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彼此之间都太过于了解了,我觉得我和孙琪展之间,我为他做的让步,也够多了,是,我错了,但是我错一次,你要了我命吗,我他妈给他那么好的条件,那么好的待遇,他孙琪展放过我了吗?我现在这么做,不都是他逼的吗!我愿意和他这样!他妈的后面的大天堂给他,现在的撒哈拉也给他,一切都给他,只要他一个承诺,他几把就是不吭声!怎么着,我李沙漠是杀了他爹他娘了吗!我当初那么小,一切都是听我父母的,我根本没有主见,我是错了,但是我他妈就该死吗!是吗!”李沙漠说道后面的时候,明显的嘶吼了起来,整个人很是愤怒。

  张国栋从边上也是知道李沙漠急眼了,他不在吭声了,李沙漠是进入了一种莫名的愤怒状态“王赢,他妈的孙琪展是你的兄弟,我李沙漠就不是你的兄弟吗!操!”

  李沙漠从边上大吼了起来,一脚就踹碎了面前的玻璃,他气喘吁吁的,很快,房间的大门被推开了“李总,怎么这么大的气,这是干嘛呢?”

  一个中年男子出现了,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白色衬衫还打着领带,皮鞋蹭的锃亮锃亮的,进来的时候,还拿着一只雪茄,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身影,这个人不是别人,正式杨凯明,杨凯明径直就坐在了李沙漠的办公椅上,把腿翘到了桌子上面。

  他伸出来了两个手指,整个人还是蛮霸气的“李大公子,听说这个月又亏损了不少?”

  杨凯明的声音有些戏虐,李沙漠也是听出来了,从边上冷笑了一声“怎么着,帝王,我李沙漠是花钱雇你来对我冷嘲热讽的吗,你就这么办事情?”

  李沙漠也是真的一点不示弱,杨凯明眯着眼,看着李沙漠,沉默了几秒,随即“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他赶忙从办公桌上面坐直了身体,走到了李沙漠的边上,一搂他的肩膀“我说我的大兄弟,我的好弟弟,你生气干嘛啊,怎么一点都不识闹呢!”

  李沙漠冷笑了起来“主要是我还真的没有看出来你哪句话是开玩笑的,怎么着,帝王,这些日子从我这拿钱拿的舒服,把我李沙漠当傻逼冤大头了吧?”

  杨凯明听着李沙漠这么说,也没有和他生气,倒是严肃正经了不少“这样吧,沙漠,我现在和你说,摆在你面前的,现在有两条路,第一条路,那就是我去干掉孙琪展,放心,这个事情我会办,而且办的滴水不漏,这样一劳永逸。”

  “我不想他死。”李沙漠从边上回了一句,还有一半儿话他没有说,那就是我李沙漠也不是傻子,我和你什么关系,我让你帮我杀人,这样一来,以后我不是一直都有把柄在你手上了,到时候不是你想我怎么样,我就得怎么样了,那会就会把整个家族都赔进去了,而且触犯了法律,以后更是睡不踏实了。更何况,我只是想打服了孙琪展,并不想要他的命,他可是我的兄弟,是我做错了事情。

  “可是他想死啊,而且不想你一个人死,是想你全家死啊,兄弟!”杨凯明声音变了,言语之中,那股子发自内心的,本性当中的凶残劲儿,又不自然的流漏出来了。

  “是啊,所以我请了你,请你来我这里吃喝玩乐,我每个月还支付你一大笔费用。”

  !f看y5正L版n\章‘节`Y上酷';匠|…网`

  “别这么说话,我不是白拿你这笔钱的。”杨凯明笑呵呵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肢体语言也很丰富,一边说,一边自己比划着“很多话我都说过了,既然你不想要他的命,那我给你提第二个意见,也就是你的第二条路。”

  “那就是立刻调整经营策略,就和外面说,撒哈拉店庆结束了,遣散无关人员,看好了小天堂的价格,只要价格比小天堂低就可以了,不要低太多,低一成就好,那样的话,撒哈拉目前的口碑已经出去了,就可以开始盈利了,至少不会亏损了!”

  “你说的这个,我不是没有想过,可是如果这样的话,小天堂就活过来了。”

  “你现在的情况,本来就没有办法一下打死他,我说直接搞掉他,你也不同意,那就只能这样了,因为这样拖下去的话,你要把自己拖死了,知道吗?哪有这么做生意的啊,让知情者都觉得你人傻钱多,以后还会有人愿意和你一起合作吗?更何况你现在拿的都是公司的钱,公司那么多的股东呢,你玩不起了,知道吗?”

