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朱柯行刑的前一天,王赢和朱柯两个人见面了,朱柯的身后站着两个警察,王赢和朱柯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直,朱柯嘴角挂着笑容“听说你现在混得不错,把宁孩也挖出来给挤走了,自己整个人独掌公司,还把公司弄到了自己的大本营八角胡同里面,现在整个古城所有的改建和翻新项目都已经开始动工了,还有那么多入股的老板,这一下等于所有的现成的好处,都让你踹倒腰包里面去了,王赢,当暴发户的感觉咋样?”

  酷'匠;,网D永Y久免费|看`+小h说m'

  “这所有的生意都下来以后,那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了,你们赚的盆满钵盈,这一下改变人生了吧,再也不用过穷苦日子了,呵呵。”朱柯笑了起来。

  王赢从边上拿出来了一支烟,递给了朱柯,自己顺手就给朱柯点着了,随即自己也把烟给点着了“估计我解释说我想救你的,但是被人摆了一道,你也不会相信了,算了,我也就不解释了,你恨我吗?你知道当初的视频,是我录制的。”

  “说不恨你吧,那不可能,我当初甚至想弄死你的心思都有了,要不是那会宁孩在边上一直拦着,让我以大局为重,公司为重,我早就干掉你了。”

  说到这的时候,朱柯的嘴角的那抹凶狠样,依然让王赢觉得似曾相识,朱柯本身就是一个很凶残的人,只不过外表表现的很斯文,仅此而已,可是突然之间,他话锋一转。

  “可是说恨你吧,也找不到恨你的点,是我自己违法犯罪在先,我做了那么多坏事,那么多错事,手上还有那么多的人命,我受到惩罚是迟早的事情,就算没有你的那段视频,我早晚也是今天这个下场,这个结局,善恶有报,因果循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在这里的这些日子,我已经把生死看破了。”

  “不管我们之间是有仇,还是有怨,都过去吧,蝴蝶好歹是你兄弟的媳妇,我就这么一个妹妹,是我唯一担心的事情,她是真的什么都不知情的,希望你照顾好她,不过对于你的人性,我还是很相信的,这种事情,应该不会差。”

  “你就不想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录你的视频吗?那个时候我是胡雪峰的线人卧底,然后我录那个,其实没有想着给胡雪峰,只是你平时太过于凶残,我害怕哪天我败漏了,这视频可以换我一命,但是我没有想到,胡雪峰那边居然会有后手备案,一切的一切都是意外,而且,我后来也被胡雪峰给骗了,但是我到现在都弄不明白,你那个时候既然知道视频是我送的,那就应该猜测到我那个时候就是警方的线人了,为什么还要坚持把位置给我呢?你们就不怕把位置教给一个警方线人手里面,公司会完蛋?”

  “正是因为知道你和胡雪峰有关系,才把公司给你,给你了,这才是保全公司最好的方式,或许可以让他们放过公司,因为那个时候,我们是没有想到公司能继续发展下去的,已经属于没有办法的办法了,你听胡雪峰的,或许胡雪峰他们会让公司运营下去,还有一点,那就是你王赢害的我的朱柯,如果万一的万一,公司存活下来了,那到时候我们拿回来公司,用你王赢曾经的身份,就是最好的办法,你曾经给胡雪峰做线人,还把我害进了监狱,可是谁知道,你和胡雪峰撕逼了,然后后面事情的所有发展也都不在我们的控制范围内了,那就没办法了,这就是你的命,呵呵!人这一辈子,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每个人都有走顺走背的时候,你这么年轻,你才刚开始!”

  “哦,这个事情我想了那么久,一直没有想明白,那会宁孩看见我的时候,也没有告诉我,现在让你这么一说,我恍然大悟了,闹了半天是钻牛角尖了,这么简单的问题,想了这么久,居然还没有想出来,还是你说了,我才明白过来。”

  “现在就算是说出来也没有什么了,公司已经被完全掌控了,我们的人也都被你们剔除的差不多了,还有杯子这个大BOSS,有名声有威望,有枪有本事的人给你保驾护航,真的要恭喜你一下了,银子,恭喜你的狼王集团。”

  王赢听着朱柯这些话,怎么听着,怎么别扭,许久之后,他叹了口气,突然之间不知道应该和朱柯说些什么了,想了好久好久,最后只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我这是罪有应得。”朱柯叹了口气“我得有年头没有看见我妹妹了,我的死讯藏是藏不住的,我给她留了一封信,在我枪决执行完毕之后,你去我的遗物里面,把信拿走,给蝴蝶,给我妹妹衣食无忧的生活吧,王赢。”

  王赢点了点头,朱柯这个时候站了起来,他看着王赢,嘴角挂着笑容“古城一个新的开始就要到来了,新老交替已经完成了,我在地狱等着你们……”

