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凡骁的时候,豆子的脸上充满了恨意,宁孩从边上顺手就搂住了豆子“我当初答应你的事情,放心,我都会允诺的,你先做好你应该做的,那些事情你不要担心!”

  毕竟是凡骁当初毁了豆子的容,豆子起初还不知道,现在什么都知道了,提到凡骁的时候,心里面恨也是正常的了,看着宁孩这么说了,豆子也不吭声了。

  宁孩目光平静,坐在车子里面,注视前方,一场暴风雨,已经开始渐渐的拉开帷幕.....回到监狱里面,王赢这一顿叫吼,引来了身后无数人的嘲讽,在外面不管是多大的官,多高的地位,到了这里面,那也是狗屁不是,狱警根本就不搭理王赢。

  王赢叫吼的也是真的累了,慢慢的停止了叫喊,他瘫软的倒在了地上,边上还有不少人,都在看热闹,王赢一言不发,很快,一个身影走到了王赢的边上,他拍了拍王赢的肩膀“小伙子,去拜拜笼头,然后早点睡觉,明天还要早起劳作呢,别自己不睡觉,在吵吵到了别人,还有,就是你的床铺在那边,你安静点吧,叫吼如果有用的话,这里面就不会再有犯人了,自己做错了事情,自己就要认。”

  这个人嘴里面所谓的笼头,就是这个号子里面最厉害的人,也是狱头,哪个号都有。

  王赢抬头,看见了一个中年男子,这个人得三四十岁的年龄了,干瘦干瘦的,他也是离着王赢最近的一个铺位的人,王赢到现在整个人都是蒙的,他还是不能接受自己居然被关在这里了,他是被这个人推了两把,自己在麻木的走向了自己的床铺边上,这一个牢房是二十个人的标准配置,现在牢房里面是没有住满的,也就是十几个人的样子,空着两张床,王赢自己就往最里面走,结果刚走了没有两步,又是一个声音。

  “那最里面的床铺不是给你的,你要去那边的那个。”这时候,一个光头大汉坐了起来,他伸手指了指另外一个铺位,那个铺位刚好靠近厕所边上,这个牢房角落的位置,有一个厕所,厕所边上有个半人高的水泥墩子,在边上就是一个空铺。

  王赢看了眼这个人,没有理会他,心情也是暴躁,随即他径直就坐在了最里面的那张床上面,光头大汉看了眼王赢,从边上皱了皱眉头,随即冲着边上的人点了点头。

  很快,另外一处,好几个人站了起来,一个一个凶神恶煞的,能来到这里的,哪儿有好人啊,都是违法乱纪的,到了王赢边上,其中一个鬼头鬼脸的,往王赢的边上一坐,顺手从兜里面递给了王赢一支烟,看起来一脸的和善“哥们,怎么进来的?”

  王赢也没有多想,顺势接过烟,自己点着了,抽了两口,不想与这个人交谈,这个鬼头鬼脸的男子,三四十岁的样子,比王赢大不少,看着王赢不说话,跟着笑了笑“有没有带钱进来。”他一边说,还一边伸手比划了一个钱的手势。

  王赢皱着眉头,伸手一指“这样怎么带钱进来?”王赢是新人,自然不懂监狱的规矩。

  “哦,没带钱啊?”这个男子笑了起来,随即照着王赢的脸上就是一个嘴巴,这一个嘴巴就把王赢嘴角的香烟给扇了出去“小兔崽子,没钱还想睡这个位置?给我滚!”

  他这一伸手,王赢猛的一抬头,他这性格,这一辈子没吃过哑巴亏,说实话,虽然他多少次死里逃生,但是总体来说,这么多年,也是顺风顺水的,年纪轻轻的,就已经经历了如此多的事情,站在了如此的一个高度上,他现在脑子都是蒙的,整个人根本都不会思维了,处于一种莫名其妙的状态,而且说实话,他是看不起这样看起来就是土逼一样的男子的,王赢第一下还没有还手,只是看了一眼这个男子。

  但是王赢的眼神当中肯定还是充满了不愤儿,也正是这个眼神,彻底激怒了这个男子“小鸡吧崽子!”男子叫骂了一声,上去照着王赢又是两个嘴巴一耗王赢的脖颈,用力一耗,直接就把王赢从床铺上面给耗了起来,王赢刚被耗起来的时候,自己内心也是愤怒到了极致,二话不说,抬手照着这个男子就是一拳。

  酷7F匠网》首i{发+

  也就是这一下还手,周围本来没有动手的几个人,都急眼了“敢还手!”周围上来一个人照着王赢小腹就是一脚,同一时间,周围一下跳下来了五六个人,围到了王赢的边上,一瞬间,王赢的周围到处都是拳头,如暴风雨般向自己袭来。

