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彬彬那嚣张的声音又从电话里面传出,王赢在边上也是看着这女孩子这样,觉得自己确实应该承担一些责任的,毕竟是自己伸手招呼那个小子过来偷这个女孩子的,只是他也没有想到,这小子的手这么快,而且快到自己居然都没有看见他啥时候下手。

  十几分钟以后,彬彬哥来到了酒店门口,和王赢两个人碰面,王赢上下打量着彬彬哥,有些诧异,脖颈处的大金链子脚下的卡宴这里两个八角胡同彬彬哥的标志性装备都没有了“你又跑到哪儿赌去了?怎么能连车和金链子一起押进去了?”

  “哎,别几把提了,不过无所谓了,彬彬哥是什么人?”曹彬彬那一股子牛逼劲儿又上来了,他使劲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从十六岁上社会打拼,发展到现在,分文不剩!这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这就是我!我现在自己看自己都上火!”

  王赢听着曹彬彬这一句话“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顺手搂住了了边上的曹彬彬“没事,彬彬哥,我给你买新的,先利用你发达的人脉,帮我个小忙。”

  “我和你开玩笑的了,这个给你。”曹彬彬一边说,一边递给了王赢一张银行卡“知道你最近一直在顶着一股劲儿干,我和梅哥也帮不了你什么琢磨来琢磨去,没有啥比这个更实际了,我俩把车子什么的都卖了,房子也卖了,所有的钱都在这里了,你先拿着用,以后要还给我们俩双份啊!听见没有!”

  王赢听见曹彬彬这么说之后,整个人都诧异了,他做梦也没想到,他的金项链和卡宴,居然去卖了给自己凑钱了,而且还有房子,加上梅志康的,这俩人的钱少不了。

  这一下是真的超过王赢的预料了,心里面这个不是滋味,曹彬彬从边上一搂王赢的肩膀“不要整出来这样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彬彬哥不会吃你这一套的,行了,别墨迹了,那个什么,银子,问我再附近有没有熟悉的地头蛇要干啥?”

  “没事一点私事,我要找一个小孩,这个小孩是个扒手,应该成天蹲在这家酒店附近,小八字胡,他偷了点东西,打问打问有没有认识他的,要我把东西拿回来。”

  “就这事啊,这对你彬彬哥来说那不是小儿科吗!”曹彬彬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从边上拿出来了自己的手机“喂,闫鲁彪!什么是我谁,我是你彬彬哥!”“操!八角胡同彬彬哥!什么哪个彬彬哥!”“操,你再好好想想,就是特别英俊潇洒威武不凡的那个,喂!喂!”曹彬彬看了眼电话,对面居然挂了电话。

  他脸上也没有一点不好意思,随即又拨通了一个电话“廖义海,是我啊,八角胡同彬彬哥!”“哎呀,行了,行了,你别催了,我有钱就还给你了!你着急什么!”“妈的,你别威胁你彬彬哥啊,你彬彬哥的脾气你也知道!别废话!”

  曹彬彬说到这的时候,从边上连忙就把电话给挂断了,紧跟着把自己手机就给关机了。

  他从兜里面麻利的又掏出来了一张SIM卡,他把卡换上,重新的又拨通了一个电话,在王赢听着他说了两句话之后,终于对他失去了耐心“我再前面的饭店等你!”说过之后,王赢转身便走,他到了边上的一家小饭店,进了饭店里面的时候,杯子还在喝酒,王赢往他边上一坐,顺手吃了两口饭。

  “咋这么长时间,搞定了吗?”杯子饭都吃的差不多了“实在不行,咱们换个路子吧,你这玩意,动不动就自己打自己的,我杯子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头一次看见没事砸自己来威胁人的,你这整啥玩意呢!”杯子嘴里面充满了嘲笑语气,王赢撇了他一眼,刚想说话呢,曹彬彬也进来了,他也不客气,往王赢边上一坐,随即点菜。

  一边点菜,他还一边摇头“妈个鸡的,现在是都觉得老子过气儿了,妈的,一个人都不买我的面子,你别着急,银子,我吃完东西的,我一定把这个人找出来。”

  王赢从边上把银行卡递给了曹彬彬“这个钱你拿回去,还给梅志康,你们两个把该赎的东西都赎回来,现在不用钱呢,那几个人我已经搞定了,用的时候不和你客气。”

  “真的假的啊,银子,你别忽悠我。”曹彬彬从边上还有些不相信,以为王赢骗他。

  “我骗你干嘛,百分之一百是真的,要么缺钱我还能和你们客气啊!”王赢笑了。

  曹彬彬一看这情况,这才点了点头,上下打量了打量王赢,把卡收了起来“反正和我客气的话,那你就是活该了。”他把银行卡装了起来“妈的,居然不给彬彬哥面子。”

  杯子从边上也是好奇“怎么了?银子,什么事情,找谁啊?”他随口问了一句。

  “今天早晨这附近我碰见了一个扒手,年龄不大,十六七岁,他偷了不该偷的东西,我想着这小子一定是经常再这附近趴活了,所以想找个附近的大混混问问,这不是号称古城第一美男子的八角胡同彬彬哥在这找了半天人,都不好使么。”

  杯子一听,上下打量了打量曹彬彬,曹彬彬还故意坐直了身体,整个人一副自我感觉良好的样子,往上呼啦了一把自己的头发,瞪着王赢“啥叫不好使,你别着急!”

