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怎么想,首先第一点,公司的很多路子都是固定的,这么多年了,都形成机制了,他没有办法收敛,收敛的话,运营的模式就不一样了,第二点,这么多年了,他们还是有些上面的人的,就算不能完全明面上帮着咱们至少可以和政策打打擂台,第三点,以前已经做了那么多了,现在收敛或者不收敛的影响对于咱们来说也不大了,之前做的那些事情,如果被查出来了,也是一样的,反正偶读已经做了,还有第四点,咱们越想收敛,那另外那两伙人就越得寸进尺,你没发现那两伙人以前没有那么大的胆子,现在不是也是在开始针锋相对咱们了吗,再加上上面的人,其实咱们组织现在日子不好过,只不过这么多年的根基,太深,任何人都一下拔不出来,可是就算拔不出来,也害怕他们一点一点的挖坑了,挖到足够深了,上去把根都砍了,到时候都不用他们推,随便一阵风,都能把咱们这颗大树给刮倒,所以其实我挺能理解他的想法的。”

  “如果和鬼岛重修于好了,那到时候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让鬼岛上面的人做了,咱们现在被盯得太死,要少做那样的事情,但是鬼岛不一样,他本来也在境外的,而且他们也确实有这个能力,除了他们,也没有人敢接这样的任务,只要把那两伙人的高层都搞掉,咱们的日子也好过了,就算搞不掉,也能震慑他们,让他们有所收敛,而且,如果狗急跳墙了,甚至还可以用那些专门训练出来的鬼魂,和一些大佬,鱼死网破!”

  白煞听见这一句的时候,随即从边上开口“他疯了吗?他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看正~o版\_章节hH上f¤酷匠网6/

  “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命都要保不住的时候,他还有心思去思考别的事情吗?他肯定是真难,否则的话,也不会和鬼岛谈合作了,鬼岛现在的情况也是不太好,他们的资金一定是出了非常严肃的问题,否则按照鬼岛岛主与地鬼他们与咱们之间的这些仇恨,他们现在也不是以前了,什么都成型了,周边还有三个大军阀保护着他们,肯定也是有极大的外界因素逼迫着他们,为了共同的利益,也是要和咱们合作的,否则的话,我觉得那三个大军阀,不是好喂的,得多少钱!虽然看着鬼岛在他们三个军阀中间,说的更简单的,那缅甸政府不会不知道这个鬼岛的存在,这三个大军阀守在那里,那也是制约鬼岛的,他们做事情肯定还是要看那些军阀的脸色,否则招惹这些军阀的话,那估计鬼岛被团灭,那也是一眨眼的事情,他们的日子绝对也没有表面上面那么好!”

  “而且,我上次听人说,现在那两伙人,也在联系鬼岛的人,都想和鬼岛达成合作,鬼岛是和咱们之间有渊源,所以咱们可以和鬼岛修好,就算修不好,也让他们两不相帮,可是如果鬼岛再给他们拉走了,那对咱们来说,更不利了!”

  “那你也看见了,鬼岛岛主和咱们之间的仇恨这么长时间,这么多年了,万一他假意和咱们合作,偷偷的和另外那两伙人合作到一起,对付咱们怎么办?”

  “也是两点,第一点,这个东西既然咱们都能想到,那别人更能想到,之所以还这么做,肯定有他们的原因,第二点,他和咱们合作,那叫重归于好,不和咱们合作,接着和咱们对着干,那叫报仇,他如果和那两个人凑在一起,那就叫狼狈为奸,那就叫背叛,还是联合外人背叛,你觉得他那么在乎名声的人,他那种性格,会这样么?”

  “你这么一说,还是真的有道理。”白煞说到这的时候,伸了一个懒腰,又依偎在了自己男人的怀里,黑煞目光平静,看着远方,也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咔嚓!的又是一声,窗户外面电闪雷鸣,嗡隆隆~的声音不停,电闪雷鸣的同时,暴雨倾盆而下,比刚才还要大了,简直有些吓人,所有人都不记得,已经多久没有见过这样恶劣的天气了,在缅店酒店外面,离着这里大概两公里的地方,一辆GL8商务车,停在几颗大树中间,在暴雨倾盆的夜里,显得那么的诡异。

  突然之间,在人群之中,两个身影出现了,这两个身影裹着黑色的雨衣,低着头,疾步前行,很快就走到了GL8商务车边上,车门拉开,两个人随即都上车了,尽管披着雨衣,但是身上依旧都是湿透了,雨水实在是太大了,这两个人上车之后,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领,几乎没有什么太多的话,从边上拿出来了一支笔,两个人在这张纸上面就画了起来,很快,一张简单的图纸就出来了,中间的位置,就是缅店,画着一幢楼,在周围,一个一个的红圈儿,那就是那些车辆的方位,两个人画的很详细。

  看着这两个人画完了,史子明把手上的这张纸拿了过来,他盯着这张纸,周少把自己的外套也脱了,漏出来了结实的臂膀“他们至少得有七八十口子人,整个酒店都给包下来了,然后酒店附近都是车子,一两百米一辆,已经把酒店都包围了!咱们没有任何的办法可以进去!”周少笑了起来,言语之中有些无奈“至于里面黑白双煞到底在哪个房间,我们也不清楚,也幸亏是外面雨大,要么估计我们两个早都被发现了,那周围全是开阔地,连一点掩体都没有,边上的大树都被人认为的阀掉了,他们找的这个地方真好,而且那个酒店,已经出了咱们的国境线了!”

