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他要动手的时候,边上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传出。

  “如果你敢拧断他的脖子,你是没有机会离开这里的,而且,你现在已经没有机会拧断他的脖子了。”这个声音十分的沙哑,说完这些之后“桀桀桀”的从边上居然笑了。

  凡骁转头,看见侧面,一个男子出现了,这是一个陌生的面孔,凡骁从来没有见过,而且,不光是他一个人,就在另外两个地方,又出现了两个身影。

  这三个人,三个方向,甚至封锁了所有的出路,凡骁纵身觉得有些似曾相识的样子,他看着边上的几个人,皱着眉头,三个人没有任何的伪装,不知道为什么,这三个人就是给他一股子很熟悉的样子,带头的那个男子这个时候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凡骁的面前,他们的年龄,看起来和凡骁还是差不多大。

  他走到了凡骁的对面,冲着凡骁开口“你可以离开了,我们不想滥杀无辜,如果你不走的话,那一会儿你想走,你也走不了了。”

  男子过来的时候,就从边上顺手推了一把凡骁,结果他这一推凡骁,凡骁也不惯着他,上来就要动手,可是这个时候,无情从边上却突然之间开口“豆子!”

  无情这一声叫的很怪,凡骁要动手呢,听见他这一声,却不动手了,他看着无情,无情肯定已经知道自己是凡骁了,毕竟自己是跟着他学出来的,可是现在无情却突然之间叫他豆子,这是为什么呢,果然,凡骁转头的时候,身后两人,一人手上拿着枪,枪口对准了凡骁,另一个人站在侧面,手也放在了兜里面,枪随时可以掏出来。

  这三个人看起来都是和凡骁差不多的大的年龄,在凡骁边上的那个人,一脸的面无表情,带着一副手套,皮肤白的吓人,冲着凡骁笑呵呵的“怎么着?你想试试?”

  男子说完之后,伸手又推了凡骁一把,凡骁被推的往后退了两步,但是没有还手了,他也不傻,就是刚才他和无情的这个速度,一般人想要靠着脚下的速度,在这漆黑复杂的山路上,跟上他们两个的话,简直不可能,而且显然他们不是老五的人。

  如果他们是老五的人的话,那他们对待自己,肯定也不会如此的客气了,所以,这时候,凡骁选择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也好奇,这几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推开凡骁的这个男子,站在无情的边上,上下看了看无情“真是越来越没用了,无情,好歹也曾经是岛上的教官,现在被一个黄毛小生,给打成这样,实在是给我们丢人。”

  无情笑了笑“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谁没个失误落难的时候,我也是个人啊。”

  “你真是我们鬼岛的耻辱,败得这么的干脆,居然还有脸笑!”对面的男子显然愤怒。

  “没有人是常胜将军,谁都有败得时候,关羽还走麦城呢,这个多正常啊,你们几个是鬼主派来的吧。”无情上下打量着这个男子“想把我抓回去,是不是?”

  对面的这个男子笑呵呵的开口“最近世道不太平,鬼主有令,鬼岛以外所有鬼魂儿,必须马上归岛,我们手上有一个名单,名单上面都是需要带回去的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你是第一个,毕竟你曾经在那里的辈分是极高的,尽管你现在看起来这么的弱小!简直就像是蝼蚁一样!”这个男子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的鄙夷,好像就是真的在看待一个家族的耻辱一样的眼神,凡骁现在其实都已经明白了。

  毕竟他也是从鬼岛长大的,对于鬼岛的事情,他知道的太多了,而且鬼岛上面的洗脑,确实很厉害,这些人看起来都是人,其实已经都不算人了,都是鬼岛的机器,他以前也是被洗脑被洗的很严重的,若不是机缘巧合碰见王赢他们,他现在肯定也和这些人一样,基本上没有自己的思想,就是一副听命于岛主的机器。

  现在听着这两个人的对话,那应该是鬼岛的岛主现在要求所有的鬼魂儿都回到鬼岛,鬼岛存在了多少年,他不清楚,鬼岛的岛主是谁,他也不清楚,对于他来说,鬼岛的岛主,就是一个所谓的传说一样的存在,鬼岛上面的所有人,都是岛主的机器。

  他虽然从鬼岛长大,接受训练,但是他对于鬼岛的了解,也并没有多少,所有从鬼岛出来的人,在外面,都被统称为鬼魂儿,这些人有些可能是自己离开的,有些可能是出来执行任务的,现在显然是一定是鬼岛出了大事情,因为他在鬼岛之前那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说过,鬼岛的岛主,能这么大规模的召集鬼魂儿回岛的。

  他对于鬼岛的了解,鬼岛,就是一个岛,然后每天都会有小孩子被送进来,然后自己身边每天的朋友和伙伴都在换,所有人都是在一个模式下被训练,洗脑,成为鬼岛的机器,除此之外,对于别的,他一无所知,所以,这三个人,他也是绝对没有见过的,可是刚才一听无情和他们的对话,他们是鬼岛的人,那凡骁有些庆幸,自己没有动手。

