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赢一听就听出来了,这个声音还是经过处理的,给自己打电话的那个人,还是当初在监狱里面给自己手镯和玉佩的那个男子,王赢心里面一惊,还是抵抗了一下“啥意思,你在说什么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完全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明白不明白的,你自己心里面有数,我这个电话挂下之后,我就给你三分钟的时间,如果那个伟哥还在我附近逛游,我就送他去吃枪子,就他们夫妻俩做那些事情,够他们在监狱里面呆一辈子了,我说的是什么你很清楚,用不着和我装傻!我想让你知道我身份的时候,我自然会让你知道,我不想让你知道我的身份的时候,你知道了,对你,还有你身边的朋友来说,只有坏处,没有好处,明白吗?”

  王赢知道伟哥一定是暴漏了,他自己何尝不想知道这个人的身份,这样喜欢搞神秘的人实在是太讨厌了,王赢也确实让伟哥帮自己想办法找这个人了,他只是给了伟哥一些简单的这个人的信息,是他可以知道的信息,但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伟哥是怎么跟上去,并且被他发现了的,或许伟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跟对人了。

  但是伟哥和刘敏这两个人的专业素养,这个还是真的不用怀疑的,王赢没在说话,也是看着王赢不说话了,对面的态度语气有些缓和“当然了,他没有你想的那么厉害,这么快就能找到我,但是他已经开始找我了,这个是我的下属刚给我传达回来的消息,他找到我的时候,就是他们这对亡命鸳鸯,结束自己的自由时光的时候,你让他找吧。”男子从电话里面又笑了起来“怎么不说话了呢?”

  “能不能帮个忙,帮我查查小尾巴的事情。”王赢随即从电话里面说道“我以后乖乖听话,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就做,你不让我做的事情,我就不做,一切都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我肯定和张超不死不休,你既然这么厉害,你能查出来小尾巴的事情吧?”

  王赢毕竟还是善良的,而且伟哥和刘敏他们也是认识了这么久,他知道这对儿夫妻这么长时间,小尾巴是他们心里面唯一的,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坎儿了,如果有机会能帮他们一下,弄清楚真正的凶手,那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也正是因为阿坤的事情,也让这两个人彻底有了别人抓他们的把柄,当初就是不听王赢的,想到这些,王赢就有些生气,不过生气归生气,自己哥哥姐姐的事情,还是要做,反正他横竖也是要帮这个人做这些事情,而且,能要点好处,干嘛不要,这个人看起来本事这么大,这点事,总是可以的吧。

  “你做好了第一件事情之后,我就告诉你,这段时间,我自己也安排人好好去查查。”

  “哦,那这样最好了,谢谢了,我会提醒他们的。”王赢这一下,也不和这个人装了。

  因为他知道,对面的层面明显的比自己高很多,他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还是顺其自然算了,多给自己要些好处,对面也是跳过了这个话题,继续说道。

  “你是不是还想把杯子这些人拉回正轨?你们两个刚才的交流我都听见了,没用的,他这种人,一辈子都是在道上混的,你想把他们拉回正轨,不可能的。”

  “只是现在不可能而已,不代表以后不可能,他们只是暂时走错了路,这个是我要和你说的第二个事情,希望我把你让我做的三件事都做好之后,你能然我身边的所有人都没事,不要在追究他们所有以前做的事情。”

  “好啊,这个没问题,前提是你还得再有本事,让他们别以后再惹事,我是很有诚意和你合作的,也是很想给你动力,让你好好为我做事情的,你要是把那些都做好了,我一定把他们的以前都彻底洗干净,但是我不能保证以后。”

  “行,这段时间,我想办法,怎么把他们都拉回正轨,有你这句话就行了。”

  “你想把这些人拉回正轨,你是开玩笑,对付这些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们送进监狱,就算是真的送进监狱了,估计都费劲能改变什么,要不是害怕你身边没有什么人手帮你和张超对抗了,就冲着他今天废人那个事情,就够他吃一壶的。”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王赢知道对面也不会说,但是自己还是问了“你这样好吗?”

  “没什么不好的,我必须要掌控你,我要让你知道我无处不在,要让你在做事情的时候,想一想后果,我们的协议就是这样了,你好好做吧,不过说实话,我看重你的很重要的一点原因,确实是因为你是一个正义感十足的孩子,如果你真的能感化杯子他们,让他们能不在违法犯罪,乖乖的按照你的方式做事情,我还真想放他们一马,毕竟改过自新比什么都重要,但是前提是你得做好了我让你做的事情,来弥补他们之前做过的所有事情,这样的交易还算是公平吧?”

