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即杯子冲着他笑了笑“你敢动一下,老子就让你吃了这发子弹!”这个男子当即就不敢吭声了,剩下里面十多个人,这一下都急眼了,全都站了起来,从边上拿起来酒瓶子,拿着什么武器的都有,杯子身后的几个人,一人手里面拿出来一杆单管猎枪,枪口全都对准了房间里面的人,这十来个人当下都不敢吭声了,尤其是刚才门口的这个男子,鲜血还在往出流,跪在地上,一言不发,他能感受到杯子的杀意,也能感觉到眼前这个人和别人的不同之处,气势上面都已经完全被这个杯子给压制住了。

  “你唬老子啊?怎么着,你们还有理了?”李冬这个时候了,还从边上牛逼呢,杯子从边上拎起来一个酒瓶子,照他边上的这个男子脸上一瓶酒就拍了下去,酒瓶是的碎屑划伤了男子的眼睛,男子“啊”的痛苦惨叫,抱着自己的脑袋,倒在地上。

  随即杯子一个转身就把枪口对准了那边的李冬,李冬就感觉到一股子杀气“嘣!”的就是一枪,也就是李冬的反应速度快,他往前一扑,但是尽管这样,一枪还是打进了李冬的小臂中间,周围十多个人“呼啦”的一声,边上另外三个人,其中一个抬手照着脑袋顶上“嘣!”的就是一下,随即大吼了一声“谁他妈敢往前踏一步试试!嘣死你们这群狗娘养的砸碎!草泥马的!”

  这几个也都不是善茬,他们这一横,边上的几个人是都怂了,李冬捂着自己的小臂,这一下士气也没有刚才那么横了,抬头的时候,杯子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的额头。

  “叫声爷,我让你多活几个小时,让你老大过来赎你,三,二!”就在杯子要喊到一的时候,李冬整个人彻底不敢抵抗了,直接开口喊了一声“爷!”

  杯子看着李冬这个样,从边上顺手就把枪收起来了,嘴角闪过了一丝冷笑,如果王赢在的话,都绝对不会允许杯子这么搞得,可是王赢不在,杯子是什么人,那就是天王老子来了,在他面前也不好使的类型,更别提老五,这李冬,也是碰上了硬茬子。

  杯子把枪从李冬的头顶拿了下来,从边上拎起来啤酒瓶子,照着李冬的脑袋上就是一下,另外一边手上攥着的另一部分啤酒瓶子,直接就扎到了李冬的脸上,他是碾碎的。

  李冬“啊”的惨叫着,捂着自己的脸,杯子往边上吐了一口“老子这一辈子最烦的,也最看不起的,就是打女人的男人,草泥马的,一点出息都没有!嘬死嘬到这来了!”

  “给我打!”杯子话音刚落,刘荣杰从兜里面顺手拿出来了一把甩棍,照着边上的一个男子上去就一棍子,外面一下又冲进来了七八个人,冲着房间里面杯子这一伙人就招呼,杯子自己从混乱的人群当中,走到了包房门口,他抽着烟,里面好几个姑娘也都冲出来了,看着杯子,都是一脸的仰慕,房间里面惨叫声不断。

  几分钟不到的时间,刘世豪和刘荣杰两个人从包房里面就出来了,看着杯子,两个人都挺兴奋的,杯子盯着刘荣杰“杰子,把你以前那股子狠劲儿拿出来,再碰见这样的,别惯着,给我招呼,出了是我担着,别这么点小时,非等到我来才能解决,别说今天来的是老五的一条狗,就算是老五来了,一样干他。”

  “可是王总之前还特意给我们开会,告诉我们,一定要少生事,一定要。”

  “我让你做你做就行了。”杯子打断了刘荣杰“怕了?”

  刘荣杰看着杯子这么说,自己也笑了,冲着杯子开口“我怕了?杯子,你了解我的。”

  说完之后,刘荣杰转身就进去了,刘世豪站在边上,揉着自己的脸。

  |酷,◎匠ZJ网首发√7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刘世豪他们也就知道了,这李冬是老五的人,老五也是有些名号,害怕给自己的公司惹来麻烦,所以一直都缩手缩脚的,但是没有想到杯子来了,居然什么都不问,也什么都不说,上来就招呼,这一下这批人也都是放心了。

  “把对客人动手的姑娘给我开除了,不能留,一码事是一码事,顾客是上帝,告诉剩下的,在碰见没有素质的顾客,她们可以不上台,要是上台了,就服务到位,再和客人发生争执,或者动手打客人的,一律后果自负,反过来,只要她们好好的,在我杯子这里,谁敢碰他们一个手指头,我就剁他们一只手,我说道做到!”

