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展啊,我这辈子最怕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

  孙琪展无奈的笑了起来“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这是大家躲不开的宿命,不是么。”

  王赢看着孙琪展的笑容,攥着他的手腕,越来越紧,片刻之后,他看了眼边上的凡骁“把我的银行卡,给琪展,密码是咱们哥几个,当初结拜的日子。”

  孙琪展和侯成两个人一听,当即都愣住了,看着王赢,刚想拒绝呢,王赢连忙摇头,犹豫情绪有些激动,自己整个人“咳咳咳”的就咳嗽了起来,一看王赢咳嗽,边上的人也都说话了,王赢跟着开口“所有做生意的人,都是要赚钱的,李沙漠是强弩之末,他的那两个KTV,抗不了多久的,按照你给我说的他们的方式,每个月至少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亏空,那一年就要亏一千多万,一个一千多万,两个就是两千多万,他李沙漠有多少钱经得起他这么亏的,更别提,现在已经抗了一年多了。”

  “李沙漠的公司是上市公司,他是最大股东,但是不是绝对的股东,他现在玩的不是他自己的钱,是所有人的钱,你只需要让剩下的所有股东,都知道,李沙漠为了和你置气,然后做的这些事情就好了,不光要让别的股东知道,也要让李沙漠的父母知道”

  王赢想了想,继续开口“你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千万不要冲动,伤害李沙漠,或者他的家人,那样的话,你下辈子还得从监狱过,你就听我的,你的小天堂,一定要继续开,不能关门,至于人,我让杯子给你派,派不会被轻易挖角走的,如果被挖走了,那就继续找姑娘,你自己多安排一批人出去,全国各地的帮你联系妈咪,咱们国家,就是人多,姑娘有的是,然后所有妈咪在接场子之前,和他们签署一份合同,这份合同里面要明确的强调,如果她带队离开,需要支付给你的损失,把这些条款都行写好,找律师给你写,产生法律效应的,总会有妈咪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愿意接你的场子,如果李沙漠在挖她们走,也是一定会付出极大的代价的,多准备点候选人手,陪着他耗就是了,我这边上百个项目都启动了,现在需要的就是等着收钱分红了。”

  “你就持续不停的去找新的妈咪来接场子,如果李沙漠有钱,就让他一直这么干,一直这么挖,他囤积人囤积的多了,自己也受不了,而且亏空只会越来越大,财政负担也会越来越重,反正你是没有损失的,只不过小天堂的生意会差点,每个月该交的份子,你一样去交,狼王集团就是你最坚硬的后盾,他李沙漠抗不了多久,相信我,你别急,别慌,现在真正要慌的,应该是他,还有就是,把李沙漠为了一己私欲,拿着公司的钱过来砸你,做这样不理智事情的消息,散发出去,这样一来,不仅会引起李氏集团所有股东的不满,反过来,下面愿意和李氏集团合作的人,也会越来越少,商人赚钱是第一位,李沙漠这么玩,一定会引起来很多人意见的,陪着他耗,这样一来就等于是在搞他公司的未来了,你放心,他们这样一个圈子,如果他这样疯狂的损害自己的利益做事情的话,以后未必还有多少人敢和他们公司合作的!”

  王赢一席话,说的孙琪展茅塞顿开,他盯着王赢,表情很纠结,看着自己往日的兄弟,这么三言两语的就解决了自己心中的困惑,边上的侯成都听明白了,连忙点头,冲着王赢伸出来了大拇指,凡骁这个时候把王赢的银行卡,也递给了孙琪展。

  “我随时保证卡里面的钱,至少够你一年的份子钱,有问题,咱们在随时沟通。”

  王赢说到这的时候,呼吸的已经明显的急促了不少,他也是撑着劲儿,一下说了这么多,边上的凡骁连忙把氧气罩递给了王赢,带着氧气罩,王赢这才感觉好了一些。

  “还有,我要交给你一个任务,这个事情事关重大,你必须要好好对待,认真的帮我找合适的人选。”王赢说到这的时候,语噎了。

  酷匠w网唯!》一x\正版K,))其H☆他(7都_w是e盗版o

  孙琪展和王赢也是很多年的兄弟,他一下没有反应过来王赢的意思,随即他往前跨了一步,把耳朵贴到了王赢的嘴边,王赢的力气越来越小了,他这些话一说完。

  孙琪展从边上当即就愣住了了,他看了眼王赢“银子,你开玩笑,这种事情!”

  “现在除了你,我不知道找谁了,通过这次的事情,我想清楚了很多事!我信你!”

