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子第一下耗住龙宗松的时候,那匕首是要照着他脖颈去的,但是王赢这么一说,他也是迟疑了一下,随即抬头“你觉得我手上差他这一条命吗?”

  他这一句话也是实话,听得房间里面的人都是冷飕飕的,王赢从边上也直接“差不差的我不知道,但是你现在也是狼王集团的,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王赢很聪明,没有把话点透,但是却说中了杯子的心思,杯子冷了一下,随即从边上开口“我这人做事一向斩草除根,现在既然你这么说,那我饶他一命!”

  杯子从边上说完,上去照着龙宗松的手腕就招呼上去了,龙宗松“啊”的一声惨叫,边上的人都看着,杯子目不转睛的,上去连续几下就把龙宗松的手筋脚筋都给挑了,周围很快到处都是鲜血流出来,杯子每一刀都特别的准,这么的轻车熟路,傻子也能看出来,这绝对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看着龙宗松这痛苦的表情,他的那些下属,也全都有些害怕了,都用恐惧的表情盯着杯子。

  杯子起身,看着房间里面剩下的几个人“把他抬走,然后记清楚了,这事是杯子做的,以后想报仇了,过来找我杯子就完事了,还有就是,你们这个组织,这个集合,从今天开始,在古城就不在存在了,如果日后让我看见你们谁再敢做这样的事情,奴役这些孩子,我杯子对天发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他就和龙宗松一个下场!只会更惨,绝对不会好一点的。”杯子笑了起来,看着这一房间的人呢,随即大吼了一声“滚!”

  这批人这一下都不说话了,连地上的龙宗松都不管了,转身就跑,杯子看着他们跑了,随即又踩住了地上躺着的龙宗松“不是我看不起你,你看你这人缘混的。”

  边上的那些孩子也有些害怕的看着杯子,王赢这个时候连忙冲着小启鹏伸了伸手,小启鹏点了点头,冲着边上的那群孩子一招呼,随即这一群孩子都往外跑,绕过了地上躺着的龙宗松,有一个小女孩从王赢边上路过的时候,却突然之间冲着王赢开口。

  “哥哥,我认识你,见过你好几次。”这个女孩从边上继续说道“谢谢你帮了我们,你跟我来信已,我给你个东西,麻烦你帮我还给你的朋友,希望你能帮我保守秘密!”

  王赢皱了皱眉头“你给我什么东西啊?给我的朋友?那个身份证已经在我这里了。”

  “不是的,是另一个,反正,你跟我来就是了!”小女孩一拉王赢的手,王赢这才看见,小女孩的胳膊上面,好多被烫过的烟花,他看着杯子的表情还是有些怪。

  他也没有来得及和杯子说话,只是跟在了这个女孩的身边,王赢从地下室上来,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这才看见,院子里面那跟着王赢过来的十多个人都站在那里,地上还躺着好几个人,都是手上拿着家伙的,龙宗松的下属,这几乎就是一边倒的架势。

  王赢也没有想太多,跟在了女孩的身后上楼,楼上是一个一个的门,是宿舍,小女孩推开了一宿舍的门,这里面和学生宿舍的一样,她从房间里面来回翻了翻,很快,她翻出来了一个很漂亮的皮夹,他把这个皮夹递到了王赢的面前。

  “哥哥,我真的见过你很多次,还见过你和这个男人在一起,我对你印象很深刻的,因为你之前是一头白头发,我说的对吗?”小女孩看起来很天真。

  王赢楞了一下,看着自己手上的这个钱夹,随即小女孩继续说道“这个钱夹是我偷得你朋友的钱夹,那会是为了完成任务,结果里面也没有啥钱,我拿回来就扔到我床下的纸盒子里面了,里面还有你朋友的证件呢,也没啥值钱的东西,你帮我把这个还给他吧,反正补办证件什么的,还是挺麻烦的呢!”

  王赢拿起来手上的钱夹,也没想太多“那谢谢你咯,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张昕雨,哥哥,其实你一头白发的样子,比你这个时候帅多了,老有魔力了,我其实真的见过你很多次呢,只是我太渺小,你从来不关心我而已。”

  这小女孩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说完之后,脸上突然之间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们还等着我呢,我先下去了,哥哥,真是有缘分,以后可以在你公司上班了!”

  小女孩一脸的羞涩与开心,跑下了楼,这一下整的王赢一脸的迷茫,还没有琢磨过来怎么回事,他随即就把钱夹打开,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哪个朋友啊!

