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即他从边上微微一笑“杯子,老地主原先下属,老地主过世之后,杯子为了坐上老地主的位置,大规模的铲除异己,手段血腥,后来因为张超……”

  “梅志康,八角胡同人,最早以前跟在张超的下属阿坤的手下,靠在八角胡同收停车费为生,长期非法占有停车位并为自己大规模牟利,参与多起打架斗殴,与续浩天…”

  “曹彬彬,金士奇,金萨摩,金斯加,八角四傻,从小混迹八角胡同,游手好闲,吃喝嫖赌抽,不务正业,经常与人发生争执,长期参与各种赌博……”

  “刘世豪,刘荣杰,狼王会所副总经理以及总经理,都有重伤害前科,前段时间,与老五手下的李冬,发生了大规模了冲突,后来再永夜公墓与其发生大规模火拼……”

  男子从头到脚倒背如流,听得王赢都傻眼了,但是也正是听完这些话,王赢整个人都安静了不少,就盯着面前的这个人“你到底是谁?你们想做什么?”

  “不想做什么,你刚才撕掉的那份笔录,你拿好了,好好的签字,就没有别的事情了”

  说到这,男子站了起来,嘴角挂着笑容,一副居高临下的表情看着王赢,转身离开。

  十几分钟以后,王赢被重新带回到了那个漆黑的小屋,这一刻,他是真的有点慌了,他拿着那份笔录,盯着看了好一会儿,这上面就是一份“王赢自己交代的,非法囚禁宁孩的笔录”这份笔录也只交代了这些,如果王赢签字的话,那上限就是三年,因为王赢并没有殴打宁孩或者如何,他是懂法律的,他盯着这份文件看了好一会儿,最后脑海里面出现的那个人就是宁孩,他一早就知道,宁孩突然之间那么出现,那么容易的被抓住,那一定不会那么简单的,只是他到现在也没有想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一切的一切,一定是和宁孩有关系的,想到这,王赢上去就把笔录口供给扔到了一边,随即王赢“啊!”的大吼了起来“诬蔑!这都是诬蔑!”

  王赢心里面十分的愤怒,可是这个时候,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他在这个漆黑的牢房里面疯狂的大吼,叫骂,发泄着自己内心的不满,一个人影都没有,许久许久,他自己也是吼累了,气喘吁吁的,最后又把目光看向了那份笔录。

  他的脑海里面思考着刚才那个男子的每一个字,包括对于狼王集团的所有下属的了解,字字都透漏着威胁的味道,王赢坐在了床上,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两天之后,查克斯酒店,杯子和梅志康坐在酒店里面,那两个大股东坐在那里,眉头紧锁,其中一个顺手就把手上的银行卡,递给了杯子“这张银行卡,你们收好。”

  杯子和梅志康过来的时候,本来还是蛮有希望的,但是到了这里,看着这两个人的眼神的时候,就知道情况有变,果然,这两个人把杯子给他的银行卡,递了回去,这不是一笔小数字,就算是这两个人非常的有钱了,这些钱对于他们来说,也不是小数字。

  “什么意思?”梅志康和杯子两个人,一起开口,对面的两个大股东互相看了一眼“抱歉,王赢的事情,我们无能为力了,我们把身后能动用的关系都动用了,但是现在情况有点不对劲,口风咬的很死,想见王赢一面都见不到,我们努力了。”

  杯子听完这两个股东如此说话,随即往身后一坐,两手一摊“那按照你的这个说法,我是不是可以理解,这个事情你们不管了?”杯子突然之间笑了起来,带着而愤怒。

  “我们不是不管,我们是管不了,有些事能管,有些事不能管,显然,这个事情就是不能管的,但是我们确实已经尽力了!这卡,你还是收回去吧!”

  “别,这个事情还得麻烦两位,我们都知道两位再上面有些关系,我们是真的没有关系,那这样好了,这里还有,如果不够,您开口,只要您说个事。”

  杯子嘴角挂着笑容,从兜里面又拿出来了一张提前准备好的银行卡,递了过去“现在足够了吧,这第二张卡里面的,比第一张卡里面的数字还要多!”

  “这个不是钱的事情,是我们真的管不了这个事!”这两个人的态度非常的坚定,根本看都不看一眼桌子上面杯子又递过去的银行卡。

  “这到底是多大的事儿啊。”毕竟是求人呢,杯子赶忙笑了起来“抓人总要有个说法吧,现在见人也见不到,那能不能先让我们见一面啊?”其实这个时候,杯子和梅志康的心里面,都已经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当然了,宁孩被囚禁的地方,被警察突袭。

  宁孩被救走的事情,两个人也都知道了,不过两个人现在都没有心思去管那个,他们两个人,也想不到,这事情,是和宁孩有关系的。

  “这个我们真的无能为力了,两位,我们真的尽心了!”其中一个股东,态度也挺好。

  房间陷入了沉默,对面的两个人与杯子和梅志康两个人对视,双方对视了好一会儿,杯子又深呼吸了一口气,平静了平静自己的情绪“那个什么,那这样,两位既然现在态度这么坚决,那一定是收到什么风声了,能不能把到底是怎么回事,告诉我们?”

