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自然也感受到了贡嘎啦的猜忌,但是却装的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依旧一脸的诧异,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贡嘎啦,你是不是疯了!你干嘛呢!”

  贡嘎啦撇了眼豆子“尿急啊,多正常啊!”说完之后,贡嘎啦转身看了眼边上的另外一个隔栏,这个削面馆的厕所里面只有两个隔栏,贡嘎啦继续往前一走,看着前面的隔栏,上去用力一拉,这一下也是真的用力了,大门被拉开了,里面还有一个人,这个人用手是拉着里面的门把手的,因为这个隔栏里面的锁本来就是坏了。

  贡嘎啦这一下,把里面的大门拉开,连着里面还在拉屎的人,一把也给拽出来了,一个凶神恶煞的大胖子,体重得有两百多,被贡嘎啦差点拉了一个跟头,他被拉出来之后,看了眼贡嘎啦二话不说,直接叫骂了起来“你他妈疯了你!”

  他连裤子都不擦了,上去追着贡嘎啦就打,贡嘎啦反应也快,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豆子看着跑出去的贡嘎啦,额头的汗水就流出来了,但是他看着刚才那个胖子,两百多斤,一把就给拉出来了,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对于这个疯疯癫癫的喇嘛,他心里面这一下也是真的提起来注意了,他正琢磨着呢,电话响了起来,他拿起来电话,随手就给接通了,是曹彬彬打来的“豆子,明天上午十点,咱们停车场见,我和刘越他们这边都交流好了,明天大家再见个面,孙经理说想见见你,和你聊聊!”

  “行,那就这样!”豆子放下电话的时候,心里面长出了一口气,王赢这小子留下来的人,看起来一个比一个老道,这贡嘎啦疯疯癫癫摸不到头脑不说,明天要见的那个孙经理,也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曹彬彬和万孝辉,倒是真没有什么可说的,一个满脑子的就要不顾一切的救王赢,另一个,一介武夫,和杯子一样,做好了,以后还能拿在自己的手里面当拳头,想到这,豆子平静了平静自己的心态,连忙离开……

  夜幕已经完全降临,十二月的天,已经进入寒冬,天色阴冷,街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一个把自己包括的很严密的男子,带着一顶帽子,正在急匆匆的行走,也是有些饿了,抬头看了眼路边的一个小吃铺,他过去买了一份炒凉皮,买了几个包子,坐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大口大口的就吃了起来,他正吃得香呢,一个身影坐在他的对面“老板,给我也来一份炒凉皮,再要十个包子,要肉包子!”

  这个人坐下来,从边上拿起来了一碗醋,就倒到了自己的叠子里面,宁孩从边上拿起来辣椒,往自己的碗里面也倒了一些,整个人表现的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老板很快就把包子给这个人拿过来了,他拿过来包子的时候,还不忘记上下打量一下这人。

  心里面觉得也是怪,毕竟从这种城市里面看见喇嘛就是很少的,尤其是看见这种穿着喇嘛衣服的喇嘛,上来就要肉包子吃的,活这么大,也是头一次看见。

  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小桌子,只能容纳几个人做,贡嘎啦和宁孩,两个人面对面的坐在一起,宁孩知道,这贡嘎啦一定是冲着自己来的,他也是真的没有想到,贡嘎啦真的能追上他,只不过他这个时候一定不会率先开口的,原因也很简单,他内心还有一丝希望,尽管他自己都不相信,但是还是有一丝希望,贡嘎啦就是来吃饭的。

  他吃饭的速度挺快的,贡嘎啦也是看着宁孩一直不说话了,自己随即笑了起来“宁孩就是宁孩,真不是一般人,这要是我再盛会的通缉名单上面,那我肯定不敢像你这么成天从大马路上面溜达,就算是真的要溜达,也绝对不会从古城这地方溜达,多危险啊,被发现了肯定是五马分尸,怎么着,你不知道古城是太岁的老巢吗?”

  “是啊,我当然知道!”宁孩外表也做了伪装,还贴着厚厚的胡子,他一边笑,一边继续吃着炒凉皮“就是因为是他的老巢,所以才要来搞他的。”

  “厉害厉害!”贡嘎啦冲着宁孩伸出来了大拇指,随即转头“老板,给我来点大蒜!”

  一颗大蒜扔了过来,贡嘎啦自己扒开蒜“要是别人说这话,我就说这个人是个疯子,要是你之前说这话,我就说你再吹牛逼,但是现在经过了这么多事,我不得不承认,你是真的厉害啊,宁孩,也是真的敢玩啊,你说你是个什么玩意,小蚂蚁一样的存在,当然了,是对于盛会来说的,你却想把盛会吃了,你咽得下去吗,不怕撑死你!”

