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赢抬头,看了眼山仔,山仔这个时候还往后退了一步,已经做好了继续揍王赢的准备了,王赢鼻青脸肿的,半个眼眶子还肿着,他从地上站了起来,奔着那边的床铺就过去了,边上一个人抬腿就踹倒了王赢的腰部,随即大骂“他妈的能不能动作快点!”

  王赢被踹了一个跟头,摔的挺疼的,脑袋还撞到了一边的床柱子上面,他咬了咬牙,从地上爬了起来,没有回头看身后踹他的人,只是走到了边上,开始给人收拾床铺,叠被子,他一个字都不说,边上的人看着这个人虽然不说话了,也都骂骂咧咧了几句,随即都开始各忙各的了,王赢一个人把所有人的床铺都收拾好了。

  六点五十的早餐,七点半开始出工,王赢坐在座位上面,看着自己面前的早餐,一个鸡蛋,大米粥不如叫大米汤,一点咸菜,枯黄的馒头,他挺饿的,可是真的吃不下去,唯独这个鸡蛋还不错,可是他还没有伸手呢,边上一个人就把他盘子里面的鸡蛋拿走了,直接递给了笼头,笼头连皮都没有扒,自己大口大口的就把鸡蛋给吃了。

  这一下王赢这里就剩下了大米汤,还有枯黄的馒头,他拿起来馒头,自己吃了一口,好硬,好难吃,尽管很饿,他吃了第一口,就不想继续吃下去了。

  景帅这个时候坐在了王赢的边上,一样的满头大米汤,貌似都有些味道了,他也依旧吃的挺香的“最好把东西都吃了,如果不吃的话,你的体力一定会跟不上的,别以为中午的饭就会有多好,萝卜白菜是常态,想吃肉是没希望的,能有个肉皮也不错了,不过肉皮也轮不上你吃,也是笼头吃,你不想做一个被饿死的人吧。”

  景帅一边说,一边吃着自己的馒头,看着边上的王赢又愣神了,他也不管那么多,扒开自己鸡蛋的时候,听见了王赢肚子“咕咕”叫的声音,说实话,景帅还是蛮善良的,看着王赢这个样子,心想自己一条烟都搭进去了,一个鸡蛋也没啥,但是还是很想吃,他咬了一小口鸡蛋,随即把鸡蛋递给了王赢“来,吃吧。”

  王赢这次转头看了眼景帅,看着自己手上的鸡蛋,犹豫了一下,张嘴还是把鸡蛋吃了,这次不光是吃了,还冲着景帅笑了笑“谢谢你了。”

  景帅“哈哈”的笑了笑,看着王赢说话,他知道王赢应该现在情况好一些了,至少还没有到崩溃的地步,而且王赢说完这话之后,自己也开始大口大口的吃馒头了,大米汤也再喝,他看着王赢的这些动作,从边上点了点头“嗯,自我调节能力还不错……”

  王赢心里调整的,比景帅见过的所有人,都要快的多,上午干活的时候,王赢也挺努力的,自己的活儿干的挺快,干完了,还主动过去,帮着笼头干,景帅一直暗自观察着王赢,他确实是有些出乎自己的预料了,王赢挺拼的,给笼头干完了,过来还帮着景帅干,景帅往边上一站,也没有客套,毕竟昨天给了王赢一条烟,他看着王赢这么干,从边上笑了笑“心理素质不错啊,调整的这么快,想明白了?”

  王赢满头的大汗,从边上拿着铁铲,正在往车上铲沙子,看着景帅“你说的对,我现在就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靠山的犯人,我不能被打死里面,我必须认清现实,也要接受现实,还有,我一定要离开这里,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好多心愿没有了结,不能就这样被搞死在里面,我能站的起来,也能跪得下去,这点隐忍都做不到,以后更是什么事情都做不成,但是这里面的所有人,我都记着,对我好的,对我不好的,我王赢若是有一天能站起来,我一定活活踩死他们。”王赢说道后面的时候,咬牙切齿的,表情凶残的让景帅看的都有些陌生,背脊发凉。

  K=酷2匠u《网唯一…(正版n,其S他*e都是{$盗ZH版◎

  他现在眼里面的这个叫王赢的,和昨天晚上的那个人,简直判若两人,他不知道这一晚上的时间,这个王赢坐在那里,到底想了多少,若不是他脸上那青紫肿胖的痕迹还在,他绝对不会相信,眼前的这个人,会是昨天晚上的那个男子。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王赢在怎么样也是一个人,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他不能一个打十个,更不能遇见什么事情都云淡风轻,遭受什么打击都无所谓,一定都会经历一个很长的心理过程,只不过有些人很好的能调节好自己,有些人,调节不了。

  景帅看着王赢这个样子,琢磨了一下,反正一条烟加多半个鸡蛋都搭进去了,也就不在乎这点活儿了,随即他从边上开始帮王赢“留点力气,下午还有一下午呢!”景帅说完,自己也开始忙乎了,王赢抬头,冲着景帅笑了笑。

