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这完事了就赶紧跑路吧,还不跑,第二天发现彩票的中奖号码不对,这哥三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受到了别人的欺骗,居然又跑回那个彩票站去了,这次冲进去的时候正好看见四五个特警,下班了跑到彩票投注站去买刮刮乐去了,这哥三进去之后,二话不说,一个伸手一指边上的特警,让人家别动,剩下的两个上去按住彩票站的老板就打,一边打还一边叫骂着说人家不告诉他们彩票的中奖号码不说,还敢欺骗他们,下手这个狠,后来这哥三在彩票站差点被那几个特警给打死,就给扔进了监狱了,本来这哥三在监狱里面不用呆多久的,可是在监狱里面的时候这哥三就没有消停过,人家别人都是本来三年的牢,蹲一两年就出来了,这哥三是本来几个月的牢,蹲了五六年了,这好像才要出来,那会我也年轻,这个事情在古城闹的沸沸扬扬的还上了新闻了,所有人都知道,八角四傻那个时候也是用这个方式出名的。”

  “只不过那会八角胡同彬彬哥的知名度还是很低的,大家都知道八角四傻,其实后来大家都在想着第四傻是谁,那会猜测的可多了,不过大多都是金金毛,金泰迪,金藏獒,直到今天我才知道,闹了半天第四个是你啊,彬彬哥。”

  “操!”曹彬彬从边上直接就叫骂了起来“你别放屁!”杯子和王赢两个人从边上当即都“哈哈”的大笑了起来,闹了半天还有这样一段历史呢,王赢也是才知道。

  “银子,你别理他,可别把那雪橇三傻弄过来,要是把那哥三弄过来,我保证你会后悔的,啥玩意啊,以前就脑子缺根筋儿,现在这个时候了,你要整三这玩意放在边上,我敢打赌,日后有你难受的时候,这么多年在监狱里面那都与世隔绝了。”

  ¤A看~¤正D\版章“'节15上!酷YH匠网5

  “杯子,你什么意思!”曹彬彬从边上急眼了“是不是非要当着银子面这么说我的兄弟,怎么着,你的兄弟就都厉害,都牛逼吗?彬彬哥的兄弟就什么都不是吗?”

  “你别误会,别误会,我不说了还不行吗?”杯子也是觉得这么说有些不合适了。

  可是曹彬彬可不管杯子的圆场,伸手一指“你牛逼,那你把银子这个人给找出来啊!”

  他话音刚落,饭店的大门被推开了,两个人同时进了大门,这俩人还互相看了一眼。

  “阿彪!”“义海!”两个人互相打了一招呼,曹彬彬转头,看着这俩人,这一下更牛逼了,连忙冲着这俩人伸手“还算你们识相,你们给彬彬哥面子!”

  话音刚落,这两个人已经冲了过来,彬彬哥都站起来要和他们打招呼了,这俩人压根没有鸟彬彬哥,到是走到了杯子的边上,明显的杯子不认识他们,他们却认识杯子,这一下整的曹彬彬脸上这个尴尬,王赢从边上看着彬彬哥吃瘪的表情,想笑没敢笑,这一下在古城人民心中的高低就能判断出来了,但是今天听着雪橇四傻的事情,哦,不对,是八角四傻的事情,这还是王赢头一次听见,说实话,金势三兄弟,就光听着他们的那些事迹,他还真的不想收了他们,可是曹彬彬明显的是必须要收他们几个的,为了照顾伟大的彬彬哥,王赢还是应诺把阿拉斯基,哈士奇,萨摩耶,收到了公司。

  半个多小时以后,王赢开车到了火车站,他的车子刚停下,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就过来了,他站在了王赢的边上,看了看王赢的车牌“来,银子哥,这边。”

  王赢其实不知道,那天晚上,朱柯和张超,杯子三方人火拼的事情,已经在古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王赢也算是一战成名,他成名的原因,是因为朱柯手上的公司都归王赢接手了,而且杯子都跟在了王赢的身边,杯子在古城可是真的实打实的名号,一个拳头一个拳头打出来的,能让杯子都跟在身边的人,那自然更不简单了,所以很多人都开始听过银子这个名号了,而且敢和张超对抗,虽然势力上面不如张超,但是也绝对不是普通的小混混能招惹得起的,所以先他们做不少事情,也挺方便的。

  至少在他们被张超完全摧毁以前,那肯定是好使的,这个人带着王赢进了火车站,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小旅店门口,几个身影蹲在边上一边吃着泡面,一边看着边上的人。