  这两个人互相看了看,随即都没有说话,只是这么盯着杯子,杯子弯腰等着这两个人说话,因为就冲着这两个人刚才互相摇头这一下,杯子就知道这两个人肯定是知道啥。

  也是等了好一会,这两个人还是绝口不谈,梅志康从边上也有些焦急了“好歹我们也是生意伙伴,一起合作了这么久,大家关系也都算是不错,能不能帮帮忙,就算不帮我们处理,那给我们随便透漏点别的消息,那总可以吧?”

  这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又沉默了,梅志康从边上又把银行卡推了过去“这钱两位拿着,就当随便一点零花钱,随便给我们点提示就行了,剩下的我们自己找办法。”

  “这次他出不来了,高低是要在里面呆几年了,你们两个别再费力气了,不可能了。”

  “为什么啊?他做了什么啊?银子这么正直的一个人,做事情一直很有分寸,这么多年了,也一直是这样,不可能有人有他的把柄啊,不可能啊!”

  “对啊,银子没有违法乱纪过,抓他总得有理由吧?”杯子从边上也跟了一句。

  (Q酷zG匠G网√(唯一正》。版lV,¤f其√他都;V是EW盗n版.

  谁知道这两个人又像个哑巴一样,不说话了,这一下杯子就火了,但是他还是压制住了,边上的梅志康一脸赔笑,赶忙从兜里面把烟拿出来,给对面的人递烟。

  “就是得罪谁了,也得和我们说一下,好让我们去找找啊,两位大哥,你看咱们毕竟一起这么长时间了。”梅志康一边好话好说的像个三孙子,一边给他们递烟。

  这两个人也不接烟,就是一直摇头,梅志康这一下火气也来了,也是着急担心王赢“我说两位这样,恐怕有些不好吧?毕竟我们都是生意合作伙伴!”

  “我们是生意人,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合作伙伴是合作伙伴,王赢的事情我们已经和你们说过了,不要再想办法了,准备好公司今后的运营就可以了!”

  “你们他妈的什么意思!”杯子从边上也控制不住了,伸手一指“是不是觉得现在狼王集团倒了更好,狼王集团倒了你们他妈的好把所有的市场都占为己有!”

  “请你说话注意你的语气!”边上一个大股东不乐意了“把你的流氓气收起来!”

  “收几把什么收,好话好说就是不行,是不是?”杯子一边说,上去一把就拽住了一个人的脖颈,他这一拽,边上的梅志康连忙拉住了杯子“杯子!你干嘛呢!”

  “我从来也没有见过如此见利忘义的人,他妈的朋友有事,就这么从边上看着!”

  “我们本来也不是朋友!”被杯子抓住脖颈的人有些生气了,上去一把就推开了杯子,随即他从边上伸手一指杯子“我警告好了你,别拿你们那一套没完没了的对付我,也别开口闭口的朋友,王赢当初用什么手段对付的我们,我们就不想说了,我们不计前嫌的带着他赚钱就算了,现在的祸是他自己闯的,与我们无关!明白吗!还有,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们两个,你们两个现在马上离开这个房间,否则我报警!”

  “去你妈的!”杯子抬腿一脚就踹中了一个大股东的小腹,随即他从边上抄起来凳子,一凳子就把这个男子给拍倒在了地上,鲜血直流,杯子是真的被他们整急眼了,梅志康从边上使劲拉都拉不住“杯子!杯子!住手!”很快,外面的保安也进来了……

  二十多分钟以后,在楼下,杯子的车里面,杯子和梅志康两个人都不吭声,这一会儿的功夫俩人一人已经抽了好几根香烟了“我真是服了你了,还有你能不能别老那么的冲动啊!杯子!咱们要想办法解决啊!你刚才这样一动手,幸亏他们两个不追究,要么咱们现在已经在警察局了,知道吗?你能不能稳着点!”

  “我够稳着了,他们实在是太过分了,一副明摆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再说了,他们追究能怎么着,狗日的,老子最看不起这样的人了!”

  “冷静点先,咱们回去以后,把所有人都叫在一起,开个会,把所有的线索都蹿到一起,咱们好好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根据那两个人的意思,王赢应该是得罪人了,可是王赢刚从医院出来,他能得罪谁,还有就是那个宁孩,说王赢非法囚禁的人是宁孩,那宁孩那天是故意去找王赢,然后故意被抓的,这里面他肯定也有关系!”

  杯子这边刚想说话呢,不远处,一辆丰田霸道行驶了过来,停在了酒店门口。

  老五出现了,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到了楼下之后,抬头看了看楼上,转身就上去了。

  杯子和梅志康两个人坐在车里面,一看老五上去了。

  杯子顿时之间就暴怒了“我操这狗逼的全家!”杯子叫吼了起来,梅志康从边上拉了杯子一把,愣是没有拉住,杯子推开车门,也追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