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社会,这就是现实,两位不是还把我王赢当成那种随便糊弄的小孩子啊,谁知道你们两伙人是不是商量好了,现在稳住我,等张超缓过来,上来就搞我啊,张超那么大势力,你们两个人又这么的势利眼,肯定会配合他啊,所以说,我横竖迟早都是一个结局的话,我等着你们搞我,不如我来搞你们好了,趁我现在还能搞。”

  “啪!”的就是一声,其中一个股东猛的一拍桌子,伸手一指王赢“你好大的胆!”

  “都被你们逼到这个份儿上了,还有什么胆子大胆子小的啊,我没有退路走了。”

  王赢的言语表情之间,已经有些疯狂了,这疯狂让边上的杯子,都感觉到了陌生。

  毕竟也都是见惯大场面的人,另一个股东从边上随即笑了起来“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你说搞就搞,那怎么搞啊,你告诉我一下,行吗?”这笑容当中充满着不愤儿。

  王赢点了点头,随即站了起来,他走到了窗户边上,上去就把窗帘给撩开了“那么,请两位过来看一下可好,我告诉你们怎么搞,方式有很多,可供你们选择。”

  这两个大股东皱着眉头,还是全都站了起来,走到了窗户边上,三个人往下看。

  在查克斯酒店的楼下,一辆奔驰S600轿车停在那里,无情走到了车子边上,给张超把车门拉开,张超怒气冲冲就上车了,想来签署这个合同,也是让他很不爽的。

  无情从边上,看了看周围,这个时候他已经带上了一副墨镜,他扶了扶自己的墨镜,从边上把车门给关上了,他没有和张超上一辆车。

  张超的奔驰车缓缓的行驶,查克斯酒店前面不到十几米的距离,就是一个十字路口,奔驰车才行驶了不到三十米,一辆大货车突然之间从马路边上的一条人行横道冲了出来,速度极快,油门轰鸣,明显的是故意的,冲着张超奔驰轿车“咣!”的就是一声。

  两辆车重重的撞击在了一起,大货车撞得刚好还是奔驰车侧面的位置。

  这一下撞击,直接就把奔驰车给撞翻了,车顶与马路擦撞着迸溅出无数火花,奔驰车被撞了好远好远,撞在了边上的绿化带边上,大货车的前脸也已经严重变形。

  &酷◎匠p网q正7版w首发3Q

  大货车驾驶位置处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身影从大货车上面瞬间就蹿了下来,二话不说,直接就冲进了侧面湍流不息的人群,整个马路的公交当即就闭塞了,周围到处都是围观的人群,就在那个身影的侧后方,另一个身影推开人群也冲了出去。

  追上去的那个人,正是无情,这两个股东看见那边的奔驰车,当即都急了“你疯了!王赢!你是不是疯了!这不是刚刚签署了合同吗!你这是要干嘛?”

  其实这一场车祸是王赢早都安排好的,一来,是还给张超当初在山顶那么对待自己的那份“恩情”,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王赢不是软柿子,不是谁想捏就捏的,换谁上来想要自己命,这人也得急眼,有人想要王赢的命,我王赢就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他要立威,可是他却没有发现,他自己的很多想法和行为,潜意识里面都已经发生了改变,按照以前的王赢来说,他是绝对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的,至于张超活着或者死亡,那就是天意,也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他自己也清楚,这种事情,只有一次机会,张超如果这次不死,那下次一定会防范,再也不好再有这样的机会,来对付张超了。

  二来,王赢最主要的目的,其实就是要激怒张超,你张超越看不起我王赢,觉得我王赢是个瘪三,那我王赢就越对付你,没完没了的,而且是光明正大的对付,你张超有头有脸的,在古城也算是家喻户晓,我王赢这么一搞你,你一次忍了,两次忍了,我就不信你能一直忍了,你要忍,我王赢名声就会越来越大,我王赢就骑你头上拉屎,但是你只要忍不了了,那就会报复我,张超用什么方式报复自己呢?他本来就是老古董,加上老古董思想,王赢如此的过分,他一定还会选择最简单直接的手段的,那就是他脑子里面处理问题的暴力思想,只要他真的做了,那上方就有机会抓他现行了,每个人的忍耐度都是有限的,王赢不相信张超能忍受自己多久,而且,他在这之前,已经把老五和无情两个人给规划到计划以内了,张超手上现在明摆着的走道上的就两个人,一个老五一个无情,一旦这俩人被控制,他要对付王赢的话,会把谁在拉出来,或者是藏在深处的后手,运气再好点的话,张超这一下挂了,那他身后的那个所谓的太岁,一定出来主持大局,他不出来,张超这里就是一盘散沙,王赢就吞张超的公司,只要太岁露面了,王赢更深一层的目的,也就达到了,那简直是太完美了,或许直接可以和人商量,先和自己的父母通个电话了,想到了自己的父母,王赢还是很开心。