  接王赢的这个人一看就知道在这些人的面前,还是很有地位的,他往过一走,这几个人连忙就站了起来,冲着接王赢的这个人“哥,哥”的叫着,很是尊敬。

  王赢看着这几个人,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小八字胡,王赢顺手从边上一指他,边上的人点了点头,几分钟以后,两个人坐在了边上的一家小面馆,王赢看着对面的这个孩子,大口大口的吃着盖饭,看起来很香的样子,一份盖饭都不够吃,这瘦小的身躯,整整的吃了两盘子盖饭,这才给吃饱,王赢从边上给他结了账。

  男子擦了擦自己的嘴角,伸手一指王赢“找我什么事情,没想到你关系还挺硬,居然找到龙宗松这边了,也幸亏我留了个心思,因为你刚才那会及时制止我了,要么搞不好我还得被那几个便衣给抓住。”这孩子一边说,一边看了看周围,连忙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这外套脱下来的时候,王赢才看见,这孩子身上到处都是伤,穿上衣服看不清楚,这脱下来,看的清清楚楚的,青紫的痕迹都算了,还有很多地方都是带着血迹的,胳膊处还到处都是烟花,这么放眼一看,几乎能看见的地方,到处都是伤痕。

  这伤痕有些触目惊心,在小孩的衣服里面,有一个小兜,他从小兜里面,拿出来了一块玉佩,递给了王赢“是不是这个?刚才交工的时候,我留了个心思没交出去,要是交出去了,估计你肯定是找不回来了。”男孩笑了起来“给你,算是还你个人情。”

  王赢拿到玉佩的时候,这才猛的一抹自己的脖颈,发现自己脖颈处的红绳早都被割断了,玉佩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这个孩子给偷走了,他一直以为偷走的只有那个女孩的身份证的,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自己的玉佩,这玉佩对于自己太重要了,他幸亏找过来了,他盯着自己手上的玉佩,又看了眼这个孩子“你什么时候偷得?”

  “在我第一次和你说话,问你要不要手机的时候,偷得。”他倒也实在“这玉佩值钱。”

  “我那会本来就是想跑的,可是却发现你一直在后面跟着我,我也不敢跑的太明显,其实压根我也没有想过去偷那两个女的,更没有想过偷手机,那么说,完全是为了转移你的注意力,转移你的注意力,才可以偷你,以后长点记性吧,我们经常从那个五星级酒店门口蹲点趴活,凡是从那里出来的人,都是有钱人,我本来没有打算把这个给你的,是因为你刚才救了我一把,所以后来过来交东西的时候,这一路我就想着你那眼神,我留了个心思,就把这个玉佩给留下来了,还好我留下来了,要么这东西你肯定是找不到了。”这个小孩子笑了起来,看着这笑容,倒也是真诚。

  王赢心里面一阵愤怒,摸着自己的玉佩,现在这孩子们的道行是真深,不过既然都这样了,他也不想责怪他什么了,毕竟是自己的问题,以后要看好自己这块玉佩。

  “你叫什么?多大了?怎么好好的就开始做这行了?你是不是偷了那个女的钱包?”

  “叫我王启鹏就行了,今年十五岁了,马上十六岁。”他笑呵呵的,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我干这行已经六七年了,别看我年龄小,但是我是团伙里面业绩最好的,他们很多时候完不成指标,就都会找我来借东西,我可厉害了,还有你也是,今天吃了你两份盖饭,别的我也不多说,以后你还是注意点,今天这两个女的不是托儿,龙宗松很多时候会雇佣托儿的,托儿就是单身女性,手上拿着豪华手机,其实那手机都是假的,有人把风,有人上去找你搭话,和你搭话的时候,会专门有人拿着名贵手机从你边上走过,或者是三星的高端机,或者苹果手机,或者更高端的,你要是不理就不理了,要是理的话,看见了那名贵手机,一般都会像你一样,上去就指着说要,比如说那个威图,然后我们就过去假装偷走这个威图,其实托儿的威图都是假的,一百块都不值,我拿过去趁着不注意,和你拿了钱,没有等你仔细看手机,就消失了,这个现在都是一个路子,以后你要小心点,切莫别贪小便宜吃大亏,还有就是路上和你搭话的人呢,尽量不要理,这里面的路子太多了,今天我还是真的懂了贪心了,因为我知道今天我这边没有托儿,但是我身上有几个假手机,我想看看你指的哪个手机,我好跟上去,到时候拿假的给你就说是我偷得,从你这骗走钱,我好跑路,可是你今天一直跟着我,我还不好方面出手不说,另外一方面,我发现那个妞儿用的手机威图是真的,所以我真想偷她一偷,也就是因为我贪心犯了,所以差点被人抓到,也忽略了边上有反扒的人了,不过我手快,我是这行里面出名的天鬼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