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赔罪也轮不着人家赔罪啊。”地鬼“呵呵”的再次笑了起来,言语之中充满了鄙视与不屑“你们应该去找,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今天想要对付咱们的人,明显的在事先已经得到了消息,否则的话不会计划的这么周详,你现在搞掉他,怎么着,让他的命去赔罪啊,好歹也是堂堂的黑白双煞,要不要如此的丢人啊。”

  “你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知道吗,地鬼!我们自己内部的事情,自己处理,管好你自己就行了,丢人不丢人的至少我们不用带张鬼脸出来吓唬人,人不人,鬼不鬼,说话还卡着半个嗓子,谁不知道里面有变声器。”

  黑煞的声音当中也是充满了嘲讽,终于也是抓到了机会“这不知道的人,还得琢磨呢,这人好好的为啥带着变声器说话啊,嗓子里面卡着橡胶多难受,再让人以为你是自己太监,说话娘声娘气的,引起来误会多不好?”黑煞说话是真的一点都不客气。

  说实话,地鬼的这个人皮面具太恶心了,整个脸上的皮肤都是血红血红的,充满了褶子,像是猪皮一样,恶心的一塌糊涂,尤其是加上这个傲慢的神态。

  “透漏机密的人不会太核心,太核心的话,就一定知道,真正与我地鬼谈事情的,是你黑白双煞了,并不是科娃儿,科娃儿本来就是摆在明面上的,所以目标就是他,如果目标是你们两个的话,刚才他们就不会动手了,不过看着这情况,枪枪毙命,就算刚才的目标是你们的话,估计你们黑白双煞也是死路一条,尤其是你。”

  地鬼伸出来了自己的手,指着白煞,言语之中透漏着嘲讽,虽然脸上的表情因为带着人皮面具的原因,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是声音的愤怒,还是掩盖不住的,尤其是说最后这一句话的时候。“像你这种嘴贱的婊子,欠轮!”

  地鬼这话一说完,白煞从边上当即就急眼了,都是暴脾气,往前跨了一步,手上拿起来一把匕首,上去照着地鬼的脖颈就招呼上去了,那架势急速奔着要地鬼命去的,地鬼身后的两个人伸手敏捷,一个人往后退了一步,拉住了地鬼。

  另一个人抬手就卡主了白煞的手腕,两个人直接就打斗在了一起,非常的激烈,白煞虽然也是接近五十岁的人了,但是保养的极其的好,而且伸手也是真的够敏捷的,和地鬼身边的这个鬼魂两个人前后打了十几回合,不分高低,但是整体上面,白煞已经落了下风,一来是个女子,二来毕竟也上了年龄,地鬼坐在边上,依旧一言不发,就看着这两个人搏斗,要知道,能再地鬼身边贴身跟随的,也绝对是鬼魂中的佼佼者,白煞居然和他能过这么多招。

  房间里面丁玲桄榔的,边上也没有人敢上去拉架,黑煞站在边上,这个时候非但没有上去帮助自己的妻子,相反,还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他一边抽着烟,一边笑呵呵的看着打斗的两个人“如果你今天敢伤害到我妻子一根头发,我黑煞让你们当中所有人,活着走出去这个酒店,就算我黑煞这么多年白活,在道上白混,我命就放这了!”

  这话说的太霸气了了,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本来那个鬼魂都已经占据了上风,他一拳抡倒白煞的脸边上的时候,听见了这句话,愣是生生的没敢打上去,毕竟整个酒店,连着下面所有安防人员,全都是黑白双煞带来的人,别管他们再能打,这要是黑白双煞不让他们出去的话,他们也是肯定出不去的,也就是他这一下犹豫,一道道光照着自己脖颈就过去了,白煞是真的一点顾及都没有,这个鬼魂伸手一捂自己的脖颈。

  一道道光从自己的眼前划过,随即他猛的往后退了一步,鲜血划开了他的手背,血迹开始往下流,他看了眼对面的白煞,站在了原地,没敢在上手。

  黑纱也是场面人,知道适可而止,随即从边上开口“够了,白煞。”他在公开场合,从来只称呼自己的妻子为白煞,他这一叫,白煞停了下来。

  对面的地鬼却没有那么多顾虑“干掉他,没事,天塌下来,我扛着!”他挂着笑容,这一下,可是把这个鬼魂给难为坏了,自己老大都开口了,到底是上,还是不上!

  “好啊,我老娘站在这里,看看你今天碰我一下。”白煞也是江湖中人了,知道地鬼也在要面子,可是这个时候,他也是真的不惯着地鬼,伸手一指他“有本事你自己来,我不还手,我看看你碰我一下,我看看你今天怎么扛,死太监!”

