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受胡雪峰的雇佣,过来继续帮着他忽悠我的吗?你觉得我是傻子吗,会信你?”

  “我自然会给你相信我的理由。”男子这个时候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个盒子,随即就把盒子顺着外面的监牢缝隙,扔到了监牢里面“这些东西,你看看你一定认识吧。”

  王赢顺手把这个盒子拿了起来,他打开了盒子,心里面“咯噔”的就是一声,盒子里面装着一块小玉挂坠,还有一个玉镯子,他连忙把这个挂坠拿了起来,盯着挂坠仔细的看了半天,又拿起来了边上的小玉镯,他仔细的盯着玉镯里里外外的瞅了好一会儿,当他瞅到玉镯里面雕刻的那个印记的时候,王赢当即就站了起来,他走到了门口,冲着外面的那个黑影就伸手“这些东西你哪儿来的,你哪儿来的!哪儿来的!”

  “别激动,你激动什么!你再这样激动的话,我可就要走了。”男子说话不紧不慢的。

  酷@9匠网$唯|}一正版,X其他3"都!是《盗版pU

  “废话,那不是你妈妈和你爸爸,那要是你妈妈和你爸爸的话,你肯定比我还着急!”

  “我们谈个合作,现在他们在我手上,你帮我做三件事,做完第一件事,我允许你们通电话,做完第二件事,我允许你们见面,做完第三件事,我允许你们一家团聚。”

  这个人说话的声音铿锵有力“你不要再给我谈别的条件,你直接说我们的交易可行否”

  “我有什么值得你利用的地方,我什么都没有了,我爸爸妈妈怎么在你手上,我要见他们,我确认了他们的安全之后,我才会相信你说的话。”

  “我今天之所以这身打扮来,就已经完全想好了你不配合我的结果,我发誓,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以外,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找得到你的父母了,因为他们现在就在我的手上,如果今天我离开这里了,你这一辈子也不会见到生你养你的父母了,机会只有一次,不信你可以试试,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考虑,或者同意,或者我走,不允许给我提任何的条件,因为你没有资本给我提条件,三,二,一。”

  男子“呵呵”的笑了起来,自己转身就要走,对于王赢来说,是真的没有什么是比能找到自己的父母更重要的了,尤其是按照这个男子的说法,他的父母现在都很危险,在这个男子的手上,他也是真的怕错过了这个机会,尤其是看到那玉佩和那玉镯子的时候,王赢整个人差点就哭出来,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了,他想念自己的妈妈,也想念自己的爸爸,他特别想一家三口在坐在一起吃一顿饭,想牵着妈妈的手,听着爸爸在训斥自己,想着自己的父母,王赢连忙开口“等一下!等一下!”

  就这一瞬间,他心里面的防线,也已经被彻底的摧毁了“行,我答应你,我同意,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做。”王赢拿着自己手上的镯子和玉佩“但是这个留给我。”

  “没关系,送给你好了。”男子停下了脚步,转头冲着王赢笑了起来,这笑容当中带着戏虐“怎么着,这一下不害怕我骗你了吗?我要是骗了你,你怎么办呢?你忘记了你当初是怎么被胡雪峰骗的团团转的吗?先还不长记性!”

  “骗了我就认了,就像你说的,我没有任何的选择的机会,你明白什么对于我来说是最重要的,我爱我的爸爸妈妈,我想要见到他们,我想我们一家人团聚,我什么都没有了,所以我也什么都可以做,但是你最好一辈子别让我知道你是谁,如果你骗了我,还让我知道了你是谁,我发誓,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你这小子,你这样威胁我,你就不害怕把我吓跑了?”男子的笑声很怪异,充满着不懈和无所谓“但是我做人也有我做人的原则,你只要帮我做事情,虽然可能会有些危险,但是你是站在正义的一方,你的父母犯了罪,你现在是要替他们赎罪。”

  “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说的这些吗?”王赢从边上摇了摇头“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们了”

  “信不信随你,时间久了,你自然会品出来的,我听过胡雪峰说过不少你的事情,我知道你也是一个正义感十足的孩子,一身正气,我其实还挺欣赏你的。”

  “好了,说主要的吧,直接切入正题吧。”王赢从边上抓着手上的玉佩和手镯,这是这么长时间,这么多年了,王赢手上唯一的自己父母的随身物品了。

  “现在你要做的第一件事,那就是持续的给张超施压,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我会在暗中帮助你,打点官方的人和事情,其实我们都知道,张超现在已经有所发觉了,他想要尽快的洗干净自己,否则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他现在几乎把自己的以前都切断了,这样下去,很快他就会销毁一切的一切他曾经做过的违法乱纪的事情,但是大家心里面都清楚,张超不是什么干净的人,我要收拾张超的,所以不能让他稳稳定定,干干净净的,恰好现在古城的情况,也已经没有人可以给他造成威胁了。”

