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一间总统套房的门口,王赢敲了敲门,大门没有锁死,直接被推开了,王赢看见了房间里面坐着两个男子,他转头和身后的杯子他们打了一个招呼,自己就进去了。

  这个房间正是当初胡雪峰来的那个房间,是朱柯身后那两个股东,长期居住的套房之一,那两个人也是知道王赢这个人了,毕竟王赢当初在朱柯那里,还算小有名气。

  但是这两个人打心里面是看不起王赢的,俩人坐在房间里面的沙发上,说说笑笑,聊着天,喝着茶,边上还有一个很漂亮的茶艺师,正在给两个人沏茶。

  王赢坐下来的时候,这个茶艺师给王赢也倒了一杯茶,但是那两个人却好像没有看见王赢一样,依旧聊着一些有的没的,还有一些项目,这个那个的,王赢在里面足足坐了得有五分钟,他抬头,冲着那两个男子笑了起来“两位真当我是空气啊。”

  王赢这说话的声音满满的嘲讽,这两个人依旧是不理王赢,还在那边说笑,王赢也无所谓,低着头,把玩着边上的茶杯“两位做人做事不能这样,我现在已经完全接手了朱总的公司,如果我记着不错,我们公司之前与两位的公司是有协议的,这个协议就是关于古城改造的协议,现在合同的文本我都已经让公司法务部给我找到了,两位现在就这样把我们公司扔在外面,自己和张超他们合作的话,是不是有些不妥?”

  “做人做事的,诚信第一,大家都讲究点呗,要么这样,你们看看,咱们有没有什么重新合作的可能,当然了,我愿意让出来一些收益,而且想必八角胡同的事情,两位也都清楚了,八角胡同那边,现在如果我们公司不点头,你们的工程是没有办法进行下去的,不信两位现在可以试试,我随时可以让八角胡同停工。”

  这两个人依旧说说笑笑,根本不理会王赢,这种打脸的行为,让王赢自己也愤怒了,不过他还是克制住了,其实谁都不傻,和王赢合作的话,只有一个八角胡同,和张超合作的话,那等于是拥有整个古城,整个古城和一把八角胡同比起来,那显然是后者更加的重要了,而且现在朱柯都不在了,就王赢这么一个小毛孩子,他们是不会对他有任何的信任的,更不会觉得他是张超的对手,其实王赢来之前已经和他们越过了,知道他们两个人都在这里,但是没有想到,来了以后,这两个人会是这样一种态度。

  王赢从边上一声不吭,眯着眼,看着这两个人,片刻之后,他再次抬头“两位,能不能帮个忙,听我说句话,多多少少也给我一些尊重,可好?”

  这两个男子这个时候却更过分了,不和王赢说话不说,其中一个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和另一个人打算去吃饭了,他当即就站了起来,就在他刚往起站的这一下,王赢从边上上去就耗住了他的领带,用力往下一拽,把他整个人都拽了下来,随即他从边上抄起来了一个茶壶,照着他的脑袋上面一茶壶就招呼了上去“咣!咔嚓!”的就是一声,这个男子“啊”的一声惨叫,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抱着自己的脑袋,痛苦的翻滚。

  另一个人这一下急眼了,伸手一指王赢,也愤怒了“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你敢打人!”王赢没有等他反应,上去就抓住了他的手指,用力一拧,就听见“咯吱”的就是一声,男子“啊”的又是一声惨叫,随即王赢起身上去照着他脸上就是两拳,转身一个大背摔,一下就把这个人给甩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更I新最QK快☆上N酷!.匠_网3

  房间大门一下就被推开了,杯子几个人冲了进来“银子,怎么了!”这几个人急眼了。

  “别动!”王赢伸手示意了让杯子他们住手,随即王赢拍了拍自己的手,从边上举起来了一个凳子,先是走到了一个男子的边上,上去一凳子照着他就砸了下去,随即他一个转身,走到了另一个人的身边,上去又是一凳子,这两凳子砸的地上两个人起不了身了,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自己的身体,这个痛苦,边上的茶艺师都看傻了,一个字都不敢说,就盯着王赢,估计她也没有想到,这小帅哥人不大,下手这么黑,王赢虽然不算能打,但是对付这俩人,至少也是富裕的。