  孙琪展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仔细的思索了片刻“行,你放心吧,我一定挑选出来最合适,最信任的人,银子,真的,其实。”

  在孙琪展还想说话的时候,王赢冲着孙琪展伸手示意,那意思是让孙琪展别说了。

  孙琪展拿着自己手上的银行卡“银子,那兄弟我什么都不说了,这么多年,我孙琪展什么人你也知道,我既然已经决定来找你了,我也就不和你客气了,你好好养伤。”

  说完之后,孙琪展转身就要走,王赢这个时候又有些着急,侯成从边上连忙叫孙琪展,孙琪展一转头,看见王赢着急,连忙往前跨了两步,到了王赢边上,一抓王赢的手。

  “你别着急,慢慢说。”孙琪展看着王赢,心里面也是确实心疼自己兄弟,这王赢对于自己,也是真的没的说了,他扶着王赢,王赢缓了好几分钟,这才又把氧气罩拿了下来,他的情况还是不好,脸色比刚才更煞白了,一点血色都没有。

  “李沙漠做错了事情,他得认,但是他和你认错的那种高高在上的方式,不行,也不对,所以你得打他,兄弟挺你,帮着你一起打他,一码事是一码事,他把你害的那么惨,所以咱们必须打他,用咱们自己的方式打他,还一定要打服他。”

  说到这的时候,王赢顿了一下“但是打服他了就行了,别打死他,人这一辈子,都有犯错的时候,大家有缘相聚在一起,挺不容易的。”

  王赢说到这的时候,声音有些哽咽,要知道,要是正常情况,王赢肯定不会掉眼泪的,可是人在病重的时候,身体脆弱,情感也是格外的脆弱。

  “咱们可是当初一起磕头拜把子的兄弟,用你的方式,打服了他,然后给他一次机会,算是哥哥求你了,知道你这些年在监狱过的不容易,但是咱们挺好的一个圈子,我不想就这样毁了,李沙漠他在禽兽,在不是人,他也真心的帮过咱们。”

  王赢一边说,一边摸着孙琪展的裤兜,颤抖的双手,就把孙琪展兜里面的手机拿了出来,他自己鼓捣了两下,果然,当初他们哥几个在寝室涮火锅的那张照片又被他翻出来了,王赢拿着手上的电话“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我王赢这一辈子,也记着在我最难的时候,谁在我身边,我这一辈子就磕过一次头,拜过一次把子,不管我王赢日后是好是坏,你们都是我王赢最好的兄弟。”

  “时光飞逝,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勿忘初心,方得始终,琪展,给他个机会吧。”

  听着王赢说这些,孙琪展从边上眼圈也红了,说实话,时间过去了那么久,现在说恨吧,那已经完全的恨不下去了,就是心中有一股子气,这股子气,消不了。

  王赢就是几个人的大哥,他了解孙琪展,也了解李沙漠,他也承担着想要把这个圈子,重新在圆起来的使命,勿忘初心,这永远是他发自内心的想法。

  孙琪展和侯成两个人坐在车上往回走的时候,侯成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以前就是觉得,听你说话聊天,你敬佩王赢,我也不知道,这个小子有什么值得你敬佩的,要打不能打,要钱没有钱的,今天这么一见,说实话,我挺诧异的,你们这么多年没见了,你一露面,就是这种事情,二话不说,家底都给你了,这人做的真没毛病。”

  “王赢为人处事,就没有有毛病的时候。”孙琪展抽着烟,目不转睛的盯着远处……

  在一座很不起眼的小城镇上面,夜晚了,马路上面空无一人,外面下起来了瓢泼大雨,在一处不起眼的楼房内部,一大群人,正在涮火锅,说说笑笑的。

  “来,干了!”夏芸从边上举杯,她已经喝多了,满脸通红,这一桌的男男女女,他这一举杯,边上的一桌子人都开始起哄了“来,来,干了!”

  这一桌子的人一饮而尽,李辉也是心情大好,一个比李辉年长不少的同事开口“小辉啊,真不是说啊,我活这么大,头一次看见运气这么好,升官能升的这么快的人,别的不多说了,以后要是发达了,别忘记我们这些同事啊。”

  “李叔,你看你们说的,我李辉不是那样的人,我就是运气好点,而且这两年咱们乡里面的经济飞速增长,百姓安居乐业,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咱们所有人的功劳”

  李辉也是在官场滚摸打爬了这么多年,场面话也是越来越会说“我就是运气好点,不过诸位放心,要是我李辉以后能有更好的发展,绝对忘记不了诸位的提携,也忘记不了诸位对我的帮助,做人,一定要知道感恩!”

  “对,一定要知道感恩!为了感恩!大家干了这杯酒!”王伟琦从边上举杯了“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跟着李镇长,一直往上走,一直给你开车,李县长,李市长,越高越好!辉哥!来,干了!”王伟琦这话一说完,夏芸从边上连忙就举杯了“对,来,干了!”她心情也是大好,因为李辉又升官了,要调去做县长了,这样一来离着他们两个可以回W市,就又近了一步,他早都想回家了。

  周围的人都在奉承拍马,李辉现在也不会把他们说的所有话都当真话了,他实在归实在,但是不傻,他心里面清楚,这些人心里面其实都是很看不起他的,他自己心里面也清楚,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夏宏盛耗费了数不清的人力物力,一点一点把自己推到这个位置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纯银耳坠说:

 注意!想看纪念品的,加我Q1106592240.看空间相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