  “那是我的事情,和你没关系啊。”宁孩笑呵呵的,伸手一指自己“至少现在我没事”

  “哦,对,嘿嘿!”贡嘎啦鬼头鬼脑的笑了起来“不过现在你摊上事了,因为你遇见我了,说吧,是我带你走,还是你自己跟我走,还是你想抵抗一下!”

  贡嘎啦一脸的无所谓,在他的眼里,他对于收拾宁孩,是有绝对的自信和把握的。

  宁孩这个时候也抬头,冲着贡嘎啦笑了起来“首先,咱们两个人,到底是谁摊上事了,还不好说,其次,我不想跟你走,最后,我也不想抵抗,你说怎么办?谈条件吧。”

  “条件?哦,对,谈条件是最好的方式,现在这社会不一样了,不过我不要钱,王赢被抓的事情,从头到脚的我都知道了,就是自从你故意被王赢他们抓到开始的,你还是证人,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你设的局,至于你设这个局的目的,应该是一来要报复王赢夺你的公司,二来,是想要把公司拿回去,对吧,那个豆子什么时候被你收买的?还是说,他根本就不是豆子了。”贡嘎啦怀疑豆子是正确的,因为豆子和凡骁两个人就算在一样,也会有些细微的差别,一般人感觉不出来,可是贡嘎啦还是感觉出来了。

  也就是王赢,把凡骁整容成豆子的秘密守得太死了,没有告诉贡嘎啦,要么贡嘎啦早就对豆子下手了,豆子都到不了今天了,也不会引发后面那么多的坎坷了,当然了,其实也不能怪王赢,凡骁的事情,王赢守得死秘密,那肯定是为了保护凡骁,而且,当初王赢都曾经动过杀心,把给凡骁整容的医生做掉,不过后来各种机缘巧合,还是没有成功,那会要是成功了,这会的这个豆子,也就不会存在了。

  “原来你知道的这么多,那你说,做人都是要讲道理的。”宁孩笑呵呵的“我现在这么做有错吗?狼王集团本来就是我的,我要拿回来怎么了?对啊,豆子就是我的人,这都被你发现了,他一直是帮我做事情的,不知道吗?”

  其实这就是宁孩高明的地方,如果宁孩一直撇清自己和豆子的关系的话,那会让贡嘎啦越来越深信,豆子就是宁孩的人,可是宁孩这样一来,贡嘎啦反而犹豫了。

  因为自从豆子来了公司之后,贡嘎啦从第一眼就绝对不对劲,所以他对豆子一直都是格外的观察,偷偷的观察,也就是宁孩之前安排的好,豆子服从宁孩指令服从的也好,这么长时间,豆子一直是尽心尽责的给公司帮忙,为公司牟利,他从中间没有看到过任何不妥的地方,而且很多时候,贡嘎啦自信豆子绝对不知道自己在偷偷观察他,也正是因为豆子一直都是在尽心尽力的做事,这才让贡嘎啦犹豫不决,如果豆子不是尽心的给公司牟利的话,那贡嘎啦或许早就揭穿了豆子了。

  果然,宁孩这么一说,贡嘎啦产生了疑惑,随即抬头“怎么着,这么轻易就承认了?”

  “是啊,都被发现了,我当然会承认了,不知道吧,豆子在你来之前,刚离开这里!”

  这是宁孩第二个技巧了,他先说自己是和豆子认识的,豆子是自己的人,然后又说豆子刚离开这里,他假装自己不知道刚才都在在那个削面馆,这让贡嘎啦更是心生疑惑了“我说宁孩啊,你从这和我玩欲擒故纵呢是吗?你以为我是怎么追到你的?你以为是闻气味追上来的吗,老子可是从削面馆,一路追上来的。”

  L看-正、B版`y章节上($酷y匠◎网L

  “哦,是这样啊。”宁孩不在说豆子的事情,直接跳过这个话题“贡嘎啦,让你说,我这样做有问题吗,王赢那会一穷二白的什么都没有,是我发现了他,然后让他再我的公司工作,让他从八角胡同开始,一点一点的,一步一步的起来,结果他起来了,觉得自己翅膀硬了,拿住了整个狼王集团不说,还是要铲除我的人,他是真的敢下手啊,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

  “嗯,你说的没错,这就是站在角度不同的位置上,看待问题也是不同的,宁孩,现在既然你这么说,我问你一句,你当初为什么要用王赢啊?”贡嘎啦“嘿嘿”的笑着,这一句话,问的宁孩就不吭声了,随即贡嘎啦继续说过“不要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知道吗?你别把自己说的这么义正言辞,你打的什么鬼主意,你心里没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纯银耳坠说:

今天的十更是答谢更,送给所有支持六六的兄弟姐妹,感恩之心永存,愿我们可以携手并肩,一起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