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男子也是鼻青脸肿的,赶忙冲出了包房,李冬随即往边上一坐,看了眼自己的那个兄弟,刚才那个女子一酒瓶子,让他额头的鲜血,现在还在往下流,房间里面灯光闪烁,李冬抬起来一只腿,踩在沙发上面,叼着烟。

  没两分钟,外面进来了一个中年男子,这个时候,刘世豪,还有被打的那几个女子,都被李冬他们这一伙人,给拎起来,堵到了墙角,所有人都蹲在那里,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一动不敢动,稍有一点动作,都会一顿暴揍,几个女孩子都已经开始哭泣了。

  这边依旧是一点动作都没有,边上几个人一人手上一个酒瓶子,看着这几个女子,刘世豪边的一个人抬头看了一眼房间里面,随即一个醉汉上去就是瓶子“咔嚓”的就是一声,接着伸手一指“让你别动,你听不见吗?再他妈动老子弄死你!”

  剩下房间里面还站着五六个人,在李冬的左右,一边一个陪酒的姑娘,李冬翘着腿,这两个姑娘都有些害怕,李冬一手伸进一个人的衣服里面,两个姑娘也都不敢开口,他笑呵呵的还在给边上的女子灌酒,外面那个中年男子进来之后,看见这个情况。

  皱了皱眉头,他站了好一会儿了,这个李冬也没有理他,他连着说了好几句话,李冬也没有搭理他,他也看出来了,这个李冬是这里说话算话的,也是管事的。

  中年男子也是一个小平头,脸上全是横肉,长的不好看,浓眉大眼,五官搭配有些怪。

  他思索了一下,毕竟是自己的生意场,自己还是要多多的控制一下,他连忙走到了李冬的边上,递给了李冬一支烟“兄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这样啊?”

  李冬他们其实今天也真的不是故意来找茬的,就是因为李冬过生日,然后从酒店喝完酒,他的一个弟弟,经常来这里玩,所以就撮合了几个人,把李冬给拉过来喝酒了,这要是正常情况,李冬是不会来狼王会所的,结果玩着玩着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是自己的几个下属骂骂咧咧的,手脚也不老实,还是把两个陪酒的姑娘给惹的不高兴了,这几个人就想你一个来陪酒的,装什么,然后姑娘们也不是省油的灯,就说我不做你的台了,这台费我不要了,反正就是你一句,我一句的,具体是怎么回事,他自己都不i起你给出,就把两个喝多的下属给激怒了,才发生了刚才那样的事情,都是自己的弟弟,再加上也都喝酒了,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他也无所谓了,更何况,对于狼王会所,他本也都是挺无所谓的态度,毕竟自己身后有老五撑腰,现在老五在古城的道上是多么的出名,大家也都是知道的,这么长时间,他们几乎也是一直横行霸道的,所以就算是现在在狼王会所,在杯子的地头,这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也没有什么害怕的情绪,反正他们无所谓的。

  他酒没少喝,刚才甚至冰也玩了一些,所以思维说实话,还是有些混乱的,一股子装逼的情绪蔓延,他看着面前的这个中年男子“第一个事情,我们是来玩开心的,你们这里的姑娘不会说话,还先动手打我兄弟,我们帮你教育教育,第二个事情,我的兄弟挨了打,刚才你们这里的女孩,上来就砸老五兄弟一个酒瓶,你看这脸上的血迹!”

  李冬一边说,一边拽住了边上那个下属的脖颈,使劲往下一拽,拉到了自己的边上,他指着这个下属一脸的血迹,冲着这个中年男子“看见了吗?你说吧,怎么解决?”

  中年男子看了眼边上自己的下属,又看了眼这个男子“你看,这位兄弟,这样吧,这里肯定是有误会,你看,你也没少打我们的人,不如这个事情就这样算了,你们今天这顿单,我来买,你看怎么样?出来玩的嘛,大家互相体谅一下,我回去以后。”

  这个中年男子本来还想说去教训一下那几个姑娘呢,谁知道李冬从边上借着酒劲儿,一耗这个男子的脖颈,按住了这个男子的脑袋,使劲往桌子上面一磕“咣!”的就是一声,随即他从边上抓起来酒瓶子,上去照着男子的侧额头“咣!”的又是一下。

  他叼着烟,光着膀子,歪着一个脑袋,随即顺手就从兜里面把匕首又掏了出来,顶住了这个人的脖颈“草泥马的,老子叫你过来?是听你废话的?我告诉你,我李冬的兄弟不能白挨打,听见了吗?老子们来你这里是寻开心的,他妈比的管不好你们自己手下的姑娘,就他妈别做这个生意,我问你,你能不能解决,不能解决换一个!”

