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怪的,也已经这样了。”李沙漠其实今天能低下头来,做这么多事情,已经很不容易了,他现在也早都已经看开了“这么长时间,这么多年,我和所有人都不提我的以前,不让所有人知道我和你们的曾经,我以为自己就可以忘记那些了,可是到头来我却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自欺欺人,发生的事情弥补不了,不管如何,都弥补不了,但是我李沙漠对天发誓,我不想与你为敌,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唯一的担心,就是害怕你孙琪展起来以后毁我,我可以不干涉你的小天堂,让你随便发展,甚至给你投资,帮着你都可以,但是我只要你一个承诺,我们的事情结束了,你孙琪展日后发展起来了,不能做任何对我李沙漠不利的事情,你同意了,这个事情,我们就算达成协议,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李沙漠说到这的时候,表情也变得严肃认真,他一字一句“我就毁了,小天堂,让你没有生意可以做,没有顾客会去,我用钱生生的砸死你,你抗不了半年,夏宏盛那边的收成你们交不上去,每个月都卖房子,也坚持不了多久,我不想走那一步,但是你别逼我,只要你一个承诺。”

  孙琪展沉默了片刻,这才松开了李沙漠的脖颈,他冲着李沙漠笑了“李沙漠,我问你,我孙琪展的承诺这么值钱呢?你傻逼啊?都什么时候了,还信承诺,当磕头拜把子,关二爷前面立誓的话,你不是说破也就破了么,现在你就要我一句话,你不怕我反悔坑死你啊?哈哈哈哈。”孙琪展从边上又猖狂的笑了起来。

  李沙漠扯了扯自己的领带,衣领子也扯开了一个,身上漏出来了一股子痞子气息“孙琪展,你和我不一样啊,你说我就信,只要你敢说,我李沙漠是一个人渣,言而无信,但是我相信你不是,有本事你就应诺了我,你看我敢不敢相信你啊?”

  李沙漠这一番话,径直就把孙琪展给噎的没声了,李沙漠看着孙琪展不吭声了,上去一把就推开了孙琪展“别他妈耗我领子了,够了!我他妈就是一个混蛋,就是一个畜生,我他妈想搞你,早就搞你了,你还能走到现在?孙琪展,我李沙漠今天还就是给你把话放这了,我就是一个混蛋,忘恩负义的混蛋,我现在一个人扛着我整个李氏家族,我压力大得狠,绝对不会允许你来破坏我们李氏家族的,今天这个事情,你要是认了,那就认了,你要是不认,我就搞垮你!我就是个混蛋,如何?”

  李沙漠吼了起来,直接走到了门口,站在门口的时候,他转头,看了眼孙琪展“我知道你的性子,如果你愿意,那份文件就在那,你什么时候签署,什么时候生效,如果你不愿意签署,那你的小天堂,就等着倒闭吧,还有,我劝你一下,把你那些暴力思想也收一收,现在已经不是那种打打杀杀的年代了,考虑一下吧。”

  李沙漠拉开房间大门,自己径直就离开了,房间里面剩下了孙琪展和刘越两个人,刘越站在边上,盯着孙琪展,又看了眼那边离开的李沙漠,她没说话,倒是房间里面孙琪展的父亲,也是听见李沙漠关门的声音了,自己也走出来了,站在客厅里面,他顺手拿起来了李沙漠手上的那份文件,他看文件,大概的翻阅了一下,加上刚才两个人的对话,他自己也都有听见,他把文件重新放下,冲着孙琪展笑了起来。

  “想不想听一下我的总结?”孙琪展的父亲看着自己的儿子,随即说道“说你是个商人,你不是一个好商人,这么好的利益放在自己的面前,权衡利弊,钱才是最主要的,这么大的利益,可以让你直接翻身,以后改变你们所有人的生活,你还可以利用李沙漠对你的愧疚,让他扶持你,接着投资,一起赚更多的钱,现在和李氏家族在一起,做生意,那一定是赚钱的,可是你放不下之前的那些仇恨,就冲着这一点,你不是一个好的商人,也成为不了一个好的商人。”

  更新最快上(p酷◇u匠网W

  “第二点,你也不是一个好的大哥,相当一个好的大哥,要学会的第一件事,那就是心黑,李沙漠给了你这么多的好处,你那把这些好处收起来了,坦然自若的和他称兄道弟,假装原谅他了,还可以从他那里获得更大的好处,到时候完全不影响你的发展,还可以再关键时刻摆他一道,一次性的给他干倒,就冲着这一点,你也不是个好大哥”

  “那你现在的位置就很尴尬了,你说你也不是一个好商人,也不是一个好大哥,那你现在这样做是为什么呢,费力不讨好,这么好的机会,你不把握住,反而要坚持自己的行为,那这样一来,其实说白了,你就只能做一个打杂儿的,不是我说话难听,是你这次的行为,真的让我很失望,琪展,你都多大了,怎么还能这么做事情?还想做那种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的事情吗?要么就原谅他,和他一起赚钱,过好的生活,要么就不原谅他,就不惜一切代价的搞他,往死搞他,给自己报仇,可是你现在这样一来,我问你,你到底是原谅他了,还是不原谅他呢?你在搞什么啊?孙大少!”

