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启鹏很兴奋的把自己的手伸出来,和王赢比划了比划“我偷她钱包的时候,你们都没发现,反扒的也没有发现,但是我要偷手机的时候,已经被人盯上了,是你帮了我。”

  “现在你的玉佩我也还给你了,咱们两个算是扯平了好不好。”看来这王启鹏也是真的误会了,肯定是以为王赢过来,是想要找回来自己的玉佩了,其实王赢根本都不知道自己玉佩已经被偷了,脖颈处少个东西,都没有发现,想到这,王赢连忙摇头。

  “你误会了!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王赢从边上开口“其实我还有一个要拿回来的,那就是那个女孩子的身份证和机票,能不能把那个还给我。”

  “钱是没有了,已经上交了,身份证什么的我得给你去找找了,我们那有个破皮箱,里面的都是这些,运气好的话能找到,不过那个女孩的钱包是LV呢,值不少钱,也上交了。”王启鹏倒也实在,连忙站了起来“那咱们赶紧去看看,别一会儿都当垃圾扔了,或者在被人收走了,那就真的不好找了!”

  王赢一听这个连忙也站了起来,和王启鹏两个人一前一后就离开了小饭店,火车站小旅店的后面是一个小村子,王启鹏带着王赢就进了村子,王赢这个时候想到了王启鹏身上的那些伤痕“那个什么,一直忘记问了,你身上怎么那么多的伤痕,怎么弄的?”

  “龙宗松打的,不过没有打我的,我每次都可以完成指标的,而且每次都多,但是我们这一伙人里面有七八个人呢,好多都是小孩,我也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每天都要做很多专业的训练,训练完了就是去实验,如果完不成任务,就得挨打,完成的话,会拿到很少的一部分钱,其实这钱也是少的可怜。”

  “那既然这样,你们为什么不跑,偷了东西还给他拿回来干嘛呢?”

  “龙宗松每次让我们出去做事情的时候,身边都会安排人偷偷监视着我们,你以为我们没有想跑的时候,所有人刚来的时候都想过要跑,结果都被打的半死,一次敢,两次敢,再到后面,也就都不敢了,索性大家也就都这样继续做了,龙宗松说是为了培养我们的团结程度,一个人完成不了,受罚的时候,别人可以替抗。”

  “我是入这行最早的,我被三个人贩子拐过,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9岁的时候就被龙宗松的下属给带到这里了,然后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是在帮龙宗松做事情的,所以我最早挨打的时候,都习惯了,现在新来的这些孩子,都哥哥的叫着我,所以我也是照顾我这些弟弟。”王启鹏擦了擦自己的鼻子,一脸的大哥表情。

  “你才十六岁,那他们得多大?”王赢从边上笑了笑,随即王启鹏撇了撇嘴“你不知道,龙宗松在这边的势力蛮大的,我们只是他手下众多产业链当中的一条,我们年龄小,目标小,所以容易下手,他还有很多妇女呢,老人,沿街乞讨的,还有装残疾的,反正干什么的都有,反正大家每天赚的所有的钱,最后都是落在他手上,我们自己甚至很多时候连一成都拿不到,稍不甚,就会被暴打,大家都很怕他,也都不敢反抗!”

  王赢皱了皱眉头,心里面有些不悦,又看了眼这个小启鹏,这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我在古城呆了这么久,都没有听说过,居然还有这样的一个组织存在。”

  “这哪儿能算什么组织啊,这是纯地痞流氓,社会小混混,你站的高,我听过你的名字,银子嘛,八角胡同,刚才龙宗松说的,说我偷了杯子兄弟的东西,让我赶紧还回去,好好道歉,你们站的高,所以看得高,看不到我们这些社会底层的人。”

  王启鹏笑着却说出来了一句很现实的话“站的高度不一样,看到的东西就不一样,我们这些社会底层的小混混也是要生活的,所有人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生活,你别这么看,龙宗松手下养着这么多小弟,就靠着我们这些方式,他每个月不少赚,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状元,他也是很有敛财之道的!反正都是为了钱!社会残酷人现实!”

  小启鹏说着与他的身份完全不相符的这些话,王赢从边上都沉默了,一个孩子,居然能说出来这样的话,几分钟以后,两个人走到了一个院子门口,王启鹏很有规律的敲了敲门,大门被打开了,两个光头,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上下打量着王赢。

  “刚刚接手朱柯朱大老板公司的王赢,松哥让我亲自带他过来找东西的。”小启鹏从边上说了一句,这两个人这才放行,王赢跟在了王启鹏的身后进了房间,这是一幢普通的民房,进了房间以后,王赢才知道,原来还是有地下室的,两个人走到了地下室门口,一扇防盗门紧紧的锁着,王启鹏又敲了敲门,很有规律,也是里面的人观察好了,大门被打开,刚一打开大门,就听见里面哭泣的声音。

