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为啥,这么多笼头都针对他们。”边上的两个朋友你一句我一句的,景帅皱着眉头,思考着王赢的事情,又看着这些笼头,感觉也蛮有意思的。

  其实真的应该是谢天谢地,王赢也是真的命大,这里面的巧合因素太多,偶然因素也太多,否则的话,这些笼头都把目光对准王赢,那王赢横竖早就告别这个世界了。

  马小七和唐奔两个人,已经替着王赢挡了无数次了,这也就是命里面的事情,王赢被山仔这群人给折磨的不成样子,经常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和照片比起来差距太大,但是唐奔和照片,那就是出奇的像了,再加上刚进号子就和马小七把笼头给打了,笼头一直暗中使坏,所以这俩人这么长时间也没有消停过,现在一提起来王赢这个名字,俩人都是狠的牙痒痒,尤其是马小七,当初救人的时候救了个王赢,要么自己不会被抓,现在被抓进来了,特么的从监狱里面也没有摆脱王赢的阴影,还得不停的帮着唐奔打架,也是幸亏马小七能打,这要不是马小七,一般人,也扛不住天天这么打。

  最主要的,那就是马小七身手好,下手狠,不管是谁,只要和马小七发生争执的,那八成都得断几根骨头,这一养,伤筋动骨一百天,就得离开号子好久,这样也是变相的帮助了王赢,至少让那些被马小七打怕的人,短时间想不起来在报复王赢……

  唐奔一脸郁闷的,从边上连滚带爬的躲到了一个角落,他躲过去的时候,边上刚好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很埋汰,满脸的灰尘,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过了,鼻青脸肿的,看不清楚具体的长相,整个人萎靡不振,尤其是眼睛里面,还是布满了血丝。

  唐奔看着他,他看着唐奔,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王赢,唐奔看见这个人的时候,就像是看见了难兄难弟一样,哭丧着个脸,又是一顿暴打,鼻青脸肿的,鼻血还在往下流,他一边擦着自己的脸,一边咬牙切齿的,先是递给了边上的王赢一支烟。

  自己随即也点着了一支“妈个比的,我招谁惹谁了我,老子他妈已经无缘无故的被揍了十几顿了,在打就他妈打熟了,老子招谁惹谁了!我到底怎么着了我!……”

  听着唐奔这悲惨凄凉的委屈的一塌糊涂的声音,王赢心中突然之间产生了莫名的同情心,唐奔也是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王赢也是,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种同命相连的感情,外带着惺惺相惜,两个被打成猪头的男子。

  王赢也是好心,顺手搂住了唐奔,一脸的坚定的表情“兄弟,记着,阳光总在风雨后,别被面前的困难所打倒,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一定会有报仇的机会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王赢整个人又变得压抑了不少,显得更加愤怒,唐奔听着王赢这声音,还一边使劲的点了点,心里面已经恨透了这个叫王赢的人,但是他却觉得王赢说的话,是非常有道理,他连忙把烟给王赢点着了,看着面前这个满脸愁容,不知道在思考什么的男子,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他给王赢点着烟,双手抱拳,言语之中还带着一点感激的味道“兄弟!受用了!”他把自己的手伸了出来。

  王赢也是看这哥们这个样子,连忙也伸手,两个人赶忙拥抱在了一起,像是难兄难弟。

  这白天的活动,就是一个小插曲,到了下午,自由活动结束的时候,王赢又陷入了疯狂的工作当中,干活比以前还要刻苦,那简直就是把自己当成禽兽再用了,根本都不休息的,就这样整整持续了三天,整的景帅都觉得王赢要精尽人亡了,不对,是兴奋过度致死,他自己都有些害怕了,觉得自己的这么多条烟,要白投资了。

  第四天晚上,景帅睡着睡着觉,就觉得不对劲,好像有人在自己的鼻孔前面呼吸,景帅突然之间就睁开了眼睛,结果这刚一睁开,就看见了一双布满血丝的双眼,这玩意看着真有点吓人,王赢伸手就捂住了景帅的嘴,冲着景帅伸手比划了一个住嘴的样子。

  随即他一个转身,就躺倒了景帅的床铺底下,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睡觉了,景帅知道王赢一定是有事情找自己了,随即一个翻身,也躺倒了自己的床铺低下,两个人就这么看着,景帅率先开口,压低了声音“我和你说银子,如果你再这样,你会死的。”

  王赢点了点头“我终于明白了,我终于把一切都想通了,这里面的所有故事,我都想明白了。”王赢一边说,一边长出了一口气“将近两个月了,我这两个月过的什么生活,你比谁都看得清楚,接下来,我要开始让这些人还债了。”

  王赢声音可能稍微有点大,景帅一把就捂住了他的嘴,瞪着大眼“你是不是疯了你!声音小点,生怕别人听不到,是不是?你想明白什么了?”

