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日子曹彬彬一行人也都没有闲着,天天忙着跑各种关系,冤枉钱不知道花了多少了,要么就是直接说办不了的,要么就是开始的时候拿了钱,结果没有两天就退回来的,还有就直接拿了钱就跑了的,这么长时间了,能用尽的所有办法都用了,这钱也全都打了水漂,到现在,都没有办法能看见王赢一眼,这已经超出了曹彬彬的预想。

  而且因为王赢的事情,曹彬彬一行人也已经很久没有出去玩了,公司现在都有些混乱了,所有公司的事情,几乎都是豆子一个人,与张启鹏,张昕雨兄妹在忙乎,每一笔账,每一个单子,曹彬彬都要比之前用心一百倍来审核,这是一种态度。

  至于管财务的两个人,一个刘越,一个孙琪展的父亲,这两个人每个人在古城呆一周,只不过,不管是谁在古城呆着,身边都有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子,跟在两个人的身边,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化妆之后的侯成,孙琪展为了保证他们的安全,把侯成安排在了自己媳妇和父亲的身边,因为鬼岛的事情,侯成每天也是化妆了以后才会出门。

  大家每天能做的时候,除了公司的那些项目,就是在这里思考怎么救人了,能想过的办法已经都想了“啊啊啊啊!”曹彬彬从边上一边叫吼着,一边使劲抓挠着自己的头发,他自己都不知道因为这个事情,发愁的多少天没有好好吃饭了“其实现在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了。”豆子从边上这个时候开口,他这话一说,好几个人立刻都抬头,一脸希望的表情,盯着他,这一下整的豆子也有点不好意思。

  他两手一摊“不过这个事情,一定是要有人做出牺牲的,现在的事情很简单,既然我们没有办法联系到王赢,那边也不允许他会见任何亲属,变相的阻止他和外界的一切交流,那我建议,咱们之间,有一个人也想办法进去就是了,去监狱里面找王赢。”

  “你是在逗我玩吗?监狱是你们家开的,你想随便进就进,想随便出就出吗?”万孝辉第一个开口“竟说这没有用的。”他也是着急,脾气有些不好。

  “没有别的办法了,你们也看见了,梅志康和杯子也可以见的,两个人闹出来这么大的事情,现在律师一样可以会见,最起码知道这两个人是什么情况,而且这里两个人的情况,已经没有办法挽回了,事情闹的太大了,但是这两个人进去都没事,有照应”

  “可是王赢这边不一样,王赢现在已经处于失联的地步,那肯定是上面有人打招呼了,我敢打赌,王赢在监狱的日子不会好过,所以咱们必须尽快做动作,否则的话,那搞不好到时候会出大问题,王赢能不能活着出来,都是事,监狱里面那情况!”

  豆子没有往下继续说,万孝辉从边上却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显然,他是从监狱里面呆过的“要说他打,不能打,钱他也没有,咱们送不进去,他在里面好过不了。”

  酷=匠网*8永久免1费R看z小i说\

  “没有别的办法了,要么这样吧,我进去,我想想用什么方式进去,到时候你们可以联系我,我从里面打听王赢的情况,然后尽量给他最大的帮助。”

  豆子一边说,一边就把目光看向了边上的曹彬彬“但是就一点,狼王集团是王赢的心血,银子这么多年,所有的努力都在狼王集团上面,你们好好的守好了狼王集团!然后我进去以后,你们想办法联系我就行了!”豆子说到这没有在继续说下去。

  旁边所有的人都沉默了,显然,目前豆子说的这个,也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至于豆子想的,用什么方式进去,那还用想吗,那种地方,除了自己犯事进去,别的还能如何进去,那可是监狱,万孝辉想想都头痛的地方,豆子虽然说自己要进去,但是下面的话给的很勤,那就是让曹彬彬和万孝辉几个人守好了狼王集团。

  这就是豆子最聪明的地方,果然,沉默了没有几分钟,曹彬彬从边上抬头了,他冲着豆子笑了起来“这不是开玩笑呢么,你进去,你进去了以后公司的事情谁来处理。”

  曹彬彬低下了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要进去也是我进去,我对于公司来说,是最没用的一个人了,除了吃喝玩乐,什么都不会,这些年,不知道给银子惹了多少货,糟了他多少钱,他从来没有真正的说过我什么,现在他有难了,是时候我该站出来了。”

  曹彬彬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你们有些话说的没错,时间不等人,银子在里面的日子一定不好过,我必须见到他,到时候需要如何做的话,他会告诉我的,他告诉我了,然后你们尽量多想点办法见我,我给你们传达出来。”

