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我的,我必须要让他们知道,他们是正义的一方,为国家服务,他们去做这个事情,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正当的理由,就算他们不问,我也会说的,而且,我不是鼓舞人心,我是内心就是这么想的,我把我的想法,说给了他们!我们是在铲除邪恶!铲除那些不法分子!但是我还是不明白,这样做的原因。”

  “不明白就别问了,搞不明白为啥,你还说的那么义正言辞的,这样挺好的,还有就是,这个哪儿有啥为啥的,上面让你这么做,肯定就有这么做的原因,你是一个练兵的,你就好好练兵,你的兵都知道不要随便问为什么,你从这没完没了的问啥呢?”

  “你说不说?”刘牧也懒得和黄俊废话“你要是不说的话,咱们俩兄弟没得做了!”

  黄俊叹了口气,对于刘牧,他也是真没辙,他摸着自己的脑袋“我是真的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但是我觉得要对付科娃还好,如果有鬼岛的人,那就算是派普通的特种兵去,也会容易造成伤亡,所以只能咱们夜幕接手了。”

  “毕竟在上方的定义里面,夜幕是比特种兵的规格要高一个档次的,如果这次的事情做好了,对于夜幕来说,在上面人的心里面,也是一个位置提升,如果做不好的话,那估计离着夜幕被撤销,不远了,这么长时间,拿着上面的这么多钱,搞训练,搞研究,如果这点事情都出问题的话,那以后不好做了,这是给夜幕的一个考核,我也是真的不懂,这种节骨眼,你为什么要派这几个人去,为什么不安排几个夜幕老人去?”

  “因为他们现在的综合能力,是我这么多年,所有培训的士兵里面,最强的,他们缺的就是实战,我对我自己训练出来的人,有信心,这次的任务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个考验,我相信他们会做好的。”

  黄俊从边上点了点头“他们这批人的身份塑造,还是需要几天的,这几天你和他们好好聊聊,聊到鬼岛的时候,注意些情绪,毕竟对于鬼岛,你应该还是有些过去的。”

  刘牧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如果现在上方允许,再给我二十个人,我一定可以把鬼岛摧毁!我可以立军令状!”刘牧的表情变得愤怒异常。

  “还立军令状呢,你上一条军令状,还是我给你撕的呢,你就别添乱了,都知道你与鬼岛的仇恨,说难听点,你这个脾气确实要改,我和你说个实话,我之前得到了一份绝密文件,文件的内容就是上面已经开始打算对付鬼岛了,因为现在的鬼岛的发展已经超出了预期,他们不仅有一套自己的完整的训练死士的流程,还有自己的军火渠道,自己的生意渠道,最主要的,是他们已经变得不安分了,这两年,鬼岛上面的鬼魂,频繁的入境,参与一些争斗,已经引起来上面人士的注意了,你再稳稳,搞好了夜幕,如果再次的对鬼岛下手的话,我黄俊就去立军令状,让你刘牧亲自带人去打鬼岛,如果再和上次一样,全部阵亡的话,那我黄俊就认了,我挺你啊。”

  其实在很早之前,刘牧已经亲自带人去对付过一次鬼岛了,那个时候他还不是夜幕的教官,而且那个时候的鬼岛,正处于发展期,他亲自带了二十个人,分成了三个小队,打算去摧毁鬼岛,擒或者杀掉鬼岛岛主,后来任务惨败,当初只回来了两个人。

  黄俊拼死保下的刘牧,在明面上,刘牧都已经死了,是黄俊把刘牧弄到这里,来做这个教官的,其实刘牧活下来的所有信念,都是为了之前的仇恨,所以提到鬼岛,当着别人的面还好控制,当着黄俊的面,是真不好控制了。

  所以说现在黄俊说这句话的时候,刘牧心里面是十分感激的,他看着黄俊,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过黄俊随即叹了口气“不过鬼岛现在到底是啥情况,没有人知道,上方只是刚要打算对付鬼岛,但是如何对付,也是一个事,鬼岛现在最外面是三个大军阀,过这三个军事领地就是个事儿,在鬼岛周围,听说现在还有居住的农民,在中间,才是鬼岛呢,不好办啊反正,比你们之前去那会,还要困难的多。”

  “这还不简单,只要抓几个鬼岛的人,问问他们,就能知道不少了,在找人探查。”

  “那也得需要时间啊,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反正你练好你的兵,放心吧,只要上面决定对鬼岛下手,你绝对是第一个上的,而且这个时候了,对付鬼岛,别人也不愿意往上凑,也就是你了,你在和大嘴好好聊聊,我觉得他当队长也合适,他不爱说话,但是很拼,头脑思维也够敏捷,你提醒提醒他,应该注意什么,鬼岛那些人不是普通的罪犯,别在真的一去不回了。”黄俊叹了口气“两手准备,肯定还是要准备的。”

  “什么两手准备?”边上的刘牧有些不开心了“我的人会失败吗!一定不会的!”

