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着就走到了这个年轻人的边上,年轻人的脸上突然之间闪过了一丝阴狠之色,被驾驶位置处的警察一眼就发现了,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这个人突然之间用力一拽,一股子不可抵抗的大力,一下就把这个人给拽下车,拽下车的同时,抬腿照着他小腹就是一下,借着惯性,另一只手也耗住了他的衣领,转身直接就把这个人给抡飞了出去,副驾驶的人刚走过来,都没有来得及躲闪,直接就被飞过来的这个人给砸倒了。

  随即这个男子纵身一跳就跳到了车上面,后面看守王赢的四个人一下就反应过来了,随即就要掏枪,前面的男子猛的一低头,车子直接在此的发动,明显的就是油门踩到底了,用力的往后退“咣!”的一声剧烈的撞击声音,后面刚下车的两个警察,往边上一躲,这辆金杯警车后屁股就兑到了后面的警车处,在后面的王赢一行五人。

  被这巨大的惯性,瞬间全都倒在了地上,刚要往起爬呢,车子“嗡!”的一声,又是一个加速,车子奔着前面的警车就撞过去了,那边的警车上面两个警察已经下车了,伸手就把枪口对准了这边,随即扣动了扳机“嘣!嘣!”的两声枪响之后,警车“咣!”的一声就撞开了前面这辆警车,随即一个加速,车子“嗡!”的就是一声,车上面的几个警察一扶着车里面,刚站了起来,还没有来得及做动作了,车子又是一个急刹车,这个急刹车就跟外带着漂移一样,车后面的人,从后箱子里面都被甩开了,撞在了车厢的后面,很快,车子又是疯狂的加速,一下又蹿了出去。

  这两下给后面的人撞得不轻,前后不到一分钟,车子至少连续急停急冲了十几下,外带着好几处漂移,王赢已经被甩到了座位底下,双手在后面拷着,也使劲抓住了边上的凳子上面的护栏,生怕被甩出去,但是后面的另外几个警察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开车的男子低着头,车内还能传来枪响的声音,整辆车都是不规则的摇晃,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往前冲了不几分钟,突然之间,车子又是一个原地飘逸,这一下,整辆车都侧着飞了出去,这是明显的失控了,男子坐在驾驶的位置“我操,玩大了!”

  眼看着车子奔着边上的一个电线杆子撞了出去,他下意识的一打方向,速度快的有些吓人,一把就拉开了车门,自己整个人“蹭!”的一声就跳跃了出去,这么大的惯性,这货跳下去之后,居然单手撑地,整个人灵巧的两个原地三百六十度大空翻,站在了边上,身体敏捷的有些不可置信,随即他亲眼看见这辆金杯车翻倒不说,还横着滑了出去,“咣!”的一声,直接就撞倒了边上的一根电信杆,剧烈的撞击声音,让王赢这一下,也没有抓稳,从车座位底下甩了出去,整个人从上往下就滑“咣!”的一声,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体上面,就算是如此,也是疼的要命,滑下去的这一瞬间,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被撞了多少下,眼前漆黑一片,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额头有液体流出,一定是鲜血了,好痛的感觉,车子终于停了下来,他身下还压着一个警察。

  车子已经彻底废掉了,边上的大门因为这撞击,也掉落到了边上,一个警察从车里面连忙爬了出去,刚爬到外面,就看见对面的那个小伙子又冲了过来,他刚想掏枪呢,这个小伙子瞬间就加速了,冲到了他的边上,上去一脚踹倒了他的手腕,一个手刀,就把这个警察给打昏迷了,随即他抬头看了眼车里面的四个人,两个已经晕厥过去了,还有一个手被卡住了,痛苦的惨叫,王赢双手被拷,带着一个黑色的头套,他的力气很大,上去一耗王赢的胳膊,一只手一拉王赢,就把王赢从车里面拉出来了,转头的时候他已经看见了后面追赶过来的车子,他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手铐钥匙,过来就给王赢把手铐打开了,随即大吼了一声“快点跑!”

  王赢被套着头套,都来不及往下摘,虽然这个声音很陌生,但是王赢还是以为是杯子或者万孝辉或者是谁来救自己了,而且他们劫囚的方式,明显的是王赢不能接受的,他宁可蹲三年,出来干干净净的,也不想背着这些事,躲一辈子,藏头露尾。

  “我不是说了吗,不许做这样冲动的事情!曹彬彬呢!我还不能不能指望上他一点!”