  至于自己,王赢还真的没想太多,他知道自己肯定是等不起的,而且这两个大股东,也绝对不是可以信任的,他对盛会还是有仇恨的,发自内心的仇恨,而且,他也想到了那个陌生男子对自己的允诺,一个新的身份,如果真能扛下去不死,那一个新的身份,也可以弥补一切了,王赢做的事情确实是太过于疯狂,以至于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个叫王赢的年轻人,敢这么做事情。

  王赢的目的达到了,张超的事情,一瞬间,家喻户晓,成为了古城所有人茶余饭后的话题,所有人都知道,张超出事了,虽然名义上是车祸,但是明眼人都知道。

  这是有人在故意搞张超,从古城敢搞张超,这说出去,是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这么多年,也确实只有一个人这样做了,那就是王赢,而且还是在刚和张超签署了合同,在张超打赢了他那么多条件之后,率先的出尔反尔。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了,王赢和那两个股东,站在查克斯酒店,看着下面的情况,两个人脸色明显的变的都有些慌乱,王赢这个时候顺手一手搂住了一个人的肩膀。

  “两位放心好了,我只是要搞张超,两位要么和我一起搞他,要么就和他一起搞我,现在外面人多车多的,两位出门干啥的,一定要小心哦,如果愿意和我一起合作的话,那就尽快让我看到两位的诚意,我可没有太多的耐心哈,只要我耐心没有的时候,看不见两位的诚意,那我就当两位根本就不是和我真诚的合作了,那就不能怪我了,我可不管你们是背景通天还是腰才万贯,大家都是一个脑袋,就看谁的命硬了!”

  王赢“呵呵”的笑了笑,转头的时候,杯子早都不知道去哪儿了,王赢自己径直走到了房间门口,他到了房间门口的时候,豆子,大凯哥,梅志康,几个人都站在门口了,而且除了他们,还有七八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王赢既然都这么搞张超了,那另外一边,自己对于自己的安防,肯定也是要上升一个高度的。

  因为他知道,自己即将要面对的,那才是真正的血雨腥风,他坐上自己的车子,扯了扯自己的领带,长出了一口气,豆子坐在前面开车,王赢气喘吁吁的,他的压力还是大,尤其是人越少的时候,他越难以控制,没有人知道他承受着多少压力。

  看着王赢离开了,这两个股东站在原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两个人也都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王赢能做,敢做这样的事情,其中一个人随即开口“怎么办?”

  “能怎么办,本来想调和两个人咱们赚钱,这一下还被威胁上了,咱们还是太小看这个王赢了,这小子平时什么都不表现出来,一到关键时刻,什么都敢做,这心太黑。”

  “确实是小看他了。”另一个股东的表情也挺严肃的“这个笑面虎,你觉得如果咱们两个什么都不做的话,他会不会真的对咱们两个下手?这个疯子。”

  “如果按照我之前对于他的了解,我觉得他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但是现在一看,不好说,他连张超都动了,那就是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思去的,难不准会把咱们两个也捎带进去,而且这小子看起来傻乎乎的,其实心里面什么都跟明镜一样,这一点有些太可怕了,什么都不说,关键时刻说翻脸就翻脸,根本让人没有任何防备,这样不好。”

  “咱们先应了他就是了,这样,我介绍几个朋友,去他的公司参观一下,给他现在的工程项目做一些入股投资,给他一些资金,商谈合作,算是给他一些好处,先把他稳住,假装表达一下咱们的诚意,剩下的情况,就看他和张超两个人发展的怎么样了。”

  “我看刚才那一下不轻,张超是死是活不好说,如果活下来了,张超肯定不会罢休的,到时候两个人必定出事,要是死了,我觉得张超这么老谋深算的家伙,也一定会有人接手他的事情,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王赢为什么要这么做,都已经拿到了所谓的好处了,他这样一来,简直是疯子行为!他这是在自掘坟墓!”

  “这小子不是傻子,肯定不会没有任何理由的就做这样的事情的,他一定还有什么后手,反正咱们先稳住就是了,张超那边我去稳,这小子这边你去稳,估计用不了几天,张超就能醒过来,醒过来之后,两个人是什么情况,很快就能知道。”

  “也不见得,你看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和张超作对得承受压力多大,万一是压力承受不住了,就是要鱼死网破呢,要是鱼死网破,他肯定不是张超的对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