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琪展的心情到明显的没有那么的好“先去医院看看他,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好多年没见了。”孙琪展说到这的时候,先是叹了口气,随即打开了自己的手机,翻开相册,他里面依旧也存着他们当年的那张照片,在宿舍吃火锅的照片,看着那么多熟悉的面孔,他又看见了李沙漠,皱了皱眉头,最后看向了里面的王赢。

  正想说话呢,侯成从边上突然之间一个急刹车,车子停在了古城的马路边上“有戏。”

  孙琪展随即抬头,看着车窗外面,就看见两辆路虎揽胜,直接就停在了一处茶馆的门口,一个光头男子第一个就下车了,手上抄着一把五连发,在他的身后,十来个下属,也都冲下车了,这伙人全都进了茶馆,气势汹汹的。

  侯成坐在车上,摸着自己的下巴“都说古城民风彪悍,但是不至于彪悍到这种地步吧”

  这一伙人不是别人,正式万孝辉,四哥刚一进茶馆,门口几个把风的小弟就从边上开口了“你们是干嘛的?”万孝辉直接就把自己的五连发兑到了他的额头。

  “叫你们老板来!”万孝辉就说了这一句话,毕竟外面几个马仔都是从这混口饭的,一看这么气势汹汹的一群人来了,心里面也市有些害怕的,可是茶馆周围到处都是监控,他连忙点头,转身带着万孝辉一行人就往地下室走,地下室才是赌局呢。

  结果刚走到地下室门口的时候,大门就被拉开了,赌局的老板手上提着单管猎枪,已经带着人上来了,看着万孝辉一行人,伸手一指“哥们,哪条路上面的?”

  “曹彬彬给我。”万孝辉从边上继续开口,这是他说的第二句话,赌局老板一听是曹彬彬叫来的人,这一下还有些不服气,随即笑了起来。

  “哥们,道上有道上的规矩,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赢了从我这就拿着走,输了就叫你们来砸场子,这事情,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啊?我说做人么,都要。”

  他还想继续说话呢“嘣!”的就是一声枪响,这一声枪响震惊了整个茶馆,赌局老板“啊”的一声惨叫,直接倒在了地上,手上的枪也掉落了,万孝辉往前一走,抬脚就踩住了他的手背,随即从边上举起来枪口,顶住了赌局老板的脑袋“曹彬彬呢……”

  车子停在外面的侯成,和孙琪展,显然也是听见了这一声枪响,侯成随即说道“五连发,是刚才那个带头的人开枪了,我去,这么搞!”

  孙琪展从边上也是抱有好奇的心态,几分钟以后,就看见刚才那个光头,拎着曹彬彬的耳朵给曹彬彬拽出来了,一边往出拽,曹彬彬从边上一般还抱怨叫吼“喂喂喂,四哥,你松开我,这么多人看着呢,妈的,好歹我也是八角胡同彬彬哥,给面子不给面子的也都得叫我声哥啊,而且我是为了陪着救命恩人,和我没关系啊,你不能这样。”

  曹彬彬一边使劲叫吼,一边用力挣扎,你说雪橇三傻也不知道是真的傻还是假的傻,这个时候了,不管四哥怎么鼓捣曹彬彬,这哥三也都后面跟着,也不冲了,估计也是都怕四哥边上拎着的那把五连发了,贡嘎啦跟在人群后面,也是非常的显眼。

  ☆g酷z+匠LI网3唯一正z版MO,其他h;都:6是盗MO版

  “是他!”孙琪展从边上皱了皱眉头,盯着贡嘎啦,他很多年的时候,在W市上学的时候,有一次在学校里面是见过贡嘎啦的,那个时候贡嘎啦还救了王赢的命,想到这,孙琪展从边上坐直了身体“快点,去医院看看王赢先。”

  半个多小时以后,按照导航,车子行驶到了古城医院,孙琪展和侯成两个人下车,走到了医院病房门口,随便打问了一下,王赢还是挺出名的,到了王赢居住的病房门口走廊的时候,这两个人想在往里面走,就已经被两个陌生的人给拦住问东问西的。

  孙琪展也是理解,从边上开口“你和王赢说,就说我孙琪展过来找他了,就行了。”

  门口几个守门的人,上下打量着孙琪展和侯成,刚想进去呢,这个时候,凡骁从外面进来了,当凡骁看见侯成和孙琪展的时候,明显的楞了一下,几个守门的人看见凡骁进来了,连忙冲着凡骁低头,告诉凡骁这两个人要见王赢。

  凡骁是认识侯成和孙琪展的,但是孙琪展和侯成不认识凡骁,就算不认识,还是觉得有些熟悉,几个人客套了两句,凡骁在充满诧异中,带着侯成和孙琪展两个人就进入了王赢的病房,在病房里面的时候,杯子正要走呢,看见凡骁又看见了侯成,几个人打了一个招呼,凡骁自己又蹲到了角落,他坐在角落上下打量着孙琪展和侯成,这么长时间没有见过了,两个人的变化还是真的挺大的,都显得刚毅了不少。

  侯成也是发现凡骁一直盯着自己看了,也转头看了眼凡骁,他看着凡骁坐在那里的那个样子,琢磨了片刻“我们是不是认识?或者说,从哪儿见过?”

