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沙漠边上第一个男子伸手更快,直接就抓住了侯成的手腕侯成回手又是一下子,男子照着侯成的胸口就是一脚,两个人一人往后退了一步,这一回合的交手,打了一个平手,侯成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内心一惊,这男子单从伸手上面来看,可和自己差不多,龙王和三炮两个人从边上也要抄家伙“住手!”

  孙琪展从边上吼了一声,龙王和三炮看了眼孙琪展,俩人都有些着急,但是孙琪展不让动手,他们两个人也倒地没有动,侯成的目光已经锁定在了李沙漠身后的这个男子身上,李沙漠也是真的生气了,毕竟他现在也是名赫一时的大老板,社会地位显著,这一而再再而三的给孙琪展低头,结果孙琪展还不买面子,他也是越来越生气。

  “孙琪展,你真他妈的以为自己是一个什么人物了!老子给你脸,你他妈就接着!”

  李沙漠还想继续说话呢,孙琪展往前一蹿,整个人就扑了上去,照着李沙漠的脸上就是一拳,李沙漠一搂孙琪展,搂的死死的,两个人直接就滚到了地上,这一下周边的人都没有在动手了,显然,两个人也都不想让外人参与这个事情。

  两个人在地上滚来滚去的,没有任何一点套路,你一拳我一拳的,这一顿暴打,李沙漠到底没有孙琪展厉害,他开始的时候还反抗了几下,到了后面的时候,明显的体力不支了,被孙琪展一个翻身,就押在了身上,孙琪展耗住了李沙漠的脖颈,上去照着李沙漠的脸上“咣!咣!”的就是两拳,李沙漠这一下是彻底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孙琪展再次把拳头举起来的时候,李沙漠双手护住了自己的脸,看着李沙漠这个动作的时候,孙琪展一瞬间就想到了很多年以前,李沙漠挨打的时候,自己在边上拼命的帮着李沙漠,现在没想到,自己的拳头,却举了起来,这几下,李沙漠已经碧青脸肿的了,嘴角还有不少血迹,鼻血也流了,孙琪展的侧脸也肿起来了。

  他举着拳头,好半天,都没有招呼下去,最后,他还是松开了李沙漠,他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指着地上的李沙漠“你给我滚!滚出我的小天堂!李沙漠,你记着我孙琪展的话,我孙琪展活了这么多年,一是一,二是二,你想搞垮我,想让我给你低头,那你是做梦都别想了,你再敢踏进我的小天堂,我他妈要了你的命!”

  李沙漠伸手扶着地,好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他冲着孙琪展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擦着自己嘴角的血迹“孙琪展,你这人这一辈子,最大的弱点,就是原则性太强,你再这个尔虞我诈的社会上,生存不下去的,我李沙漠对你做到这一步,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你记着我的话,从现在开始,三天之内,我让你小天堂无人可用,一个星期之内,我让你小天堂无生意可做,一个月之内,让你小天堂倒闭,除非你去借高利贷,要么我敢打赌,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借你钱,高利贷都不会借给你!还有,现在的社会不一样了,你别老想着整着你那一套打打杀杀的事情,我李沙漠有家人,有亲人,你孙琪展一样也有,如果你想要这么玩,那好啊,咱们一起玩!”

  李沙漠没有把话说明白,但是言语之中也充满了威胁,他也太了解孙琪展了,孙琪展也自然是重情义之人,他随即跟着说了一句“我李沙漠烂命一条,臭名昭著了,我是什么都无所谓,既然好话说尽都不行了,那你想怎么玩,我就陪你怎么玩!”

  孙琪展一听李沙漠这么说,当即也急眼了,猛的往前跨了一步,上去就耗住了李沙漠的脖颈,他这一耗李沙漠的脖颈,李沙漠一把就推开了孙琪展。

  孙琪展一听李沙漠都敢威胁自己的家人了,内心的那股子无名的怒火也产生了,他本身就是那种暴躁之人,而且从小的生长环境也是那样的,现在一听李沙漠这么说话,他从边上看了眼龙王和三炮,哥几个一起这么长时间了,那这点心灵感应还是有的。

  'Q酷“匠D网H永k!久E免费1$看小说

  外面的大门“咣!”的一声就被人给关上了,这孙琪展是被李沙漠这一句话触动了神经,毕竟自己的父亲,刘越,还有自己的爷爷,对于自己来说,那还是极其重要的。

  大厅里面一瞬间,气氛都变了,李沙漠带来的那两个人,一看也都不是普通角色,这一下也是感受到了异常,其中一个上来就把李沙漠护到了自己的身后,另一个人和侯成面对面,侯成站在边上,手已经放到了自己腰部,如果他的腰部要是枪的话,那其实是很危险的,另外一边的龙王三炮狐狸几个人,而已都不是省油的灯,打小就是唯孙琪展命是从,从小就是孙琪展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不管是捅天还是如何。

