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天我发现有人私下进过我的办公室,动过我的电脑,还有人私自的调查过我的银行转账记录,还有我的亲人们的记录,一般人是不会有这么大的权利,这么大的本事的,直到我发现有人也开始跟踪我了,我才动用了我最后手里面的底牌,他欠我个人情,我一直没让他还,现在看来,是他需要还的时候了。”

  “通过和他的交流,加上我本来也有的一些预感,我还是确认了这个消息,上方这是真的决定要对盛会下手了,盛会要面对有史以来最最大的危难了,上方这一次组建了十几个专案组,所有组都是从全国各地组建的一等一的警界好手,分开调查盛会,这么大的行动,一定是上方的人真的要拔掉盛会了,虽然盛会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情了,但是我觉得这次,不好躲过去了。”

  “有一个专案组,已经到达了古城,我再古城藏了这么多久,这么多张超的仇人,想要调查张超身后的金刚,都没有调查出来我,专案组的人,这才几天,都摸到我的边上了,今天我已经发现有人在跟踪我了,只要怀疑我,真的去查我,他们拥有的绝对权力,那用不了多久,我的所有秘密就一定会被他们发掘出来了。”

  “我胡雪峰在古城这么多年,是人民英雄,警界精英,这么多年获得过无数的荣誉,无数的褒奖,我如果出事,这积攒的一切,那就都完了,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如果我的孩子和妻子知道他们心目中像是英雄一样的男人,居然是盛会的人,他们会多失望,如果身边的同事知道了我是张超的金刚,他们对我会多失望,我胡雪峰这一辈子,看名声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完了,我是真的完了,我要不要逃跑,可是逃跑的话能跑到哪儿去呢,我的老婆孩子怎么办呢,我逃跑了,我就真的遗臭万年了,可是如果不逃跑的话,我已经犯法了,那就一定会被抓,就算是被抓以后,能活下来,那后半辈子,也一定要在监狱里面生活了,我胡雪峰这一辈子抓进去那么多罪犯,如果我再进了监狱,那我生不如死的,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我是跑呢,还是自首呢,躲肯定是躲不过去了,我真的是太纠结了,我已经想了好几天了,我自己做错了事情,就要自己承担,我还是要承受一切的吧,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睡觉,没有好好休息了,这样下去,我要把自己熬死了,我承担不了这么大的心理压力了,是时候把一切都结束了,再见了,这个世界。”

  “我刚才给张超打了电话,我告诉了张超,我要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王赢,他和我急眼了,他说我是个疯子,还在不停的制止我。”

  “我不会告诉他我的这些发现了,因为我要为我自己的后代着想,我马上就要去见黎春了,春子,哥哥对不起你弟弟,不过临走前,我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王赢,这样下去以后,你看看在怎么赎罪,我再给你赎罪。”

  “如果一切情况正常的话,我还有时间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王赢,之后张超一定会不惜任何代价,安排人灭我的口的,我觉得那个枪手,现在或许已经在我的车上了,就和黎春那个时候被灭口是一样的,我想念我的妻子,想念我的孩子,可是对不起,我做错了事情,国法无情,我不会去蹲监狱的,这么大岁数了,我也不想去逃亡了,如果逃亡,那就是黑白两道一起对付我,我也是真的累了,弄个烈士当当吧,呵呵。”

  “如果一切都必须要结束,那就是结束吧,结束了一切,才有新的开始,晚安。”

  王赢甚至能想到胡雪峰写这些文字时候的样子,他看着胡雪峰的这些文字,突然之间就想明白了当初自己在监狱里面的时候,去威胁自己的那个人的身份了。

  他应该就是调查胡雪峰的人,他应该就是上面那十几个专案组其中之一的组长,这些人都是警队精英,他们要调查一个组织,肯定要先调查这个组织的保护伞,所以他们调查到了胡雪峰,胡雪峰也恰好知道自己被调查到了,他不想跑,也不想坐牢,还想要自己的声誉,所以他故意激怒了张超,故意透漏出来背叛组织的迹象,这样一来,就可以让张超杀他,他确实做到了,张超确实安排人对付胡雪峰了。

  胡雪峰是实在没有路走了,他自己也知道,自己迟早会被查到,与其被查到了以后,身败名裂,万夫唾弃,所以才选择了这样一种最好的方式,他被张超的人杀掉了,那线索就等于从他这里断了,那个人想要在查胡雪峰,是查不到什么的,同样的,被张超的人杀了,那是等于被犯罪分子杀了,胡雪峰还变成了烈士。

