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不了也得受!”曹彬彬这一刻的眼神变得无比的坚定“我弟弟现在在里面呢,当初他从八角胡同起家的时候,也是跟着我曹彬彬混的,现在他出事了,我得管!”

  其实很多事情,说说归说说,也仅仅是限于说说,曹彬彬这次也是明显的动了真格,也不管边上的人理会,刚想说话呢,金萨摩从边上开口了“彬哥,我们和你说说真实的监狱,我们在里面的时候所经历的一切吧,从进去的第一天开始,就是新人,要背监规,要……”金萨摩也好,金士奇也罢,这几个金家兄弟是不会说谎话的,这一点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的,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把监狱里面的很多事情都说完了,有些是故意加重的,其实就是为了劝阻曹彬彬,因为曹彬彬这个劲儿要是上来,还是真的不好说服,他们这一顿叙述完了,贡嘎啦从边上一抹自己的屁股“我勒个去,按照这个说法,像我这种不能打也没有啥底子的人进去,不得菊花不保?”

  说到菊花两个字的时候,金氏三兄弟又看向了贡嘎啦,贡嘎啦连忙冲着他们伸手“警告你们啊,别有事没事的看我这边,和你们没关系。”

  三个人齐刷刷的又把目光看向了边上的豆子,这眼神当中充满了暧昧,豆子下意识的往边上挪了一步,开玩笑,这哥三要是一起上,他肯定会受不了。

  从金氏三兄弟三个人的口中,得到了太多太多监狱的情况,能听得出来,这哥三都是那种打死都不会在回去的类型了,曹彬彬一听也发愁了,因为他知道都是实话。

  豆子也是看出来了曹彬彬纠结的模样,从边上随即说道“你还是留在这,我去吧,你们多从外面照应我点,多给我送点钱进去,我还可以和他们打一下,应该好点。”

  “再好那也是失去自由了。”金士奇摇头“失去自由怎么都好不了,太恐怖了!”

  “而且打点,有些能打点,有些不能打点,你也看见了,银子现在进去那么久了,咱们花了多少钱,费了多少力了,也没有打点上,如果你进去了,想对付银子的那个人,知道你是为了帮银子,一定也会把你放在里面的,到时候我们还得再想办法捞你,如果这样的话,你可就真的惨了,刚才你也听见我们说的了,在里面没钱没人的后果了,如果再有上面的人要故意关照你的话,那你就真的完蛋了,生不如死!”

  边上的人你一句,我一句,曹彬彬听到这的时候,突然之间抬头“那按照你们的说法,银子没有钱,没有人,还有所谓的特殊照顾,他现在在里面,是不是生不如死?”

  金氏三兄弟说到这的时候,才反应过来,统一的点了点头“那是肯定死定了!尤其是他这种娇贵的,打也不是太能打,在外面生活过的还一直不错,运气不错的人。”

  “我觉得搞不好他现在已经被折磨死了!““也不一定,或许跟了哪个大哥,被保护了。”“那菊花也难受啊,在里面肯定是老受罪了!”“嗯,没错,肯定的!”

  金氏兄弟是一点脑子都不够用,你一句话我一句话的,虽然都是实话,但是每一个字近乎都刺在了曹彬彬的身上,曹彬彬也正是听着他们说话,下定了决心,抬头看着李林山“你马上给我想一个办法,我要马上进去,我一秒都不想耽误了!”

  李林山那边眼睛里面依旧是布满血丝,也是好心“彬彬,你可想好了,里面没女人,没”在李林山还想继续强调下去的时候,曹彬彬从边上直接就吼了起来。

  “都够了!别再说了!”他一脸的严肃认真“这个事情就是我来做,大家心里面都清楚,我曹彬彬废物一个,让你们刚才那么一说,我更不能从这呆着了,那我是我弟弟,我不能看着他受罪,多少至少能陪着他受罪也行,马上去安排!”

  李林山皱着眉头,这里面的所有人,都是头一次看见曹彬彬如此的严肃认真,相反的,曹彬彬今天的行为,也是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没有人能想到,曹彬彬这种人,能有这样的胆魄,还真的能下得了这样的决心。

  “你绝对不行!”豆子从边上跟着说了一句,曹彬彬刚想急眼了,豆子一拍曹彬彬的肩膀,明显的话里有话“你是银子最信任的人,你也看见了,现在公司的很多大权都在你的手上,如果你进去了以后,那谁来接替你这个职位,做这个大督查!你不露面签字,财务不拨款,一个公司的财务都不运作了,那整个公司都会倒闭的!”

  “你啊,不是还有你呢吗?你做的这么好,我直接就把我的权利都给你就好了啊!”

  “我怎么行,这种事情我不能做!”豆子故意推脱,随即说道“还是我进去吧,我。”

  “行了!”曹彬彬吼了起来,一拍豆子的肩膀“豆子,啥也别说了,大家都是兄弟,不光要救王赢,还要维护好公司,你也看见了,王赢走的时候把运营的这么好,一直都在盈利的一个公司交给我,不能等着他出来的时候,公司都没了,那我这当哥哥的就做的太失败了,所以现在就是听我的,公司的事情你来处理,我全权交给你,四哥,守好公司的事情,就靠你了,你做那个拳头,李林山你依旧负责捞人,贡嘎啦,你负责跑公关吧,实在是没啥人了,麻烦你了!”

