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你别光顾着拿狼王集团了,你要知道,你是见不得广光的,如果给老五知道了你再这里,那么盛会会放过你吗,其实当初也是我失策了,我早就应该把你交给老五,只要把你交给老五的话,那就没有那么多后续的麻烦了,但是也就是自从那次抓住你之后,我的事情就接二连三的,差点连命都丢了,这也是命,对不对?”

  “对,你现在能这么想,我就很欣慰了,我这也算是用实践调教你,哈哈,至于狼王集团,怎么拿那是我的事情了,再有就是,你外面的人不多了,老五那个白痴被我套进了圈里面,和杯子那个只知道玩命的蠢货,两个人现在都被警察抓了,包括梅志康也是一样的,梅志康还差点,老五和杯子每个三五年也出不来了,你们在监狱里面的时候,或许还会见面呢,等着哪天你们要是出来了,我好好的摆宴给你们庆祝一下,哈哈哈!至于我的安危,那不用你惦记了,盛会追了我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我现在一不是一样还在这里吗,哈哈哈哈!”

  宁孩从边上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自己转身就离开了,王赢自己坐在牢房里面,脸上的表很复杂,好一会儿的功夫,他叹了口气,一股子茫然无力的挫败感,他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用自己的脑袋,不停的在磕着栏杆,此时此刻,他终于有些绝望了,他也终于体会到不甘了,更多的后悔,自己早就应该知道,宁孩故意来找自己,让自己发现,那一定是有目的的,但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目的居然在这,动机居然在这,自己莫名其妙的就成为了罪犯,还成为了囚禁宁孩的凶手,真是做梦也没想到。

  Q市,在一处临时租住的房间内部,两个女子坐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其中一个女子一直捂着自己心口位置“我最近这些日子,总是感觉心神不宁的,总觉得要出事。”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姚雅,她一边说,一边从边上看了眼自己的电话,微信上面的消息,又是一个人转过来了代理费,要做她下线代理的,王赢还真的猜对了,姚雅没有经济收入的这段日子,就是靠着做微商代理赚钱生活,那个微信号是A4A6B99的高端精仿手表代理商,现在又专门弄了一个原单皮具的微信号huhuguai520,姚雅也做了代理,因为货品的质量好,回头客也很多,赚的钱足以保证她的生活。

  边上的另一个女子从边上看着姚雅,随即说道“别瞎想了,你总是感觉要出事,你看,那次真的出事了,都是你自己瞎想想的,放的轻松点,别紧绷着神经,有人要货呢!”

  她一边说,一边指了指姚雅的手机,微信信息又提示了,姚雅看了眼这个人,随即从边上就有拿起来了电话,时不时的还摸着自己的胸口,自言自语“银子,你还好吗…”

  王赢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几乎一直是度日如年的状态,整个人把日子过的,都是迷迷糊糊的,半个月以后,王赢的案子不公开审理,现在连一个记者都没有让进来,看得出来,在王赢认罪之后,李志立他们也没有太过于的为难王赢。

  这么多天了,王赢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出来,自己到底是得罪了谁了,为什么会走了和张超一样的路,再或者,是宁孩在里面到底是起了一个什么样的作用,对于狼王集团,他也是极其担心的,可是担心也没有用,他根本没有办法与外界接触。

  他知道,一定是有一张大手,把所有的路都封住了,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这么长时间,一个人都看不到,他觉得自己都要疯掉了。

  尽管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宣判结果出来的那一霎那,王赢内心还是觉得有些承受不了,他收拾带着手铐,被提成了一个光头,穿着一身囚服,满脸的胡茬,在被警察带走的时候,偶然路过门口的镜子,他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甚至都有些陌生。

  他从法院里面出来,上了边上的警车,坐在警车上面,他整个人都是蒙的,车上面四个警察,这里面还有两个特警,前面后面一处一辆警车,三辆警车押送着王赢,往监狱的方向行驶,王赢的脑袋上面被带着一个黑色的头套。

  三辆警车,很快就行驶离开了市中心,古城监狱的地方还是挺偏的,三辆车子刚行驶到了郊区,这一条路上还是很僻静的,就在这三辆警车,前后行驶的过程中,突然之间,从侧面,一辆改装好的牧马人飞驰而来,从三辆警车的边上飞驰而过,然后,就听见“嘣!”的一声爆炸声音,警车的车胎居然爆胎了,整辆警车瞬间就失控了。

  王赢一行人坐在车上,警车的司机,一个急加速,一边刹车,车子一边不规律的就冲着边上冲了上去,刚好这个时候和这辆牧马人是并排前行的,车胎一爆,车头奔着牧马人就撞上去了,这辆车和牧马人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一起“咣!”的就是一声。

  警车是一辆粉刷的金杯车,这种车就是一层铁皮,哪儿能和牧马人比,王赢他们坐在车上,就感觉到警车一阵倾斜,和牧马人撞击之后,前面的司机明显的对车子暂时的失去了控制,整辆车奔着边上就冲过去了“咣!”的又是一声剧烈的撞击声音。

  a酷匠网S永》久免-"费nE看☆V小说aO

  这辆车直接就撞到了公路边上的一颗大树上面,车体已经严重的变形了,王赢本来是坐在车子上面的“咣”的一声,脑袋还撞到了边上的玻璃上面,车上面的警车还有边上的特警,也全都摔倒了,整辆车显得特别的狼狈。

  所有的警察倒地之后,第一反应那就是掏枪,上膛,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一个叫骂声“都特么怎么开车的!会不会开车啊!麻痹的,吓死宝宝了!”