  史子明皱着眉头,看着边上的人,摸着自己的下巴“出了边境线了,出了边境线了!”一边说,随即他一边开口,像是在自言自语,也像是在和大家说“上面给咱们任务了,咱们就一定要把任务完成,现在是一个好机会,倾盆大雨,还是夜色,那个地形,那个酒店,如果是白天的话,一眼望去什么都能看见了,更没有机会了!”

  “这样就难办了,想要在把人引开也不可能了,咱们现在也不知道黑白双煞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他们还会在这里呆多久,科娃儿的事情都做好了,如果再把黑白双煞的事情做好了,咱们回去以后,也算是完成任务了!”

  “我觉得咱们现在这个情况,过去就是找死,那么多人,那么多枪!”

  “可是如果现在不去的话,等雨停了,或者天亮了,更不好办!”

  “到底应该怎么做,时间不多了,谁知道这暴雨还能持续多少时间!没准再聊几分钟雨就要停了!”

  车上面的人都很纠结,你一言我一语的就聊了起来,互相出谋划策。

  史子明从边上到没有吭声,往后一靠,摸着自己的下巴,陷入了沉思,倾盆的暴雨不停的滴打再车上,史子明正在犹豫的时候,他的手机又传来了一个消息。

  他顺手拿起来电话,随即又换上了一张崭新的SIM卡,电话打过去,依旧是那一串一串的数字,史子明眯着眼,盯着这些数字,仔细的思索了片刻,随即开口“坏了!”

  他这一说,周围的人都愣住了,史子明是队长,所以他和刘牧是有一套单独的联系方式的,在执行任务之前,刘牧就给了史子明一张刻度板,这个刻度板横竖都有坐标,每个坐标,然后在刻度板中间,都是一个一个的汉字,汉字量已经很庞大了,史子明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汉字版都记住,当然了,不可能把所有的汉字版都记住的,所以很多谐音,都算是一个数字,假如一个知,那就是子,只,直,所有的字都能概括,到时候一串数字说完,史子明自己的脑海里面要浮现这个刻度板,他需要把所有的文字组合到一起,可能是谐音的,组合到一起的文字,一般都不会很通顺,他需要用自己的理解,把这些文字,组合到一起,组合成一个句子,这就是任务指标,每次执行任务的刻度板里面的文字,数字排列顺序都是不一样的,所以这真不是容易的事情,如果记错了,或者搞错意思了,队长要承担所有责任的,上面发布什么命令,也是直接和队长交流,队长在下面部署的,而且绝对不会说任何废话,都是数字。

  所以队长这个职务,说实话,不好做,还真的没有人特别愿意往上凑,干成了是大家的,干不成的话,所有的后果以及责任,全都是队长的。

  这次的数字明显的就是有些难核对的,那些数字排列出来了一组文字,这些文字可以组合的句子太多了,所以确实浪费了史子明一些时间,但是当他组合过来的时候,就知道事情的严重程度了,随即史子明抬头,他看着酒店周围的人“黑白双煞已经知道了他们中间有线人的事情,现在除了白天被咱们射杀的,剩下的所有人都集合在了酒店,大家互相制约,他们正在一个人一个人的排查,具体的手段不清楚,但是这两个人不简单,咱们在里面有四个人,已经被查出来了一个了,这个人刚才被干掉了,剩下的三个,如果再查下去的话,搞不好也会出问题,这里面的四个人,都是夜幕的人,而且他们彼此之间,都不认识,现在得到的消息,是第一个被查到的人临出事之前传回来的最后的消息,因为他已经暴漏了,所以做了最后的抵抗,用最后的联系方式传回来的,现在这个人应该已经光荣牺牲了!”

  毕竟也都是夜幕的一员,史子明这一伙人,这么长时间受训,身体以及专业技能训练是很重要的一方面,但是刘牧他们对于史子明他们更多的训练,那就是关于他们的思想精神方面的,也就是所谓的洗脑,把他们的思想灌输进去。

  这才是控制夜幕成员最好的办法,显然,他们的洗脑很成功,在史子明说完这个消息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车内透漏着一股子哀伤的气氛。

  “为逝去的战友致敬!”所有人脸上都是极其的严肃,透漏着哀伤,哀悼了三分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