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王赢的宝马车上面,杯子打了一个哈欠“王赢,你下一步是怎么想的,你把那四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弄到八角胡同去做什么?”

  Q看`W正版d章Y节Q上W酷√B匠.网u%

  “我想在弄一个地主村出来!”王赢和杯子也是真的什么都不隐瞒“我让他们几个去村子里面混了,他们本来就是八角胡同出身的,让他们自己从村子里面带小弟,自己去掌管那边的停车场,我想把八角胡同整体构造改变一下,然后把村子里面都布满监控,在弄一个专门的监控室,公司就设立在村子的正中央的位置,然后外面空出来几道检查卡,不随便允许公司以外的人接近,设多道检查卡,多给八角胡同那些村民一些好处,只要把村民都维持好了,那以后就都是咱们的眼线。”

  “曹彬彬不能留在公司了,我不想公司形象让他全毁了,所以让他发挥特长,带着雪橇三傻从八角胡同外面晃悠吧,而且我还想把八角胡同的布局改一下,现在来来回回的进出口太多了,我想搞成只有四个进出口,东南西北口,然后在八角胡同最外围的地方,在圈起来一扇围墙,这个围墙一定要高,把整个八角胡同都围起来,等于在八角胡同外面又是一层防御,围墙上面在挂电网,这个行为肯定会受到村民的拥护的,也是变相的在确保安全,得找一个懂建筑的大手,好好的规划一下八角胡同的布局。”

  “之后咱们的人分两部分,一部分在外面,渗入到村民当中,然后多给村民做好事,伪装成村民,做些小买卖,如果以后有点什么事,可以鼓动村民一起做,还有一部分,就在公司就行,负责公司的安保,把公司做正规,八角胡同村民很团结的,一致对外是出名的,咱们在公司周围设立几个暗卡,都放上咱们自己的人,到时候一旦公司有事,整个村子里面到处都是咱们的人,足以应对各种事情。”

  “我说的可能有些乱,但是我的想法,就是类似于地主村,但是还不是地主村的样子,地主村的事情,我想过很久,差不多也想明白了,地主村太明显了,从头到脚的都是老地主的下属,一个普通老百姓都没有,想端了也太容易,就好比大凯哥那样,这样不好,但是八角胡同就不一样了,我想把八角胡同发展成为自己的根据地,大本营,多给村子里面的人修路造福,而且更好的发展八角胡同,让所有人受益,而且八角胡同这么出名,还有这么多老百姓,咱们的人混在这里面,用对付你的方式,肯定就不能对付八角胡同了,地主村毁了就毁了,八角胡同要是毁了,这后果谁都承担不起,而且,在八角胡同修建好之后,所有的车子都不能开进来,把里面弄成步行街!”

  “除了咱们自己的车子,准备两条专门的通道进出,剩下的车子都要停在外面的听停车场,在往里面走的话,就要步行了,曹彬彬和雪橇三傻他们负责停车场那边就挺好,再把周边建设一下,除了这几条大路,剩下的地方,绝对过不来车子,多放点监控,如果有人想偷偷过来的话,那一定也是不怀好意的。”

  “总体上来说,八角胡同就是一个堡垒,从外面的公路就开始抓起,如果有任何情况,咱们可以封闭八角胡同,让任何一个人和一辆车都出不去,搞好和八角胡同所有村民的关系,所有村民都是咱们的眼线,这样一来,也不容易被上面的人注意到!”

  “你说的这个意思我明白了,可是这里面,还缺乏很关键的一个因素,八角胡同是一个旅游景点,那每天都会有很多人进进出出,生面孔太多了,你怎么分得清谁是想要对咱们不利的人呢?”杯子这一句话问到了关键的位置。

  王赢听后,从边上也笑了笑“这个之前我也想过,后来我思索了一下,就是要放人进来,因为如果一点机会都不放的话,就像地主村那会一样,不好,知道地主村毁了之后,为什么那个事情就不了了之了不,因为上面的人也不愿意这样一个地主村存在,对于他们的影响都是不好的,所以毁了,刚好他们也开心,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里面都是罪犯,没有好人,是死是活的,大家都不关心,外面的流言,也是这样的。”

  “八角胡同最核心的地带,咱们办公的那幢公司大楼,就是诱饵,咱们放在那里就是了,但是方圆一定要有空白区,不随便允许人进入的,会有保安巡逻,但是在暗地里面设关卡,有人盯着,争取全方位,三百六十五度的,没有死角,有人日夜暗中盯梢”

  “八角胡同可以给他们随便进的,如果不让她们进,那八角胡同的老百姓也不会干的,毕竟这么多年的旅游景点,在每个村民心中,都根深蒂固了。”