  其实说实话,王赢心狠手黑这没错,但是自己本身确实和凡骁这些人差距太大了,最主要的就是刚进监狱的时候,这种心理落差,还有就是那种心里面的不平衡,这一般人,短时间内都调整不好,尤其是之前也算是光芒万丈了,现在一下算是坠入深渊,和这些人被关在一起,被这样的人欺负,如果换成王赢正常的时候,他肯定会冷静下来,想想该咋办,但是就算是换成正常的时候,他冷静下来了,能不能接受这份屈辱,调整自己的心态,别让自己心高气傲,都是个问题,那更别提现在了,他打打不动,混社会处朋友,全靠自己聪明的头脑,还有那一股子义气,也是运气好,混到现在。

  现在一下什么都没有了,在这地方,他还不如孙琪展,毕竟孙琪展他们是几个人一起来的,而且孙琪展是真的狠,毕竟他从小就从那样一个家庭长大的,可是王赢还是不一样,真打起来,他连孙琪展也打不过,更别提现在王赢这么长时间,一直是在幕后,很少动手了,如果和刚才那一个人单挑的话,那王赢还能拼一下,可是后面那一群人都上来,王赢就是真的没辙了,自己根本就没有还手的力气,他被人从床上拉拽到了地上,一顿暴打,牢房里面根本没有武器,他被这一群人按在地上,疯狂的捶打,一瞬间疼痛的感觉席卷全身,再到麻木,王赢躺在地上,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谁,过来按住了王赢的脑袋,冲着地上“咣,咣,咣”的连续好几下。

  这几下把王赢整个人都磕蒙了,鲜血顺着额头就往下流,王赢头晕目眩的,边上有人叫吼着,显然,对于这样一个新人,来到这里还敢如此,都很是愤怒。

  从头到脚,那个健壮的笼头,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看着,带头打王赢的男子,看着王赢满脸的鲜血,一动不动的,边上的人也都停了下来,王赢这个时候是真的近乎已经处于晕厥的状态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落到这一步,这个男子冲着王赢踢了两脚“是不是死了?”他嘴角挂着嘲讽笑容,随即一拖王赢,拖着王赢就往厕所那边走,到了厕所边上,他按着王赢的脑袋,就按到了厕所里面,随即从边上就踩着冲水,厕所的水不停的往出冲,这厕所还是那种蹲着的厕所,牢房设施简陋,十几个人,也只有三个坑位,还有一个尿池,周围都是水泥石灰地,非常的埋汰,一股子骚味,厕所马桶里面的水,不停的冲洗着王赢的脑袋,好多水,甚至都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了,他又开始挣扎了,周围好几个人冲上去,死死的按住了王赢,王赢就这么被冲了好一会儿,他这一刻,已经被蹂躏的没有挣扎的力气了,边上的人这才停手。

  带头的那个男子,笑了笑,看着被摧残的没有人样的王赢,嘴角挂着一抹嘲讽,随即就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这个行为把王赢看傻了,心里面一惊,他也不知道这个男子要干啥,可是现在他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浑身上下酸痛。

  “山仔,行了。”笼头这一句话,却让已经把裤腰带解开的山仔,停下来了动作,他满脸的猥琐,看着王赢那一脸的兴致冲冲,现在还是有些不甘心。

  “我教育教育他,这新来的一点规矩都不懂,看着他这一副小白脸的样子,真稀罕。”

  “给他一次机会,刚来不懂规矩没事,别老不懂规矩就行了。”笼头靠在边上,拿起来一支烟,给自己就点着了,随即他冲着边上的人伸手“行了,都去睡觉!”

  他这一句话比什么都好使,牢房里面的人互相看了看,这才都回到了自己的床铺位置,边上的山仔,依旧是意犹未尽的看着王赢,这一下看的王赢有些心慌。

  周围的人都走了,王赢自己趴在厕所边上,脑袋还在马桶里面,整个人的脸上是湿漉漉的,他这一辈子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现在想着自己刚才经历的一切,还像是在做梦一样,他在这里趴了好一会儿,愣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不管外面多耀眼的光芒,在这里,已经什么都不是了,王赢是真的没有办法平复自己的内心,毕竟自己人生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一瞬间,他的眼圈都红了,他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愣是没有哭出来,就在这趴了好久好久,突然之间,边上有个人拍他的后背。

  王赢开始的时候都没有回头,被人连续拍了好一会儿,也是自己脸上又有血迹流出来了,顺着自己的眼角流下,眼前红红的一片,王赢这才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眼边上的男子,这个男子正是刚才那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就是在门口最先和他说话的。

  王赢看见人的时候,本能的还是控制住了眼泪,男子看着王赢依旧趴在这里,然后他坐在了边上,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支烟,自己就点着了。

  “好歹也是二十多岁的大老爷们了,怎么还能掉眼泪呢,丢人不丢人。”他说话的声音很小,也怕是惊动了别人,随即他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个刀片,放到了王赢的边上“那个什么,是不是觉得这一切挺受屈的,如果真的受屈的话,那你就用这刀片解决了自己,麻利点,来,总比你现在这个熊样要好得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