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留下来的人,王赢也是所有人都给予了重金补偿,没有什么是比钱更实际的,包括豆子也是一样的,王赢都给了很多补偿金,毕竟王赢的安全,还是要靠这批人的,这批人负责大厦的安保工作,加上现在有的这么多眼线,还有曹彬彬率领的混混集团,就算是有人想要在这里对狼王集团如何,那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王赢这段日子,也是过的最最宽心的时候了,他已然真真正正的成为了一个大老板,阳光明媚,在狼王集团总部的会议室内。

  王赢看着最新一个项目的项目负责人,正在给大家阐述项目进程,他皱着眉头,说实话,虽然他学习不怎么好,但是后期的努力,也是超乎常人,而且毕竟也是这么长时间了,公司的整个正常运转,也是他一手努力的,所有决策,也没有出现过什么大问题,有些失误,也都很好的善后,并且吸取教训了,很快,负责人把项目阐述完了。

  王赢听完之后,摇了摇头,站了起来“按照你这个方式不行,再给我出几个文案!”

  王赢这一说话,会议室里面的别人也就都不开口了,大家的目光也都盯着王赢,王赢笑了笑,自己转身就离开了会议室,他刚离开会议室,豆子就走了过来,他带着一个黑色的面罩,这么长时间了,他一直还没有接受手术治疗,至于公司里面的这个黑色面罩,所有人几乎也都已经适应了“银子,大夫什么时候能给我做手术。”

  “很快了,再有一两个月的时间吧。”王赢冲着豆子笑了笑“现在都差不多了。”

  “哦,好的,对了,王总,我有个事情要和你说。”豆子也笑了起来“朱柯还有三天,就要执行死刑了,还有,张超的案子羁押了一年,明天就要开始宣判了!”

  “你说什么?朱柯死刑执行?”王赢一听,随即抬头“怎么可能?不是改判了吗?”

  “当初改判的是缓刑一年执行,现在马上就要到缓刑的期限了,马上就要执行了。”

  “不可能!”王赢连忙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他不停的把电话继续拨通给那个黑影,可是电话却一直是无法接通,他连续打了十几个电话,豆子就在边上看着他。

  王赢没有在和人说话,他回到了办公室里面,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梅志康就过来了,他坐在王赢的房间里面“你叫我过来,是因为朱柯的事情吧。”

  王赢点了点头“我让你查的那个人的身份,查出来了吗?还有那个叫纪佳靖的身份。”

  “纪佳靖的身份查出来了,但是那个人的身份真的查不出来,我已经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了,我也观察过纪佳靖身边的所有接触的人,也调查过他身边的所有人了,没有一点线索能表示出来,纪佳靖认识什么官方的人,你确定那个人是官方的吗?”

  对于梅志康,王赢还是很少有所保留的,所以很早之前,就把他和黑衣男子的约定,能说的,都说了,也刻意的让梅志康去调查这个男子的,但是确实是太扑朔迷离了。

  “那个人肯定是官方的,如果不是官方的话,很多事情,他是坐不到的,我私下已经试探过他几次了,他肯定是有那方面的背景,要么你说,张超怎么被抓的?”

  说到这,梅志康也郁闷了,他摸着自己的脑袋,思索了好一会儿“可是朱柯。”

  “别可是了,既然查不到他身边的那个男子,那就把所有的注意力都给我放到纪佳靖那里,给我查纪佳靖的履历,从头到脚的给我查!尽快速度,我着急用!”

  王赢叹了口气,梅志康也没有在说下去,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沉默了,很快,王赢的手机震动了,里面是另一个声音“手术很成功,你什么时候支付尾款?……”

  入夜了,王赢坐在房间里面,无法入睡,看着边上已经睡着的王璐佳,亲吻了这个女子的额头,他转身就下楼了,打算给自己沏一杯茶,结果走到楼下的时候,他听见了抽泣的声音,王赢绕过了客厅,看见再餐厅,豆子坐在那里,哭的像个孩子一样,边上还摆放着几瓶啤酒,他还在喝,王赢走到了他的边上,低着头“这个事情。”

  豆子没说话,站了起来,想来他和朱柯的感情也是挺深的,豆子离开之后,王赢站在原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坐在边上,看着这个房间,从头到脚,其实也是朱柯的,用不了多久,他也要搬离这里了,他看着窗外的夜景,整个人也陷入了沉默……