  曹彬彬说完,站了起来“我这就去给刘越打电话,去找他们两个面聊,豆子你们都在这等我,等着我的消息。”曹彬彬站了起来,自己转身就要走,说实话,他是极其信任豆子的,因为这么长时间豆子确实帮公司一直在牟利,而且是全心全意的,豆子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也确实起了很大的作用,更主要的,,曹彬彬中饱私囊的那些事情,也都是豆子帮着他运作的,所以他对豆子,有一种特殊的信任。

  豆子从边上,这个时候却没有在开口了,周围别人的脑子也都挺乱的,只有贡嘎啦却把目光看向了这边的豆子,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绝对不对劲,曹彬彬都要走了,贡嘎啦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叫住了他“那个什么,彬彬。”

  曹彬彬瞅了眼贡嘎啦,伸手一指“行了,别管了,我要去找刘越了。”曹彬彬说完,自己转身就离开了,上了边上的保时捷,发动油门,车子就行驶离开了。

  剩下的人都坐在原地,没有开口,豆子低着头,在边上不知道在想什么,贡嘎啦却一直盯着豆子再看,一瞬间,两个人的眼神交汇在了一起……

  太阳渐渐落山,在古城一家削面馆呢,豆子自己一个人大口大口的吃着削面,一边吃,一边看着周围,确认了周围没有任何人了,随即豆子起身就进了削面馆的卫生间。

  他到了最里面的一个隔栏,他进去的时候,一个身影就已经站在里面了,一身大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带着一顶帽子,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宁孩。

  “你的计划起作用了,还真的没有看出来,这曹彬彬为了王赢,还是真豁得出去,他下午的时候已经去和刘越交流了,现在还不知道结果,他是让我来做他的事情。”

  “嗯,慢慢来,绝对不要打电话主动催他,要推脱,要很不情愿的拿下他手中的权利,别暴漏,要么前功尽弃了!还有,你要趁机挑唆曹彬彬,万孝辉,与刘越他们,他们应该不知道这两个人和孙琪展以及王赢的关系,比较生份,王赢这个人做事太聪明,太隐秘,这是漏洞。”

  “我知道,放心吧,宁爷!”豆子从边上跟了一句“不过我觉得现在他们当中,有个人对我已经起疑了,那个贡嘎啦,他总是偷偷的看我,在观察我的各种表情,我一直装作不知道,别人都没问题,都没有对我有任何的怀疑。”

  “贡嘎啦这个疯和尚,我已经暗中调查了他好多年了,他最早的时候,就是在王赢老家那个城市,天天装神弄鬼的,后来王赢去上大学了,他又跑到了王赢的学校装神弄鬼,还在关键时刻救过王赢的命,不止一次,他的疯都是装出来的,我宁孩这么年始终相信一件事,做事情都要有动机的,尤其是贡嘎啦这个时候这么护着王赢,一定是有动机的,反正你别着急,稳住了自己就是了,贡嘎啦的事情,我先想办法确认一下,确认好了,我给你解决了这个变数,实在不行,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总觉得这个破喇嘛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哪儿熟悉还说不出来,反正先不管他,只要曹彬彬也进去了,公司让你做主了,咱们的机会就大大增加了,记着,咱们时间还多的是,就算刚做主的时候,你一定要和以前一样,甚至比以前更努力,至少一到两年,不能有任何的小动作,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咱们要一击即中!”

  3看G正。M版章节上J酷匠D网

  豆子“嗯”了一声“放心吧,宁爷,我现在就把公司当成是你的公司,当成是之前朱柯再的时候那个公司再运营,我知道你也需要时间!我肯定不会暴漏的!”

  “嗯,以后咱们少见面,再有事情,我会主动联系你的,记着,你要不惜一切代价的给公司牟利,还要不惜一切代价的,从外面想办法找关系捞王赢,我要去提早活动一下,争取让曹彬彬这草包,进去以后,一眼都看不见王赢,也给他拍在里面!”

  豆子点了点头,刚要说话呢,宁孩的脸色突然之间就变了,他耳朵上面还带着一个耳机的,他们在最里面的这个隔栏,边上就是一扇窗户“贡嘎啦过来了!”

  说完之后,宁孩拉开窗户,自己一踩窗台,纵身一跃,整个人直接就蹿了出去,厕所里面就剩下了豆子,豆子关好窗户,连忙解开裤腰带,还没有来得及坐下呢,他面前的大门,被人“咣!”的一下就给拉开了,这一下是真的力气挺大,门卡都给拉掉了。

  “我操!”豆子下意识的大骂了起来,在定神一看,居然是贡嘎啦,贡嘎啦疯疯癫癫的,穿着一身喇嘛衣服,看着面前的豆子,眼神变得很是古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