  “你还想从这血粼粼的现实社会里面讲什么光明磊落,我问你你,你是白痴吗?给你举个最近的例子,如果把这个事情换到王赢身上,我敢打赌,一,或者二,他绝对会做出来一个选择的,但是你孙琪展就做不到,这就是你俩的差距,但是你能说王赢他不讲义气吗,对兄弟不够意思吗?肯定也是不能的,孙琪展,做不到心黑,就别混。”

  孙琪展的父亲一针见血,指出了问题的关键,自己转身就离开了,回到了房间里面,没在出来,刘越靠在边上,盯着孙琪展“我觉得你爸爸说的没问题,你现在第一点肯定是做不到了,如果你愿意的话,那么第二点还有机会,你可以给他打电话,反正他当初阴损咱们的时候,也一点没有留有余地,现在反过来阴损他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还犹豫什么呢?这么好的机会?还是你不知道你自己现在的处境了?”

  孙琪展沉默了片刻,他坐回到了沙发上,他拿起来了李沙漠递过来的文件,自己从边上拿出来打火机,他顺势就拿着打火机,把这份文件给点着了,看着火势燃烧。

  孙琪展从边上特别的平静“每个人有每个人处理问题的方式,我孙琪展就是要这样处理问题,或许你们说的都对,但是我自己的人生,我自己的事情,我要自己处理。”

  刘越从边上看着坚决的孙琪展,也是实在没有了脾气,只是叹了一口气……

  古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好多人聚集在这里,大家压低了声音,都不知道在交流着什么,一个小护士,带着口罩,拿着输液的药品,很是吃力的从人群当中挤来挤去,一边挤,一边连忙开口“大家让一让!大家让一让!让我过去,病人需要更换药物了!”她这一说,边上的人才给她让开了一条小的缝隙。

  小护士很是吃力的挤到了病房的门口,她有些生气的转头看了眼身后的人“你们能不能安静点,知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医院!”

  小护士气的撅起来了嘴,边上的一群大老爷们看着这个小女人,都笑了起来,但是声音也确实小了不少,小护士推开了病房大门,自己转身就进了病房,病房里面漆黑一片,张超就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还带着氧气罩,他闭着眼睛,很安静的躺在那,漆黑的房间,小护士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张超的边上,她看了眼躺着的张超。

  在确定张超还是在熟睡之后,她脸上的无辜表情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小心谨慎的面孔,目光冷酷无情,和刚才门口的那个小护士,简直判若两人。

  他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支注射器,轻轻的挤出来了一丝液体,拿着手上注射器,冲着张超就扎了上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本来闭着眼睛的张超,突然之间睁开了眼睛。

  张超的眼神十分凶残,就死死的瞪着这个小护士,小护士的注射器,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随即她一咬牙,看着躺在病床上面的张超,连忙笑了笑“这是止痛针,忍忍。”

  说完,小护士没有等张超反应,上去照着张超的脖颈处,就刺了上去,快到张超脖颈边上的时候,突然之间,一直健壮有力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小护士“啊”了一声。

  她转头,吓了一哆嗦,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身边竟然多了一个人,这是一个人高马大的男子,手上的力气很大,攥住了他的手腕,注射器就在她自己的手上,她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手腕了,她用力的想要挣脱,可是却没有任何的效果。

  “进个房间连灯都不敢开了,你这是要做多亏心的事情。”这个声音十分的冷漠。

  小护士心里面暗自叫苦,她可不知道房间里面还有人的,但是确实也提醒过,外人不允许随便进入房间的,可是这个时候什么都晚了,他看见了一双漆黑冷漠的双眼。

  没有等她说话,这个男子攥住了她的手,就把注射器,扎进了她自己的脖颈,男子一边扎,一边冲着小护士笑了起来“好好的享受一下这支所谓的止痛药。”

  这一发送给六扇门的三位新同学,帅比山霸气永存。温暖的阿意。大坤。欢迎你们来到团结友爱的六扇门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