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人连忙站在了贡嘎啦的身后,听着贡嘎啦的话,一人拿起来衣服一边,这一拿起来才看见,衣服展开之后,里面是清一色的银针,王赢也是赤身裸体的躺在病床上面,贡嘎啦满头大汗,身上光着膀子,也全都是汗水,他从王赢的身上简单的把了把脉,随即从边上拿起来银针就开始往王赢的各个穴位上面扎,前后一百零八根银针,扎进了王赢身上的一百零八个穴位,这一番穴位扎完,贡嘎啦从边上也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整个人的表情十分的严肃,最后拿起来一根针,站在了王赢的头顶。

  他抓着针,深呼吸了一口气,双手合十,嘴里面在叨念着什么,不知道的人,都以为贡嘎啦在念咒,只有被贡嘎啦一脚踹缓过来的曹彬彬站在他边上,听见了贡嘎啦的话。

  “你可不能死啊,这个时候你要是死了,你就把我们都害死了,你可一定不能死啊!一定不能死!老天保佑,一定要醒过来啊!我想不起来这最后的穴位在哪儿了,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别让我扎错了啊!一定不要啊!”

  曹彬彬从边上差点就骂街了,他上去一拍贡嘎啦“你从这给我蒙呢?”他整个人直接就急眼了“信不信老子让人干死你!”,曹彬彬是真的生气了。

  贡嘎啦这个时候转头,和曹彬彬大眼瞪小眼,随即,他拿着银针,冲着曹彬彬的脑袋上面,一阵就扎了上去,没有丝毫的犹豫,曹彬彬就觉得自己大脑一阵发麻,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整个人直接失去了意识,直接就倒在了地上,这银针的穴位扎的是真准。

  “我操,穴位不对!”贡嘎啦上去就把曹彬彬的脑袋上面的银针拔出来,随即曹彬彬“啊”的一声惨叫,一捂自己的脑袋“狗日的喇嘛!”他还想继续说话呢,贡嘎啦上去照着曹彬彬脑袋又是一下,曹彬彬“哎呦”了一声“痛死我了!”

  曹彬彬一摸自己的脑袋,呲牙咧嘴的,“还是不对!”贡嘎啦这一下又把银针拔了出来,曹彬彬刚要急眼呢,贡嘎啦随即伸手一指曹彬彬“你想要他活的话,你现在就一个字都别说,我在实穴位,成败在此一举了!”贡嘎啦说完,上去照着曹彬彬脑袋就是一下子,曹彬彬还想骂街呢,这一下一听这个,也不吭声了。

  但是他依旧很愤怒,他站的笔直,忍着贡嘎啦从他的脑袋上面扎来扎去的,先后得扎了十几下了,曹彬彬实在无可忍耐了,咬牙切齿的“你以为是馒头吗,随便扎都没事,这是老子的脑袋,今天你救不活我弟弟,我发誓把你的脑袋扎成仙人掌!”

  贡嘎啦又是几下,随即转身,满头的汗水,看了眼王赢,上去就把银针刺进了王赢的侧脑后方,这一下刺进去之后,整个急救室里面都安静了下来。

  过了不到三秒,曹彬彬的脑袋顶上还盯着一根银针“臭喇嘛,老子他妈和你拼了!”

  他刚往前一扑,本来还躺着的王赢,一口血迹就吐了出来,吐了曹彬彬一脸,都是黑色的血迹,随即王赢躺在了床上,贡嘎啦猛的转头看了眼边上的仪器。

  “心跳有了!”杯子从边上第一个吼了起来“大夫!大夫!”他转身就往出跑。

  曹彬彬这一下也不和贡嘎啦拼命了,上去就抱住了贡嘎啦,冲着贡嘎啦就亲了一口“大师,大师,你真是大师,我太兴奋了,我爱你,我爱你!”

  曹彬彬一边说,一边又使劲亲了贡嘎啦几口,满脸的口水和黑色血水的混合物,贡嘎啦也顾不上恶心了,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水,一脸后怕的表情“草泥马的,差点死了,吓死宝宝了!”

  “你这出家人怎么满口污言秽语的?啥玩意你还宝宝,宝宝能长成你这乞丐样啊?”

  贡嘎啦转头看了眼一脸黑血一只眼大一直眼小的曹彬彬,看了好一会儿,嘴里面挤出来几个字“直肠通大脑的傻逼奇葩!”

  “操!你敢骂我?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

  “曹彬彬!”

  “操,听过本帅的大名,还敢骂本帅?”

  “傻逼!”

  “直肠通大脑是什么意思?”曹彬彬突然之间转头看了眼身边的人。

  “就是说你脑子里面都是屎的意思,说的文雅点。”

  边上不知道是哪个人随便说了一句,曹彬彬一听这个,冲着那个贡嘎啦就扑了上去…

  王赢是真的命大,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已经从鬼门关的门口跑了一圈了,贡嘎啦到的也是及时,在晚几分钟,估计王赢都彻底救不回来了,贡嘎啦这一下成为了杯子梅志康一行人心目中的英雄,包括曹彬彬,也是一样的。

  王赢在医院里面光昏迷,就昏迷了整整半个月,杯子他们也是天天过去看王赢,生怕他出点什么事情,在也醒不过来了,再或者,和小马哥一样,一直这么躺着,也不是办法,贡嘎啦是每天都会去给王赢做针灸,这次救王赢,是真的属于中西医一起了。

  贡嘎啦在狼王集团的地位,那更不用说了,这个喇嘛好像也很享受这样的生活。

  杯子他们第一次请贡嘎啦吃饭的时候,点了一桌子的素食,特意的照顾贡嘎啦,想着毕竟是个出家人,结果贡嘎啦往那一坐,二郎腿一翘,根本就不把自己当外人。

  “服务器,烤乳猪,烤鸭,烧大鹅,炖吊子!烤羊腿!快点,给我上!快点!”

