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孙经理看着挺有气势的,说话总是笑呵呵的,但是我总是觉得这个人是笑里藏刀,不好对付,和他打过几次交道,他给人一种老江湖的感觉,这个人不可忽视!他俩都是在王赢住院期间,被王赢亲自认命的,财务部这么重要的部门,一定是王赢极其信任的人才会任命!”

  “不用查了。”宁孩从边上皱着眉头“这王赢这小子后手安排的够准的,这正副经理,一个是孙琪展的老爹,这是一个老江湖,这是个麻烦人物,你一定要注意点,千万要小心,这个老家伙,可不是好对付的,千万不能着急,至于出面的那个刘越,是孙琪展的媳妇,王赢和他们的感情极深,那公司的财务卡,流水最大的,肯定在孙琪展手上了,孙琪展那边的情况不好,现在小天堂被人挤兑成那个样子,又照开不误,而且还在抬价,这肯定也是应了王赢的主意了,这王赢够狠的,自己公司的账户,给孙琪展拿着随便花,这等于是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给了这孙琪展了!这小子够有魄力!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就这一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宁孩说的倒也是实话,正常哪个老板敢随便把自己的身家性命财产交给一个自己认为是兄弟的人,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就算是有血缘关系,估计都未必敢给。

  豆子也是没想到王赢能这么干,从边上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而且公司所有的成员,都签署了正式的书面合同,用咱们之前想的方式,想把公司拿过来,不可能了,财务部被刘越和孙琪展的父亲掌控,公司的账户,是孙琪展看着的,还有公司的所有审核,都是曹彬彬督查的,也就说,现在公司哪怕走一笔一万零一毛的钱,那也得经过这三个人的审批,还有就是,关于公司股份的问题。”

  “王赢说如果自己出事了,他的股份就是孙琪展,刘越,还有孙琪展的父亲三个人代持,而且曹彬彬是没有代持权利的,他这样一来,双重保险,所有人都相互制约,曹彬彬虽然权力大,但是也只能在条条框框以内,三个人认可范围内做事情,如果到了危急关头,那三个人是可以直接左右公司的未来的人,因为之前王赢自己的股份就可以左右整个公司,他是最大的股东,只不过他们不会轻易行使这样的权利,毕竟对于公司这些事情,他们都是属于门外汉,而且对于曹彬彬,应该也是王赢有过交代,很放纵,可是宁爷,这下不好整了,还挺麻烦,这个王赢,实在是太狡猾多诈了!”

  “这也算不上狡猾多诈!”边上的宁孩眯着眼“我喜欢有挑战的事情,如果他连这点后手都没有准备的话,他也不配我看的起他这么多年了,刘越是个女流之辈,没有什么主见,但是是一个死心眼,一根筋的女人,对于王赢身边这些人,我了解的还是很透彻的,至于孙琪展,这个人和王赢这么多年的感情,王赢既然敢把身家性命都押在他身上,那他就肯定没有任何可以收买的机会。”

  豆子从边上思考了片刻“其实我觉得还是有些地方可以利用的,比如这个曹彬彬,曹彬彬自从执掌了公司的财务大权之后,知道最先做的三件事是什么吗?”

  宁孩从边上摇了摇头,一脸的瞧不起与嗤之以鼻“他这样的,还能做出来什么事。”

  “这三件事全都是中饱私囊的事情,第一件事就是用公司的钱,然后在用内部价,买自己的房子,等于是变相克扣了四套复式楼层,这四套房子是给他自己,还有他那个三个忠实的小弟,雪橇三傻的,说实话,我真的没有见过这么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我以前一直觉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这样的话是成语,自从认识了这三个人以后,我才明白了这个词语的真正含义,这三个人几乎就差拉屎都找曹彬彬给递纸了,什么都不会做,也什么都干不了,离开曹彬彬完全就没有生活自理能力了。”

  “真的不夸张,连吃个饭都得曹彬彬带着,买个衣服也得曹彬彬带着,就差上个床还得曹彬彬替着了,曹彬彬这养着他们三,真的就跟养了三条狗一样,身为一个人,如果你养了一条宠物狗,你需要对狗做什么,基本上就得对这三人做什么,怎么照顾一条狗,就得怎么照顾这三个人,洗澡都得曹彬彬带他们去澡堂洗,游泳,去海边的时候,一人套着一个救生圈,我说这三人加一起一百岁了快,那真是啥也不会啊,真的,我想了好几天,曹彬彬带着他们三个,与曹彬彬养三条狗唯一的区别就是不用铲屎。”

  宁孩听见这句话,居然从边上笑了出来,也是难得的放松一下,边上的豆子也是一脸的无奈“而且曹彬彬做这几件事的时候还是把我叫去的,和我商量的,还给了我好处费,还让我帮他瞒着王赢,是我给他想出来的用钱的地方,还有项目,然后帮他演戏,从财务室那边把钱弄出来的,这一下就弄了几百万,这是他做的第一件事。”