  “李林山。”曹彬彬转头看了他一眼“帮我看看,我犯什么法,能被关三年,是不是和王赢一样,搞一个囚禁就行了?”曹彬彬是真的下了决心了。

  其实这里面的人,豆子是明显的另有心思,也就是说出来,然后给自己一个台阶,说是自己要进去,其实就算真的让他进去,他也不会进去的,万孝辉是从监狱里面呆过的人,想想那个地方,自己都害怕,要是非让他去,他肯定也能去,但是就是心里面还是有抵触情绪的,贡嘎啦是肯定不会去的,李林山更不用说,他就是一个拿公司钱财的法律顾问,而且外面的许多法律流程还需要他。

  曹彬彬虽然吃喝嫖赌,一点正经事不做,这么多年一直败家,给王赢惹祸,但是有两点特质,是特别好的,第一点,那就是他这个人,本性非常非常的善良,看起来玩世不恭,但是他是一个极其淳朴善良的人,在八角胡同混了这么久,现在就算是白喝一个小商贩一瓶水,都要给人家钱,平时八角胡同,不管是谁有点什么事情,只要找到彬彬哥,那彬彬哥那个嘚瑟劲儿,一定会拍着自己的胸脯,没有二话的答应人家。

  第二点特质,那就是对于王赢的忠诚度,他对于王赢的忠诚度极高,这么说可能有点不合适,但是在曹彬彬的眼里面,王赢就是自己的弟弟,他的思维逻辑,不管王赢混的多好,混的多大,他也是自己的弟弟,当初王赢也是跟着他曹彬彬混的,他现在不管走到哪儿,一提王赢,别人说王赢混的这个好那个好的,他都会很自豪的伸手一指“那是我弟弟,那是跟着我混的,我是他大哥!”虽然所有人都听听就算了,但是曹彬彬自己的思维意识,弟弟就是弟弟,不管怎么样,那都是弟弟。

  王赢也是看人看的非常准,否则的话,也绝对不会把公司财务这么重要的事情,在他出事之后,提前交给曹彬彬处理,公司的帐他是肯定不敢给曹彬彬的,原因很简单,他害怕曹彬彬把所有的钱都糟完了,吃喝嫖都没事,关键这货还赌,多少钱也不够他糟的,但是公司的每一笔帐,都要他过目,这就是等于把整个公司的命脉都交给了他,只要曹彬彬愿意,他甚至可以架空王赢,把所有的权利都拦在自己身上,只不过是需要另外一种手段,这足以体现了王赢对于曹彬彬极大的信任。

  曹彬彬虽然不学无术,但是并不是傻子,他也知道自己啥样,关键时刻,为了王赢,他也是真的豁得出去,一想王赢过的日子不好,自己心里面也不舒服,而且,王赢在的时候,曹彬彬是可着劲儿的折腾,可着劲儿的闹,王赢现在出事情,进了监狱了,那这曹彬彬反过来,除了基本的应酬,还有请客给王赢打通关系以外,是一点事都不惹了,所有的精力也都投入在了如何维持保护公司上面,但是他能力确实有限。

  “这个事情就得我去,别人你们谁都不行,你们都有自己的作用,公司的运营离不开豆子,张启鹏和张昕雨两个人年龄太小,资历也不够,也没有啥经验,最多给你打打副手,豆子你进去了,那银子出来了以后,公司就没有办法交代了,李林山你再公司这么多年,还是梅哥的同学,大家都挺信任你的,很多法律程序都需要你来运作,而且你和王赢没有那么深的关系我,知道,至于万孝辉,辉哥,你现在是公司唯一的拳头了,所有杯子的下属,只有你一个人能稳住,别人根本控制不了他们,你要是进去,这个集合得散,你得留在公司占场子,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得拳头也是震慑,你也得留着,贡嘎啦那不用说了,他肯定是不会去监狱的。”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明白了?”贡嘎啦从边上笑了笑“那地方,老子宁可死都不去”

  “所以说,没有别人了,就只有我了!”曹彬彬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那是我弟弟,他现在有难,我不救他,谁救他啊,好几个月了,咱们一直努力,任何效果都没有,我也是真的有点坐不住了,你们看我,这些日子,白头发都出来了,可是我能力确实有限。”说到这的时候,曹彬彬有些无奈,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头发,确实,他的白头发都出来了“那就这么定了,马上准备去运作这个事情,我去找几个姑娘,在体验一下当皇上的感觉,自从银子进去以后,我都没有心思玩了,这一下好好玩一下,要么在里面,什么都玩不了了,妈个鸡的!”曹彬彬从边上叫骂了一句。

  “彬彬哥,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你没在里面呆过,一般人可是真的受不了。”金士奇从边上一听,也有些着急了“你不能去,你肯定受不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