  “会不会是用嘴说的啊?不是我刺激你,你当初的保证比这个可厉害多了,而且当初那批人,绝对不会比现在的这几个人差吧,地鬼是鬼岛的二号人物,他只要出来,身边就绝对会带着很多人一起保护他的,这些人素质差不了,不会好对付的,而且咱们还不能动用任何官方的力量,全部都只能靠他们自己,怎么就不可能出事了?”

  “我倒不是什么事都往坏的地方想,我是说的是实话,夜幕与世隔绝,而且他们所有人的身份都已经被完全洗干净了,就算出事了,也不会有人调查出来夜幕的,他们对着尸体查来查去,大嘴他们这批人的身份,最后也只能查到盛会那两个老对头的身上,这个也合情合理,如果不想盛会和鬼岛的人纠缠到一起,谁最不想,肯定是另外两个老龙头,如果把矛盾推到他们的身上,那到时候他们在互相争斗的话更好,那也是刚好对了咱们的胃口,可以光明正大的靠证据拿人了,就是因为这样,更不能动用任何的官方力量了,都不能给别人知道,否则传出去的话,也是麻烦。”

  “黄俊,你又把我绕进去了,说来说去,你还是没有说上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黄俊笑了笑,这一下刘牧也不生气了,黄俊也是巧妙的躲避开了,其实黄俊心里面清楚,上方的意思,恐怕是和刘牧想的刚好相反,上方是想通过这个事情,激怒鬼岛的人,让鬼岛多派些人来到境内,来到他们自己的地盘,在自己的地盘才好动手,要多抓几个鬼岛的人,才能更好的了解鬼岛的情况,才能想办法从内部撕裂或者策反他们。

  另一方面就是大嘴这批人的身份,都被完全的改造了,所有人的背景,都是盛会那几个老对头手下的人,然后只要他们动手了,那这个消息,总会有办法传到盛会和鬼岛那里,盛会现在和对面两个帮派的争斗,仅限于一些小摩擦,也是都不敢做太大的动作了,如果这样一来,那可能会引起来双方的大争斗,毕竟科娃在盛会地位不低,搞掉了科娃,盛会肯定会急眼,鬼岛的地鬼,更不用说了,传说中的鬼岛二号人物,如果也被搞掉了,那鬼岛也不会善罢甘休,他们这些帮派之间,争斗的越狠越好,在上方来看,这就是狗咬狗,咬的越狠,自己损伤越大,还会有越多的机会搜集证据,更好把他们一网打尽,反正都是社会的败类!定要把他们一起绳之以法!

  黄俊这也只是自己的猜想,可是真正掌权者的心思,启是一般人能猜测到的,而且他殊不知,鬼岛那边,早都已经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得到了上方要对付他们的消息,也早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让所有的在外面的鬼岛鬼魂,回岛的决定,他们也害怕留在外面的鬼魂,如果落入别人的手里面,会产生多大的作用,会给对方透漏出来多少鬼岛信息,所以鬼岛岛主也已经在行动了,打算要龟缩在鬼岛,不在随意的进入境内,要老老实实的,只不过黄俊还不知道鬼岛这边的动作。

  至于科娃儿与地鬼的见面,里面一重接着一重,而且,这次的事情,涉及到日后的太多的风雨,太多的误会,太多的血泪,都是棋中子,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宿命…

  古城夏天的夜色,总是挂着迷人的色彩,有点深沉却带着浪漫。天空的云朵在晚霞的映射下,五彩缤纷,幽悠的明艳着自己的美丽。那高悬着银镜似的圆月,把那如水的清辉漫漫倾泻,在蛙鸣虫啁中,繁星调皮的眨着眼,快乐的欣赏着婆娑的树影。这时,习习的凉风便把昼日里的烦与忧轻轻的弥散开来。

  王赢在医院整整昏迷了半个月,在贡嘎啦每日的针灸下,终于还是醒过来了,当然了,贡嘎啦把所有的功劳,都归功于了自己,其实他早就可以走了,他嘴里面是舍不得曹彬彬和雪橇三傻,其实他舍不得的是跟着他们每天晚上公款吃喝,以及那夜夜笙歌。

  '-酷g匠7网L正版y首o发TB

  王赢睁开眼睛,看见贡嘎啦的时候,整个人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贡嘎啦却是一派义正言辞,伸手一指王赢“你什么都不用说,日后有的是让你感激我的机会。”

  6月黄金月,六扇门答谢活动正式开始,六月份进六扇门,不光有角色赠送,还有专属纪念品,详情关注我的QQ1106592240。明天开启活动预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