  景帅看着王赢这笑容,心里面一怔,说实话,他从来没有感受到过如此真诚的笑容,好像这笑容就带有魔力一样,让他不自然间更愿意与王赢亲近的接触一下,他又想到了刚才王赢说一定会报复那恶狠狠的表情,丝毫没有任何玩笑的意思,他心里面又诧异了,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给他的感觉如此的怪!他却不知道,他现在还在盘算着一个鸡蛋一条烟的事情的时候,他的人生轨迹,已经悄然的发生了改变。

  忙乎了整整一天,晚上的时候,王赢自己一个人加班了,加班的原因,那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产任务,下午完成任务早的,就可以回监舍里面休息,完成任务晚的,就得做完再回去,王赢自己的早都完成了,又连续完成了好几个人的,他回来的时候,都已经夜里面十点多了,十点半的时候,就要熄灯落锁了,马上就是第二天了,第二天还是会重复同样的事情,十点半熄灯了,几个号子里面的人,看着刚回来的王赢,随即就把王赢叫了过去,三四个人围住了王赢“来,背一下监规!”

  王赢皱了皱眉头,光干活儿了,哪儿能记得住那监规“快点,说一下那几条。”边上一个胖胖的满身纹身的人开口了,王赢摇了摇头“我就记住了两条。”

  “那差七条,是吧。”胖子看着王赢“背,把背过的这两条背一下!”王赢随即就把边上的两条背完了,意思差不多,剩下的七条,他是真的既不太清楚了。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随即胖子照着王赢大嘴巴就开抽,第二个嘴巴的时候,就把王赢给抽倒了,王赢咬着牙,愣是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声不吭,第三个嘴巴的时候,王赢鼻子,嘴角,到处都是血迹,半边脸甚至都没法看了,这个胖子眼睛里面依旧没有一丝的同情,上去照着王赢“啪啪啪啪”的第七个嘴巴抽完之后,王赢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边上的胖子伸手一指王赢“把监规都背好了,如果不背好的话,明天还是这下场!”胖子说完,也没有理会王赢,自己转身就离开了。

  这就是王赢和孙琪展的不同,如果把进来的人,从王赢换成孙琪展,那孙琪展肯定早都被打死了,这是实话,但是他死之前,一定会拉一两个垫背的,那个笼头肯定是跑不了的,刚才那情况,如果是打的孙琪展,孙琪展肯定又和这个人死磕起来了,他不会想后果,绝对会玩命的和他死磕,王赢不一样,王赢现在心态调整过来了,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别管景帅最开始接近王赢出于什么目的,但是他说的那些话,确实在王赢最钻牛角尖的时候,给了王赢极大的帮助,也是用了整整一晚上的时间,让王赢把景帅的那些话,全都消化进去了,王赢是玩脑子的人,他冷静下来之后,知道,自己必须先从这里活下去,因为他清楚,他打不过这些人,如果是凡骁的话,那肯定自己就把笼头给办了,但是他不是,他要活下去,他要站的起来,也要跪的下。

  再难受,也要扛过去,王赢的骨子里面肯定是有股子狠劲儿的,他嘴角鼻孔的鲜血往下流,他都没有擦,他只是转头看了眼那个胖子,他要记住这个胖子,剩下的几个人一边看着王赢,一边冲着王赢伸手“那边有衣服,你洗完了衣服,晚上就没有你什么事情了!洗的干净点,人都看着呢!别给自己找麻烦!”

  王赢这才转头,身后那衣服,不能说堆积如山,也至少得有十几套,还不算内裤和袜子,现在已经十点半了,已经熄灯了,王赢犹豫了几秒,他却突然之间笑了起来,只有景帅从王赢的脸上,看见了这近乎残忍的笑容,让他很不自在。

  他对于王赢,也是越来越好奇了,不得不说的,那就是王赢自身还是有着一股子魅力的,狼王集团的精神支柱,也不是谁说当都能当的,王赢挂着笑容,自己就过去了,他往地上一蹲,从边上就开始洗,景帅看着王赢忙乎来忙乎去的,这么多衣服,要是这么洗,他晚上想睡觉,又得凌晨后半夜了,天天吃不着啥东西,除了大米汤就是菜汤,几乎见不到一点油,有点营养的还给别人吃了,肉皮都吃不到,还得干最多的活儿,晚上回来挨打了不说,还得洗衣服,这样一来,用不了几天,王赢也扛不住,更别提他昨天晚上还被人揍了两顿,浑身上下都没有啥好地方了。

  这几天,从身体到心里上面,王赢是被摧残到了极致了,景帅叹了口气,从自己的枕头底下,掏出来了一盒烟,看着自己边上的一个狱友“一盒烟,三套衣服,干不干?”

  这个人笑了笑,点了点头,景帅自己也不愿意干活,就把这盒烟,递给了边上的人,景帅说的话,王赢也都听见了,他也没有回头,那个人收下烟之后,还真的去帮王赢洗衣服了,景帅琢磨着自己也够意思了,这点藏货都快被弄完了,想到这,景帅琢磨着闭眼睡觉吧,可是怎么也睡不着,前后翻滚了好几下,脑子里面都是王赢那真诚的笑容,自己最起码一开始对王赢的目的出发点不单纯,但是王赢不知道。

  景帅整来整去,还是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妈个比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