  王启鹏和王赢两个人进了这个地下室,地下室很亮堂的,隔音效果是真的好,里面站着四五个小混混,有一个看起来和王启鹏差不多大的孩子,被掉在那里,边上的人鞭子就往这个孩子身上抽,真是用力,被吊起来的孩子嚎啕大哭,一个劲儿的求饶,边上的几个小混混一个动手的,几个打牌的,冷酷的一塌糊涂。

  “才鹏,来吧,别打他了,还有几下,剩下的我来。”王启鹏看见了,直接就把自己的外套脱了,走到了按个小孩边上,从边上就把这个孩子放下来了。

  “牧哥!”这个孩子身体瑟瑟发抖,抱着王启鹏的大腿,痛哭流涕的,王启鹏从边上皱了皱眉头,还是一副大哥的样子“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别哭,哭没有用的,大老爷们不能靠哭解决问题,真是窝囊废!”说完,王启鹏把衣服一脱,往那一站。

  边上的人好像习惯了一样,上去照着王启鹏三鞭子,之后把鞭子一扔,冲着王启鹏伸手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一看这王启鹏也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他在这些人的眼里,也算是老人了,这一下过后,王赢就亲眼看见王启鹏上身一处被抽的鲜血淋漓了,血肉都翻开了,他跟没事人一样,上去就把衣服给套上了,转身又走到了王赢的边上。

  他看着王赢,伸手指了指边上,王赢皱着眉头“你不疼吗?”说实话,他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内心都是十分惊愕的,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这样的人,还有这样一群受苦受罪的孩子,他又想到了刚才接他的那个四十多岁的龙宗松。

  王赢跟着王启鹏走到了最角落的位置,这里面放着一个破纸盒子,挺大的,正方形半人高,里面都是身份证,驾驶本,还有一些不值钱的破钱包,什么都有,太多太多了。

  王启鹏转头看着那边刚才挥舞鞭子的那个人“才鹏,这一箱子东西没有被送走呢吧?”

  才鹏摇了摇头,随即王启鹏伸手一指“还好,找吧,就在这里,问题是叫什么我不知道”

  “是叫什么佳佳。”王赢重复了一句,和王启鹏两个人低头就从里面翻,这里面至少上百张身份证,想要一下找出来,还真的没有那么的容易,王赢和王启鹏两个人一边翻,王赢一边问王启鹏“后背不疼吗?你怎么一点表情都没有?”

  “能不疼吗,不疼你试试,要什么表情,我哭一顿,难道伤口就会恢复了,就不会疼了吗?或者说,我哭一次,他们就不会打这几鞭子了吗,我再这里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眼泪都哭干了,他们也不会在乎你哭不哭的,规矩才是最重要的。”

  王赢看着鲜血顺着王启鹏的身后流出来了,他突然之间有些心疼眼前这个倔强的孩子,王启鹏或许也是感觉到了什么,从边上笑了笑“你们有钱人是不会明白像我们这种没有背景没有靠山,什么根基都没有的人,在社会上生存的艰难的。”

  “可是你们现在这是在违法犯罪,你们这么年轻,这样下去,一定会出问题的。”

  “其实大家都是一样的。”小启鹏笑了笑“只不过你们有的选择,我们没得选择而已,而且我现在已经这样了,我没钱了,我就要赚钱,只要能赚钱,我什么都能干,只要给我钱,我就什么都可以做!在生存面前,哪儿他妈还有什么选择!”

  小启鹏稚嫩的面容,说出来这样的话,让王赢都有些不适应了,王赢还是试图想要引导一下小启鹏“那有个人给你钱让你杀人,你也会去做了啊?”

  “是啊,我刚才说过了,只要给钱就可以了,杀人也好,放火也好,只要给我足够的钱,我都可以做!”王启鹏说到这的时候,笑了起来,从兜里面还点着了一支烟。

  王赢看着血迹从他的身上渗出来“如果你拿了钱,你没有命花的,警察会抓你,抓了你以后会枪毙你,或者把你送进监狱,一辈子都在监狱,很痛苦的。”

  小启鹏听着王赢的话,沉默了良久,随即抬头,冲着王赢笑,嘴角也挂着天真的笑容“银子哥,我和你说句实话,我就是胆子太小了,没有自杀的勇气。”

  “你这么说话是什么意思?”王赢从边上显然一下没有领会小启鹏的意思。

  “你觉得,就我们现在这样的生活环境,让我们进了监狱,难道就一定会比现在的情况差么,再或者说,如果我们死了,和活着比起来,就一定会是更糟糕的结果吗?”

  王赢突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是眼前的一切的一切,对于他的震撼,还是极大的,王赢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还是王启鹏找到了那个身份证“你看是不是她?”

  更f新T最快上酷`s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