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赢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面“咯噔”就是一声,连忙从房间里面四处转了起来。

  “别来回转了,没有用的,别想着找到我了,我不是你的敌人,就想陪你聊聊,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其实我都知道,我也特别明白你现在为什么睡不着。”

  王赢皱着眉头,依旧不说话,在房间里面四处观看,他想知道,自己的房间哪儿还有什么窃听装置,他早都已经把房间里面收拾的一干二净了,也检查过不知道是一次两次了,怎么还会有人这么明白自己的行踪,想到这,王赢心里面更不踏实了。

  “你别多想了,我就是想和你聊聊,开导开导你,你再害怕张超,对吗,现在他带给你的压力太大了,而且你已经想好了接下来要如何做了是吗?”

  “你到底是谁,赶紧出来,别给我装神弄鬼的!”王赢可没有心思回答这个人的话。

  “现在社会就是这样,撑死胆儿大的,饿死胆小的,你现在根本没有什么退路了,你一步一步的已经把自己逼到这个角落了,所以咬紧牙关,一口气,冲过去了,你就不一样了,一片晴朗,冲不过去了,横竖不过死路一条,难道不是吗?你已经在绝境了,已经到这一步了,你也没有什么可以再失去的了,你再怕什么?”

  “人不狠,站不稳,你要相信自己,人活在世界上,要靠两样生存,胆识,还有就是智慧。”电话里面的那个声音笑了起来“你这样因为这点事,睡都睡不着的话,那就实在太让我看不起你了,王赢,你小子不是挺能干,挺敢干的吗,现在你再怕什么呢?你再恐惧什么呢?你怕,或者恐惧,难道就能改变你现在的情况吗?你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了,必须一鼓作气往前冲,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这是你唯一的路!”

  “你闭嘴,我不用你教我!我知道我该做什么!”王赢绕着房间转了好几个圈儿,最后还是坐在了床上,很明显,他什么都没有发现。

  “你需要不需要我教,你自己心里面比谁都有数,你也不知道你该做什么,你现在应该做的,那就是躺在床上,睡觉,养好了精神,去面对即将发生的一切,你现在只有两条路,要么你现在就跑,一辈子都别露面,把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扔掉,要么就像个爷们一样,搞,你怕个几把,怕就不要混了!回家种地好了啊!!”

  “你闭嘴!”王赢吼了起来“我他妈说了,我不用你教,我没事!听见了吗!”

  “你对别人心慈手软,现实就会对你斩草除根,你连个家都没有了,你还有啥怕的?”

  “滚!”王赢吼了起来,抬手就把电话扔到了地上“咣!”的就是一声,电话摔的四分五裂,他气喘吁吁的,他不得不承认的,那就是他现在的压力确实太大了,他并不像外表看的那么的轻松,哪个大哥都不是那么容易做的,要在下属面前展现的绝对自信,自己还要抗住偌大的压力,他的呼吸也是明显的急促了不少。

  房间的大门被人推开了,两个下属看着房间里面的王赢,王赢额头都是汗水,他看见外面有人进来了,他转头,冲着外面的人笑了笑“没事,我做噩梦了。”

  他示意两个男子出去,这两个人又互相看了一眼,从边上点了点头,这才转离开。

  看着他们在离开的时候,王赢倒是平静了很多,他走到了浴室,打开淋浴,刚才那个人说的没错,他就是在恐惧,他没有开热水,就冲着凉水澡,他闭着眼睛,认着凉水不停的冲着自己的身上,刺骨的冰凉,让他慢慢的清醒冷静了不少。

  大概冲了自己半个多小时,他身体都已经被冰凉的没有感觉了,他出了浴室,浑身上下湿漉漉的,王赢擦了擦自己的身上,躺在了床上,当他再次躺下的时候,刚才那个男子的一字一句,都在自己的脑海不停的浮现,好一会儿的功夫,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嘴角挂上了自信的笑容,很快,他便入睡了……

  第二天,风和日丽,阳光明媚,在古城区人民法院,一大早,朱柯的案件就进入了公审阶段,现场到了很多人,王赢和杯子,梅志康,豆子,四个人坐在角落,在人群当中挺不显眼的,至于蝴蝶,这些事情根本都没有告诉她,这姑娘没心没肺的,平时也很少给朱柯打电话,根本不知道古城这边发生了这么天翻地覆的事情。

  王赢也早就嘱咐好了所有人,要对蝴蝶保守秘密,让她安心的陪在小马哥的身边。

  r酷匠j网首R☆发

  这是王赢与朱柯在看守所分开之后,第一次看见他,他整个人消瘦了不少,光着脑袋,穿着囚服,依旧带着一副眼镜,当法官宣判结束之后,朱柯明显的有些诧异,他下意识的转头看着庭审现场的王赢,他早就知道王赢来了,其实他的心也早都死了,也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肯定是完蛋了,但是当宣判结果下来的时候,朱柯还是一惊。