  王赢这一晚上也没有睡好,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是这个时候,他却发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那就是自己的手是真的够不到上层去,再有钱,没有权,也白搭,尽管他也早都想到了这些问题,给梅志康挑选了那么多聪明伶俐的孩子,还有那么一大笔钱财,可是先不说这些孩子能不能发挥作用,就算是可以,那也是很多年很多年以后的事情了,那都是为了未来的投资,俗话说远水解不了近渴。

  王赢越想,心里面纠结,蝴蝶那边现在所有的钱财,都是王赢打着朱柯的名义打给蝴蝶的,刚好朱柯的下属当中,有一个和朱柯说话声音很像的,好几次和蝴蝶的通话,王赢都是让朱柯的这个下属给她交流的,蝴蝶也是大大咧咧的,一直没有发觉。

  “是不是觉得,有点不忍心对朱柯下手了?朱柯对你这么好,还把整个公司都给你了,当初如果没有朱柯的话,你王赢也没有那个底子,也走不到今天,对不对?”

  V最●新Tr章节上M酷匠b网T

  这个时候,边上传过来了一个声音“小兔崽子,你越来越成熟了,哈哈哈!”边上这个男子,伸手使劲的拍了拍王赢的肩膀“不过挺好的,我当初想过了自己的行为,可能招致的无数个结果,但是唯独没有想到的,就是现在这结果。”

  王赢转头,对于边上自己家里面,突然之间出现的这个身影,丝毫没有惊愕的表情,他的脸上虽然还有刚才的那些惊愕,但是这会,也稍纵即逝,嘴角挂着笑容。

  “宁爷,大晚上的不睡觉,是不是地下室有点太不通风了,不过你应该习惯了啊。”

  王赢的话音当中带着嘲讽,宁孩从边上随即说道“算了,小兔崽子,别给我演戏玩了,公司给你了就给你了,当初这是我自己决定的,把你所有的行为,都收手吧。”

  “收什么手啊,宁爷,你这么一说,我可就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了。”王赢摇了摇头。

  “如果是以前的话,我觉得朱柯肯定不会死,就是真的会是死缓,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朱柯是真的要死了,朱柯死是第一步,豆子死是第二步,我宁孩,是第三步吧?小兔崽子,你的心现在真的够黑的,你就这么弄死了朱柯,我问你,你以后怎么和小马解释,和蝴蝶解释?”宁孩像是在和王赢说,更像是再自言自语“不过也是,估计现在在你的心里面,权利金钱和地位,才是第一步的吧,和他们在呢么解释,不关心吧?”

  “宁爷,你这么说话,我就不爱听了,我是一直,很努力的再想,怎么把朱柯救出来”

  “你拉倒吧,你和梅志康他们表现出来的要救人的样子,都是要做给我看的,你知道办公室里面有我的监控设施,所以你再自己的办公室里面什么事情都是装出来的,你装出来那些,只是为了装给我看,装给豆子看的,王赢,你真当我宁孩傻?”

  “朱柯从死缓,本来再往下运作,肯定就是无期徒刑的,他之所以变不了无期徒刑了,那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你王赢现在在古城站稳了,你故意把杯子和梅志康支出去的,对吧,把他们支出去,我的手就够不到他们了,他们随时可以回来帮你,你之所以吧狼王集团弄到八角胡同,那是因为八角胡同都是你的人,对吧,古城就排外,八角胡同更是出名的排外,但是你和曹彬彬梅志康,你们都算是八角糊涂的嫡系,你把新的地址弄在这里,心里面踏实,就算哪天豆子带着人反了,曹彬彬和那三个大块头,再呼吁着八角胡同的人,那也足以应对各种问题了,是吧。”

  “其实你很早以前,就开始计划着铲除我,豆子,大凯哥这一批人,然后自己完完全全的执掌公司了,不过我就是好奇,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王赢看到宁孩都说到这了,坐在边上,把烟拿了出来,递给了宁孩一支,自己叼起来一支“从当初我第一次来朱柯家里面的时候,那会朱柯是想要我的命,那是百分之一百的,我不相信别人的说辞,我只相信我自己,那个时候胡雪峰告诉我,朱柯身后有人,我从那个时候,就知道,朱柯身后是一定会有人的,否则的话,那个时候我的命就没了,可是那个人会是谁,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留我一命,我王赢那会才多大,总共社会上面的人,就见过那么几个,所以回家把所有的人都列出来,然后在一个一个的排除,很容易就能留出来几个人了,其实那个时候我真没有想过一定会是你,因为那个时候我也不确定,我那会甚至还想,会不会我的父母也在这里面,是他们看见了我,可是后来证明,我还是想多了,后来就是朱柯出事了,朱柯是怎么出事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