  “公平,你说什么都是公平的。”王赢笑了笑“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他感化的,因为他们都是根儿很正,本性很善良的人,否则的话,杯子今天就不会听我的,对付龙宗松了,他本来也不是我的下属,我相信,人性本善。”

  “但是以后这样的事情你还要少做,就像你自己说的,做人也好,做事情也好,都要有个度,如果超过了这个度了,到时候一切的后果,你都要自己承担了,我是不会什么事情都帮你搞定,一直给你擦屁股的,而且,龙宗松那伙人警方早都盯上了,否则的话也不会安排便衣跟着那些趴活的了,你要记着一点,你不是警察,所以你没有执法权,别把自己当成执法者,你不听我的,或者做过头了,警方一样会抓你。”

  “该吃饭了,多吃点。”王赢说完,直接就把电话挂断了,他也不想在和这个男子沟通了,放下电话之后,王赢看了看自己的办公室,他拨通了一个电话,刚好伟哥也在附近,几分钟以后,伟哥吃着东西回来了,王赢冲着伟哥打了几个口型。

  伟哥点了点头,转身就离开了,又过了几分钟回来的时候他手上拿着一个仪器,从王赢的房间里面探索了半天,随即伟哥往边上一坐,声音很小。

  “我敢打赌,你房间里面没有任何窃听设备,这个世界上没有能避开我的设备,怎么了,干嘛突然让我找设备,还有就是,你让我找的那个人,给我一种大海捞针的感觉啊,实在是太难找了!”伟哥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摸到了一些皮毛了。

  王赢靠在座椅上面,这一下心里面更复杂了,开什么玩笑,这个人到底是谁,哪儿来的这么大的本事,王赢起身,走到门口,把大门拉开,看着外面来来回回走动的人群公司里面还有这么多人呢,怀疑谁,不怀疑谁啊,他陷入了沉思……

  在一个很不起眼的小镇里面,这里面只有一条主干道,边上都是一个一个的村子,十分的落后,在一个村子的民房内部,刘飞阳躺在床边,边上摆放着饭菜,他身上的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最后一条包扎的绷带,姚雅也给他拆下来了。

  看着他身上这些已经愈合的伤口,姚雅的脸上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抱歉,飞阳,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不会这个样子的。”

  刘飞阳和姚雅这么长时间,也是一直躲在这里的,刘飞阳呆的房子是侯小胖的老家,没有人知道的,他是清楚的,加上他自己受了伤,和姚雅两个人在这里一藏就藏了就这么久,直到自己的伤口完全愈合,这些日子也一直都是姚雅在照顾刘飞阳,两个人一直没有敢随便跟外面的人联系,因为谁都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了。

  姚雅和刘飞阳的手机也都没了,两个人一人还办了一个新的号码,姚雅看着刘飞阳康复了,心里面也放心了不少,俩人也早商量好了,等着刘飞阳彻底恢复了,两个人就偷偷跑回去,看看古城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了,然后再做下一步打算。

  姚雅从边上递给了刘飞阳一个袋子“都是新的,从头到脚,衣服,裤子,鞋子。”

  刘飞阳瞅了眼姚雅,心里面也是很感激这个小丫头的,毕竟这个小丫头照顾自己这么久,而且还这么漂亮,他摸着自己的脑袋“姚雅,其实我一直忘记问你了,这么长时间了,你这些钱都是哪儿来的,还有给我养伤治病的钱。”

  “做微商赚的,我之前和你说过,就是那个高端定制产品的微商,微信号是A4A6A99的那个,各种超A复刻,手表包包什么的都有,利润挺大的,不用投资压货,我已经跟着那个商家做了很久了,一直都有些收入,挺好的,这些日子全都是这个维持咱们的生活还有日常开销,还有你的医药费了,今天又开了两个大单,一会儿你换好了衣服,下地好好适应适应,咱们去附近的饭店,吃点好的。”

  |m酷#匠$网首Y发、#

  刘飞阳看着面前的姚雅“嗯,吃一口饭,吃完了,咱们就回古城去找看看那边啥情况,我一会儿拿手机,想办法联系一下我之前的下属,问问他们,还有就是你千万不要随便联系王赢,梅志康他们,我害怕警方如果要抓咱们的话,会窃听他们这些关键人的电话,咱们别在自投罗网,我要找一些离着这个圈子远的人,自己还能放心的人,多问几个,搞清楚古城现在的情况了再说,咱们现在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点,知道吗?”

  这一发送给六扇门的三位新同学,猫儿。天赐。妄。欢迎你们来到团结友爱的六扇门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