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嘴!”白明又吼了一声,号子里面没有人说话了,笼头也是觉得差不多就得了。

  “行了,别为了一个新来的,影响了大家,白明,你也回去睡觉吧,给我一个面子!”

  白明一脸的不服气,显然,在他眼里,除了景帅,刚才剩下两个帮他说话的人,三个人一起,也不够自己打的,只不过笼头都开口了,也就算了,另外一方面,景帅和这个王赢还不一样,王赢是什么都没有,但是景帅总有自己的路子,能来钱,能来烟,虽然他嘴里面一直吵吵着没有没有,但是自己却从来没有断过,这样的人大多都是有点关系背景的,最起码不是穷人,在加上偶尔白明也和景帅拿烟抽,也不好太撕破脸,但是这些并不代表他害怕和景帅撕破脸。

  他伸手一指景帅“再敢给我废话,你自己掂量着办!”他一边说,一边又指了指另外两个平时和景帅关系还不错的人,景帅也不吭声了,因为他知道,打起来占不了便宜。

  王赢这个时候从地上也爬起来了,在监狱这段时间,是把他这一辈子没有受过的屈辱也都受了,这样也好,都是磨练,他知道,现在只能忍耐。

  他捂着自己的小腹,其实现在王赢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是非常不好的,几乎全靠一口气撑着,这么长时间的风吹日晒,每天这么辛苦的工作,让他整个人的皮肤边上的粗糙,黝黑,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白皙,身上伤痕很多,胡子拉碴的也很埋汰,反正现在的这个王赢,和之前的那个光鲜亮丽的王赢简直判若两人,但是,从现在这个王赢的脸上,确实什么都看不出来的,喜怒哀乐,什么都感受不到,甚至刚才受到了那样的待遇,从他的身上,也感觉不出来一丝的感情波动,现在对王赢来说,是苦难,但是很多年以后,王赢回忆起来的时候,这段监狱的岁月,确实也给了他很大的帮助。

  白明不说话了,别人也就都不吭声了,他正要往回走呢,王赢边上上铺的一个犯人,连忙伸手一指“明哥,你看,那里好像有一条烟!”

  白明一看这个,转身就往回走“真是奇了怪了,你这烟是哪儿来的。”王赢在号子里面是出了名的什么都没有,他本来是想把烟藏起来,然后想办法偷偷找人送呢,但是没想到出了这个事情,一下被发现了,白明一边说,一边就走到了王赢的边上。

  他随手就从边上把烟拿了出来,看了眼这边的王赢,根本都没有理会王赢,转身就要走,要知道,在监狱里面,这是唯一的可以让王赢把消息带出去的交换物,别的他都没有,这是他的希望,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一抓白明的胳膊。

  白明一转身,盯着王赢“怎么着?”他这边看着王赢,一脸的牛逼哄哄,王赢这一刻真的快爆发了,但是他脸上依旧是什么表情都没有,沉默了片刻,随即笑了起来,在于白明的对峙中,他把手放了下来,对面的景帅明显的就不乐意了,他刚要开口,王赢猛然之间狠狠的瞪了景帅一眼,景帅看着王赢,想说话,话到嘴边就卡住了,他知道王赢什么意思,王赢不想让景帅展现的和自己的关系多好,也是为了自己好,生怕外面的那张大手,再把景帅也盖在里面,景帅自己也是害怕。

  酷!匠*网m{正+1版(首k发fF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没有说话,王赢知道景帅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白明冷漠的冲着王赢笑了笑,转身就走到了那边的笼头的边上,把烟分给了笼头一半儿,自己拿出来两盒,剩下的三盒冲着山仔几个人就甩了过去,满屋子的开心声音。

  这就是明摆着欺负人呢,整个号子里面,也只有王赢的东西会被这么抢,索性这些人没有去思考,王赢的烟是怎么来的,大家又全都躺下了,王赢躺在床上,内心的愤怒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他死死的攥着自己的拳头,不停的在告诫自己,要冷静,要冷静,一定要冷静,如果不冷静的话,那就什么都完蛋了!

  他咬的自己的牙齿咯吱咯吱的响,就这样,他瞪着眼睛,瞪到了天亮,叫床的铃声响起来的时候,王赢的已经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愤怒,他下床,照旧去所有人的床铺边上铺床,当他走到景帅边上,给景帅铺床的时候,景帅从边上压低了声音。

  “我还有最后一条,你先找好人,和人说好了,看看谁最近能会客,然后我再偷偷的把烟给你,我和你说啊,我可就剩下最后一条了!你别激动!”

