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座小县城里面,一个不起眼的马路边上,一辆帕萨特轿车停在那里,李辉坐在驾驶的位置上,副驾驶还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两个人叼着烟,正在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这个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跟在李辉身边这么多年,一直奉着夏宏盛的命令,暗中给李辉打点的人,他身材臃肿,大家都和他叫胖哥。

  “你好好的从这里干,这一次得从这干几年呢,你这些日子的蹿升的速度太快了,对你来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事,你稳住了,该给你打点好的,都会给你打点的。”

  “胖哥,别的不说了,这么多年了,真的是谢谢你了,辛苦了,如果没有你的话。”

  “错了,不是没有我,是夏爷,是芸芸,你要搞清楚这些,知道吗?”胖哥一副教育人的口吻,李辉连忙点了点头“是的,放心吧,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做的。”

  “嗯,下一步就可以回去了,就这几年的事情,你稳住了,别着急。”胖哥拍了拍李辉的肩膀,自己转身就下车了,看着胖哥走了,李辉坐在车上,深呼吸了一口气。

  随即他也打开车门,自己就回家了,刚一进家,就看见家里面拖鞋,衣服遍地都是,桌子上面也是一片狼藉,到处都瓜子皮什么的,家里面乱糟糟的,他皱着眉头,叹了口气,夏芸这是从来不做任何家务,成天像个大小姐一样,李辉现在想想都头疼。

  “老公,我要吃包子,吃三笠那家的包子,快去给我买!”夏芸也是知道有人回来了,从里面说话的声音,都是懒洋洋的,李辉也是真的累了,他听见了,但是并不想恢复夏芸“老公!我要吃包子!老公!老公!”夏芸吼了起来“你是不是聋了!”

  李辉很是生气,自己确实工作了一天,很累了,但是也不想和她吵,自己起身就推开门出去了,他很是费劲的买了包子,回到家的时候,把包子往夏芸边上一放,本来想着夏芸你就吃了得了呗,结果夏芸不干,伸手一指李辉“你刚才干嘛不理我!是不是有意见?不就是让你买个包子吗!你什么态度啊你,叫你听不见?”

  夏芸又开始质问李辉了,李辉强忍着自己心中的愤怒“你就吃了吧,别说了行不行?”

  看K正版H章节上XV酷匠o网!

  “你这是什么态度!”夏芸这一下也火了,站起来一推李辉“你这是什么态度?”

  你说你吃了不就完了,可是夏芸偏偏不干,李辉从边上也是急眼了“你到底吃不吃?”

  说话的声音确实也是大了,夏芸的脾气又来了,上去一把就把包子给扔到了地上,自己上去就踩“我他妈不吃了!李辉!我告诉你!没有你我也饿不死!”

  李辉看着疯狂起来的夏芸,不停的踩着自己脚下的包子,十足的像极了一个泼妇……

  一转眼,一个多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又是忙碌劳累了一天,入夜了,所有人都躺在才床上休息,只有王赢蹲在马桶边上正在给牢房里面的人洗衣服,边上的山仔几个人看着王赢在洗衣服,顺势把自己身上的内裤和袜子也都脱下来了,冲着王赢那边就扔了过去,臭气熏熏的内衣,扔到了王赢的脑袋上“洗干净点。”几个人还不忘记叮嘱王赢一句,王赢有些习以为常,拿起来几个人的内衣裤,就往边上一放,身后又有几个狱友过来了,把手上的内衣裤,往王赢的边上一扔。

  王赢自己蹲在那又开始洗,他的手上被磨得到处都是膙子,本来白皙的皮肤,这些日子干活干的,也是被晒得黝黑,身上到处都是小伤口,脸上也是,胡子拉碴的,一点也没有了当初刚进来的时候,那股子小白脸对于昂子,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

  这些日子,王赢是一直没有安生过,光背监规,还被人打掉了两颗牙,起早贪黑,整个号子里面的所有活儿基本上都是他一个人在干,所有人的衣物也是他一个人再洗,出工的时候,他一个人至少要干三到五个人的活,王赢变得不太还说话,时常和所有人都保持着笑容,低头哈腰的,一脸的三孙子样儿,从他的身上再也看不到任何贵气,也没有起初刚进来的时候,那股子不平衡,不愤儿了,变成了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只有景帅知道,王赢并不是真的这样,只有在他们两个人的时候,王赢和景帅聊天的时候,他才能感觉到王赢心中的恨意,在别人面前,那是一点都没有展现出来,说实话,他也没有想过王赢不忍的时候是一点都忍,什么气都受不了,这一忍起来,那是什么都能忍,甚至有人从他头上拉屎,都能容忍的样子,而且一忍忍这么久。