  李沙漠身后的那些人,大多都是跟着孙琪展他们的下属,只不过被李沙漠给挖走了,这个时候,也都不好表态,都在一边站着,其实孙琪展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是非常压抑的,让李沙漠给逼的早都快处于崩溃的边缘了,能扛到现在还不走极端,对于孙琪展来说,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尤其是再边上还有龙王三炮这几个缺少大脑,满脑子打打杀杀的人成天挑唆,孙琪展还能坚守到现在才要爆发,也是很不容易了。

  李沙漠和孙琪展认识了这么多年,孙琪展的性格他也是太了解,看着这个架势,他心里面一瞬间有些害怕了,真的要拼的话,他肯定还是和孙琪展有差距的。

  孙琪展这真是被李沙漠一句话给说道了痛处,说道了关键,这个时候,他脑子里面就一个想法,那就是谁敢威胁我的家人,我就弄死谁,眼看着双方就要发生激烈的冲突。

  双方的那股子劲儿已经都上来了,走廊里面一个声音传出“好歹曾经是过命的兄弟,一起度过了最好的年少,就算日后做不成朋友,也不至于要搞成仇人一样吧,现在是法制社会,什么事情都要遵守法律的,你们想下辈子都从监狱里面度过吗?你们真的这样搞起来,那我就要问一句,把自己搞进监狱的话,那以后你们的家人谁来照顾,李沙漠你有父母有老婆,孙琪展你一样有你爹还有你爷爷,还有一个跟了你这么多年的姑娘,你到现在也没有给人家一个名分呢,你们两个这就打算拼命了?你孙琪展就是一个光着脚的?就一定比李沙漠这个所谓的穿鞋的敢拼了?谁没有损失?”

  孙琪展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就冷静了下来,不光是这话,更主要的,是说这话的人,果然,从后面的位置,孙琪展的父亲来了,他是从后门进来的,跟着他一起进来的,是刘越,他跟在了他父亲的边上,孙琪展的父亲光着个脑袋。

  整个人还是一副社会样打扮,刘越站在他的身边,两个人也真是到的及时,在晚一点,估计和李沙漠两伙人就会争斗起来了,孙琪展的父亲往过走,龙王一行人连忙都开口“叔叔!”他们对于孙琪展的父亲还是很尊敬的,等于从小就和孙琪展在一起玩么。

  孙琪展的父亲走到了这张桌子边上,他往下一坐,边上刚好还有一瓶酒,他自己就给自己拧开了“你们两个孩子的事情,我做家长的,从中间说句公道话,最早以前,是李沙漠不对,他出卖了孙琪展,这在道上来说,该死,但是他不是道上的。”

  “而且,那个时候,李沙漠确实掌控不了自己的人生,大多都是他的父母给他掌控的,情有可原,但是从孙琪展你出来之后,李沙漠一直没有难为过你,如果难为你的话,你能走到现在,都是一件很不可能的事情了,而且李沙漠现在的身份地位,能三番两次的过来找你示弱,给你补偿,这至少说明了他一个心思,他知道错了,他只是不好意思认错而已,他给你这么多补偿,你为什么不接着,他只要你一句承诺。”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之前的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我左右不了你们的思想,但是请你们想想你们的从前,你们当初在一起的那些快乐时光,孙琪展你是损失了青春,改变了人生,但是想想,真的要李沙漠去死,就是你想要的吗?”

  “不过是心中的一口恶气而已,你们两个人坐在一起,点支烟,喝顿酒,李沙漠认个错,之后小天堂没事了,撒哈拉也给你了,还有后面的大天堂,都是你的,这样不好吗?就算是不好,也不用现在整成这样。”

  “孙琪展,今天的事情怪在你,不在李沙漠,是你开口威胁他要和他玩命的,但是李沙漠反过来说你的时候,却刺痛了你的神经,你就要玩命,我这个时候要是再不出面,那一定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一码事是一码事,事情我分析的很清楚了。”

  “还有就是这个事情。”孙琪展的父亲这个时候笑了起来,他坐在圆桌中间“你丝毫不用为我的安危担忧,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就算是现在老了,那依旧也不是一般人说对付就能对付的,如果谁想来搞我一下,那让他来试试,夏宏盛他也不敢随便碰我,更别提一个区区李沙漠了。”孙琪展的父亲说到这之后,一瓶酒喝完了,站了起来。

  “儿媳妇,咱们走吧,接下来他们怎么做,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说实话,刚才孙琪展的父亲来到这里的那一刹那,就已经把所有的人都震慑住了,那种自身携带的气场,让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愿意去听他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