  王赢冲着景帅笑了笑,没说话,早晨的时候,一切照旧,王赢和景帅他们坐在一起吃饭,只不过吃饭的时候,他没有睡觉,用了这么长时间,他终于想明白了问题出在哪儿了,现在要面对的,那就是给外面口风,只要外面能把问题解决了,自己的日子就会好过了,王赢满脑子都是怎么把消息往出带,至于烟,他不想在拿景帅的了。

  因为他这里只要有东西,不管是什么,都是会马上被人抢走的,不会有人同情他。

  他也不需要别人的同情,但是他王赢一直相信,终有一天,笼头也好,山仔也好,白明也好,这些人,他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一定要让他们后悔。

  中午干活的时候,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王赢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是八月天,现在已经到了十二月,大雪纷飞,今天也是格外的冷,王赢还是在努力的干活,干完了自己的之后,又干别人的,边上的白明一行人,还在边上偷懒抽烟聊天。

  好几个人的活儿都堆在那,王赢就这样一件一件的干,这大冷天,冻得他耳朵都没有知觉了,他还是在干,边上的景帅躲在边上,抽着烟,和几个关系不错的狱友,看着王赢“我觉得这小子就是一个畜生!不对,连畜生都比不上他!”

  “我觉得也是,就算是用畜生,也没有这么用的,这要是正常人早受不了急眼了。”

  “他这承受能力够好的,这样活着干啥,我要是他这样,早和人玩命了,要么自杀!”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没完没了,景帅从边上一拍他们两个“能不能闭嘴?”

  这两个人看着景帅,这一下也沉默了,随即景帅开口“两盒烟,过去帮帮他!”这俩人刚想说话呢,景帅随即又说道“我和你们说啊,就还有最后两盒了,别讨价还价!”

  这两个人也是习惯了景帅的说法了,反正有钱就好了,两个人就往过走,正走着呢,那边的王赢,还扛着一袋子水泥往边上走,突然之间,两眼一黑,整个人,直接晕厥了过去,水泥袋子也掉落在了边上,他终于扛不住了,闭上了眼睛,是真的晕过去了。

  景帅一看这个“我操!”这大雪纷飞的,当时居然没有人发现“救人!这有人晕了!”景帅一边说,一边冲着不远处的狱警招手,很快,狱警也跑过来了,看着地上的王赢。

  王赢冻得嘴唇发紫,身上到处都是青一块紫一块地痕迹,脸色极其难看,没有血色,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看着就有些吓人,黑黑的皮肤,周围又有不少人围过来了……

  在另外一边,也就是这片矿区下面,唐奔,马小七两个人也正在偷懒,也是干了一会儿,有些累了,而且这天气,确实有些楞,两个人躲在了一处煤堆后面,这后面躲着不少人,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儿的,唐奔眯着眼,和马小七两个人面对面。

  “小七,这么多天了,查到那个王赢在哪儿了吗?我操他大爷的个嘴的!”

  马小七摇了摇头“这个王赢,真是害死咱俩了,在监狱里面所有的架都是因为他打的,妈的,当初不是他的话,老子也不会进来,你也不会进来,你肯定也出去了!”

  一提到王赢,两个人都是咬牙切齿的,就在唐奔刚想说话的时候,侧面突然之间有人一拍他的肩膀,唐奔转头,和马小七,看见了身后过来了七八个人,气势汹汹的,带头的伸手一拍唐奔,一脸的牛逼“你是不是叫王赢?”

  唐奔这个时候已经非常的平静的了,俗话说的好,习惯成自然,他随即笑了笑,突然之间冲着这个壮汉脸上就是一拳“没错,你爷爷我就是王赢!还长着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贱人脸!”他这一上手,另外一边的马小七也平静的动手了,两个人已经懒得解释了,双方的人群瞬间又打斗在了一起……

  王赢是真的昏迷了,这么长时间的遭受虐待,近乎非人的待遇,就已经让他很身心疲惫了,他能坚持下来,在很多人看来,都已经是奇迹了,所有人都知道,他迟早会受不了的,换句话说,大家也都在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王赢自从想到了王璐佳的事情之后,近乎几天几夜没有睡觉,而且每天还承受着非常繁重的工作,心中的恶气出不去,长期的压抑,让他整个人,整整的昏睡了三天三夜,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输液了,周围一片白色,是监狱的病房。

  他这一下倒下,身体变得十分的虚弱,目前的情况来说,他再也承受不了之前的那些折磨了,躺在病床上,他看着周围,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大夫,走到了王赢的边上,他拿出来了一直注射器“你需要好好的修养一段时间,我还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你的身体长期疲劳过度,得注意一下啊,如果在这样下去,你整个人的后半辈子都完了,而且你现在属于长期营养不良,你看你瘦的,黑的,被摧残的快没样了。”显然,这个大夫也不是第一次看见有犯人这个样子进来了,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我可以根据你的身体情况,给予你最正规,最专业的治疗,不能说让你恢复到入狱以前吧,至少可以让你比现在强很多,你现在的抵抗能力几乎都没有了,而且现在还是属于发烧阶段,前提晚上你昏迷的时候,一度烧到40多度,没把你烧傻了,也真是一个奇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