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帅一边说,一边又从边上拿起来了一支烟,自己点着了,王赢这个澡洗了将近两个多小时,景帅都有些困了,但是也没有不耐烦,就看着他,一点一点的从冲自己的身体,到给自己洗,全程没有和王赢说话,他知道,需要王赢自己慢慢的接受,慢慢的调整这个状态,他刚才和王赢说的,也够多了,其实景帅在关键时刻,也算是真的帮了王赢一把,王赢在这个时候,是处于人生最低谷,甚至比他的父母刚与科娃一起离开的时候,还要悲惨很多,尤其是他之前的心态,刚才景帅和他说的那些话,每字每句,都是大实话,他虽然接受不了,但是他都听进去了。

  洗澡洗了两个多小时,洗完了,王赢坐在了马桶边上的那张床上,景帅坐在了他的边上,王赢还是没有说话,景帅从边上递给了王赢一支烟,王赢看了眼景帅,连一个谢字都没有说,景帅倒也没有和王赢计较,随即从边上开口。

  “我很困,我想和你说的东西只有几点,你记清楚了,说完我要去睡觉了,你自己想”

  “首先,咱们号子里面,现在一共有十四个人,算上你,十五个了,还有两个空床,咱们每天都需要参加劳动,很累,很脏,看你这细皮嫩肉的肯定没有干过,要做好心理准备,可以自己带钱进来,买生活用品,既然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等级,一般来说,笼头不会太难为新来的人,前提是这个人得懂规矩。”

  “这里面所谓的规矩,一般就是喝凉水,一杯接一杯的喝,洗冷水澡,就是你刚才做的,背监规,这些你都要做好,做好不好的话,会挨打的,今天是因为你晚上来的,所以今天不算,明天开始,这些规矩你都要做,他们也一定会让你做的。”

  “新人只能睡在最差的位置,就像是你现在的这个位置一样,马桶边上,晚上不管谁起夜,基本上都会吵醒你,你得学着适应,你还要多干活,不仅要干自己的活儿,还要干别人的活儿,你得学着勤快点,而且要学着服侍别人,要有点眼力价,你的东西也要分给别人用,分给别人吃,所有的新人都是这样的,你要尽快调整好你的心态,如果你调整不好的话,我发誓,今天晚上这样的场景,以后还会出现的!”

  “如果你不能调整转变好自己的心态,你最后要么疯了,要么傻了,没别的路,我相信你是一个纯爷们,这是你人生的坎儿,要抓把劲儿,扛过去。”

  “好了,新人的规矩,我给你说完了,接下来我给你说一下我个人对你的建议。”景帅拍了拍王赢的肩膀“首先,低调一点,态度恭顺一点,不要表示不满,你再外面再牛逼,那是外面的事情,在这里面不好使,尤其是你这样的,一定要调整好,看好了自己的处境在说话,第二点,不要表示不满,让你干啥就干啥,第三点,要主动干活,主动把自己的食品,物品,人民币,给笼头分享,不过看来你也没啥钱,按道理说,你这细皮嫩肉的,我不应该看错啊,你应该是有些钱的,可是你来这里,没有人给你打点,也没有带任何钱进来吗?你的家人都不知道,还是都不管你,还是我看走眼了”

  景帅自己从边上也开始自言自语了“当然了,我给你的建议,你要是不听,今天晚上的事情一定还会发生,这些都是常规的,一般人都是这些路子。”

  “你如果不想走这些路子,不想被他们打死,或者摧残折磨疯,你还有别的办法,那就是我刚才说的,所谓的,立规矩的本事,这个本事有几点。”

  景帅上下打量王赢“这个本事只有三点,第一点,你很能打,那么你可以做老大,我看你有些骨气,但是是傻骨气,你并没有很能打,咱俩单挑你都未必是对手,你更别提和这么多人打了,被打死也是正常的,不过你要是真有那个刚儿,你也可以试试,看看自己能不能把这里所有人都打服了,如果你没这个本事,那我劝你老实守规矩。”

  “第二点,你很有钱,这里面有钱的人可以做老大,就像是你刚才的那个床位,你想从那里睡,只要你拿得出来钱,那也可以从那里睡,甚至指挥人搞了那个山仔都可以,可是你没有钱,我忘记问了,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没有钱?”