  如果刚才他动手的话,他肯定是打不过鬼岛这三个人的,而且,他知道鬼岛的规矩,如果他刚才动手了,那这三个人,绝对不会留他活口的,想到这,凡骁不自然间漏出了冷汗,随即,他又看了眼无情,无情刚才那一句豆子,也算是救了自己的命。

  他心里面更加的复杂了,那个鬼岛的男子,看着无情,随即说道“当初跟着你一起出来的,除了你之外,还有三个人,凡骁,侯成,松林,这三个人现在在哪儿?”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不管是谁,都是一样的。”这个男子从边上重复了一句,像是在展现自己的决心态度一样,他和无情说话的表情,依旧是如此的鄙视。

  显然,在他的眼里面,曾经一个鬼岛的教官,居然被一个外人给打成这样,是极其耻辱的,他这副表情,也确实让无情有些恼火了,好歹也曾经是鬼岛的教官,被这样一个后生,如此的羞辱,也是让无情的脸上很拉不住,他突然之间笑了起来。

  “我给鬼岛丢人了?那你很能打,是吧,好啊,那这样,你和他打一下!证明给我这个过气儿的老教官看看,看看你这个鬼岛的新生官,能有多么厉害!”无情看着鬼岛的这个男子,随即把目光看向了边上的凡骁“豆子,给我打死他!”

  无情盯着凡骁,说出来这几个字的时候,凡骁像是想到了很多年前,无情在训练他们这伙人的时候,无情经常会说出来这几个字,然后,他会看着自己的学生,把自己的另一个学生活活打死,现在,也是这样,依旧是这几个字。

  但是无情看着凡骁,就像是当初看着自己的学生一样的那种眼神,凡骁眯着眼,抬头,看了眼边上的那个鬼岛的男子,鬼岛的男子笑了起来,都没有看凡骁,只是伸手一指。

  “就凭他?”这一脸的嚣张跋扈,一脸的无所谓,随即他转身,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势,伸手一指凡骁“你可敢与我一站?生死有命!”他一边说,一边双手大拇指合拢,手背外翻,比划了一个很怪的,像是大雁一样的姿势。

  凡骁明白他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那就是鬼岛特有的,生死不论的手势,鬼岛上就是一个没有法律,没有人情味,性命如草戒,没有怜悯与同情的地方,他这样一个手势,也是在告诉自己的同伙,自己要和他单挑,生死不论,同伙也都不要帮忙。

  正常情况,鬼岛出来的人,没有允许,是不允许从外面随便招惹是非的,这也是鬼岛的规矩,这个人,显然也是想在无情的面前,证明一下自己,于是乎,便应战了。

  凡骁又看了眼这个男子,他知道鬼岛的规矩,这是一种极具侮辱性的手势,双手举起,那是要让凡骁一招的意思,凡骁也是来了火气,无情嘴角挂着阴狠的笑容“打死他!”

  无情这话一说完,凡骁猛然之间往前踏了一步,上去一拳直奔对面这个鬼岛男子的面门,这个男子往边上一侧头,躲过凡骁这一下,一耗凡骁的手腕,转身一拳就招呼到了凡骁的脸上,也是同一时间,凡骁一个胳膊肘磕到了男子的侧额头,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抬腿,同时踹中了对付的胸口,两个人一人往后退了一步。

  凡骁的侧脸肿了起来,对面的鬼岛男子往地上吐了一口,就凭着这刚才那一瞬间的过招,他对于凡骁,当即就重视了不少,他往后退了一步,一副要攻击的样子,看了眼凡骁,随即他这一次主动攻击了,两个人再次打斗在了一起。

  拳来拳往,总体上鬼岛男子还是占据着一定上风,接连几下,凡骁吃了暗亏,但是鬼岛的这个男子也没有占到多大的便宜了,两个人互相殴打了上百回合,再次停在了边上,都是满身大汗,互相看着对方,满脸青紫的痕迹,凡骁的脸肿着,鬼岛男子的眼眶也肿着,两个人同时往边上吐了一口,一地的鲜血。

  无情还是从边上坐着,嘴角挂着笑容,这时候,凡骁大吼了一声,又冲了上去,与鬼岛的这个男子,两个人继续打斗在了一起,又是上百个回合,不分高低,两个人都有些累了,可是愣是没有一个人放手的,无情这个时候从边上“咳咳”的咳嗽了一声。

  凡骁一个转身,看了眼无情,因为他听出来了,无情这一声咳嗽有别的意思,但是就是这一下,鬼岛男子上抬腿一脚就踹倒了凡骁的胸口,凡骁也是借力使劲往后一退,整个人飞了起来,重重的摔到了无情的边上,他起身的时候无情从边上随即开口。

  “中一下二头一左三!”

  酷匠H网Pq永久*X免L费看{=小3e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