  其实杨凯明也是一个讲究人,按道理来说,他是不应该来和李沙漠说这些的,毕竟不关他的事情,但是对于他来说,毕竟也是拿了李沙漠这么多钱,所以该帮忙也是要帮忙的,而且他也是一个聪明至极的人,而且他还有自己的打算,对面的企业是孙琪展的,但是身后的人是夏宏盛,如果李沙漠不和孙琪展打擂台了,那小天堂发展起来,对于夏宏盛来说,也是好事一件,杨凯明自己的心里面,也更是清楚,他和夏宏盛之间的恩怨,那就是不死不休了,两个人之间积累的矛盾也太多了。

  Z市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了,他也不想总是等着夏宏盛去Z市主动攻击他,所以他不如就直接来W市,还有李氏家族的帮忙,李沙漠的父亲还是有些关心的,而且他和夏宏盛也不和睦,这些他也是知道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是实话,他看问题看得也透彻,现在想一下吃掉小天堂已经不可能了,只能慢慢的,打拉锯战了。

  李沙漠其实也没有想到,杨凯明能说这些,但是杨凯明这样一说,李沙漠也清楚,这是杨凯明真的在为自己考虑了,张国栋其实也是这个想法,只不过他不说。

  杨凯明从边上看见李沙漠也低下了头,估计也是有些动容了,他慢慢的走到了李沙漠的边上,递给了他一支烟,他说话的方式,都和刚才灰血教育孙琪展的时候,是一模一样的。“李沙漠,我和你说,人这一辈子没有一帆顺风的,一定都会经历一些大大小小的坎坷,阳光总在风雨后!你现在看到的不过是外表罢了,表面的风光,永远也掩盖不了内心的痛苦,你以为他不难受吗?所有的房子车子都卖了,还欠了那么多的外债,他心里面已经够痛苦了,够难受了,就算现在给他点喘息的机会,只要咱们的价格比他们的低,那他们一时半会的,也还不清那些外债,你最开始的计划已经失败了,而且对于夜场这方面的经营,你确实是经验不足,现在应该改变套路,用长期经营的方式,来打的他没有生意,这一点,我的人可以做到,而且最近这将近一年的时间了,你的心思都用在了这个上面,公司的很多事情,你应该已经落下了。”

  杨凯明也是真的害怕孙琪展他们这么拖,把李沙漠给拖的失去人心了,这样一来,影响到李氏家族,也会影响到自己的盟友,李沙漠现在的举动,也太不明智了。

  杨凯明说的是实话“你和公司股东之间的矛盾不能在增加了,还有你家庭的矛盾,你听我的,你现在你去请大家吃个饭,认个错,就说撒哈拉以后不会那么干了,然后好好的经营公司,为大家赚更多的钱,为自己赚更多的钱,这才是主要的,这里交给我”

  “我安排人留在这里经营撒哈拉,和他们慢慢拼,放心,我最后一定会把他们拖垮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别使劲硬挺着了,第一轮,你已经败了,要面对现实。”杨凯明一边说,一边从边上递给了李沙漠一支烟,杨凯明肯定还是有些资本这样说话的,也能让李沙漠听进心里面,其实他自己也早都有这样的想法了,只不过一直没有下决心。

  杨凯明这个时候从边上递给了李沙漠一支烟,李沙漠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烟,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烟接过来了,他抬头,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窗户边上,站在窗户上,盯着对面的那幢建筑,盯着对面的小天堂,他不知道,此时此刻,他曾经的兄弟,孙琪展,也站在他的对面,他思索了好一会儿“那就这么做吧,但是我一定要赢!”

  听见李沙漠这句话的时候,张国栋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杨凯明“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开口“听人劝,吃饱饭,来,进来,阿帆,给你介绍一下!”

  杨凯明一边说,一边外面又进来了一个中年男子,杨凯明随即从边上伸手一指“沙漠,这是阿帆,我肯定不能每天都在这里,阿帆在Z市的时候,给我同时打理着几家夜总会,他对于这种经营理念,是绝对的熟悉,你这里,咱们这里不用保持盈利,只要保持适当稍微的一点亏损,你回去让你的会计好好计算一下,公司保持在一个什么样的亏损范围内,不会影响到你,只要这样一来,就可以把孙琪展打住,因为他孙琪展是要交份子的,你不了解夏宏盛这个人,只要咱们稍微亏损,那孙琪展一定也是亏损,他在亏损的情况下,还必须要交一大笔份子钱,这样拖下去,不管多久,你都拖得起,你都熬得住,是不是,慢慢来,别着急嘛!”杨凯明搂住了李沙漠……

  小天堂和撒哈拉的对峙,第一段落,终于拉下了帷幕,持续了将近一年多,李沙漠的撒哈拉,也终于扛不住这种大范围的亏本买卖了,也开始收费,换了一种方式,和孙琪展他们打价格战了,孙琪展他们抗了这么久,终于看见了一丝曙光,可是李沙漠和孙琪展现在都不清楚,本来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现在已经扯上了夏宏盛与杨凯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一场席卷所有的人大风暴,正在缓缓到来,血雨腥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纯银耳坠说:

明天后天,连续连续两天,十更,感恩答谢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