  景帅这是第三次,和王赢提到了这个钱,他看着王赢不说话,自己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哎,搞不好这次是白投资了,自己闹不好真的看走眼了。”

  其实景帅的目的很单纯,他倒不是真的认识王赢,或者是真的想要和王赢怎么样,就是他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觉得王赢的长相,加上一些行为动作,言行举止,觉得王赢应该是一个社会层面不低的人,他的眼光确实挺毒的,这里面,也只有他看的王赢像是一个有钱人,而且进了监狱以后接受不了现实崩溃的人太多了,他也见惯了,越是那种有钱的,条件优越的,越接受不了,所以看着王赢那些行为,他还真的觉得王赢是一个有钱人,监狱里面就像是他说的那样,有钱也可以成为老大,所以他赌了一下,觉得王赢是个有钱人,到时候肯定会报答自己,自己可以换来更多的好处,那一条烟,也是一个赌博,因为如果王赢不是有钱人,那景帅也强调了那一条烟,是王赢欠他的,早晚找机会,还是要把那烟拿回来的,能进这里的人,至少也都是三年起,三年,就算是一直打工,那工资够给他买多少条烟了,但是现在看着王赢这个样子,他自己都有些否认自己的判断了,可是事情都已经到这了,自己都已经做了好人了,那最起码,在做做好人,看一看么,想到这,他也算是自我安慰了。

  “第三点,那就是你打点通了狱警,如果你打点好了狱警,狱警提前会招呼笼头他们照顾你,那样的话,你做不了老大,也可以很悠闲自在,显然一看你也是没有的。”

  说到这的时候,景帅自己都甚至有些自暴自弃了,搞不好这次的投资是真的白搭了,他又上下打量了打量王赢,这细皮嫩肉的,这眼神,这神态,这气质,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一个有钱人啊,他也是真的困了,好人做到这,那也就算是够意思了,其实说实话,如果进来的不是王赢这样一个神态气质的,这种精神状态的,来一个土鳖,就算是被欺负死,景帅也不会参与一下的,非亲非故的管他干啥,但是如果来一个土鳖,却是那种很有钱很有关系的那种,起初不知道的话,景帅也不会理他的,其实景帅这也是想早点离开这地方,别人都不知道,其实在很早之前,景帅还没在这个号子里面的时候,在一个别的号子,也进来过一个非常有钱的人,这个人刚进来的时候,也是接受不了这些的,但是到没有像王赢这么惨,但是也是一直被欺负,然后景帅身边的一个朋友,就在这个人最难的时候帮了他一把,那会这个男子是死刑犯,一般是没有人愿意去帮助这死刑犯的,景帅的那个朋友,也是不知道咋想的,就是帮着那个死刑犯,结果那个死刑犯和他两个人关系就越来越好,后来才知道,那个死刑犯是一个非常有钱的人,死刑犯死刑执行之前,知道自己没有活路了,耗费了自己很多关系,很多金钱,把他那个朋友给提前送出去了,那个死刑犯被执行了死刑,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景帅才长了心思,留心要观察每一个进来的人,加上他本来也是一个有些生活阅历的人,他们这个号子在他之后,已经进来过六七个人了,只有王赢让他看着,觉得像是个有钱人,这就是他帮王赢,起初,最简单,最直接的原因。

  哦,对,忘记说了,刚才故事里面那个死刑犯,是谁大家都知道,叫朱柯,他进来的时候,比王赢也没有耗好到哪儿去,就算是之前的孙琪展,也是真的命硬,自己够拼,能打,主要还是有龙王他们几个人一起,要是当初孙琪展就一个人的话,估计也不会好到哪儿去,人总是要面对现实的,尤其是要面对,自己不能接受的现实。

  景帅给王赢说了这么多之后,看着王赢面无表情,自己也有些心凉了,估计这次又是白献殷情了,随即自己站了起来,转身就回到了自己的床铺,明天一大早还要起床,索性早点睡觉的好,都已经很晚了,躺在床上睡着之前,他还看了眼王赢,王赢依旧坐在床铺上面,目光呆滞,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酷匠网G)首6~发($

  天色渐渐的明亮了,景帅是被尿给憋醒了,晚上的时候也没有睡好,他起来撒尿的时候,发现王赢还是一动不动的,那个表情,那个眼神,在床上就那么坐着。

  他尿了尿回去随即又睡着了,这一下睡的挺踏实,在醒来的时候,那就是监狱叫床的铃声响起了,景帅起身,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发现王赢还是那个姿势,他肯定是整整一夜未眠,景帅这个时候也没有起初那么大的心思,想要和王赢套近乎了,自己也开始去洗漱,房间里面乱糟糟的,王赢依旧在床上坐着,六点半就要去吃早饭了。

  大家都忙乎的差不多了,昨天晚上的那个山仔又过来了,走到了王赢的边上,伸手一指牢房里面“动作快点,去吧所有人的被褥都整理好,那些洗漱用品摆好,卫生收拾了,今天交给你监规,几条,几百个字,背好他。”

  山仔说完之后,就盯着王赢看,一副恐吓的表情,王赢看都不看他一眼,这不理不睬的态度,直接就激怒了山仔,他上去照着王赢又是一个嘴巴“你麻痹是聋子啊?”

  这一声叫吼,牢房里面很多人都看向了山仔和王赢这边,好几个人,又走过来了,站在了山仔的边上,都是一副要动手的样子,景帅从边上看了眼王赢,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也不再去管王赢了,该说的他也都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