  “现在的那个老五,还有无情,是张超手上的最后两颗牌,最后两个人了,如果把这两颗牌在撕掉的话,那张超没有任何的办法了,他身后的太岁一定会露面。”

  “张超其实也只是一颗棋子,包括太岁,也只不过是比张超高了一个层次而已,但是这么多年了,好不容要把张超身后的大树给挖出来了,这个机会不能错过,如果现在放任张超发展的话,那他不仅会洗干净自己,还会没有任何牵绊的把自己越发展越壮大,到时候别说想把太岁挖出来了,连张超这里都没有没办法了。”

  “所以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情,那就是整理好朱柯手下的那些人,我这有确切的消息,豆子现在已经集合好了所有朱柯还留下来的下属,连着梅志康,曹彬彬已经聚集在了一起,杯子也带着几个心腹下属,也和他们在一起,他们都在等你出来,豆子要把朱柯的公司和人都交给你,你要继承朱柯没有完成的事情,继续和张超对着干,而且要疯狂一点,你不能走,更不能给张超,让他有机会恢复元气!”

  “你还想让我和张超打擂台?你是不是当我傻,你以为我不知道老五什么人,不知道无情什么人吗,你这是想让我去送命,我才不会相信你呢。”

  “你要是想见到你的父母,想让他们少受些罪,你就得按照我说的来。”一提到自己的父母,王赢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他再次的把头低了下来,一言不发。

  “孩子,其实我也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我也不想做这样的事情,可是现在是实在没有任何的办法,但是我可以发誓,用我的性命保证,你绝对是正义的一方,张超这里现在好不容易陷入了低估,那么多人,那么多事,才把他外面的皮都扒的差不多了,只要在努力一下,别让他在把那些皮贴上去就好了。”

  “和张超接着干,不死不休的干,这里有我的电话,你尽量少打我的电话,关于上面的事情,我一定会帮你全都做好的,只要你按照我要的要求做。”

  监狱里面又安静了许久“我没的选,我想我的爸爸妈妈,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他们了”当王赢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对面的那个男子,明显的身体微微颤抖“还有,我好多天没有吃过肉了,我想好好的吃一顿,另外给我一个软一点的枕头,今天晚上我要睡一个好觉。”王赢一边说,一边坐在了边上的床上“其实我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很大层面上,我会被张超搞死的,但是我还是要去做……”

  几分钟以后,把自己包裹在雨衣当中的男子离开了看守所的私人牢房,当他站在外面的时候,还有一个中年男子也在那,好像是在等着他,看见他的表情不太好“怎么了?是不是这个小子不愿意和你配合?脸色这么难看。”

  “没有,都把他的父母搬出来了,没有什么愿意不愿意配合了,他没的选,就是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刚才看着这个孩子的那一句想自己的爸爸妈妈了,突然之间就是觉得自己太禽兽,太不是人了,别的倒也没有什么。”

  “这不是禽兽,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行了,别想太多了,我们是正义的一方,不是吗,盛会这么大一棵树,如果想一下绊倒那是不可能的,也不能让张超缓过来,如果让他缓过来了,更挖不出来太岁了!更别想挖太岁身后的人了!”

  “我现在就是想要确认太岁的身份,只要王赢能把张超逼的没辙了,那太岁或许就会露面了,只要确认太岁的身份,咱们就可以接着顺藤摸瓜了。”

  “这个事情没有那么容易啊。”边上的男子叹了口气“张超自己都未必见过太岁的真实样貌,他和夏宏盛都是一样的,他们的原本的老大脱离盛会,被盛会安排下来的人,也就是太岁给做掉了,从儿接手了他手上的一切,我这里有可靠的消息,太岁极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但是每次露面,都一定会给自己从上到下的做伪装,带着红色鬼面面具,身上会披着袍子,还佝偻着身体,看起来不装不胖的。”

  “这些都是伪装,这是一个伪装高手,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隐藏原本的自己。”

  边上的人点了点头“现在就看小王赢了,我觉得他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去搞掉张超。”

  “现在也不是他有本事没本事的问题了,是我们已经没有别的人可以用了,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了,古城,也只剩下他一个还会和张超对抗的人了,他有脑子,杯子有枪有胆子,在加上咱们从暗中给他使劲儿,多少可以拼一下,拼得过自然最好,拼不过的话,那也是正常情况,你说是么?”男子说完,给自己也点着了一支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