  “我想明白了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了,也弄清楚了,这里面的一切原因了,另外来找你,是找你拿烟的,我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知道是谁在搞我了,你把烟给我,我想办法给外面放个口风出去,只要外面的人接到我的口风,一定会给我想办法的,我忍了这么长时间,绝对不能白忍!”说到这的时候,王赢的表情一瞬间凶残狰狞,看的边上的景帅都有些陌生,他连忙推了王赢一把,摸了摸王赢的脑袋。

  “你没发烧吧你,从这种地方,你想和他们对抗,那你真的会被捅的,知道吗?”

  “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他们,我现在不做,是因为我不敢。”王赢倒也直接“因为我得一点一点的来,先把最上面的那只手拿开,才能搞定下面的这些小角色,如果不把上面的手拿开,那不管下面怎么做,都是没用的,你明白吗?”

  景帅上下打量着王赢“反正你说什么我不明白,我明白的是你小子又要忽悠我烟。”

  “嗯,你能明白这个就行了,别的不用你管,给我点烟,我偷偷的给号子里面的别人,看看近期谁能见到外面的人,帮我传句话出去给一个人。”

  景帅叹了口气,起身,从枕头底下,拿下来了一条烟“这是最后一条了,我都给你准备了好久了,知道你迟早会用的,这条完了,可真没有了。”尽管他自己都记不清楚自己已经说过这样的话说了多少次了,可是他现在自己还在说。

  王赢二话不说,把烟收了起来,自己起身就回到了床铺边上,他把烟藏好,整个人长出了一口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另外一边的景帅也挺无奈的,随即又睡了。

  其实王赢起初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自己这么长时间得罪的这些人身上,他甚至都想到了或许是W市的时玖,或者李沙漠来来报复自己了,可是后来又把这些人慢慢排除,在后来,他想着是续浩天什么时候发家了,过来报复自己,再或者是张超,或者是谁来对付自己,想来想去,都没有想到合适的人选,他是真的忽略了王璐佳,直到景帅那么一说,他才想起来王璐佳,王璐佳是唯一一个在他得罪的人里面,和宁孩能联系到了一起去的,他其实这一刻,已经把所有的一切,都想清楚了了。

  要对付自己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王璐佳的父亲,王璐佳或许都不知道这个事情,如果王璐佳知道这个事情的话,一定不会让自己的父亲这么做的,王赢还是很相信王璐佳的人品的,他和王璐佳之前那段日子的相处,他知道王璐佳对他有感情,其实他对王璐佳的感情也挺复杂的,可是那个时候确实是处在关键时刻,所以他在明知道宁孩在监控他生活的情况下,还是和王璐佳一起生活了那么久,他是上了宁孩的当了,宁孩那天故意和王赢说的那些,估计说那些的时候,宁孩就已经想好了,如何要对付王赢了,宁孩当时手上一定是有可以录音的东西,至少至少把王赢和王璐佳的一切都录下来了,包括后面王璐佳和王赢两个人见面的时候,王璐佳急眼生气,离开王赢的一切的一切,当时那个情况,王赢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是人,等于从头到脚,从始至终,自己一直在耍王璐佳,王璐佳那个时候的表情也是绝对够伤心欲绝。

  王璐佳是一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女孩子,在那个事情之后,不定又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这些都是王赢不知道的,宁孩定然是拿着这个东西去找了王璐佳的父亲,把这些给王璐佳的父亲看了,告诉王璐佳的父亲,有一个叫王赢的小混混,是如此的玩耍戏弄王璐佳,任何一个父亲,看见自己女儿如此伤心欲绝的样子,都不会放过这个小混混的,更别提王璐佳的父亲,还有那么大的本事,贵为一个城市的市委书记,他肯定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后,和宁孩达成了什么协议,宁孩帮他对付王赢,然后,宁孩也是那个事情的始作俑者,他自己一定也不会有太好的下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但是毕竟不是宁孩玩弄的王璐佳,王璐佳的父亲知道了事情真相以后,肯定也不会声张那个事情,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他肯定也是讨厌宁孩的,可是宁孩手里面有视频。

  `酷匠Aa网ll永久免ZZ费看X#小说

  宁孩就算自己不说,那对于他与王璐佳父亲的谈判来说,也绝对算是一个筹码,任何一个父亲肯定也不想看见自己女儿的裸照视频满天飞,所以他们两个人达成了协议,那么要收拾王赢,最简单的方式,那就是让王赢犯法,然后抓了王赢,再从监狱里面收拾他,这没有什么是更光明正大,而且还能达到目的的方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