  他看着这两个人躺在地上,随即坐在了边上,翘着二郎腿,一边喝茶,一边开口“真是没有教养,居然不知道什么叫做尊重人,活该,就是欠的。”

  王赢一边说,一边从边上拿起来了气个茶壶,看着边上的那个茶艺师“报警吧,就说这里打架了,让警察过来,快点过来~”王赢嘴角挂着笑容。

  茶艺师楞了一下,看着那边的人,又看着王赢,随即王赢伸手“报警啊,没事的。”

  茶艺师这才点了点头,连忙打电话报警,看着茶艺师开始报警了,王赢从边上拿起来了一个茶壶,照着自己的脑袋“咔嚓”的就是一下,他对自己是真狠,茶壶直接就破碎了,边上的茶艺师也没有想到王赢居然会对自己下手了“啊!”的一声大吼。

  她站起来就要跑,王赢上去就抓住了她的手腕“坐下,哪儿都别去呢。”王赢一边说,一边就感觉到自己的侧额头,鲜血在往下流,他顺手抹了一把,果然,手上好多血迹,王赢冲着这个茶艺师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轻轻的把手从她的脸上擦了擦。

  “那个什么,是他们先动手打我的,你看见了吗?”王赢死死的盯着这个茶艺师,茶艺师看着那边地上躺着的两个人,时不时的又抬头看着另外一边的王赢。

  “是不是得我帮你回忆一下刚才?”杯子这时候从门口就往里走,后面还有几个人跟在了杯子的身后,茶艺师这一下害怕了,毕竟是个女孩子,王赢长相帅气潇洒,但是他刚才的行为,让她打心里面就害怕这个外表俊朗的年轻人,至于杯子那几个人更不用说了,每个人身上都有一股子匪气,她更害怕了,看着杯子他们过来,她连忙点头。

  王赢笑了笑,从边上又站了起来,四处找了找,随即他把边上的茶盘给举了起来,他冲着地上躺着的两个人就过去了,就在这个时候,外面脚步声砸乱。

  王赢转头看了眼门口,随即就把地上的茶盘给扔到了一边,接着,他往地上一趟,直接就把眼睛闭上了,酒店的保安已经冲进来了,警察来的速度也够快的,杯子一行人站在门口“快点救人,有人被打的已经晕厥过去了,快点救人……”

  两个多小时以后,在警察局,王赢头上缠绕着绷带纱布,看着对面的李志立“我说的都是实话啊,那个茶艺师,还有身后那么多人都可以作证。”

  李志立看着王赢这无所谓的样子,靠在了后面,双手环抱在一起,上下打量着王赢。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的样子,王赢从警察局出来了,他哼唧着小曲儿,杯子一行人过来接他,王赢直接就上了车,看着杯子“目标都跟着呢吧?”

  杯子点了点头“跟着呢,银子,我就是不明白了,你盯着他们两个干啥啊?”

  “你说干啥,咱们现在必须要先有钱,没有钱什么都做不了,这两个人就是钱,如果他们和张超合作了,那张超后面的资金就有保证了,反正你别管了,我有数。”

  杯子也没有再问,王赢的车子继续行驶,在王赢车子刚行驶离开,在路边,停着的一辆GL8商务车里面,两个男子还在那里坐着“你真的就让人把王赢给放了。”

  “必须要放他啊。”男子嘴角挂着笑容“其实这小子现在就是试探我呢,他一方面自己做一些不太严重的事情,一方面试探我,看看我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他是故意这么做的,如果这么点事情,咱们都不给他解决的话,那这小子肯定不会给咱们继续干的,八成他就会带着那些人跑路了,他要是走了,那谁留下来和朱柯对抗,我这里给他设立了一个度,在这个度以内,我都会保证他没事。”

  边上的人听着这个男子这么说,笑了笑“这小孩子还挺有意思,先试一试,就算这种事情被抓起来了,也关不了太久的,看来他还是没有下决心要和张超对抗啊。”

  “这个倒也不一定,反正我能感觉到,这小子的心思确实够缜密的,不容易控制,但是越是这样越好,我现在就是要给他帮助,要么他怎么霍霍张超,拿什么和张超拼。”

  “可是我之前记着你说过的,他对于自己的父母的事情,还是真的很看重的,既然看重自己的父母的事情,想要找到自己的父母,他为什么还会跑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