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救你了,有人要再杀你,他恨不得在补你一枪了,你现在两条路,要么去祈求他原谅,还得是很卑微的祈求他原谅,要么,你就要开始防范他了,更何况他现在跟着的人是夏宏盛,夏宏盛和老李家的恩怨已久,你光想着和外面的一些大佬联合起来,限制夏宏盛,那也是不实际的,远水解不了近渴,W市龙蛇混杂,但是夏宏盛名号在,孙琪展他们这伙人威信在,想找个人出来和夏宏盛打擂台,也不好找。”

  “到时候夏宏盛再上,孙琪在下,一白一黑,一明一暗,搞不好,老李家的基业都得毁在你的手里啊,沙漠啊,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照着他们这个发展速度,你再犹豫几天,搞不好他们就坐踏实了。”

  李沙漠听着张国栋这么说,思考了片刻,好像是下了决心,老李家的基业,这话,还是刺中了他的内心深处,更主要的,去给他孙琪展卑微的道歉,李沙漠自己肯定也是做不到的,这么大一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去给孙琪展那样一个小混混道歉,他心里面那道坎儿,也是过不去的,可是张国栋说的也都是实话,他想了好一会儿。

  ,w看正r版s章k节s,上qQ酷匠网/s

  “那这样,一会儿你给李总送文件过去的时候,和他们商量一下,在离着小天堂不远,我记着有一幢写字楼,是在他的名下的,那个什么,我要买他这个写字楼,然后公司出钱,把这幢写字楼给改建成和小天堂性质一样的营业性场所,找探子探一下,从头到脚的,所有的模式都照搬小天堂的模式,然后和他搞竞价,一定要记着,所有的所有,都要比小天堂的价格低!然后所有的员工福利,都要比小天堂好!”

  “我们商业竞争,打垮他,咱们的底子硬,和他们慢慢的耗,从现在开始,就给我挖小天堂的高管,从上到下的给我挖,有钱能使鬼推磨,就毁了他的小天堂就好,小天堂现在就是孙琪展这伙人唯一的来钱的路子,茗和茶庄那边不用去管,就是个幌子。”

  “行,那我这就安排人去做。”张国栋叹了口气,又看着李沙漠“你说你早点反应过来多好,早点下这个决心多好,那会要做,可比现在容易多了。”

  “人性都是复杂的,有时候残暴,有时候善良,有时候平静,有时候疯狂,去做吧,没事的。”李沙漠嘴角微微上扬,脸上挂着自信的表情“他孙琪展在怎么样都是一个混社会的,我才是玩资本的,搞资本运作,我玩死他,他只要没钱,啥都做不成,我就不信夏宏盛会一直的给他赔钱,让他做事情,那不可能,他只要不能给夏宏盛创造利益,那夏宏盛迟早也会把他踢开,我把他挤开就是了。”

  李沙漠这一句话,也是说道了关键点,毕竟现在的李沙漠也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二世祖了,这一句话,也是确确实实的说道了关键的地方……

  回到古城,还在王赢的家里面,王赢依旧还打着吊瓶,坐在房间里面,手上拿着一张纸,还有一支笔,边上摆放着一张一张的A4纸,纸上面都是打印好的张超新公司的所有核心人员的名字,还有家庭情况,另外一边,是无情和老五。

  最上面的写的是张超,甚至连阿坤他们这些已经被干掉的,都画上去了,这密密麻麻的文字,还有数不清的箭头,王赢是在开始琢磨张超了,而且,他已经摸到了一些路。

  这个时候,外面有人敲门,王赢把笔和纸放到了一边,豆子进来了“老五又来了?”

  王赢皱了皱眉头,这么晚了,老五过来干嘛来了,他简单的思考了一下,连忙下地。

  几分钟以后,在外面的大厅,王赢穿着一身睡衣,看着边的老五“五爷,这么晚了,不休息,是什么风,把您给吹到我这里来了?”

  王赢满身的伤痕,肉眼可见,老五光着个脑袋,大眼珠子一转一转的,一脸的关心。

  “我去,伤的居然这么严重,果然是真的,真是气死我了,到底是谁干的!”

  老五一本正经的严肃,好像是要给王赢惩治罪犯一样,王赢抬头,有些轻蔑的冲着老五笑了“五爷,怎么着,难道不是你的人干的吗?”

  “王赢,你这小兔崽子学会和你五哥开玩笑了是不是?”老五连忙端正了态度“我是刚吃饭回家,本来想要睡觉的,结果听人说你受伤了,今天爬山的时候被人袭击了,我一听我弟弟怎么就受伤了,这一下我连睡觉都睡不着了,所以赶忙就跑出来了,连忙过来看看你,怎么样了?没事吧?你看看这被打的,这群狗日的!是谁干的,你告诉我,哥哥我今天就帮你出这口气!老子活埋了这群狗日的!”

