,他对于盛会的了解已经很多了,这么多年,也一直是在和盛会做斗争,他的大脑急速运转,脑海当中的点点滴滴,一点一点的正在慢慢连成一条线,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这里离着兴盛茶馆越来越近了,贡嘎啦从边上却自言自语了起来“你说有些事情也真有意思,要说让太岁知道,他们一直想要找的叛徒宁孩,一直就在他自己的眼皮子低下,没完没了的晃悠,而且原来一直与自己手下张超他们对峙的朱柯,也是这个宁孩的下属,一切都是宁孩给哪怕的话,你说能不能把他气死,不过也是,估计他现在也没有心思生气了,肯定得想着先把自己这一拨人,给稳住了,从阿坤他们张超,从张超到老五,他下面发展的这些人,现在也是要到了无人可用的境界了,而且古城原本属于他们盛会的那些声音,现在基本上也都不在了,就剩下一些上不了台面的,你说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这个太岁还不着急呢?他这是再下什么棋呢,这可是他老巢。”贡嘎啦说到这的时候,又看向了宁孩,眼神透漏着一丝诡异。

  宁孩这一路都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思考什么,眼看着没有多远的距离就要到目的地了,宁孩突然之间开口“贡嘎啦,没想到,你对盛会了解的,还不少啊。”

  宁孩直接就调转了话题,死死的盯着贡嘎啦的眼睛“你对王赢也是出奇的关心,你说你成天疯疯癫癫的,关键时刻还是这么挺王赢,这是为什么呢,人做每一件事,都是要有理由的吧?而且你说,你还是从小把王赢看大的人,那么,你到底是谁?”

  兴盛茶馆的招牌都已经浮现了,贡嘎啦从边上摇头“我要是你,在最后的这点时间里面,肯定就不会关心这些问题了,自己的性命都已经开始倒计时了。”

  “可惜你不是我!”宁孩从边上突然之间加快了语速“我告诉你,贡嘎啦,知道吗,王赢父母再被盛会的人带走的那天晚上,你出现在了现场。”宁孩的表情变得阴狠了不少“你不仅出现了,还和科娃儿对话了,你的戏份是真的不少,王赢的父母,也是在和你对话之后,从原本的愤怒,变得平静了许多,”

  “那天晚上的一切事情,我都是知道的。”宁孩笑呵呵的看着贡嘎啦“也是运气好,我的手下,把所有的经过都录下来了,然后呢,这经过当中,有你不少戏份,我都给删减掉了,没有给王赢看,不过我到可以挑着时间,给他看看。”

  车子这个时候已经停到了兴盛茶馆门口对面的马路上。“贡嘎啦,你看看,我们还要不要下车?我手机里面现在就有视频,我还留着呢,贡嘎啦,你去干嘛了啊?”宁孩这话说完,贡嘎啦再另外一边也沉默了,他眯着眼,盯着宁孩,片刻之后。

  “我去干嘛,是我的事情,和你也没有关系。”这会儿的贡嘎啦,他整个人的态度和说话行为方式,也与刚才也完全的不一样了“而且,随便你怎么说,我也没必要和你解释了,总之,你的目的地到了,是你自己下去,还是让我送你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