  杯子一行人都是极其诧异的眼神看着贡嘎啦,这一道一道的菜上来之后,贡嘎啦把边上的素菜一推,自己上去伸手就抓,吃的十分的豪放,吃了几口抬头“没酒吗?”

  边上的人一听,都是一脸迷茫的点头,梅志康赶忙把酒也递给了贡嘎啦,贡嘎啦上来就喝了一大口,一脸享受的表情“别看我啊,来来,吃啊!喝啊!嗨起来!!”

  贡嘎啦自己大吼着“怎么没有女人,这种时候如果没有女人,怎么可以,能不能叫几个妹子过来啊!”曹彬彬从边上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要是要妹子,杯子这边可多。

  最O新e章H=节6上#酷P匠p网

  他从边上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就进来了七八个年轻漂亮的妹子,贡嘎啦穿着一身喇嘛装,冲着冲进来的姑娘就是左拥右抱的,一点都不客套的上去就亲。

  姑娘们也都迷糊了,这是喇嘛么还,结果这货突然之间双手合十,又一本正经的严肃了不少“我乃第八代转世贡嘎啦活佛,英俊潇洒佛,普度众生,乐善好施,乃我一生的使命,承大智慧,得大传承,我将普渡你们内心的邪恶,祝你们早凳极乐世界!”

  边上的姑娘们都给看笑了,杯子叫来的本来也都是陪酒的姑娘,一个一个性格开朗,其中一个至少得是F罩杯的狼王乳神,在贡嘎啦面前挺了挺自己的胸,那嗲嗲的声音“哎呦,活佛,你你能不能先普渡一下我内心的邪恶啊。”

  她一边说,一边还故意用自己的胸蹭了一下贡嘎啦,贡嘎啦从边上咽了一口口水,随即二话不说,伸手就摸了一把,姑娘“哎呦”了一声,贡嘎啦“啊哈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一脸的禽兽模样,淫荡表情,盯着杯子“这个,这个,我晚上。”

  “好啊,大师随意,我这里有的是姑娘,你想普渡谁,你就普渡谁就是了!”杯子笑了起来,虽然内心十分不解,但是倒也实在,毕竟人家是救了王赢的命了,而且王赢也是因为扑倒了他和万孝辉,才被打中的。“姑娘们,陪好了大师!”

  杯子这一说,一群姑娘蜂拥而上,贡嘎啦左拥右抱的已经招呼不过来了,然后,就看见几个身影蹿到了贡嘎啦的边上,曹彬彬过去就抱住了一个姑娘“哈哈哈,这项目我喜欢,来来!”雪橇三傻跟在曹彬彬的身后,也过去了。

  “筛盅!筛盅!给我来筛盅!”贡嘎啦从边上叫吼了起来,曹彬彬从兜里面就拿出来了一把骰子,身后的雪橇三傻一个人从包里面当即就把筛盅也拿出来了“筛盅来了!我乃夜店筛神曹彬彬是也!来啊!贡嘎啦!你敢与我一战!”

  梅志康从边上皱着眉头,下意识的开口“这特么是一个什么喇嘛啊,啥都干!”

  “这是一伙什么人啊,出门吃个饭,筛盅和骰子都随身携带?他们的生活还有别的吗”

  当然了,这两个人抱怨的一个是贡嘎啦,另一个,就是曹彬彬团伙,其实本来贡嘎啦没想在这里呆多久的,结果就是被杯子他们这一招待,他就开始了。

  夜夜笙歌,这一下正好也是顺了曹彬彬的心意,曹彬彬本来就是除了吃喝嫖赌什么都不会,这一下借着招待贡嘎啦的名义,带着雪橇三傻,天天和贡嘎啦一起吃喝嫖赌,而且还不用花钱了,干啥都是公款吃喝,美其名曰,报答狼王集团董事长王赢的救命恩人,贡嘎啦也是每天自己玩没有意思,和曹彬彬他们几个志同道合的一起就伴儿,那他也乐意,要是正常情况,杯子和梅志康是肯定不会给曹彬彬钱,让他天天这么败家的,可是现在有贡嘎啦,他们也是真的没辙,现在在杯子他们的思维意识里面,曹彬彬也好,贡嘎啦也好,雪橇三傻也罢,这五个人都是直肠通大脑的。

  老五那天晚上吃了大亏,被杯子带人打的落花流水的,死伤了好多的弟兄,李冬他们要不是王赢后来去了,也得全都让杯子给埋了,这一下也算是捡了一条命,再也不敢去狼王会所闹事了,老五的性格不是那种会随便吃亏的人,尤其还是损伤了这么多下属的情况下,可是杯子和万孝辉他们确实是一个让人头疼的角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