  朱柯走的消息在古城没有引起来太大的轰动,他和张超一样,消失沉溺了一段时间之后,就会被人遗忘,宁孩带着豆子,还有几个忠心的下属,消失不见了。

  王赢的狼王集团,在古城火箭式的蹿升,到处都是狼王集团的广告,在古城N多老百姓的心目中,都是最有实力的开发商,所以他们的地产项目,几乎都是在刚开盘的时候,就能全部售罄,大批大批的资金回笼,王赢他们的生活也是越来越奢侈。

  王赢同时又拿出来了大笔的钱做善事,他也是真的用心再做,公司的名声口碑越来越好,更是越来越步入正轨,同时,王赢也跟着他身后的那两个大投资商,进入了上流社会,王赢是真的在学,在不知不觉中,他的素质涵养也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更主要的,王赢还是想借着一些投资项目,与上方的人打好关系,他也是越来越意识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一定要“朝中有人!”

  梅志康是广撒网,每天忙得情报工作,忙的不亦乐乎,杯子已经迎来了生命的第二春,他手上的狼王会所,已然变成了古城生意最好的几个会所之一,杯子的名号在古城也是扶摇直上,当然了,是属于道上的名号,不过还好,杯子还是听进去了王赢的一些意见,很少和人发生争执,一切还是以赚钱为主。

  彬彬哥带着雪橇三傻每天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打骂犟顶横,馋懒奸猾蹭,显然已经把这二十个字发挥到了极致,只不过偷只是偷王赢和梅志康杯子的。

  他们所有人居住的地方,依然都是设立在八角胡同,而且都是分散住的,没有住在一起,在王赢二十六岁生日宴的时候,他几乎做到了很多人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情。

  头顶着无数光环,独自一个人执掌着本地最大的房产公司,身边美女如云,却从不越雷池半步,他是无数人眼中的天才企业家,慈善家,也是公司里面所有员工的好老板,一个懂得分享的老板,实在不好碰,是杯子和梅志康一行人心目中的好兄弟,也是曹彬彬心目中的提款机,更是古城不折不扣的风云人物。

  在王赢二十六岁的生日宴上,王赢没有通知太多人,只有少数的几个人,坐在王赢家里面,姚雅已经失踪了一年多了,王赢已经把所有能用的办法都用了,根本没有任何的消息,他偶尔还会想起来王璐佳,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王璐佳再也没有回来过,偶然一次在街上的时候,王赢看见了王璐佳曾经的那个闺蜜,他想上去和她交流几句,却又忍住了,毕竟对于王璐佳,他确实是利用了人家女孩子,而且很过分。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在王赢家的饭厅里面,众多人一手生日歌唱完,一起鼓掌叫好,让王赢许愿,王赢的脑袋上面盯着生日皇冠,正中间的位置上面,摆放着一个生日蛋糕,边上很多饭菜。

  张启鹏,张昕雨,杯子,万孝辉,曹彬彬,梅志康,雪橇三傻,这些人都围聚在桌子边上,桌子上面的气氛很是热闹,王赢站起来许愿,一瞬间,想到了自己的儿时,自己的爸爸妈妈给自己庆祝生日时候的点点滴滴。

  “谢谢大家!”王赢站了起来,一口气吹灭了蜡烛,好大好大的一个蛋糕,蜡烛刚一吹灭,边上的曹彬彬起身抓起来一块,照着王赢的脸上就拍了上去,瞬间,王赢一脸的蛋糕,之后曹彬彬“啊哈哈哈哈哈”的从边上嘲笑王赢。

  王赢在曹彬彬还在猖狂大笑的时候,顺手从边上拿起来了一碗辣椒油,倒到了曹彬彬的嘴里面,一瞬间,曹彬彬像是疯了一样的上蹿下跳,小启鹏从边上拿起来蛋糕抹到了梅志康的脸上,梅志康一把就按住了小启鹏,边上的张昕雨也在帮忙了。

  说实话,难得的如此放松,难得的如此一伙大老爷们,居然都童心未泯,杯子和万孝辉显然不太适应这样的场景,连忙都往后退了退,可是那不知道死的曹彬彬,可不管那么多,趁着杯子不注意,把蛋糕呼到了杯子脸上,两个人的战斗爆发,雪橇三傻也混入了战局,一桌子的饭菜都没有开吃呢,房间里面都已经混乱不堪。

  王赢是好不容易退出了战局,心情也确实是大好,他躲进了洗手间,赶忙洗了洗自己的脸,把脸上的奶油都洗掉了,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王赢拿起来电话,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心情确实不错,一边擦脸,一边接通电话“听说你今天过生日啊,生日快乐,王赢!呵呵!”

  王赢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面一惊,因为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宁孩,宁孩已经消失好久了,上次一别,王赢再也没有见过他,他也找人去打听过,一直也没有任何消息,对于宁孩,他还是有些忌惮的,他总是喜欢来阴的,什么都藏在暗处,明摆着的老五没有多可怕,但是在暗处的宁孩,显然更不好对付,而且他等于是从宁孩手里面抢走了宁孩的一切,宁孩自然更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