  这要是换成不知情的,还真的以为是王赢的哥哥来给他出气了呢,多么关心他呢,提到活埋这两个字,王赢自己心里面更不痛快了,毕竟当初差点还被老五活埋了。

  他就这么盯着老五,不打笑脸人,就算再烦这个人,这个时候也不好表现出来,他只是随便的笑了笑“这人都跑了,我也不知道是谁做的,五爷,要么你帮我查查。”

  “放心,我马上就安排人去查这个事情,到时候一有什么消息,我第一个通知你,老弟,你的伤不要紧吧?我这边有专业的医生,我给你联系一下,这一定得好好的检查一下,别落下了什么后遗症,这样就不好了!身体才是本钱啊!”

  “谢谢五爷的好意了,那倒不用了,我自己查过了,放心吧,想我死的人不少,一时半会的也死不了,就算是真的死了,我肯定能拉几个垫背的,你信不信?”

  老五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悦,随即笑了起来“王赢,好歹我也是你的一个前辈,大晚上的跑过来找你,就是单纯的想要看看你,如果你再和我指桑骂槐,话里有话的,那你可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了。”老五笑呵呵的拍了拍王赢的肩膀“小赤佬!”

  他是用一种玩笑的口气说出来的,王赢也知道见好就收,毕竟他也不敢,也不想这个时候就和老五撕破脸“五爷,你看你说道哪儿去了,时候不早了,要么晚上从这里休息好了,我现在的身体情况确实也不好,也不能款待五爷了!”

  “没事!我就来看看你,你没事了,我就放心了,还有就是,你上次和我提的意见,超哥同意了,我也是来通知你一声的,明天上午,在超哥公司的会议室,你带着你的律师,过去签署合同文件就好了,超哥这次可是真的够展现诚意了,你运气真好。”

  老五又拍了拍王赢的肩膀“到时候后面的那两个大股东也会露面,你们四方人,在一起,把合同起草好了,签署了,就OK了,然后之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一笔勾销,至于杯子的那些下属,过段时间都能出来,凡是超哥能左右的,那就都没问题。”

  王赢心里面当即就笑了,这打一棒子,给一个甜枣的方式还真不错,但是既然老五都把话说到这了,王赢连忙站了起来“五爷,超哥这么给面子,那真的谢谢您了!”

  王赢表现的情绪很是激动,老五也站了起来“客气,客气,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那个什么,时候不早了,你以后一定要小心点,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我很快就给你查查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对我弟弟下手,放心,当哥哥的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谢谢五爷!”王赢和老五打着场面话,一脸笑容的送着老五离开,看着老五开着车行驶离开了,王赢脸上的表情当即就变了,他转头看了眼豆子,脸上再也没有一丝笑容“快点,让杯子在过来一趟,越快越好!”

  豆子难得看见王赢和这个样子,他也连忙从边上点了点头,王赢自己转身就往回走。

  他刚回到了自己房间门口的时候,发现门口已经站着两个公司的下属了,这一批人是跟在豆子身边,负责保护王赢住宅安全的人,也是最早的朱柯那一批下属保镖。

  两个人伸手指了指房间里面,王赢点了点头,嘴角先是挂上了自信的笑容,随即脸上又闪过了一丝不忍,他自己悄悄的进了隔壁的房间,从隔壁的房间,拿起来了电话,他连续拨打了两个电话,之后坐在房间里面,等了好一会儿,直到有人给他把电话打回来,听见了电话里面的答复,他这才站了起来,他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的表情,看起来还是那么的纠结,他从边上推开房间门,果然,伟哥翘着二郎腿,整个人精神抖擞的,边上还摆放着不知道哪儿来的一份盖饭,自己吃着香着呢。

  也是看见王赢进来了,他连忙冲着边上伸手“快点,小银子,过来给我递点水!妈的,让伟哥哥等了这么久,你干啥去了啊,大晚上的不在房间睡觉!”

  王赢对于伟哥是真的无奈,不光是王赢,一般人对于伟哥是都是没有任何的办法,王赢走到了他的边上,顺手给他拧开了一瓶水,有些不耐烦的递给了伟哥。

  伟哥什么也没有看出来“咕咚,咕咚,咕咚”的大口大口的喝着水,王赢随即坐在了床边,自己叼起来烟,又递给了边上的伟哥一支“人给我找到了吗?”

  “姚雅是真的找不到了,但是我得到了准确的消息,血鬼之前追上了姚雅和刘飞阳,但是三个人都消失了,现在的情况有两种,第一种,那就是血鬼杀了刘飞阳和姚雅,然后自己跑路了,当然,这个不太成立,血鬼的性格,那脸上那一下,和刘飞阳肯定不死不休,但是姚雅他应该会留下来,用来制约你的,这是第一种可能,第二种可能,那就是血鬼姚雅和刘飞阳,三个人都被人收拾掉了,至于被谁,除了张超没别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