  他歪着脑袋,整个人的表情极度的凶狠,边上一群光着膀子的小混混,也在边上给他造势,李冬的匕首就这么放在这个中年男子的脖颈处“能不能解决!”

  他瞪大了眼睛,又吼了起来,中年男子一言不发,看着这个酒蒙子一样的李冬“兄弟,咱们有话好好说,别动手行不行,你说怎么解决,我们来听听。”

  “你他妈的是不是贱骨头,他妈比的和你好好说,你好好听吗?就是他妈贱!我告诉你!我兄弟这一下,没有十万块钱!以后你们他妈这狼王会所,就再也别想开了!”

  “十万块钱?”中年男子一听“哥们,你这是有点狮子大开口了吧!十万块钱!”

  “少他妈废话!老子就问你一句!这钱你是给还是不给!”李冬又叫骂了起来,匕首已经把中年男子的脖颈处划开了一个口子,鲜血缓缓的流淌。

  “行,我给你,我去给你取钱去。”中年男子从边上连忙开口,这李冬也是胆子大,一听这个男子这么说,当即就松开了他,随即拍了拍他的脸,嘴角挂着笑容。

  “行啊,你爷爷我就从这等着,今天看不见这钱,这个事情,就他妈别想了结!”

  其实李冬就是典型的那种社会小混混的风气,现如今的现状,就是这样,打个比方。社会上的两个小混混,如果掐起来了,那就是互相叫人,互相摆道,看看谁的底子硬,谁能叫来更多的人,一般真正打起来的时候少,大多是靠着名号就能把人吓唬住了,然后最后要是了结这个事情的唯一方式,那就是赔钱,没有道理之说,没有原因之说,你和人打了架,人家打了你,你也打了人家,人家的后台比你硬,那你想了这个事情,那就得赔钱,不赔钱,这事没完。

  ;酷匠网◇正_版#首发¤

  他也是在社会上处理这样的问题处理的多了,所以一开口就是十万,因为正常情况下,他说十万,人家找找关系,说说好话,最后能有五万留在手里面,那也是赚了,挨打的那个兄弟只是个借口,他最多拿个两三千医药费,剩下的都得落在李冬手里面。

  他也是真的喝懵逼了,也是真的太狂傲了,从狼王会所,就整起来了这样的事情,现在就是一副完全不讲道理的样子,他完全不想自己的那几个没有素质的兄弟对于陪酒的女孩上手上脚的,嘴里骂骂咧咧的,也不想是他们惹急了姑娘,才打了他们嘴巴。

  只是想着自己的兄弟挨打了,就是觉得谁来了也得讲理,确实是包房的姑娘,先动手打的客人,也不想他们把刘世豪他们打成什么样了,所以开口就是十万。

  中年男子这一应,让李冬也有些好奇,也不怕他能耍出来什么花样,把匕首往桌子上面一摆,随即松开了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自己转身就离开了包房,离开包房的时候,自己脖颈处,还有鲜血,也就是他离开包房的时候,又给杯子打了一个电话,这个时候杯子都已经知道这边发生事情了,这会他也是刚给王赢过了生日,回到家里面准备睡觉呢,他是急忙带着人往过赶呢,这个中年男子,叫刘荣杰,是最近这段时间,杯子新招募的一个看场子的人,这个刘荣杰以前有些名号,跟过杯子。

  后来因为重伤害,在监狱里面呆了七年,他出了歌厅之后,给杯子打第二个电话的时候,杯子都已经到了狼王会所的楼下,杯子让刘荣杰等他几分钟。

  刘荣杰就自己站在包房门口,前后不到三分钟,杯子已经出现在了走廊,就在杯子的身后,还跟着三个人,杯子带着一副大墨镜,走到包房门口的时候,看见了这边的刘荣杰,刘荣杰的脖颈处还有血迹,脸上还有青紫的痕迹,事情所有的经过,杯子这个时候已经都知道了,他拍了拍刘荣杰的肩膀,从身上就把枪掏了出来“别让人过来!”

  刘荣杰从边上点了点头,转身冲着边上的几个服务生示意了一下,这里面所有的服务生,都是杯子的下属小弟,只不过是受到王赢的启发,杯子不愿意让他们成天游手好闲的,所以就让他们全都来狼王会所工作上班,还省的去雇佣服务员了。

  但是这些人的本质,也都是小混混,之前杯子也是严令过,不许闹事,所以今天的事情,大家虽然都有火气,但是倒是没有人动手,直到杯子来了,算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到了,杯子推开大门的那一霎那,一下就看清楚了房间里面的样子。

  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站在杯子的面前,看见杯子进来了,上来伸手一指杯子“你就是这里管事的,是不是?”他还想继续说话呢“嘣!”的就是一枪,这个男子一捂自己的小腿“啊!”的一声惨叫,随即杯子直接就把枪口塞到了他的嘴里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