  他随手看了眼女孩的床下,有个小纸箱子,里面还有不少别的钱夹,肯定都没钱了,王赢掀开这个钱夹,这刚一掀开,里面就夹着一张身份证,王赢拿出来身份证,开始的时候没有注意,可是当看见身份证上面的名字的时候,王赢手上的钱夹一下就掉落在了地上,他整个人都蒙了,几乎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眼外面跑开的那个小女孩。

  他站在原地,反应了好一会儿,这才又弯腰,从地上把钱夹拿了起来,他拿着钱夹里面的身份证,是胡雪峰的,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和胡雪峰再一起,被这个小女孩给看见了,而且她不仅看见了,还偷了胡雪峰,胡雪峰这丢了钱夹,也是没有和王赢说,按道理说,这么小的事情,和王赢还有什么好说的。

  王赢拿着钱包里面的照片盯了好半天,其实对于胡雪峰的事情,他还是很纠结,说实话,他挺痛恨胡雪峰骗了自己的,可是虽然他一方面确实是骗了自己,但是另一方面,自己的父母的事情,也是胡雪峰亲口告诉自己的,他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拿着钱包,从里面就翻了起来,大多是一些银行卡,还有驾驶本,翻着翻着“叮铃~”的就是一声,一把很小很精致的钥匙,顺着钱包就滑落了下来。

  钱包里面别的确实也没有什么了,胡雪峰的事情王赢也听说了,他也从来没有去看过胡雪峰,甚至连他安葬在哪儿都不知道了,王赢顺手把这个钥匙从地上捡了起来。

  他盯着钥匙看了好一会儿,随即他装着钱包,转身下楼了,下楼的时候房间里面已经没有几个人了,那些孩子也都被大凯哥带走了,小启鹏自己还站在房间里面,跑来跑去的,不听的从房间的角落,还有一些沙发中间,拿出来一些金饰品,估计都是他们之前偷得,藏得,只不过不敢往自己的房间藏,怕被发现,藏在这里,就算发现了,也不知道是谁藏得,所以比较安全,这一下他谁也不背着了。

  王赢看着麻利的小启鹏,简单的思索了片刻,冲着那边的小启鹏招手“小启鹏!”

  王启鹏“啊”了一声,一边盯着王赢,一边就跑到了他的边上,笑了笑“银子哥!”

  “那个什么,你看这样一把钥匙,应该是什么地方的钥匙呢?一定会有点特殊的意义在里面的,否则的话不会随便出现这样一把钥匙的。”

  王赢从边上拿出来刚才找到的那把钥匙,递给了小启鹏“给你个任务,这些日子你没事干,就帮我看看,这样一把钥匙,应该是打开什么样柜子的钥匙。”

  “我是扒手,对于这些门锁这些,不擅长啊。”王启鹏思索了片刻,随即一点头“放心吧,银子哥,我去找朋友问问,一定想办法把这个钥匙弄清楚!”小启鹏心情看起来开心了不少,手上拿着那一把金项链,王赢看着他这兴奋的表情。

  “小启鹏,我要和你说清楚了,我之所以帮你,帮你们,是希望你们好好的做人,好好的做事,这种偷窃的事情,再也不许做了,知道吗?”

  小启鹏从边上使劲的点了点头“好,好!放心吧,银子哥,我们都是讲究人!”

  看着他小大人的模样,王赢从边上笑了起来,随即他转头,看见杯子从里面也出来了,他的表情很怪,写着一脸的心事重重,王赢过去就搂住他的肩膀……

  半个多小时以后,王赢和杯子两个人坐在王赢公司的办公室里面,杯子表情还是很怪,王赢知道他肯定不是因为废了龙宗松而害怕或者内疚“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有些不适应,银子哎,你怎么想的,你这是坏了道上的规矩了啊,坏了规矩不要紧,你还不让我斩草除根,这是祸患啊!”

  “什么叫道上的规矩?”王赢盯着杯子“你也看见小启鹏那些孩子了,他们这样奴役那些孩子,都不把他们当人看,他们那就是所谓的道上的规矩吗?”

  rO酷$☆匠tk网唯一*Y正E版?K,☆其T他都P是&~盗5版

  “他们的行为确实可恨,可是他也不是做这样的事情,一天两天了啊,这个叫龙宗松的在古城都很多年了,咱们今天插手管这个事情,一定会在古城引起轰动的,而且说白了,谁没几个哥们弟兄,你不让我灭口,到时候龙宗松的兄弟一定会找上咱们的,找上咱们不要紧,本来张超那边的形势也不明朗呢,这样无形间等于又给咱们多了一个敌人,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啊,咱们还没有坐稳呢,而且,咱们都是道上混的,你这样没理由的断人家财路,会引起来别的和他做差不多事情的人恐慌,还可能会把那些人也联合到一起,或者人家打着龙宗松的旗号,主动来对付咱们,还可能被张超利用,团结起来那些人一起对付咱们,到时候真正麻烦的人,就是咱们了,你想过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