  他保全了自己的一切名声,给了自己最好的选择,在这个选择之前,他把自己对于王赢的最后一点愧疚,也用自己的方式弥补了,让王赢知道了自己父母的身份。

  看着这篇日记,王赢陷入了沉默,他不停的翻来翻去的,他很希望再能翻出来一些什么,可是什么都没有了,前面的全都被撕掉了,他又想到了那个看守所的男人。

  这是被什么人撕的呢,被撕掉的日记里面到底还写着什么呢,王赢越想越郁闷,可是如果撕了前面的为什么不把后面的也全都撕了呢,王赢脑海当中浮现了胡雪峰的样子,他在床上坐了好久好久,最后,他缓缓的起身,走到了边上的垃圾桶上面,死者为大,人都走了,王赢也不会把这些东西在散发出去,至少这些东西让他明白了他身后那个人的身份,也明白了胡雪峰为什么会好好的就被人谋杀掉了,他拿着打火机,点着了日记,看着这个本子在自己的面前慢慢的化成灰烬“安息吧,胡局,你还是大家眼中的英雄,警队的精英模范。”王赢就蹲在边上,看着这些灰烬。

  伟哥这个时候从边上走了过来“行了,那你自己琢磨吧,我走了,回去看着我媳妇。”

  伟哥走到了窗户边上,打开窗户,这货出入都不会走正门的,他刚要离开,王赢从边上却开口了“为什么把里面的日记都撕掉,里面到底写了什么你不想我让我知道的,或者说,你身后还有什么更多的秘密?”

  王赢这话一说完,伟哥猛的一转头,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王赢,你说我呢?”

  他还想继续说话的时候,王赢却突然之间抬头,那双漆黑漆黑的眸子,看的伟哥话到嘴边,就停下来了“日记明显的是刚刚撕过的痕迹,不会是很久之前撕的,你以为你把所有的都撕了,其实最后还有一篇很关键的你没看到,那一篇日记和之前的那些日记没有在一起,所以你没看到,我又信任错你了,你偷了日记自己看完了,肯定是发现了什么秘密,然后你还不想让我知道这个秘密,伟哥,这到底是什么呢?”

  伟哥知道王赢已经把这些都确定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叹了口气“反正你记着,我绝对不会害你就是了,至于是什么,你也就别问了。”

  更}新!最V快…;上zx酷?匠网

  伟哥一边说,自己一边伸手一扶边上的窗户,整个人纵身一跃,就跳了出去,王赢站了起来,看着伟哥离开的背影,自己也是陷入了沉思。

  这个时候,房间大门推开了,豆子也进来了,他看着王赢“银子,那个伟哥。”

  “随他去吧,他这个人就这样,没有人能控制他的行为,我在想别的办法吧,而且他现在在我这里还有很大的用处,我需要他的帮助。”

  “嗯,好的,还有就是,你让我查的那些孩子的底细,我也都差清楚了,这一伙儿七八个孩子,除了小启鹏以外,别人都没有什么隐瞒的,底子都很干净,小启鹏的事情好像有点复杂,但是好像也不复杂,他们这一小伙人,在龙宗松手下当扒手,当了好多年了,都有些自己的小手段,最厉害的就是这个小启鹏,他辈分最老,资历最老,在圈子里面有个外号叫天鬼手,只要他想偷的东西,就一定可以偷到,最擅长的就是近视偷取东西,但是他对于锁这些东西,是一窍都不通的,可是这里面有一个专门对各种锁头都很精通的,是个小女孩,就是那个叫张昕雨的,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很近,张昕雨没啥问题,但是那个小启鹏,不叫王启鹏,本来的名字,也是叫张启鹏,然后,张启鹏和张昕雨两个人不是情侣关系,是兄妹关系,很小的时候,父母双方双双去世之后,两个人就在街头流浪了,我找到了他们家的老房子,还打问了一些他们家曾经的邻居,这个是真的,他们两个人也是先后来到龙宗松那里的,这里面具体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小启鹏应该是来了之后,故意改的自己的名字,让自己和张昕雨离得远点,装作是情侣,但是两个人其实就是兄妹。”

  听着豆子这么说,王赢思考了好一会儿,笑了笑“这个小启鹏,还真挺有意思的,张启鹏,张启鹏,张昕雨。”说到这以后,王赢摇了摇头“这个事情不怪他,小孩子蛮可怜的,没事,我相信他,那个什么,别的孩子都没问题吗?”

  “都没问题,一共五男三女,张昕雨和张启鹏两个人是带头的,看得出来,这些孩子对这两个人的感情都很深,现在我也都把他们安排在一起了。”

  王赢思索了片刻“正经事要做,但是别荒废了这些孩子的手艺,告诉张启鹏,该带着他们练习练习,还是要练习练习,但是绝对不允许随便上去偷人家东西,这些孩子也都好好对待,现在一个一个的都底子干净,为未来做打算,培养一些自己的人。”

  豆子听完王赢这句话,猛的一抬头,其实王赢说了这句话以后,豆子对王赢又改变了一些看法,这王赢是真的一点不显山,不漏水,什么都不说,也不让任何人看清楚他的想法,他突然之间就明白宁孩为什么这么欣赏王赢了,这王赢,确实有一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