  地鬼这一下气的身体有有些微微颤抖了,不过毕竟也是鬼岛的二号人物,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不光控制住了,还知道自己刚才有些失态了,连忙弥补。

  “你当我傻啊,我往你边上走,你一刀弄死我我找谁说理去,最毒妇人心!说到这的时候,地鬼哈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他这一笑,边上的鬼魂缓了口气,那就是不用去和黑白双煞针锋相对了,他手背的血迹还在往下流,那倒也没有什么。

  “赶紧走吧,警察马上就要到了。”刚才被黑煞抽了一个嘴巴的那个男子继续说道“如果你们都在的话,这个事情到时候真的不好说,快点离开吧。”

  “呵呵”地鬼从打了一个响指,身后两个人推着他就走,一边走,地鬼一边说道“我刚才和你们谈的条件,一个都不能少,这是我们鬼岛底线,否则免谈!”

  这两个人推着地鬼推到门口的时候,地鬼还停了下来,转头看了眼伸手的黑白双煞“如果你们不知道什么叫做无能的话,那我今天给你上一课,告诉你们,什么叫无能”他说到这的时候,嘴角挂着笑容“等着瞧好吧,嘿嘿嘿。”

  地鬼带着那两个鬼魂离开,黑白双煞互相看了一眼,黑煞也是五十多岁的年龄了,说实话,已经不是他们当初叱咤风云的那个时候了,岁月不饶人,他走到了自己的妻子边上,顺手搂住了白煞,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又看了看科娃,连忙离开了。

  坐在轮椅上面的地鬼,一边被推着往出走,一边转头看着刚才那个手背被划破的鬼魂。

  “你刚才表现的不错,这黑白双煞,仗着自己曾经在道上有些名气,现在有些太过于目中无人了,放心吧,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不会让你这一刀白挨的。”

  地鬼说到这的时候,笑了笑,他被这两个人推进了一个房间里面,这两个人却没有进去,地鬼进了房间之后,从轮椅上面就站了起来,他从头到脚的换了一身衣服,把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也拿了下来,他站在洗手池边上,不停的在洗脸。

  全都洗完了,地鬼这个时候抬头,从自己的嘴里面,吐出去了一个塑料制品,他随即“咳咳”的咳嗽了两声“卡死我了,这破玩意。”他对着镜子,一脸的愤怒“狗日的臭婆娘,老子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把你送到鬼岛做奴隶!你这个婊子!”

  说完之后,他愤怒的抬手照着边上的墙上就是一拳“咣!”的就是一声,声音很大。

  他原本卡着那个橡胶圈的嗓音,就很难听了,可是他把这个吐出来之后,说这几个字的声音,细尖细尖的,更像是古代宫中的太监说话声音了,不得不说,白煞形容的还真贴切,要么地鬼也不会如此的生气了,他盯着镜子,看着自己的面容。

  嘴角依旧挂着笑容,这个时候,房间里面又是一个声音传出“怎么着,受屈了?其实你去之前,我就想到了,你们之间的交谈一定不会太愉快的,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么”

  “那个黑白双煞,尤其是那个婊子,敢这么骂我,这要是换成我以前的脾气,我他妈惯着她才怪了,很多年没有被人那么骂过了,心里有些接受不了,你理解的,还有,刚才黑煞还敢威胁我,让我们离不开这个酒店,真的好久没有听见,有人敢用这种方式和我说话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有意思呢,太讽刺了!我他妈现在最讨厌的,就是他妈这种用自己辈分出来说话的人了,狗日的,现在谁还尿他黑白双煞!”

  地鬼笑呵呵的,转头冲着那个声音的方向笑了起来,只不过这笑容当中,充满了阴狠。

  “现在没办法,有些事情,咱们是不能做主的,是岛主的意思,你应该也清楚,不过你这么聪明的人,不就是心中有一口恶气吗,想出了这口恶气的方式,也太多了吧?”

  “你这么说,我就有些不明白了。”地鬼转过头,依旧看着那个声音飘来的方向。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今天从头到脚,所有的情况,我刚才已经都看过了,楼顶三个,下面接应的一个,对面的楼顶处,应该还有一个,应该是一个五人组,身体素质极其出众,而且能力很强,很全面,他们肯定是提前得知了消息,所以提前进来的,昨天晚上有一个醉汉,撞了门口的看哨的车,应该是那个时候进来的,监控里面没有任何异常,那说明他们是赤手空拳,从一楼爬到顶楼的,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前后计划的非常严密,保护,掩护,撤退,非常的周道,一看就知道是经过无数次训练的,这伙人不简单,比普通的特种部队还要厉害很多,而且装备精良,定是官兵”

  酷“匠v《网p正版首…发D9

  “能不能说点有用的。”地鬼从边上开始刮自己的胡子了“你说的这些,我也懂。”

  “那既然是官兵,那目标是科娃,那就是说,他们以为科娃才是和咱们谈判的人,这里面就有可以利用的筹码,这个筹码利用了,然后咱们还能捞个人情给盛会。”

  地鬼这么一听,皱了皱眉头,他皱着眉头,一边沉思,一边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很快,他笑了起来,这个笑声尖锐刺耳,听起来的时候,更像是一个太监再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