  凡骁现在的身份是豆子,豆子的一切,都被他顶了,而且王赢保守这个秘密,保守的非常非常的严,整个狼王集团,除了王赢以外,估计也只有杯子和梅志康有些怀疑,但是两个人也都是聪明人,绝对不会去问的,至于别人,那更是彻底不知道了,曹彬彬还成天豆子长豆子短的叫呢,凡骁连声音都变得与豆子差不多了,都这样了,侯成还能觉得凡骁似曾相识,这个是真的挺不容易的,而且豆子一直多少还是有些本事的,凡骁也很少在公众场合下展示自己的本事,俩人身高体型相仿,更相似了。

  凡骁咧嘴笑了笑,冲着侯成摇头,侯成也没在说话,只是站在了边上,孙琪展看着病床上面躺着的王赢,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他的边上,王赢这个时候已经睁开眼睛了,看见孙琪展来了,他一脸的惊愕,哥俩就这么互相对视了好一会儿。

  看着王赢现在的这个样子,不知道为啥,孙琪展发自内心的难受,说不出来的一种难以言喻的愤怒感,自己这么好的兄弟,这么多年没见,现在一见,居然这样了。

  看着王赢脸色煞白,如此的虚弱,但是他能感觉到,王赢看见自己的时候,那洋溢于脸上的,不可掩盖的喜悦,孙琪展做了下来,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看了好一会儿。

  孙琪展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支烟,自己点着了,随即王赢轻轻的碰了碰孙琪展,孙琪展盯着王赢,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随即孙琪展开口“谁干的?给整成这样了。”

  孙琪展显得极其的愤怒,凡骁坐在角落“凶手已经失踪了,我们现在还在找,你冷静一下,别太激动。”他从另外一边,也感受到了孙琪展的愤怒。

  侯成拍了拍孙琪展的肩膀,孙琪展又看了眼侯成,好一会儿,他这才冷静下来了,王赢伸手指着自己的氧气罩,孙琪展上去就给王赢把氧气罩给拔下来了,王赢依旧是那么的虚弱,孙琪展把自己抽了两口的烟,递给了王赢,王赢自己就叼上了,他抽了两口,随即孙琪展又把烟拿回来,俩人就这么看着,王赢把自己的手伸了出来。

  看着自己这个多年未见的兄弟,这一眼看见的时候,还是那么的亲切,王赢冲着孙琪展伸手,孙琪展也伸手,两个人的手紧紧的握到了一起,王赢感受着孙琪展手掌的温度,孙琪展看着王赢,许久之后,孙琪展点了点头“好好养伤,等你伤好了,咱们哥们再聚,好好的喝几顿!”孙琪展这意思就要走了。

  但是他要站起来的时候,却觉得王赢抓着自己的手有些紧,他知道王赢这个时候没有多大的力气,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松开王赢的手“我是路过的,就是来看看你。”

  王赢依旧盯着孙琪展,孙琪展还想继续往下说的时候,却说不出口的,孙琪展本来也不是脸上能藏着的事情的人,王赢对于他也是太了解了,虽然现在王赢很虚弱,但是对于孙琪展,他的想法,王赢一看他的脸,也能猜的差不多,他人身体虚弱,但是脑子不傻,所以他依旧攥着孙琪展的手,攥的而且越来越紧。

  好一会儿的功夫,孙琪展从边上叹了口气“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等你好了再说吧。”

  “说。”王赢只说了这一个字,孙琪展也是了解王赢,他知道,这时候也不能让王赢着急,他叹了口气,思索了片刻,随即说道“银子,在监狱这几年,我过的不顺心,出来以后,我到底没有听你的,还是走上了本该属于我的那条路,我知道那是一条不归路,可是我现在没有别的办法,我已经走上来了,而且彻底没有回头的机会了,这里面的事情太多,一句两句话的说不清,我来找你,是我现在又被李沙漠逼的没有办法了,他现在就是明摆着用钱砸我,我来之前不知道你受伤了,快到这里的时候,才接到通知,说你再医院呢,我也没有想到,能伤的这么重。”

  说到这的时候,孙琪展笑了笑“我现在跟着夏宏盛混,夏宏盛把小天堂,茗和茶庄都给我了,但是我每个月要给他们上交份子,李沙漠就是用这个事情在牵制我……”

  孙琪展坐在边上,一边抽着烟,一边把这些年,点点滴滴全都说了,对于王赢,他几乎是没有任何的隐瞒,包括连投名状的事情都说了,他说这些也是想告诉王赢,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也没有任何可以回头的机会了,包括现在他所面对的所有的困境,也全都和王赢说了,王赢听完了孙琪展的话,从边上沉默了。

  房间里面非常的安静,凡骁在角落,侯成再另一个角落,孙琪展和王赢,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另一个人坐在窗边,哥俩就这么互相看着,好一会儿的功夫,王赢从边上一边开始摇头,一边叹气,接着,王赢转头看向了另瓦一边的凡骁。

  凡骁走到了王赢的病床边上,轻轻的床摇起来了一些,王赢依旧抓着孙琪展的手,声音十分的虚弱,好像每一句话,都会随时咽气一样,但是言语之中,却充满了真诚,充满了无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