  @`看正7版章节X上酷=X匠_m网ax

  “第二件事那就是给自己又买了一辆保时捷,花了小两百万,也是我帮他从别的项目里面卡出来的钱,你还别说,我帮他做了这些事之后,他对我还真不一样了。”

  “第三件事,那就是这货预支了自己十年的工资,买了一条一百多克的金链子,这金链子下面挂着一块缅甸玉王,是一个玉观音佛像,光这个玉观音,就价值将近一百多万,还有他脖颈处大金链子,这货是把自己的全部身家都挂脖子上面了。”

  “然后他还预支了雪橇三傻一人三十年的工资,雪橇三傻一个月一人是五千块钱,一年是六万,三十年就是一百八十万,他预支了六百万,给这三个人一人户头存了两百万,让他们吃利息,这笔钱也是我帮他弄出来的,他现在对我的态度老好了。”

  “我就知道,他也做不了啥新鲜事,无非就是败家,中饱私囊。”宁孩的言语之中也是充满了嘲讽“你这样做就对了,他对你越信任,这样才越有利用我们接下来的行为,记着,你现在最主要的,还不惜一切的帮助他,然后另外一边,给公司牟利!”

  豆子点了点头“其实我的意思就是说,咱们可以拿曹彬彬当突破口,我看他这些日子偷偷做的这么多事情,觉得他也是需要钱,不如我去和他谈一下,给他足够多的好处,让他配合咱们,我再搞些小动作,架空王赢,把公司瓜分了!”

  “刘越也好,孙琪展的父亲也好,他们虽然掌控公司财政,还有最后的公司大权,但是他们毕竟还是门外汉,只要收买好了曹彬彬,我还可以像之前帮着曹彬彬中饱私囊时候的运作方式,他在明,我再暗,偷偷的一点一点掏空公司,只要不引起来他们的警觉就行,毕竟他们三个人都是公司的三个陌生面孔,突然之间站出来行驶股东权利的话,那也是容易把公司正常的秩序搞乱的,而且通过我这些天的观察,我有办法保证,只要曹彬彬绝对配合我的前提下,我一定能在他们发掘之前把该做的事情做好,等着他们发掘,想要行使股东权利架空曹彬彬的时候,已经鞭长莫及!”

  豆子很有信心,宁孩从边上点了点头“你敢这么说,我还是很相信你的能力的。”

  豆子“嗯”了一声“其实大体方向就是只要搞得他们公司的资金链断裂就好了,公司流动资金都弄出去了,再出点什么需要用钱的紧急情况,就好办了!只要曹彬彬配合,我们两个就可以像之前我帮他中饱私囊一样,继续搞小动作,把大量的流动资金外移,再让他们的资金不能按时回笼,我再小动作的里面再加小动作,把曹彬彬一起套进去,我有信心把他们都瞒住,到时候就算他们反映过来,要行使股东权利,也来不及了!当然了,这需要配合!另外就是,现在整个公司的人也没有人有可以融资的能力,咱们再说服那两个大股东,不借给他们钱,到时候做什么事情都好做,我已经想了很久了,哪怕多付出一些,先稳住曹彬彬,等着曹彬彬这个废物,帮咱们把事情都做好了以后,咱们在想办法把他踢开。”

  “曹彬彬这里是突破点!”豆子看来为了给自己复仇,也是真的够拼的,想了这么多。

  宁孩在边上听着豆子这么说,思索了片刻,随即摇头“首先,你一定要打消曹彬彬是突破点这个想法,你别出面和曹彬彬说这些,如果说的话,搞不好会坏事的,会让他多心,你就好好的,和他搞好关系,就算他自己提出来了,要夺权,你也不能迎合,省的他炸你!别着急,王赢要在里面呆三年,没有三年出不来,咱们还有的是时间!”

  “为什么?”豆子从边上有些不解“曹彬彬这个废物败家子,是最好的突破口!

  “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着急也没有用,而且王赢这小子有点城府,他留下的这几个人谁都没有办法收买,曹彬彬虽然是个败家子,成天不着调,吃喝嫖赌抽,还是个没用的废物,但是如果让他出卖王赢,那绝对不可能的!否则的话,王赢之前的安排,就绝对不会把他放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上,对于曹彬彬,他的了解显然更深!”

  “所以不用让他出卖王赢,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这样,一下子弄的这么复杂,让我心里面有点乱,我需要点时间好好的平复一下心情,看看怎么做,还有就是你做好第二手准备,那就是跟曹彬彬搞好关系,曹彬彬这个头脑简单的,还有他身后那三个傻逼,利用好他们就能把公司搞掉,如果最后实在搞不过来的话,那就搞毁它!”

  宁孩说道后面的时候,狰狞的表情又浮现,看的豆子都觉得冷冷的,豆子连忙跳转了这个话题“还有就是关于凡骁的事情,如果他突然之间回来了,怎么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