  “还有,把人都给我弄走,然后给老五打电话,让老五来赎人,不来赎人,就把这些玩毒的,都送到派出所,我再永夜公墓等着他。”

  杯子说到这的时候,嘴角闪过了一丝无所谓的笑容,自己转身就走“还有,如果王赢来了,记着别告诉他我去哪儿了,让兄弟们动手快点,估计他很快就来了,他这一来的话,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了!他满脑子的法律,就不知道和这些人,不能讲法律!”

  刘世豪点了点头,连忙冲进了房间,开始招呼,再看另外一边的王赢,知道了杯子的消息之后,和梅志康两个人紧赶慢赶,赶到狼王会所的时候,一切都如旧。

  刘世豪和刘荣杰两个人带着十几个小弟,押着李冬那一伙人,已经去了永夜公墓,跟着杯子一起去找老五做交易去了,王赢从这给杯子打电话也打不通,和梅志康两个人都有些焦急,问了好一会儿,王赢这才问出来永夜公墓。

  王赢就知道,按照杯子的处理方式,那和老五两个人碰在一起,那狼王集团,和老五他们的之间大规模的争斗,马上就会拉开序幕的,宁孩那边所有的事情都还没有整清楚呢,杯子这边也整出来这么多事,其实王赢心里面也清楚,杯子是这么长时间,和老五他们老是发生摩擦,一直没有吭声,按照他的性格,能忍这么久,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这次就干脆,一下都爆发了,结果这一下,这事情就要闹大了。

  李冬的事情只是一个导火索而已,只是这么长时间,杯子内心的一个承受限度。

  永夜公墓,夜深人静了,这里面漆黑一片,阴气很重,守墓老人坐在房间里面,看自己边上摆放着的一小叠百元大钞,脑海当中还是闪过了刚才那伙人给自己钱,让自己不要说话的场景,他又把目光看向了公墓的后山位置,连忙摇了摇头,假装睡觉。

  他刚躺下,就听见了车子急刹车的声音,他连忙坐了起来,最前面的一辆奥迪Q7,正正的堵在了永夜公墓的正门口,车上面下来了一个光头男子,体型健壮,在车子后面,又跟着下来了四五个人,在后面,前前后后还有好几辆车都行驶过来了,这些车子堵在了永夜公墓的正门口,守墓老者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

  至少得有几十个人,手上拎着什么武器的都有,吵吵的声音很大,全都一路小跑的冲向了后山的位置,他也不知道这伙人和刚才那伙人,是不是一起的。

  他从边上拿起来了自己手上的电话,他想要报警,可是思索了好一会儿,又看了眼边上摆放着的几张百元大钞,又把手机给放下了,反正这里都是死人,让他们去死吧。

  想到这,守墓老者算是说服了自己的内心,连忙继续躺在了床上,转眼,呼噜声响起。

  在永夜公墓的后山,一个至少能容纳十几个人的大坑周围,跪着十来个双手被反绑,被打的满头鲜血的男子,在这些人的身后,还站着十多人,在不远处,杯子和万孝辉两个人站在那里,他们的身后,还站着十多个人,总共二三十个人的样子,手上都拿着家伙,夜月风高,杯子这个时候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嘴角挂着一抹笑容。

  万孝辉从边上递给了杯子一支烟,然后自己点着了一支“什么时候动手啊?等好久了”

  “最后一支烟,抽完了,动手。”杯子接过烟,大口大口的就抽了起来,万孝辉从边上笑了笑,脸上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这杯子和万孝辉,这几个人要是凑在一起,那绝对几乎就得是走到哪儿打到哪儿,打到哪儿,事情大到哪儿的典型团体。

  这一下李冬一行人也是都害怕了,因为从他们被扔到车上的时候,所有人的嘴就全都被堵死了,这说明这杯子根本就不想听他们说话,也不会听他们说话,关于杯子的名号他听过不少,但是从来没有真正的太放在心上,直到身上,以至于现在他想求饶都来不及,杯子手上的这一支烟,很快就抽到了底了,他把烟扔到了地上,自己抬腿就踩灭了,随即他转身,一脚就把边上的李冬给踹倒了坑里面,冲着边上的人开口“埋”

  杯子从头到脚就说了这一个字,随即周围十多个人都被踹倒了坑里面,这一下这群人都怕了,可是在坑里面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有任何的作用,边上围着的十多个人,上来就开始往下埋土,杯子在边上看着,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一个身影冲过来了。

  一边往过冲,一边开口大骂着“住手!草泥马的!杯子!你给老子住手!”老五带头,手上拎着一把单管猎枪,直接就从对面的过道当中冲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