  曹彬彬一边说,一边又把手机拿了出来,杯子看了眼曹彬彬,自己也笑了笑,也拿出来手机“我帮你找找吧!”他说完,从边上一拿电话“才鹏,帮我打听几个人,就是在查克斯酒店这边,混的比较好的,比较大的,帮我找几个……”

  杯子说完之后放下了电话,王赢又看了眼杯子,曹彬彬从边上撇了撇嘴“真有意思,彬彬哥都办不好的事情,好像你能好使一样?”曹彬彬从边上又开吃了,他一边吃东西,一边开口“对了,银子,还说呢,咱们最近不是缺人吗,我给你介绍几个人吧,绝对可信任,让他过来帮帮咱们!你给他们一口饭吃就行!”

  “你身边哪儿还有我不认识的人啊?”王赢有些诧异的看了眼曹彬彬“谁啊?”

  “我三个兄弟,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后来十八岁的时候,这哥三揍了一社会大哥,后来被逼的必须跑路了,还不想离开这个城市,索性就干了一票,后来就都进去躲避那个大哥了,这会刚出来的,我这三兄弟,真的,我曹彬彬绝对不给你随便推荐人,百分之百的可靠,而且憨厚老实,绝对够意思!既然你不用钱了,我把我车赎回来,我明天去潇潇洒洒的接着他们出狱去!”曹彬彬说到这的时候,又是一股子装逼情绪。

  王赢听着曹彬彬这么一说,心里面当即就觉得挺怪“你这三朋友是啥思想啊,头一次听说过这么躲避仇人的,这思想真是奇葩,和你一样。”

  最*新+章节上T√酷匠2!网~

  “嘿,你不知道,你问问我梅哥,小时候我们四个人在一起,那就是八角四宝。”

  “你说的是不是金士奇三兄弟?”杯子突然之间从边上问了一句,曹彬彬一听,连忙一拍桌子“你看你看,银子,我就说吧,彬彬哥的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看杯子,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就听过我们的名号了!我就说了我没有和你吹牛的吧,只要金士奇他们出来了,就让他们跟着我,我先把闫鲁彪他们削一顿,敢不买我面子了。”

  “金士奇?”王赢从边上随即说了一句“是不是还有一个叫金斯加,一个金萨摩!”

  说实话,王赢真的是开玩笑的,结果他这话一说完,曹彬彬猛的一拍桌子“我操,我这几个兄弟这么大名声?连你这外来户都听过?不对啊,你来的时候,他们都进去好久了,怎么可能你也知道呢?我靠!我就说吧,我这几个兄弟一定没问题的,在古城那名声更不用说了,你看,杯子也听过,你也听过,怎么样?银子?”

  曹彬彬一脸的兴奋,这一下整的王赢尴尬了,他上下打量着曹彬彬“我没有听过啊,我随便说的,这不是雪橇三傻吗,阿拉斯基,萨摩耶,哈士奇!”

  “可不是雪橇三傻啊。”杯子是真的性子直,一点面子不给曹彬彬“而且那会也不是八角四宝,你说八角四宝没有人知道,你要说八角四傻,肯定大家都清楚!”

  “哈哈哈哈!”王赢从边上直接就大笑了起来,曹彬彬一脸的尴尬,也不乐意了。

  “杯子,你觉得你这样说我们好吗?什么叫八角四傻,我们哪儿傻了?”曹彬彬这个不乐意,王赢从下面连忙踢了踢杯子,那意思是让杯子别再继续说了。

  “那不是八角四傻是啥,先不说你了,就说他们进监狱那个事情吧,听说是金士奇想要吃冰棍,金萨摩和金斯加俩人身上也没钱,三人凑钱买冰棍,没凑够,结果那个时候阿坤刚好路过,哥三上去就把阿坤一顿胖揍,那会阿坤下车,还没拿包儿,身上就几块钱,哥三抢了六块钱买了三个冰棍,后来让阿坤带着人追的满古城跑,也不敢回家,也没有钱吃饭,没有地方睡觉,还不想离开古城,这哥三后来实在没有办法了,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去打劫彩票投注站,到了那拿刀架着那卖彩票的,人家卖彩票的给他钱都不行,哥三都不要,非要卖彩票的说出来下一期的中奖号码,否则的话就要弄死人家,还差点真的下手了,后来那卖彩票的差点让逼死,随便编了一个号,结果三人拿着那个号发现没有钱买,又生生的把人家彩票投注站抢了,自己打了好几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