  “所以外面好进入,那是给他们机会,就让他们往里面走,但是想要进入公司的话,那一定会经过几道警示牌,都会提示不允许继续往里面走了,他们如果还要往里面走的话,那他们肯定是图谋不轨的,这个时候咱们的暗哨就发挥作用了,发现这些人,不要拆穿这些人,让他从里面看就是了,只要关键的不被他们发现就好了,发现有人进来了,不拆穿他,不仅不拆穿,派人在偷偷的跟着他,那咱们就可以反侦查,必要时刻控制住这人,这样也是一个比较合适的方式,绝对不能在搞那种国中国的样子,比如地主村,就是属于国中国了,上面不会允许的,咱们要有一个界限,不能越过去,在这个界限之内,咱们尽可能的多多的保护自己,让自己的更加的安全,地主村占了一个村子,一块地,不允许人家随便进,那肯定不好,八角胡同这是咱们一个公司,公司不随便允许人进,那是说到哪儿都没问题的,另外咱们这批人,也都搬到八角胡同里面来,咱们弄一个自己的小区,大家也都住在小区里面,搞个封闭式小区。”

  “最主要的,也是要给公司的人,更多的安全感,都知道我们是从八角胡同起家的,八角胡同就是我们的家一样,所以公司的人在这种地方,这种高规格的保护下,也会安心的从这里工作上班,我要把八角胡同打造成一个大本营,一个看起来没有一丝防护,但是暗中却处处眼线的大本营,之后在往外发展。”

  杯子听着王赢这么说,这一下也是明白了,王赢这是要搞狠的,从最外面就是第一道防线,曹彬彬和雪橇四傻,中间的八角胡同旅游区,多放点自己的人,第二道防线,最里面的核心区是自己的公司,第三道防线,公司附近肯定是最严密的,这是摆明了,张开一张大嘴,等着肉往里面钻,自己随时可以合上嘴,吃下肉,这个想法确实不错,虽然不能说完全就是万无一失了,但是和现在的情况比起来,不知道要好了多少,至少不会像现在的狼王集团一样,虽然地理位置在市区中心,但是周围环境复杂。

  杯子点了点头“先不说你这样一搞的话,得需要一个多么牛逼的工程设计师了,你要面对的三个大问题,第一个问题,那就是钱,咱们需要很多很多的钱来完成这些,第二个问题,那就是需要人,曹彬彬他们最外层的不说,他们在八角胡同这么多年了,继续拉一群小混混混也没问题,但是最里面呢,你现在还有多少人,你自己心里面清楚吗?没有多少了吧,还得靠豆子整合吧,现在豆子还没有出院呢,第三个问题,也是最关键的问题,你需要时间,张超会给你太多的时间吗?”

  王赢从边上点了点头“这个工程师的问题其实挺好解决,我觉得谁设计的地主村,把谁找过来,就可以设计咱们的八角胡同,这个人你肯定可以找到,然后说说那些问题,第一个问题,钱,钱的事情我来解决,不管我用什么方式,我一定解决他,而且现在第一笔资金应该很快就快到位了,然后第二个问题,需要人,曹彬彬他们外层的不说,外层那些人就让曹彬彬去找,找那些知根知底的小混混就行,中间这层人,就让小启鹏他们那一小伙人上就行,然后我再招募一些八角胡同的土生土长的,大家都能放心的人,这些人不一定能打能杀,只要眼睛尖,有脑子就行,他们在八角胡同没有工作,我给他们找一份工作,那没有什么不好的,而且八角胡同这么多村民,我可以找一些和我们关系好的,比如吴婶他们那些开小卖部的,每个月给他们点钱,让他们也帮忙随便平时注意点,就算是一个兼职,那也是没问题的,最后就是公司的人的问题,公司人的问题我也想好了,我集合一下自己手上的人,首先看看还能有多少,其次,这不是还有你呢么?我把自己我自己手上的股份,再分给你一部分,然后把你彻底绑死在狼王集团,一来是我相信你的为人,二来杯子哥确实在古城是有名声有地位的,三来,也是最主要的,我觉得杯子哥在古城这么长时间,这么多年,对于古城有着很深厚的感情,你并不想去杨凯明那里,跟着杨凯明混,虽然你们关系好,把兄弟,但是从这里离开,去一个新的环境,你显然还是不愿意的,你和张超与我和张超都是一样的,都是不死不休的关系,所以你想要留在古城的话,那咱们兄弟一起联手,这是最好不过的选择,你觉得呢,杯子哥?”王赢从边上看的是真准,这一句话,每个字几乎都说道了杯子的要害之处,杯子就是不愿意离开古城,除非是在没办法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