  “少他妈和我废话,我能看着你进去做坐牢吗,什么彬彬不彬彬的,快点跑!”这个男子力度极大,他拉着王赢就冲进了身后的庄稼地,这时候正是玉米地成熟的时候,周围的庄稼地里面种满了玉米,玉米都是一人多高,两个人冲进去,王赢都没有来得及拉开自己的头套,被这个人拉着,下意识的就跟着他跑,两个人在前面跑,后面就传来了警笛的声音,很明显,警车也追进来了,男子二话不说,拉着王赢,很有目的性的左拐右拐,王赢也是把自己的头套摘下来,他这一会的功夫已经反应过来了,这是有人来救自己了,谁这么大的胆子,敢这么救自己,可是这一路光顾着跑了,警方大部队追上来肯定还是有时间的,这小子明显的就是把所有的路线都计划好了,而且在这庄稼地里面跑,居然没有任何的迷路,很有方向感的样自,蹿出了这片庄稼地,他拉着王赢又跳过了一条马路,转身又是一片庄稼地,要说王赢的身体素质,那和凡骁这些人肯定是比不了的,他是一个在上面掌权掌惯的人,也不是什么打手,身体素质自然不太好。

  但是比普通人也强不少,跑了一个庄稼地,他就已经受不了了“不行了,累死了!”

  边上的男子二话不说,往前一蹲,一副要背着王赢的架势“快点上来!晚了就没命!”

  王赢楞了一下,也顾及不了想那么多了,一下就扑了上去,男子背着王赢,疾步如飞。

  王赢这可是真的头一次看见有人背着一个人能跑的这么快,要说雪橇三傻背着王赢,别说背着了,就算是拎着王赢跑,王赢也相信他们的力气没问题,但是如果拎着王赢跑,雪橇三傻肯定也是跑不动的,这个一点都不带假的,这个年轻帅气的小伙,耐力出奇的好,背着王赢连续绕过了两片庄稼地,随即冲到了一座公路的边上,这边刚好停着一辆雅阁轿车,他也是为了省事,到了车子的后面,打开后备箱,把王赢往后备箱一扔,随即开口“忍着点!”接着他冲到了前面,坐上车,一个加速,车子就飞奔了出去,行驶了不过十几分钟,对面就有警车封路了,他一个急刹车,二话不说,转身就调头,他往后继续行驶,正行驶着呢,对面居然又有好几辆警车冲过来了。

  “我操,开什么玩笑!”他直接叫骂了起来,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警方怎么这么快就能把所有的路段都封死,而且刚才他看见前面的警车,在倒车的时候,就已经明显的把自己暴漏了,看着这边冲过来的警车,他一咬牙,看着边上半米高的台阶,直接就冲了出去,整辆车是从台阶上面飞到玉米地里面去的“咣”的一声,他的脑袋都撞了一个大包,更别提后备箱的王赢了,这给王赢难受的,车子落地之后,他猛的一踩油门,已经没有办法行驶了,这一下他也着急了,拉开车门,自己从驾驶的位置就窜出去了,后备箱已经被打开了了,王赢摔在了地上,这个疼痛,呲牙咧嘴的。

  他过去一弯腰“快点上来!”他这一声大吼,王赢一咬牙,一手撑地,一下就扑了上去,他起身背着王赢就跑,身后的警车一个急刹车,车子都停了下来,好几个警察下车就把枪口对准了他这边“不许动!”叫吼了一声,随即冲着天空射击。

  他二话不说,背着王赢又蹿进了玉米地,他这一下也是真的有点着急了,事情和他预想的不一样,他哪儿知道,李志立他们在押送王赢的时候,就做好了两手准备了,因为王赢不是普通人,身后的狼王集团,更不好对付,所以他们一早就做好了有人要劫囚的二手准备,要是正常情况下,他这样的计划周密,估计早都跑了,至少暂时是跑了,警方不会这么快的部署到位,可是他这次救的人是王赢,他没有想到,李志立他们为了防止王赢逃跑,或者被救走,做了多大的努力。

  N酷匠C网首√发

  所以他一边背着王赢跑,一边都有些走神了,他一直在想,自己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自己计划的这么好,怎么可能出问题,他越想越郁闷,越想越郁闷,但是现在这种紧要关头,他也顾及不上想别的,他背着王赢很快就蹿到了一处山脚下,他抬头看了眼身后密密麻麻的山群,一咬牙,背着王赢就进山了,只要躲进山里面,那肯定后面的警察就不好追了,而且他的速度却是极快,尤其是跑起来,背着王赢就跟负重一个沙袋一样,还是跑的那么的快,真是马不停蹄的跑了一个多小时,王赢自己都看着累了,他却什么反应都没有,连爬山都一点不带含糊的,这个怪胎,让王赢想到了凡骁。

  这货身体素质好的变态,这一顿跑,在半山腰上的时候,突然之间看见了一条向下流淌的小溪,这哥们也是真的累了,看见小溪了,连忙开口“不行了,渴死我了。”

  他把王赢往地上一放,整个人就冲到了小溪的边上,捧着水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喝,一边喝,一边喘着粗气“妈的,累死我了,累死我了!”他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外套脱了,身上的肌肉一块一块的,他这才转头看了眼王赢那边,他第一下看的时候没啥反应,但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随即,他第二下抬头的时候“我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