  他靠在床边,嘴角叼着一支烟,上下打量着王赢,这么长时间,说实话,他和王赢的交流越多,他对王赢的佩服也多,这个倒不是恭维的,反正两个人也是真的是朋友,整个号子里面,也只有景帅一个人把王赢当朋友,王赢就算是在洗衣服的时候,也是一副深思的样子,景帅知道,王赢这是在思考自己到底得罪了谁,他还是想要从这里出去的,也从来没有放弃过,想要从这里逃出去的打算。

  哪怕晚上睡觉,王赢都会突然之间说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思维跳跃的很大,很乱。

  对于这样的想法,景帅倒也理解,只要进来的人,没有不想出去的,他翘着二郎腿,要说让他现在去帮王赢洗东西,他还是做不到,但是白天的时候,他也没少帮网银干活了,除了帮王赢干活,他还会把自己的吃的分给王赢一些,他也是害怕王赢一点体力都没有,多少算是他的一个朋友,他正看着那边的王赢,自己也胡思乱想呢呢。

  “王赢,我想尿尿,过来一下。”躺在床上的笼头又发话了,笼头很胖,所以很懒,听见他这句话,王赢从边上站了起来,习惯性的拿起来了一个脸盆,这个盆还是他自己的,走到了笼头的边上,笼头起身,解下来裤袋,就往出尿,尿溅到了王赢的身上,王赢已经没有丝毫的表情了,很快,他提上了裤子,王赢端着盆,到了马桶边上,倒了尿,从边上又开始洗衣服,景帅有些下意识的不乐意了,转头看着那边的笼头。

  “我说笼头,都一个多月了,是不是新人期也该过了?还要这样多久啊?”

  “多久不多久的,跟你有啥关系?”笼头撇了眼景帅“是不是想要和他一起去啊?”

  笼头这话一噎景帅,景帅皱了皱眉头,刚想还口呢,边上山仔几个人都起身了,坐直了身体,看着那边的景帅,景帅这一下也不敢吭声了,叹了口气,随即又躺下了,从边上叼着烟,王赢这个时候转头,看了眼景帅,冲着景帅笑了笑。

  “真是个怪胎,这种时候了,还能笑得出来。”景帅鄙视的看了眼王赢,无奈的摇头,对于王赢,他也是越来越好奇了,这种非人能受的事情,他还真的受得了,要么什么都不忍,要么什么都能忍,他也是真的挺佩服王赢的,反正这事要是放他身上,他也忍不了,宁可和人家玩命,也不能一直受这种气,也不知道这一次是怎么回事,往常来说,新人已经一个多月了,不用在受这些了,可是王赢这为什么却一直受着。

  “王赢,过来我给打盆洗脚水,给我们洗洗脚!”另外一边几个正在玩牌的人,这个时候开口了,景帅就这么盯着王赢,一瞬间,他从王赢的脸上,看过了一丝阴狠神色,不过稍纵即逝,王赢现在学的乖多了,要说打,他也打不过这群人,自己也不想被他们打死,更不想给山仔找理由把自己捅了,号子里面确实是有几个人,一直想要找理由捅了王赢,自己一个人怎么也不是这么多人的对手,他也是想明白了,也是真能忍。

  他从边上起身,拿起来盆,接了一盆洗脚水,到了那边打牌的三个人边上,他往地上一蹲,一个男子把双脚放到了盆里面,王赢抬头看了他一眼,自己就开始洗,边上拿着肥皂,洗完了,王赢又打了一盆新的水,给他清洗了一次,随即他直接就把脚从王赢的衣服上面蹭干了,从头到脚都没有看王赢,满脑子都在打牌的心上。

  王赢又开始接水,去给另外的两个人洗脚,景帅其实心里面已经挺不开心了,但是他也是害怕到时候这些东西都落在自己的头上,但是和王赢这么长时间的交往,别的没有感受到,但是真诚,是绝对感受到了,换句话说,他还是把王赢当成自己小弟的。

  看着王赢在这里天天这么的受罪,他心里面多少也是有些不舒服,这次他看着王赢给这些人洗完了脚,回去继续洗衣服的时候,景帅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慢慢的走到了王赢的边上,他蹲下来,看着王赢,自己假装在喝水,随即压低了声音。

  “明天会有人来看我,你有没有什么话往出带,你不是说你再外面的势力极大么?”

  王赢听着景帅这么说,思索了片刻,自己肯定是不会被任何人允许探望的,所以想和外面联系的话,只能靠着景帅了,但是他随即思索了一下“这个事情你不能做,你要做的话,你一定会受制的,这样好了,你帮我弄点烟,我来想办法和外面联系。”

  景帅看了眼王赢,不明白王赢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王赢和他,和别人不一样,和别人说话做事,就像是一个仆人一样,但是和他,像是朋友,他能感觉到的朋友,也能感觉到,王赢对于自己,极其的信任,每每当他感觉到王赢的这种信任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对于王赢太不讲究了,自己起初接近王赢的目的就不单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