  警车的车玻璃都被撞碎了,所以外面的声音也很容易的就传了进来,这个声音浑厚有力,牧马人的前车灯都给撞得碎裂了,侧前方没法看了,连轮毂这一下都被撞得有些碎裂了,也幸亏车子好,牧马人斜着停在了马路边上,一个带着墨镜的帅气小伙儿跳下了车,这个人是真的挺帅的,头发一根一根的立了起来,这小子也够横,根本不管什么警车不警车的“麻痹的,会不会开车,下车,给我下车!快点!”

  也是看见了自己的爱车变成了这个样子,根本没有管边上的警车,一脸的愤怒。

  车上面的警察这个时候根本没有理他叫吼下车的声音,连忙都互相询问了一下,看看有没有人受伤,这个小子从外面也是等的着急了,看着半天没有人下车。

  “操!”的大骂了一句,冲到了这辆金杯车的副驾驶,上去就把车门给打开了“下车”

  他这第一声吼,副驾驶的这个警察也是没有反应过来呢,毕竟刚才撞得有点蒙,而且他鼻血都流出来了,哪儿顾及的上理这小子,从边上连忙找纸,正处理自己的鼻血呢,还有前面开车的额头也留血了,两个人忙来忙去的。

  “下车!听不见吗!”这样的无视,也是激怒了这个年轻的牧马人车主“快点!”

  他上去拽了一把这个警察,警察这一下也生气了,一点好气儿都没有“给我起来!”

  他用力一甩,一把就甩开了这个年轻的牧马人车主,他是自己都受伤了,肯定要先照顾自己,看看自己的同事伤的怎么样,所以没有功夫理这个牧马人的车主是正常的,可是这个牧马人的车主却是连续叫了这个警察几下,都没有理会自己,本来就是警车失控撞得他,给他的爱车撞成了那个样子,现在这个态度也让他很不满意。

  一瞬间,他火冒三丈,上去在一耗这个警察,警察这一下挣扎没有挣扎开,他用力一耗,一把就把这个警察给耗下来了“怎么着!警察就了不起啊!就白撞我车啊?”

  这个警察一个酿呛,身体失去重心,被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从副驾驶给拽了下来,这一拽下来,他也火了,刚要说话呢,牧马人车主用力一推“咣!”的就是一声,他把这个警察给推到了警车边上,警察顺势就要掏枪,随即边上的车主伸手一指他。

  “你别动!这没你事。”他愤怒的表情,整的这个警察还以为他要怎么着呢,还就真的没动,他盯着面前的这个牧马人车主,刚想说话,随即这个牧马人车主就离开了。

  他相继转身跑到了驾驶的位置,上去拉开车门,一耗驾驶处的那个警察,转身一指边上自己的爱车“怎么开车的!你看你给我车撞得!我新买的车!新车!新车!!知道吗!!”他白皙的皮肤,张牙舞爪的,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富二代,小伙子长的真精神,不过这个时候的言语,和他俊朗的外表,还真的有些不相称。

  毕竟自己也是一个警察,被一个小子如此的拽桑,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松开我!”

  他说好的声音有些阴沉,被撞车的小伙子一听这个,更郁闷了“嘿,我勒个大香蕉!你他妈这是和我说话呢?什么态度!怎么着,穿身警服你就牛逼啊?你当你开的是坦克啊,这种路段开的这么快,怎么着,你是警察你就可以白撞我的车啊?我今天就是不松开怎么了?我他妈刚买的车,知道不知道,我们他妈今天还有比赛呢,这一下连比赛都参加不了了,气死我了!”

  这个小伙子一边大吼,一边就把拳头举了起来,这架势,就跟要揍面前的这个警察一样“他妈的今天我和你不死不休,不死不休!!知道吗!”

  “小伙子,你冷静点,告诉你,如果不冷静的话,是容易犯大错误的!”

  “哦,大错误?”这个小伙子笑了笑,嘴角挂着无所谓的笑容,两个人的争吵,已经引来了前后两辆车上面的警察,往他们的车子这边走了,另外一侧副驾驶的警察也走过来了,一边往过走,还一边开口“我们还有重要任务,你先把车子移开,然后事后去警察局,会有相关人员负责处理你车子的事情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