  他抬头盯着王赢,与王赢两个人目光交汇,他冲着王赢笑了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是从开庭到结束,朱柯唯一的一次正眼看待王赢,王赢看着朱柯被人带走。

  自己起身,豆子从边上一脸惊愕的表情盯着王赢,他也不知道,王赢是怎么做到的。

  但是这一下,王赢心里面也确实是放心了,他昨天晚上面对的那个黑衣人,确实是官方的人,而且,一定还是官方,很有势力的人,有这样一个人在上面保护自己。

  自己确实也是真的可以放心大胆的干了,所以朱柯这边宣判之后,王赢直接来到了查克斯酒店,依旧是那个总统套房,王赢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了无情,老五却不知去哪儿了,没有和无情在一起。

  无情面无表情,整个人给人的感觉,还是冷冰冰的,他知道,张超已经到了,王赢和杯子两个人一起来的,王赢推开房间门的时候,无情从边上顺手就拦住了杯子。

  那意思很明显,王赢可以进去,但是杯子不能进去,杯子这性子,才不会管无情这么多事呢,顺手一推无情,开口就骂“给我滚蛋!”

  无情被杯子这一骂,整个人也怒了,上去一耗杯子的脖颈,使劲往墙上一推,杯子上去一拳,抬腿一膝盖,无情敏捷的一个躲闪,自己抬腿就把杯子控制在了角落。

  杯子的反应速度也快,电光火石之间,杯子手上的枪顶到了无情的测额头,无情手上的匕首,也放到了杯子的脖颈处,两个人都是火爆脾气,怒目相对。

  “杯子!”王赢从边上吼了一声,他站在原地,到没有过去拉杯子,因为他知道,杯子是有傲气的,而且毕竟张超还在里面,自己过去拉人,就显得太掉价了。

  到是在房间里面的那两个股东,有些着急了,一看门口都打起来了,赶忙都起身,走到门口,开始拉架“赶紧松开,松开,干啥呢!知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张超。”

  张超坐在里面,一边品茶,一边笑呵呵的开口“门口的人我都不认识啊,叫我干嘛。”

  王赢也知道张超啥意思,他听见张超这么一说,自己更是不开口了,那两个股东是最怕惹出来麻烦的,赶忙走到了杯子和无情的边上开始拉拽,生怕引起来注意。

  杯子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愤怒“知道上一个敢这么用匕首对准我喉咙人的下场吗?”

  “那你一定也不知道上一个敢用枪顶着我额头人的下场。”无情没有丝毫的畏惧。

  两个人怒目相视,杯子从边上开口“那好啊,看看我的枪快,还是你的刀快就是了,我数三个数,狗儿子不动手的。”杯子这话一说完,王赢从杯子的眼神当中感觉到了一丝冰凉,和杯子也是相处了这么久了,对于他的脾气秉性还是比较了解的。

  他知道,杯子数不到三,就得干掉无情,他是真的敢动手,边上的无情他不了解,这个时候,如果让杯子动手就麻烦了,里面的张超是真的无所谓,他都说了,他和无情不认识,如果为了一个无情,把杯子折损了,那就等于把自己的所有的计划都打乱了。

  王赢不能再和张超一样稳了,想到这,他往前跨了一步,上去伸手就抓住了无情的手腕,另一只手抓住了杯子的手腕,加上边的两个股东的帮忙。

  还是生生的把这两个人给分开了,没有让两个人发生更大的摩擦,两个股东也是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连忙拉着两个人,把两个人也都拉进了房间里面,赶忙关上门。

  杯子和无情两个人这一下都进了房间了,俩人也没有在发生下一步的摩擦,无情就靠在房间门口的位置,杯子随即就坐在了沙发上面,翘着二郎腿,瞅着边上的张超。

  “超哥,好久不见啊,最近过的怎么样?听说好像过的很舒适啊?”杯子戏虐的声音。

  张超上下打量着杯子,微微一笑,并没有回复杯子的话,杯子对于张超的藐视到也没有生气,好像早就预料到了一样,撇了撇嘴,又一脸威胁表情的看了眼门口的无情。

  无情展现的也是一脸的无所谓,他就靠在门口,杯子瞪着他,他瞪着杯子,互不相让。

  两个股东也是连忙打圆场“行了,行了,大家都和谐点,今天过来本来就是商量大家一起赚钱的事情的,就算是以前有些不愉快,那也都是以前了,都过去了,是不是?以后大家都是朋友了,我们是合作伙伴,我们一起赚钱,不要在发生这样的争执了!谁会和钱有仇,是不是?”

  这两个股东其实也是很希望王赢和张超他们和平共处的,他们是纯生意人,如果这两伙人不和睦的话,那事情还是很麻烦的,他们就是为了赚钱。

  都到了这了,面子上的事情一定也是要做的,王赢也连忙坐了下来“超哥,好久不见,最近的气色不错,看起来应该也是生活挺如意的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